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零四章 深厚底蕴(第一更)
    “法器库?”

    “移库?”

    王离先前还想鄙视何灵秀为何那么不小心,否则以他的能力,只要稍微提前一点得到警示,肯定可以提前避开这名金丹六层的云笈洞天金丹真人的。

    但现在他却忍不住都想称赞何灵秀真的是个机灵鬼。

    灵秀灵秀,真的又灵又秀啊!

    名字真的好重要。

    “秀!”

    王离忍不住暗中对着何灵秀传音,使了个颜色。

    何灵秀原本也已经变成了个狐狸脸。

    让她和王离去转移法器,这不是让老鼠进了米缸,放恶狼进了羊圈?

    但此时听着王离喊了这一个字,再看着王离挤眉弄眼的样子,她顿时就是浑身恶寒,“你有病啊!”

    “秀!没毛病!”王离心情愉悦,“要不从现在开始你叫我王大利,或者王巨利。”

    何灵秀狂翻白眼。

    那名云笈洞天金丹真人的手段不错,飓风直接将他们卷到数十座道殿之中。

    这数十座白云石建造而成的道殿之中,其中一座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罩,等何灵秀和王离落在这座道殿之前时,那一名金丹真人给他们的金色令牌很自然的和这层金色光罩起了感应,在道殿的大门前形成了一个通道。

    “呵呵道友,你看这秀不秀!连通行令符都直接给我们备好了,觉得我们偷得不够快。我们这气运,还有谁!”王离觉得那名云笈洞天的金丹真人简直太贴心了。

    何灵秀也懒得和王离答话,她目光所至,瞬间就明白那名金丹六层的真人为何那么急切,直接将他们送到了这里。

    云笈洞天这个法器殿的法阵原本就有些问题。

    这个法阵是属于那种强力破解就会自毁的法阵。

    这种法阵若是自毁,威能暴走,这法器殿之中若是又有那种很容易被暴走的威能激发的法器,那这整个法器殿爆炸起来,恐怕要掀翻小半座山。

    其实这种防御法阵在各修真宗门并不罕见,因为这种位于山门内重地的防御法阵平时根本不可能有人强力破解,若是有人试图强力破解,肯定便早已惊动山门中厉害修士。

    这种防御法阵原本防盗功效一流,但架不住那名金丹真人直接打开法阵要他们移库啊。

    她也很理解这名金丹真人为何急吼吼的将他们送到这里,此时她一眼望去,这法器殿外都只有五六名炼气期的云笈洞天弟子。

    这五六名炼气期弟子面对这种劫雷,自己拼命躲闪还来不及,哪里能起到什么作用。

    “快!我们奉命移库!你们快进去将所有法器全部搬运出来!”她直接就对这五六名六神无主的云笈洞天弟子喝道。

    这五六名云笈洞天的弟子看他们来就直接拥有通行令符,心中根本就不起疑,被她这一喝,他们也顿时有了主心骨,马上就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法器殿,不断的往外运送法器。

    “呵呵道友,法器殿对于任何宗门而言都相当重要,但云笈洞天的这名金丹真人距离这法器殿如此之近,却是不直接来这里,反而将我们送来此处,虽说他觉得我们修为尚可,有可能应付得了,但按理而言不够稳妥,难道说距离这法器殿不远,有一处极为重要的地方,需要他第一时间去镇守?”此时王离的声音传入何灵秀的耳中。

    何灵秀顿时深吸了一口气。

    她虽然有些受不了王离的对话鬼才,但对于王离广阔的思路和见缝插针寻机会找好处的能力实则是十分佩服。

    她直觉王离说得不错。

    但能够比一个法器殿还要重要,让那名金丹六层的真人第一时间去镇守…是什么东西那么重要?

