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零二章 幸灾乐祸(第二更)
    “我是谁,我在哪?”

    李道七又醒了过来,“我在做什么?”

    他发现自己处在一片野地,他的目光落在身侧未激发的法舟上,顿时反应了过来:“我为王离师弟架舟,我自豪!”

    但转瞬他瞪大眼睛,“我王离师弟呢?”

    他惊慌起来,接着发现法舟上有一片记事玉符,有一个丹瓶。

    他马上抄起那片记事玉符,玉符中有王离给他的留言:“李师兄你先自行返回玄天宗,我和呵呵道友被人追杀,唯恐你受波及,丹瓶之中是疗伤药物,你记得按时吃药。”

    李道七的脑袋这才恢复了思索的能力,他想起来之前被一批黑衣修士追杀,之后好像逃入了星河宗。

    想到那些人的修为,他就浑身一个哆嗦,“王离师弟你对我真好啊,竟然生怕牵累我,都不要我架舟。”

    ……

    “少了个累赘,呵呵道友,现在我们二人世界了,感觉真的美好啊。”

    王离让何灵秀用飞遁法宝带着自己,他渡过了雷劫,不用欺天古经随时隐匿自己的道韵,就像是摆脱了一个随时套着自己的枷锁,顿时觉得无比的舒爽,他甚至还有闲情用圣骨异炎炼器,增加自己的硬实力。

    何灵秀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什么叫做二人世界,你不要占我便宜。”

    王离一愣,“就我们两个人,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你难道不知道二人世界往往用在道侣之间么!”何灵秀有些脸黑。

    “是么?”

    王离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是我词不达意了,不过呵呵道友你不要误会,这次我们在星河宗的收获的确有点大,接下来我们再去云笈洞天好好偷盗一番,就足够过好今后我们的小日子了。”

    “王离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做足够过好我们今后的小日子!”何灵秀的脸更加黑了。

    王离有点懵,“难道这也只用于道侣之间?”

    何灵秀呵呵一笑,“那你可以试试找个别的女修说说这句话,你看看会有何后果。”

    “是么?”王离狐疑,“我下次找个人试试。”

    何灵秀也无语,此人的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同,真的是话风清奇。

    王离的心情极佳,除了风皇灵花已经被他炼化在他体内形成了一条风灵根之外,在星河宗那元婴老祖吊命的铜殿里,他和何灵秀还得到了足足十一种堪称孤品的灵药!

    元胎玉菇,可补先天之气,增强道基,大大的增加寿元。

    金童丹参,大补气血,可如外造心脉,源源不断的为寿元将尽的修士提供生机。

    避死灵草,延缓修士肉身的衰败,大大增寿。

    存神根,可以阻止神魂衰弱,防止神魂比肉身早衰的极品灵药。

    地阙玄参,可以还阳,在修士肉身因为意外而骤然生机断绝时,药气能够激烈刺激肉身,瞬间急救,焕发生机。

    养真钩藤,避免自身灵韵流失,即便肉身衰败都可以固锁自身灵气,不降修为等阶。

    驱邪辰砂,祛除一切对生机不利的阴邪元气,清静自身道基。

    壮元曲莲,提升真元的灵韵,让自身真元滋养肉身和神魂的功效提升。

    灵雨竹黄,不断修补太过干涸和枯朽的经脉,让修士体内真元流通的通道无阻。

    道基肉桂,提升整体道基,相当于提升先天。

    定神灵芝,镇定神识,可令修士的情绪不受外界所感,不剧烈波动,并大大提升神识的强度。

    除了这十一株堪称孤品的灵药之外,这星河宗元婴老祖的纳宝囊之中也有好东西。

    他的纳宝囊之中,足有百颗灵源,还有一颗似乎蕴含强烈雷罡的异源!

    按照他和何灵秀的判断,这一颗雷系异源之中的灵韵用于炼器或是修炼一些雷系法门已经有惊人好处,但若是将它的效用想发挥到极致,便是要用它造就雷灵根。

    单是这一颗雷系异源的灵韵似乎还不足以造就雷灵根,但若是能够寻觅到一颗类似的雷系异源或是其它雷系灵药补足,却很有机会让修士形成雷灵根。

    唯一让王离有些遗憾的是,这名元婴老祖的纳宝囊之中居然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

    估计是这名元婴老祖知道自己再出手时,就会导致自己体内维持平衡的气机崩坏,必死无疑,他全力出手的威能又超过星河宗的法宝,所以估计在进入那个青铜殿吊命时,就已经将随身的法宝全部留给星河宗的其余人了。

    去云笈洞天的路途并不算遥远。

    王离刚刚炼了几片两级灵骨练手,又认认真真的炼了两片三级灵骨,距离云笈洞天的山门地界也只有两三百里了。

    两三百里,也已经是一个宗门的预警区,平时要是没事在别人山门外转转也就算了,但抱着偷偷炸对方山门的目的,就不可能堂而皇之的驾着遁光再往里进了。

    王离让何灵秀收了遁光,把含光洞天的昊天金丹取了出来。

    他估计这昊天金丹都有可能让他直冲筑基,按照他的计划,他就在这云笈洞天里面渡个炼气八层晋升炼气九层的雷劫,如果真的炼气九层都要直接趟过去,要直升筑基一层,那他就用欺天古经先压着自己筑基一层要面对的雷劫。

    万一餐霞古宗那陆鹤轩又不死心来找自己麻烦,又找来一批厉害人物,那这筑基一层的雷劫说不定还能用来保命。

    不知道自己的天劫什么时候厉害到能够炸一炸餐霞古宗这样的万古强宗?

