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二百零一章 一石几鸟(第一更)
    “竟然直接遛了?”

    星河宗的很多人越发难受,恨得牙痒。

    “尸鬼”的那名首领发下血誓,而且一开始星河宗的人也是接到“尸鬼”的消息才去截杀王离,此时他们绝对相信那名“尸鬼”首领的话语,认为从一开始就是餐霞古宗的诡计,尤其很多星河宗修士此时还觉得幸亏蛮真人西门汗机警,否则如果直接强横杀死王离,星河宗接下来恐怕还要承受四洲修士的怒火,就算想要找餐霞古宗讨回公道都得不到四洲宗门的支持。

    但不管如何,现在最终的结果是星河宗被炸得满目疮痍,而他们一开始就想要直接灭杀的王离竟然安然无恙,还阴差阳错的得到了老祖的风皇灵花。

    “此子真不厚道!”

    那名手持化星道卷的金丹八层的太上长老也颓然的从空中落下,他损耗也太过剧烈,而且此时被餐霞古宗和王离气得不轻,口角鲜血直流,“竟然连灭星古镜都不归还!”

    “王离!”

    想到灭星古镜,数名星河宗长老也是忍不住口中咳血。

    “老祖!”

    星河宗宗主和十余名星河宗长老身体都是摇摇欲坠。

    这场雷劫已经损伤了星河宗的根本,不仅是山门之中满目疮痍,灵气和灵韵大损,而且他们独一的元婴老祖也被迫出手,在这一场浩劫之中陨落。

    等到劫云终于开始消散,不再有劫雷落下,这些星河宗的重要人物纷纷架起遁光,飞向星河宗主峰。

    这些星河宗重要人物来到一座古朴的青铜殿前。

    “老祖!”

    这些人再发悲声,但青铜殿内里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这些人进入青铜殿,眼前所见的情形却是让他们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眼角都差点直接瞪裂。

    一名浑身精华已经耗尽的修士跌坐在青铜殿内的青铜宝座上,他浑身的血肉都已经干枯,就连满头的发丝都如同枯草,已经没有一丝精气。

    这就是星河宗的冥星老祖,他以前也是火雀洲最为出名的天才修士之一,年轻时无比风光,但到了寿元耗尽之后强行吊命,此时死去,就如同一具已经风化多年的皮囊。

    冥星老祖的青铜宝座下方是一个药池,原本内里灵液翻滚,有布置十余种惊人灵药,以风皇灵花为主,持续不断的给他提供吊命所用的药气,但此时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们不敢相信。

    冥星老祖青铜宝座下方的这个药池里面不只是所有的灵药都消失了,就连灵气凝结而成的灵液也彻底干涸。

    “是谁?天杀的啊,竟然乘老祖陨落,将药池灵药都全部偷盗一空!”

    “啊!连冥星老祖的随身纳宝囊都盗走了!老祖身上现在除了这一件法衣,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啊!”

    一群人全部咆哮,神识狂扫,但是根本没有任何气机残留。

    “是不是玄天宗的那王离!”

    一名星河宗长老忍不住尖叫起来。

    “好像不太可能。”

    星河宗宗主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他也有吐血的冲动,这药池里哪怕抛开那风皇灵花不计,其中至少也有三四种是连他都垂涎欲滴的灵药,但残存的理智却在不断提醒他,这并非王离所为,他一字一顿道:“这绝非那小儿所能做到的事情,这锁星铜殿诸多禁制,不熟悉这锁星铜殿禁制的修士,别说是炼气期筑基期,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进入,都不可能不触发任何禁制!”

    “不错!”

    数名星河宗长老全部反应过来,他们似乎到这个时候才豁然醒觉,发现了惊天秘密:“餐霞古宗引落天劫,是想吸引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是想要谋夺老祖的这个药池!陆鹤轩要成就道子,和中部十三洲其余宗门道子争锋,这药池之中的诸多灵药,自然能够给他极大的助力!”

    “他们竟然如此恶毒!”一名星河宗长老心情太过激荡,气得咳血:“说不定餐霞古宗在我们星河宗之内已经埋下叛徒,他们之前便已经了解这锁星铜殿的禁制,他们用天劫来逼迫老祖出手,耗尽老祖最后精华,乘着老祖陨落,他们便直接盗走药池之中一切!”

    “我恨啊!”

    另外一名星河宗长老捶胸,“怪不得老祖将风皇灵花直接点给王离,说不定他已经有所预感,他不知道我们和王离的过节,又觉得王离是天纵奇才,让王离成长,恐怕就是餐霞古宗的大敌,所以他才如此做法。”

    “这如何是好,我们星河宗失去老祖,山门又遭此浩劫,现在又失重宝,我为餐霞古宗鱼肉啊!”一名星河宗长老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

    “感觉挺对不住星河宗的啊。”王离慨叹。

    拥有了风灵根之后,他施展九天踏星诀的遁速十分骇人,若是再自残身体,用日月皇华万战诀配合,他的遁速恐怕连金丹六七层的修士都望尘莫及。

    此时他已经从星河宗的另外一侧掠出了星河宗山门,有欺天古经遮掩气息,他觉得星河宗这些人肯定追不上来。

    何灵秀心中也都是小窃喜,但她严重鄙视王离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的确是感觉挺对不住星河宗的,方才收那元婴老祖的东西,你下手比谁都快,要不是我动作还算快,你至少触发五六个禁制了。”

    “我也就是说说,不必当真。”

    王离哈哈一笑,道:“说实话我只欠这元婴老祖一个人情,至于星河宗其余人,这些东西留给他们也是浪费。那些黑衣修士背后的指使者是餐霞古宗的陆鹤轩应该不假,但这星河宗我总感觉他们背后也有人,否则我总觉得他们不会那么急不可耐的派那么多人来杀我。”