    她心念电闪,传音给王离:“等我们收了这里的法器,我就设法看看他在哪里,看看到底是何等重要的东西。”

    “呵呵道友你果然深得我意。”王离的声音马上传入她的耳廓:“我说得不错,呵呵道友我们气运无双,真的是天作之合,配合起来天衣无缝,紧密无间。”

    “你少说废话!”何灵秀实在有些受不了王离的乱用词,她直接将这些云笈洞天弟子从法器殿之中流水般运出的法器装入之前从星河宗元婴老祖身上得到的纳宝囊。

    星河宗元婴老祖身上的这个纳宝囊是惊人的五级纳宝囊,内里的空间是寻常的纳宝囊的数十倍。

    看着源源不断运送出来的法器,虽然何灵秀也是真正的胆大妄为之辈,但直接搬空一个实力还远在华阳宗之上的仙门正统的法器殿,想着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她还是有些头皮发麻,心跳得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王离倒是镇定,在他看来,任何巧合在某种程度上都属于努力过后的必然。

    在这种混乱的情形之下,他觉得只要那名金丹六层真人觉得这边法器殿没有灭顶之灾,就不会再多费手脚。

    对于那种金丹真人,只要确定自己的安排没有出什么问题,应该不会再画蛇添足。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只是保证这法器殿周围看起来一时不会有什么问题。

    于是他只是不断暗中施展各种引雷法门,尽可能将天空之中降落的劫雷朝着别处引去。

    果然,等到那五六名云笈洞天的炼气期弟子将整个法器殿搬空,都并没有什么人来横生枝节,倒是天空之中的熔岩劫雷还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整个云笈洞天的山门地界内,已经到处都是浓烟滚滚,空中威能乱炸,无数的黑石却是不断坠落在云笈洞天的山门之中。

    “这一场熔岩劫雷比星河宗的那一场持续时间看起来还要长。”

    王离感慨的同时,也不在这座法器殿周遭过多停留,他施展遁术,直接带着何灵秀从这法器殿前消失。

    他掠向之前那名金丹六层真人遁光飞去的方位。

    “王离!”

    何灵秀之前心中一根弦一直紧绷,此时终于将整座法器殿内的法器全部收起,安全离开,她心中一松,顿时有些虚脱一般,浑身都出汗。

    “怎么了?”王离倒是吃了一惊,“呵呵道友,你病了?”

    何灵秀知道和王离斗嘴往往斗得自己生气,所以她只是如实道:“东西太多了…我们搬空了整个云笈洞天的法器库,恐怕至少超过十万法器。”

    “才十万多的法器?”让何灵秀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一副鄙视的样子:“云笈洞天好歹内外弟子加起来也接近两万吧?也算是火雀洲的大宗了,一个法器殿里才十万多的法器,这不是每个弟子领个五件法器就空了,简直是外强中干啊,我还以为最少有个几十万件呢。”

    “你他妈…”何灵秀已经在心中劝告自己不要和王离怄气,但此时听到王离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口吐芬芳,“有你这么算的么?法器存量你按内外弟子的人头数算?哪一个宗门的法器库之中堆积的法器不是作为修士完成宗门任务的兑换奖励,不是作为宗门内修士的进阶奖励?除了日常发放一部分耗用之外,法器殿中的绝大多数法器都是作为奖励品放着,等待宗门内的弟子完成各种宗门任务来兑换。十万法器还不够多?像我们小玉洲寻常排名中游的宗门的法器殿有个三四万件法器就已经差不多了,十万?你们玄天宗有吗,我看你们玄天宗的法器殿恐怕连一万件都未必有。”

    “是嘛。”王离倒是一副虚心学习的样子,“原来大多宗门的库藏也不过如此啊。”

    何灵秀冷笑,“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猪鼻子插葱装大象,你也不想想我们进小玉洲之前,你身上有多少件像样的法器。哪怕是云笈洞天这种宗门,一般炼气期的内门弟子身上有个三四件合用的法器也就差不多了。云笈洞天这种宗门虽然拥有的地界很广,但每年能够晋升成为内门弟子的修士,最多也不过两三百名,这哪怕晋升内门弟子,就直接给三四件法器,那一年耗用个近千件法器也差不多了,这些弟子平时所用的法器,还不得自己去挣灵砂换?再加上内门弟子每年完成宗门任务兑换一些,哪怕云笈洞天什么都不做,不补充这个法器殿中的法器,这个法器殿里十万余法器的库存,让云笈洞天用个十几年都没有问题。一般的宗门能有这样的底气?”

