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心声共鸣(第二更)
    两名星河宗的太上长老首当其冲,两人激发的法术和法宝威能首先和这些雷液冲撞。

    噗!噗!噗!

    一朵朵黑色灵芝状火焰在空中不断的绽放。

    这两名星河宗的太上长老顿时面色剧变,“天道雷火!”

    “我丢!”

    王离听到这两名星河宗太上长老的厉喝都是浑身抽抽了一下。

    天道雷火的凶名很盛。

    这种异雷在许多典籍里面都有提及,在诸多异变劫雷之中,也可以排名前列。

    因为这种异雷根本无视修行者的等阶,它只管抽引和自己对抗的威能,然后焚毁。

    每一道这种异雷都是消耗一定量的威能,然后消失。

    它的做派就是标准的损人不利己。

    吃掉你一口威能,浪费你一点真元,然后我管我燃烧,烧到我自己消失为止。

    关键在于,在它燃烧的这个过程之中,它依托于大道法则,好像整个修真界所有渡劫者还压根没有什么办法让它可以熄火。

    只要雷火燃起,那就是要等到它自己烧完为止,期间任何灭火手段无效。

    这还得了?

    要是一朵天道雷火突破障碍落在修士的身上,那恭喜这名修士可以获得免费的烧焦大洞一个。

    若是这一朵天道雷火落在道殿之上,那肯定也要烧穿屋瓦坠落道殿之中,遇见什么烧什么,直到自己消失。

    “夭寿啊!”

    这个时候星河宗的修士已经没有时间去思索餐霞古宗为何下此毒手,宗门里至少过半的修士都全部激发法器和施展法术抵挡天空之中落下的劫雷。

    “这个劫雷好啊!”

    王离十分欣赏这第三重劫雷,此时那名僵尸脸黑衣修士已经离开,若是他和经藏殿始终处于雷劫的中心,他觉得星河宗这些人再蠢也肯定怀疑到他的头上,所以他连连施展引雷法门,更是将这天道雷火弄得星河宗整个山门乱飞。

    “啊!”

    星河宗山门内彻底乱成了一锅粥,不断有痛心的大叫声发出。

    百密尚有一疏,星河宗弟子的修为有高低,不免有天道雷火坠地,加上每一道天道雷火坠地之后至少也要燃烧近盏茶的时间,所以很快整个星河宗看上去形势极为不妙,有数座主峰之中都是到处火光。

    “灵田!”

    有一批星河宗低阶弟子惊呼。

    一个灵气极为浓郁的山谷之中也涌起了火光,火光燃起的同时,药香甚至包裹了数座山峰。

    那是星河宗山门内种植灵药最多的一处灵田,平时位于山门深处,根本不可能遭遇不详,所以在灵田周遭也只有种植灵田的低阶弟子,现在一阵天道雷火飘洒过去,那些低阶弟子根本无法阻拦所有雷火。

    “餐霞古宗!”

    顶在经藏殿上方的那名金丹八层的星河宗太上长老发出了一声厉吼,他整个人化为飞虹,冲去灵田驰援,他手中的道卷威能尽展,演化出的一颗古星碾压虚空,轰向灵田的上方。

    “去的好啊!”

    王离眼中一亮,他直觉来了机会。

    他施展引雷法门,直接将大多数天道雷火全部引向这经藏殿附近。

    他十分阴险,将自己引雷的法门都用欺天古经伪装成天道雷火,混在其中。这星河宗山门之中虽有一名元婴修士坐镇,但和姜脸黑所说的一样,欺天古经甚至能够让化神期修士都无法分辨真相,这名行就将木的元婴修士根本无法察觉。

    “什么!”

    那名金丹八层的星河宗太上长老刚刚冲到那处灵田上方,他的身体就瞬间僵硬,他不可置信的转头,只见天空之中原本纷纷洒洒的天道雷火竟然形成了一根巨大的黑柱,瞬间镇向经藏殿。

    “天亡我星河宗也!”

    那一名顶在经藏殿上方的太上长老发出了悲鸣。

    他将身上的诸多法宝和法术威能演化到了极致,磅礴的威能甚至形成了一片坚厚的光幕,但这种天道雷火并不是威能一冲之后就消失,而是不断堆积在这一片坚厚的光幕上方。

    这名太上长老独木难支,若是寻常修士在野外渡劫,根本不需要硬抗所有雷火,但他现在身下就是星河宗的经藏殿,要他一个人抗住这坠落的所有天道雷火,他根本无法做到。

    “啊!”“啊!”“啊!”

    看到这样的景象,星河宗山门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惊呼尖叫出声,这天道雷火的诡异飘忽,让他们也根本来不及施以援手。

    “我恨!”