    何灵秀点了点头。

    她虽然很多时候受不了王离的嘚瑟和鸡贼,但绝大多数时候她和王离极有默契,她也是感觉星河宗背后有人,因为只是击败卫静墨这一点,似乎引不来一名筑基八层的修士直接手握灭星古镜来冒着很多修士的怒火袭杀王离。

    “不管怎样,反正好处也捞到了,气也出了,星河宗的底蕴今日也看了个清楚,接下来他们要是不来找我麻烦也就算了,再找我麻烦,那我也不会客气。”

    王离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一脸杀机,但转瞬之间却又眉开眼笑,他看着何灵秀,不住的眨眼睛。

    “你做什么!”何灵秀被他看得发毛,觉得此人似乎在挑逗自己。

    “我觉得我们两个简直天作之合啊。”王离感叹。

    “你有病啊?”何灵秀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呵呵道友你别误会。”王离一看她的样子,就觉得她所想的不对,连忙道:“我说的是..我现在的遁术加上你的堪隐窥真能力,真的是天作之合啊,我觉得我们甚至有机会潜入某些宗门直接偷东西。”

    “哪有那么容易。”何灵秀冷笑起来,“这次是星河宗投鼠忌器,他们生怕引起天劫剧变,所以根本不敢展开护山法阵,平时我们若是潜入某个宗门,哪怕真的被我们盗窃成功,这个宗门只要瞬间展开护山法阵,我们就被瓮中捉鳖。而且任何宗门绝大多数重要地方绝对有厉害修士镇守,也绝对会有特别禁制,星河宗这次是因为你这天劫落下,所有厉害修士全部被迫对抗天劫,诸多地方才防卫空虚,而且内里的很多法阵也才没有激发。你真当拥有底蕴的宗门是纸糊的?”

    “呵呵。”王离笑了笑,“那再用一个天劫掩护我们偷东西还不简单?”

    何灵秀顿时震惊了。

    她看着王离眼下的样子就觉得事情不简单了。

    “如果用天劫掩护,一个宗门骤然发现有天劫降临,不敢展开诸多法阵,那我们应该肯定能够潜入山门,接下来若是天劫乱炸,那我们联手,乘机偷窃应该成功几率极高?”王离对她挑了挑眉,得意的说道。

    何灵秀认真起来,直接道:“不要废话,直接说你的阴险计划。”

    “方才我们是被逼无奈,曝光于星河宗这些修士眼皮底下,接下来我们去云笈洞天,若是我们一开始就隐匿行藏,偷偷接近云笈洞天的山门,然后我直接引动天劫,云笈洞天肯定陷入混乱。我们乘机偷偷溜进云笈洞天,能够找到机会偷取你们的那株天火古树就直接偷了,若是找不到偷取天火古树的机会,我们就偷些别的,省得白跑一趟。”王离沉吟道:“以我们两个人擅长的诸多法门,在天劫这种混乱之中,云笈洞天的修士应该也很难发现偷偷溜进去了两个修士,只要不带着李师兄这个累赘。”

    好家伙!你这个鸡贼竟然是想引动天劫炸人家山门,还让对方被炸得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是谁引起的天劫。

    何灵秀听着王离这阴谋诡计,顿时目瞪口呆,心中恶寒。

    “我….”就在此时,一直昏迷着的李道七却是醒了过来,他十分茫然,“我是谁,我在哪?你是王…”

    “啪!”

    何灵秀十分干脆,直接将李道七拍昏。

    “那我们等会抛下这个累赘,我们两个行事。”她看着王离,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她百分百肯定以云笈洞天的做派,绝对不会因为她和王离上门去讨要天火古树而直接给他们。

    “我就知道呵呵道友你肯定赞成。”王离对着何灵秀又抛了一个赞许的眼神,他接着说道:“好歹我也欠了星河宗那一个元婴老祖人情,我总也得帮他找点对抗餐霞古宗的盟友。既然餐霞古宗的陆鹤轩已经布局要杀我,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我再过去将云笈洞天炸了,嫁祸给餐霞古宗也不是什么难事。那云笈洞天肯定也和星河宗同仇敌忾,两宗对抗餐霞古宗,多少有点底气,更何况我之前听你说,云笈洞天有一个并不行就将木的元婴修士,应该可以抗得住我这炼气九层的雷劫。”

    “……!”

    何灵秀听得头皮发麻。

    她觉得自己都真的有点佩服王离了。

    他这阴险起来好像真的没有自己什么事。

    别人是一石二鸟,他简直是一石几鸟。

    现在这鸡贼王离最担心的就是餐霞古宗陆鹤轩失手之后再动手杀他,其次担心的就是自己修为提升时的雷劫,从方才的雷劫来看,王离似乎凭借自己的力量还真的有些难以抵挡,毕竟炼气九层他要面对的雷劫肯定比方才的雷劫还要厉害。

    如此一来,云笈洞天拥有一个实力不俗的元婴修士,还真的是不错的渡劫地。

    幸亏自己脑袋清晰,没有因为阴雷伞而和王离以及吕神靓为敌。

    何灵秀一阵庆幸。

    真的是惹什么人不能惹王离。

    “云笈洞天的诸位道友,真的是对不住了啊,谁让你们持强凌弱,欺负我们呵呵道友所在的华阳宗。”王离叹息,“我也是无奈啊,那个餐霞古宗的准道子要杀我,他肯定比之前星河宗的薛沐年要厉害很多吧,我不快速提升些修为,实在是很容易早夭,所以只能劳烦你们帮我一起渡劫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