    王离之前觉得法器还不够多,是他一心想要成为之前白骨洲里的那名绝修一样的法宝战士,身上的法器多得可以随意砸。

    但现在听何灵秀这么一说,却好像的确是自己胃口太大了啊。

    “呵呵道友,听你这么一说,云笈洞天的底气是足,不过现在他们不得不好好的补充补充法器殿中的法器了,因为现在一件都没有了啊。”他传音对何灵秀说道。“不知道餐霞古宗这种级别的万古强宗的法器殿有多少法器,听说这种万古强宗光内门弟子都上十万,那法器殿内里的法器至少也该多个云笈洞天十倍?”

    说这些的时候,王离还有些遗憾,因为毕竟只是法器殿,其中大多数都是一次耗用性的法器,要是这次直接阴差阳错一锅端了云笈洞天的法宝殿,那就真的精彩了。

    虽然法宝殿内里肯定没有多少件法宝,但法宝的数量本身就是一个宗门真正的底蕴和根基。

    “停!”

    他还在浮想联翩呢,何灵秀突然喝止了他。

    “那名金丹真人在镇守一个灵池!”

    她让王离隐匿好气息,也就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她的眼中出现了震惊的神色,“弱水灵池,孽海花!”

    “弱水灵池,孽海花?”

    王离此时的见识已经今非昔比,他直觉这两个名字十分熟悉,肯定是在他之前看的典籍之中看过记载,但毕竟他看过的典籍不像是从灰衣修士身上压榨出来的法门那般深入记忆,他花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才想起了这两样东西的记载。

    弱水是极阴真水的转化,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漂浮其上的真水,它可以直接用来炼器,制作各种水系法宝,也可以直接用来淬练一些法宝。

    这种真水是极品水系灵材,一瓢都难得,现在听何灵秀的意思,是云笈洞天之中居然有一个弱水积蓄而成的灵池?

    至于孽海花,这更是一种极品的水系灵花,是可以形成后天水灵根的所有灵药之中,内蕴的水系灵气最为惊人的,但可惜的是,修真界极少有修士能够利用这种灵花来为自己凝出一条水灵根。

    其原因是,除了拥有足够形成后天水灵根的灵韵之外,孽海花本身是汲取怨气而生的灵药,它在成长的过程之中,便是不断汲取怨气,所以它除了水灵根的灵韵之外,同样是无数怨念的结合。

    哪怕是化神期的修士,也根本不敢让孽海花的无数怨气入体。

    “我明白了!”

    这个时候何灵秀冷冽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水火相济,阴阳转化,怪不得当年云笈洞天不惜代价都要得到我们华阳宗的天火古树,他们不只是要天火古树用以炼器!他们是要布置水火阴阳大法阵,以云笈洞天这座主山的地脉为缓冲,让这株孽海花不断转化。到时这株孽海花之中的怨气反而化为阳罡纯念,恐怕能够让天火古树的道韵大幅提升,这天火古树在这种水火相济之下,很有可能转化成真正的灵宝。而这孽海花之中怨气尽除,它会变成最为极品的水系灵药,可以形成最为惊人的水灵根。”

    王离的眼睛瞪大了,他听懂了,“呵呵道友,你的意思是,这灵池和天火古树就相当于两个阵眼,云笈洞天以这座主山地气为阵,布置了一个水火相济阴阳转化的法阵,如此一来,不仅能够提升天火古树的灵韵,甚至能够让它变成可以自行成长的灵宝,而且还能化去这孽海花之中的怨气,让它成为顶级的水系灵药?”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点了点头。

    王离的理解没有丝毫错误。

    “云笈洞天竟然还有这样的底蕴。”王离这下对云笈洞天刮目相看,但他的眉头也马上皱了起来,“如此说来,哪怕我们不管这名金丹修士,如果我们去取走天火古树,这法阵瞬间被破,云笈洞天马上就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