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栽赃嫁祸(第一更)
    “丧心病狂!竟然阻止我将灭星古镜交到这位道友手中!”

    王离凄厉大叫,他连施数门引雷法门,将劫雷又引得冲向那两名太上长老。

    此时已是第二重雷劫,星河宗山门之中已经诸多元气震荡,如同一锅乱粥一般,加上欺天古经实在是逆天强法,就连那两名太上长老都并未觉得是王离搞鬼。

    这两名太上长老都是全力施法,阻挡着密集的金剑雷罡,两人都是十分震惊,“尸鬼这人到底身具何种法门,他不只是能够引动天劫,竟还拥有可怕的引雷手段,这人的目标难道根本不是王离,而是我们星河宗,他到底出自何人指使?”

    “那名元婴修士真的只是银枪蜡样头,只会虚张声势?”

    王离和何灵秀已经交换过一个眼神。

    这段时间那名元婴修士恢复沉寂,似乎连神识都没有扫到他们的身上,恐怕这名元婴修士已经到了用某种秘法呆命的程度,这种元婴修士在诸多强大宗门之中并不少见。

    他们寿元已经耗尽,但却用秘法续命,往往只有在宗门遭受真正灭顶之灾时,他们才会发动玉石俱焚的一击。

    一击发出之后,他们也就此陨落。

    “星河宗诸位道友,能否赐予一些疗伤灵药,我或许还能救上一救,就算我伤重不治,也至少让我救了我师兄!”

    即便这名元婴修士似乎只能虚张声势,但王离也不敢掉以轻心,何灵秀和他配合极为默契,在他凄厉惨呼之中,何灵秀又施展遁术直接飞到经藏殿的门口附近。

    这两名太上长老若是想护住经藏殿,就肯定要护住他们三人。

    王离也十分心机,他生怕再有人过来抢夺灭星古经,他暗中不断施展引雷法门,引出小部分的雷光轰击周遭,哪些星河宗修士距离他和何灵秀近,他就直接引雷过去。

    一时之间,灵木异花化为齑粉,连道殿都崩塌了数座。

    “宗主,要不要激发护山法阵,强御雷罡?”

    数名星河宗长老聚集在星河宗宗主的身侧,多少年来没有什么威能真正冲击在星河宗的山门之内,他们看到山门内任何东西的损毁,都是心痛的无法呼吸。

    “这已经是异变劫雷,而且也不知这‘尸鬼’到底受何人指使,用护山法阵碾压天道法则,说不定引发可怕后果。”星河宗宗主咬牙看着天空的劫云,道:“我们无法去赌这种无法预料的毁灭性可能。”

    “啊!”

    这些星河宗长老心中都很赞同他所说的道理,修真史上的确因为强抗天劫而导致灭宗的例子比比皆是,他们一个都没有反驳,但都是双目尽赤,个个都是心痛的大叫。

    他们这些人都已经年过百岁,在宗门之中修行的时间越长,对宗门内的一花一木就都有深厚的感情。

    别说损毁道殿和修炼静室,便是炸烂那些灵木异花,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用刀子在他们身上割肉。

    “异鬼这些人,必定要付出代价!”

    他们对“异鬼”这个组织和背后的指使者已经恨到了极点。

    “说出你的指使者,我容你活着离开星河宗!”

    就在此时,那名沉寂许久的元婴修士再次发声。

    他的声音无比冰寒,他言出法随一般,空气里就像是有无数冰片不断生成,覆盖在那名僵尸脸的黑衣修士身上,“否则你手中这块碎铜威能消失之时,就是我出手灭杀你之时。”

    这名僵尸脸黑衣修士周围其余所有黑衣修士都已经被星河宗修士灭杀。

    此时他被星河宗两名金丹修士死死纠缠,身周数十里的虚空之中,至少还有数十名筑基期的星河宗修士包围。

    这名僵尸脸黑衣修士知道自己若是就此屈服,“尸鬼”的名声尽毁,他恐怕也会被尸鬼的其余人不断追杀,而且他现在能怎么说?他说这天劫根本和他无关,这星河宗完全就不信。

    现在这名元婴老怪只问他背后指使者是谁,他能怎么说?