    就在此时,星河宗山门深处那名元婴老怪的声音再次响起。

    “唰!”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机从空中掠过,就像是有一片海直接在充斥星河宗的数座主峰上空,那些被劫云遮掩的星光强横的落了下来,接着就像是一片海在空中冲刷,竟是硬生生的将所有天道雷火冲刷向了星河宗的山门之外。

    被这元婴老怪横插一手,天空之中天道雷火的雷池都明显缩小,似乎这一重劫雷就要提前结束了。

    “境界碾压就是境界碾压,呵呵道友,这个元婴老怪好像比你们华阳宗的通惠老祖要厉害得多啊。”王离忍不住传音给何灵秀。

    “你这不是废话,通惠老祖上次刚刚渡劫成功,刚刚结成元婴,道基还不稳。星河宗的这个元婴老怪在元婴期已经呆了多少年?”何灵秀冷笑,“不过即便是刚刚步入元婴期,那次若不是通惠老祖可能觉得渡劫成功和你以及吕神靓有关,怎么可能轻易将阴雷伞给你们,他依旧可以轻易灭杀你和你师姐。”

    “那只能说明我师姐直觉惊人。”王离有些得意的传音道:“虽然我有时也不知道我师姐哪里来那么准的直觉,但过往修行之中,她只要清醒,直觉真的极准,几乎从不犯错。”

    何灵秀深深皱起了眉头。

    她并不觉得王离这句话是吹嘘。

    她知道吕神靓是天生仙灵根,修行速度远超常人,但按照王离的说法,可能吕神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灵根?

    王离此时却是已经在仔细观察着分别镇守经藏殿上方和药田上方的那两名太上长老。

    他看到这两名太上长老在那名元婴老怪出手之后,脸色骤然变得极为难看。

    他心中便更加确定之前他和何灵秀做的推断是对的,星河宗这名元婴老怪肯定已经是用某种秘法强行续命,此次他出手之后,恐怕都会打破他这种续命状态,所以他方才出手时才会发出一声悲凉的“我恨”。

    如果能够导致星河宗失去这样一个强行续命的元婴老怪,那可是也相当于毁了星河宗的一部分底蕴,直接可以让星河宗的实力跌落一个层次。

    王离心情大好,他也大叫一声,“我也恨!”

    “你恨个什么?”何灵秀无语。

    “我恨我天赋奇绝,东方四洲年轻才俊无人可以和我为敌,但却要伤重不治,快要早夭!”王离演技越发精湛,他对天悲鸣,“我恨我没有成长时间,否则假以时日,我一定杀至餐霞古宗,问陆鹤轩讨回公道!”

    “罢了!”

    “餐霞古宗要欺尽我东方边缘四洲,想要直接令你陨落,却是也没有那么容易。”

    星河宗的深处再次响起那名元婴老怪悲凉的声音。

    随着这悲凉的声音响起,一缕翠绿色的光焰却是从星河宗那座主峰深处飞出,瞬间落在王离的身上。

    王离原本心中惊悚,下意识的想要闪避,但这缕翠绿色的光焰没有丝毫的杀机,反而是荡漾着惊人的生机和灵气。

    “老祖,不要!”

    星河宗山门内同时响起数十声骇然的惊呼声。

    王离发愣,他确定这道翠绿色光焰对自己大有益处,在下一个刹那,一股汹涌的灵力直接涌入他的身体。

    他体内的伤口几乎瞬间被修复,与此同时,还有一股惊人的清灵气息在他体内不断流转,他的每一丝血肉都似乎得了惊人的滋养,就连他的神识都似乎瞬间有了突破性的提升。

    “这是某种惊人灵药?”

    王离惊了。

    这药力太过可怖,他感觉可以令白骨都重生血肉,似乎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被这种灵药救回来,更何况这种灵药竟然能让神识都获得惊人增长,这种灵药简直堪称圣物。

    星河宗的这名元婴老怪竟然用这种圣药给我疗伤?

    王离脑海之中闪过这样不可置信的念头的同时,那些星河宗修士发出的“老祖,不要!”的声音也在他耳廓之中回荡。

    他瞬间就有点无语了。

    这似乎是…信息不对称啊!

    应该是这名元婴老怪平时在隐修,不和外界接触,所以这名元婴老怪应该根本不知道他打了卫静墨又杀了薛沐年的事。

    最简单而言,这名元婴老怪应该根本不知道星河宗这些人之前是和那些黑衣修士围杀他!

    大概这名元婴老怪以为他是星河宗的好友来着?

    不过这好像也怪不得这名元婴老怪误判,一开始星河宗这些人的演技拙劣的时候,还距离星河宗山门很远,这名元婴老怪也看不到,但等到自己冲进星河宗山门,这些星河宗的人和那些黑衣修士战得真的挺激烈的,而且无论是从画面还是他的言语而言,在这名元婴老怪的眼里,似乎整个星河宗真的和他关系极佳,要拼命救他。

    “……”何灵秀也是无语了,“还有这样的事?”

    这一股惊人的药力打来,连她和李道七都极为受益,她体内的伤势也在飞快转好,李道七的体内的气息都平稳了。

    王离想到的原因她也是瞬间想到了,但她觉得这名元婴老怪之所以会打来这样的圣药,恐怕很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王离方才的悲鸣。

    王离的那句“我也恨”,恐怕是引起了这名元婴老怪的心声共鸣。

    这名元婴老怪恐怕觉得自己注定陨落,此时这名后辈修士又引起他的强烈心声共鸣,他一时念起,便觉得要救下这名年轻后辈。

    简直了!

    难道幻化狗屎多了,真的能有狗屎运吗?

    但让她还没有想到的是,王离此时突然身体一个抽搐,他有些不可置信的传音给她,“这个圣药…有点猛,我怎么感觉好像体内要直接蕴育出一条后天灵根?”

    何灵秀的眼睛顿时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