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零三章 散布谣言(第三更)
    在火雀洲,宗门里面能有洞天两字的,底蕴到底有多深就不一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必定拥有不错的灵脉。

    洞天福地,都是天道法则的馈赠,都是天造地设拥有大量灵气积聚的修真宝地。

    云笈洞天的山门之中,群山滴翠,浓郁的灵气和天空的水雾结合,又受庞大的聚灵阵的牵引,在空中形成的白云都是如同一本本薄薄的书籍模样,道韵十足。

    在云笈洞天山门之中一处讲经台上,一名白衫白须的老者原本正在授经。

    他身前数十名年轻修士此前也在乘着他讲经的间隙闲聊,弄得这名授经的老者都听得幸灾乐祸,此时这数十名云笈洞天的年轻修士仰首望天,只看到一片片书籍般模样的白云飞速的朝着高空聚集,白云边缘都是泛出耀眼的光芒,很像是雷光。

    一名年轻修士惊愕万分,忍不住道:“这怎么像是劫云?”

    听到他的声音,讲经台上这名老者顿时吹胡子瞪眼,呵斥道:“胡说八道!信口开河!我们云笈洞天哪里有人渡劫,怎么可能会是劫云!”

    这名老者是云笈洞天的传功长老之一,云博真人。

    按照修真界的习惯,在一名修士修到金丹,获得尊号时,这尊号往往和这名修士的特点或是自身名字有关。

    这云博真人在云笈洞天的一众金丹修士之中,修为是没什么特色,唯一的强处就是年轻时游历甚广,又博闻强记,所以见过的世面倒是不少,所以以他的天赋冲击元婴已经无望之后,作为云笈洞天的传功长老,他倒是能够帮宗门内的弟子增长不少见识。

    现在被他这么一声喝骂,那名之前忍不住出声的云笈洞天弟子也是羞愧无比,觉得云博真人呵斥得对,这怎么可能是劫云。

    然而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却是一声巨大的轰鸣。

    这轰鸣如巨山在空中隆隆滚动,又狠狠坠地,这不是雷鸣是什么?

    云博真人的嘴合不拢了。

    他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

    面对这铁一般的事实,他根本没有第二句可以反驳的话说。

    就在这一声雷鸣之中,原本平静的天空已经变成了一团糟,云笈洞天的山门之上,那些边缘雷光闪耀的白云已经彻底演化成了劫云。

    所有的劫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漏斗外,还有劫云形成了一个硕大的云环,围绕着漏斗状的劫云缓缓旋转。

    “我他妈….”云博真人忍不住口吐芬芳,他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会有劫云,而且好像还不是一般的劫云。”

    “餐霞古宗?”

    在云笈洞天之中,他这里只是微不足道的一角,无数处地方已经比他醒悟得更快,十余个呼吸之前还在纷纷幸灾乐祸的云笈洞天修士已经像是热锅上团团转的蚂蚁,他们看着这样的劫云,脑海里面充满了一个无法得到解答的谜题:“我们又是哪里得罪了餐霞古宗?”

    云笈洞天的宗主殿外,云笈洞天的宗主百里慕白脸色一片惨白。

    他的身后有十余名云笈洞天的真传弟子,其中就有迟雅南。

    他们之前也在纷纷幸灾乐祸,但眼下这状况,似乎天劫轰炸山门就轮到了他们云笈洞天,难道餐霞古宗真的这么变态,连幸灾乐祸都不可以?

    “餐霞古宗,你若是敢真正降下雷劫,我八云真君绝对离开云笈洞天,猎杀你餐霞古宗所有出山弟子!”

    一声惊天动地甚至盖过雷鸣声的怒吼自云笈洞天的主山之中响起。

    这是云笈洞天之中的那名元婴修士在发声,他想用言语震慑餐霞古宗。

    “.…..”

    此时王离和何灵秀已经偷偷溜进云笈洞天的山门,两个人都用法术隐匿了自身的气息,改变了形容,两个人甚至偷偷比对了两名云笈洞天修士的外貌,伪装成那两名云笈洞天修士。

    听着这名元婴修士振聋发聩的声音,两个人的面色都有些古怪。

    霸气是很霸气,但真的不是餐霞古宗搞事,威胁餐霞古宗丝毫没有意义啊。

    “餐霞古宗的陆鹤轩惹上事了。”

    王离有些幸灾乐祸,这名元婴修士显然处于当打的年纪,凭借他一人之力当然无法和餐霞古宗抗衡,但是他要有心报复餐霞古宗在外行走的修士,也会让餐霞古宗损失惨重,十分头疼。

    轰!

    天道法则当然不会受区区元婴修士的威胁,它用了很简单的一声雷鸣作为回应。

    劫云底部瞬间透红,滚滚的熔岩般劫雷瞬间笼罩整个云笈洞天山门。

    “我丢!”

    王离惊了。

    “我丢!”无数云笈洞天的修士异口同声,他们都癫狂了。

    这不就是刚刚肆虐了星河宗的熔岩劫雷?