    王离一边联想翩翩一边就将昊天金丹给吞了下去。

    这颗昊天金丹的卖相也的确不错的,真的金光灿烂,药气散发出的金光真的和一名金丹修士的丹光相差无几。

    唰!

    这颗金丹一入腹中,就像是有一颗星辰蛮横的撞入了他的小千世界,一刹那的药气扩张,就让他整个身体的道韵都提升了一个层次,连他两道灵根都似乎灵韵大涨,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

    好像不对啊。

    按他现在的认知,这名级别的灵丹肯定是药气精纯至极,都不带多少驳杂元气的。

    但一瞬间的药气释放之后,他感到这颗金丹就像是变成了一口埋在污浊下水道之中的灵气喷泉,无数污浊的元气随着惊人的药气疯狂的往外喷涌。

    一瞬间这颗金丹就朝着他的身体内里狂涌污水。

    “我丢!”他也不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事,不可置信的就叫了起来,“看来这含光洞天也欠天劫炸一炸啊,真的一个比一个阴险啊。我说他们怎么那么好心,直接给我送一颗这样的灵药,弄了半天,是想要了怎么阴我,想一下子玩死我呢。”

    “怎么?”何灵秀眉头大皱,她也直觉这颗金丹的药气好像很有问题,只是她一贯的看不清王离体内的气息变化。

    王离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他倒是十分镇定,因为和他想象的一样,这些驳杂元气对他没有什么损害,这些驳杂元气再怎么喷涌,似乎很快就被气海之中那座诡异的灰色道殿吞噬掉了,那座灰色道殿反而变得更加紧实。

    “阴险!”

    他都有些佩服含光洞天的人了,他看着何灵秀解释道:“他们给我的这颗昊天金丹根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好金丹,而是一颗脏丹,它虽然药气还有不少,但内里驳杂的药气比它本身的药气还要多,估计这颗金丹是和别的药物在一起互融了。我不是炼气期的修士么,按照正常炼气期的修士,修到筑基期就是面对灵毒劫,体内驳杂元气越多,化生的灵毒就更加厉害,他们给我这颗金丹,让我瞬间到筑基期的同时,那不就相当于在我体内下了一堆灵毒,我哪怕有所准备,恐怕也扛不住这一堆灵毒啊,这群人比起星河宗那群人还要阴啊,我到时候要是啊的一下就挂了,还怨不得别人,还是我自己修炼失误,渡劫失败,那我到时候恐怕还连累我师尊的名声。”

    何灵秀听懂了他前面的话,最后一句却没有听懂,“怎么就还连累了你师尊的名声?”

    “我师尊是中了灵毒石化而亡,现在他的弟子要是也中灵毒而亡,岂不是显得他教导无妨,自己灵毒石化不说,连教出来的弟子都这般无能。”王离呵呵一笑,“好阴险的毒计,只可惜他们失算了,我王离不是一般的修士啊。”

    “先别自己吹嘘。”何灵秀皱起了眉头,“大量的灵毒化生就算弄不死你,也影响你的道基,太多的灵毒恐怕连孕育而成的灵根都会腐蚀掉,你切不可掉以轻心。”

    “我一点事都没有。”

    王离一脸遗憾的样子,“可惜已经到了云笈洞天这里,也不能白跑一趟,否则到是先要让含光洞天尝尝自己埋下的苦果。”

    就这片刻的时间,他体内的灵气已经不断暴涨,真元力量的提升和整体道韵的剧烈提升,让他以飞剑升天的速度到了炼气八层晋升炼气九层的关口。

    他体内八颗白色星辰的旁边,第九颗白色星辰已经悄然而生。

    他也是觉得这火雀洲的宗门有点奇特,似乎自己决定要炸哪一个宗门的时候,往往有一个宗门要横插一腿,恨不得要让他去炸自己。

     “你听说了没,刚刚传来的消息,星河宗的山门给天劫炸了。”

    “真的假的?千真万确的消息啊。”

    “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星河宗似乎得罪了餐霞古宗,结果被餐霞古宗引来天劫给炸了,损失极为惨重,据说镇守宗门的元婴老祖都因为抵御天劫而陨落了。”

    这个时候,云笈洞天的诸多修士正在聊天。

    不能不聊天啊。

    今天火雀洲真的发生了一桩百年不遇,惊天动地的大事啊。

    真理不辩不明,消息不聊不完整。

    整个宗门热聊之下,来龙去脉就很清楚了。

    “星河宗真的是倒霉蛋啊,惹什么不好,居然惹了餐霞古宗。”

    “餐霞古宗要引雷劫炸他们还不轻松?这星河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实力,万古强宗是他们能够挑衅的么?”

    “倒是便宜了玄天宗的王离,这天劫怎么没把他也顺便灭了?”

    全宗热议之下,倒是有大半云笈洞天的修士幸灾乐祸。

    道理也十分简单,星河宗和云笈洞天的关系也就那样,同为火雀洲的宗门,大家抢夺附近洲域的气运,星河宗吃了大亏,气运衰落,那云笈洞天就能多占点好处。

    云笈洞天的这些修士恨不得周遭的一些强宗都被天劫炸一遍呢。

    “不对啊!”

    “这天色….这云….”

    也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出声。

    所有云笈洞天的修士抬首看天,突然都觉得有点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