    何灵秀也是无语。

    她再次深深的领略了天道法则的无情和变态。

    在星河宗,王离的天劫是以这熔岩劫雷收尾,这是天道法则收拾不了王离,对帮助王离渡劫的整个星河宗降落的天罚。

    但现在,王离这新一轮的天劫直接以熔岩劫雷开场,大概冥冥中天道法则已经感觉到王离对它的戏弄,已经感觉到又有一个宗门的无数修士要帮王离抵挡这天劫。

    既然如此,那你们这个宗门,就先承受天道法则的怒火吧!

    “餐霞古宗,你欺人太甚,真当我云笈洞天无人么?”

    唰!

    一股可怕的气机横空,最先落下的一批劫雷全部被这股可怕的气机扫出云笈洞天的山门。

    几乎同时,一名修士驾着八道不同色彩的云气横空出世,他身下的八道不同色彩的云气不断变化成八座巨门。

    他厉声咆哮,直接冲出云笈洞天的山门。

    “.…..”王离蒙了。

    “……”何灵秀也蒙了。

    “.…..”所有云笈洞天的修士也都蒙了。

    直到后继的熔岩劫雷不断坠落下来,他们所有人才都反应过来,餐霞古宗的这名元婴修士性烈如火,已经觉得不管自己如何抵挡,这天劫都会对餐霞古宗造成很大的破坏,所以他还不如节省力气去对付餐霞古宗,他现在就直接冲出山门,直接就去设法找餐霞古宗的麻烦去了。

    “真的可以啊!”王离感叹,他不得不承认任何修士能够成就元婴多少有点自己的道道,这名修士虽然完全受了误导,没搞清楚对象,但真的是杀伐果断,丝毫都不带一点犹豫的。

    “八云老祖,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数名云笈洞天的长老叫喊出声,他们看见天空之中密密麻麻坠落的熔岩劫雷头皮都发麻。

    之前星河宗遭遇天劫的细节他们刚刚才听说,他们也知道这熔岩劫雷是星河宗遭遇的最后一重雷劫,但这里第一重就是这样的雷劫,后面鬼知道还有什么雷劫。

    他们的叫声倒是提醒了王离和何灵秀,这下云笈洞天里最厉害的人物已经直接走了啊,那云笈洞天里只剩下金丹修士,那他们的安全系数大为提升。

    嗖!嗖!嗖!

    云笈洞天有诸多修行静室都是建立在山体洞窟之中,此时雷劫降临,许多闭关的修士也都冲了出来,各施法术和法器和雷劫对抗。

    王离和何灵秀也装模做样的施展法术,同时继续朝着云笈洞天的主山进发。

    之前何灵秀已经大致知道了天火古树的位置,那是在云笈洞天的主山南面山腰。

    那是云笈洞天的炼器所在,围绕着天火古树所在的殿宇,云笈洞天有十余座炼器殿。

    越是接近主山,云笈洞天修士自然就越是密集了起来。

    王离一边前行,一边还顺便给一些对他没有什么威胁的云笈洞天修士传音,散布谣言:“餐霞古宗肯定是在试炼什么天劫法器,他们连用天劫,恐怕就是在试炼这种可以控制天劫的法器!”

    “以边地的宗门来直接试炼天劫法器,餐霞古宗实在丧心病狂!”

    “餐霞古宗企图控制整个火雀洲,所以逐一用天劫损伤火雀洲宗门底蕴。”

    “餐霞古宗的道子陆鹤轩据说和含光洞天的宗主有一腿!”

    “含光洞天据说长期给餐霞古宗提供情报,是他们在火雀洲的爪牙。”

    “.…..”

    “什么,餐霞古宗有可以控制天劫的法器!他们以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的宗门来试炼法器?”

    “含光洞天的宗主竟然和陆鹤轩有染!”

    “这消息听谁说的?”

    “不知道啊,方才好像一名师兄在那里说的。”

    第一重天劫还在继续,这样的声音却已经在云笈洞天的山门里传播开来。

    “王离,你这散布谣言泼脏水的水准也是第一名。”何灵秀忍不住说道。

    王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那是,谁让含光洞天的人那么阴险,用这昊天金丹在我体内泼脏水。”

    “你们两个在这里乱跑作甚!法器库吃紧!你们距离法器库最近,快去帮忙镇守法器库!”两人还在继续朝着天火古树的所在行进,突然之间,何灵秀刚刚对王离暗中示警,一名足有金丹六层的云笈洞天修士从一侧狂冲出来,直接对他们厉喝:“法器库刚刚进库一批易被雷火引燃的法器,你们快去!”

    这名金丹六层的云笈洞天金丹真人如电从两人身前掠过,感知里王离和何灵秀似乎还在看路,他顿时发怒,“一到危机时便六神无主,连路都看不清了么,你们这些小辈,真是无用!”

    话声响起时,一道飓风便已经卷起王离和何灵秀,直接将他们朝着山中一处抛去。

    飓风之中,有一面金灿灿的令牌。

    “若是镇守不住,你们赶紧令他们一起将法器转移至法云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