    背后指使者,自然是餐霞古宗的陆鹤轩,但陆鹤轩只是以他们无法拒绝的利益雇佣他们杀死王离,却又没有让他们来炸星河宗山门。

    然而事实就是,餐霞古宗的道子人选陆鹤轩的确是指使者,是最终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他要说指使者是陆鹤轩,那接下来,恐怕除了尸鬼的人之外,餐霞古宗的人都要追杀他。

    纯理智而言,他是绝对不能说的。

    但现在他陨落在即,又如何能够保持理智。

    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手中这件古宝的威能耗尽,哪怕这名元婴修士不出手,自己也绝对被星河宗的修士围攻至死,说不定还要被生擒,百般折磨。

    到时候自己要是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恐怕下场会极其的凄惨。

    他想做个有气节的修士,但现在的情况,明显是不允许啊。

    更何况尸鬼的修士一向只是用铁血手段控制,说到气节,其实也是没有什么气节的。

    现在保命最为重要。

    “我说出背后指使者是谁,你敢发毒誓一定让我完好无损的离开星河宗?”他不再辩驳什么,直接厉声叫道。

    “我以星河宗气运为誓,只要你说出背后指使者是谁,我一定保你安然离开星河宗!”星河宗的元婴老怪再次发声,一道耀眼的星光凝成了一条细线,在此时元气紊乱不堪的星河宗山门内,它纹丝不动。

    “这是我星河宗的星运大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一名金丹三层修为的金丹修士对着这名僵尸脸修士厉喝。

    那名元婴老怪的声音却也在此时响起,“不过你也需立誓,保证你所说的这名背后指使者是真的,不是你随意捏造。”

    “一言为定!”

    这名僵尸脸黑衣修士也是个狠人,他一咬舌尖,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这鲜血之中异芒涌动,结成一张真符,“若我所说是虚言,我绝对被天劫劈死,粉身碎骨!”

    “指使我者,是餐霞古宗道子人选陆鹤轩!”

    这名僵尸脸黑衣修士的确狠,他不仅立下血誓,而且直接放出证据,他直接点出一片玉符,这片玉符瞬间绽放出无数色彩艳丽的霞光,“这餐霞古宗的传令符为证!陆鹤轩以三颗异源为代价,指使我们来杀王离,但我敢发誓,这天劫和我无关!”

    “餐霞古宗?”

    一片骇然的吸气声和惊呼声在星河宗山门内响起。

    就连顶在经藏殿上方的两名星河宗太上长老都是面色瞬间煞白。

    餐霞古宗的实力和星河宗根本不是同一等阶,他们无法想象星河宗怎么会招惹餐霞古宗。

    “我已说出指使者,那我这就离开星河宗!”

    乘着诸多人失神的这一刻,僵尸脸黑衣修士直接架起遁光逃遁。

    “让他去!”那名元婴老怪的声音传出。

    此时星河宗这名元婴修士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僵尸脸黑衣修士用尽全力逃遁,他连金丹之中的丹光都在压榨,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他就已经远离星河宗山门,消失在星河宗所有修士感知之中。

    劫云依旧在星河宗山门之中翻滚。

    “餐霞古宗…..”

    许多星河宗修士无法控制身体的震颤。

    那名僵尸脸黑衣修士也不知道这天劫的由来,他的话语虽然将天劫和自身撇清,但丝毫没有怀疑在王离的头上,他的话语本身和语气,在此时就让这些星河宗修士很自然的联系到了餐霞古宗身上。

    餐霞古宗是中部十三洲之中上仙洲的万古强宗,光是十万余内门弟子一人一道法术,恐怕就能将整个星河宗淹没。

    这样的万古强宗引动天劫坠落在他们这样的宗门之内,在他们看来自然是有能力做到。

    除了这样强大的万古强宗之外,似乎东方边缘四洲的任何宗门都没有这种手段。

    在星河宗一众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想来,这恐怕还是某种强大的虚空秘法。

    “餐霞古宗!”

    “这种万古强宗的手段这么狠,竟然才过了几天,就直接派人来杀我!”

    王离也是震惊了。

    他此时当然明白是因为魏黛眉那桩事。

    他马上叫了起来。

    “餐霞古宗到底要做什么?”

    “餐霞古宗根本无视道例么,餐霞古宗也太过阴险无耻了,他们竟然假意派人追杀我,实则是要毁坏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宗门的底蕴和根基。”

    “星河宗诸位道友,如果我不幸陨落在此,你们一定不能被餐霞古宗得逞,你们一定要告上三圣,让三圣治罪餐霞古宗!”

    他连声大叫,既然餐霞古宗那陆鹤轩手段竟然如此狠辣,完全不把他当人看,也怪不得他随口栽赃嫁祸。

    “餐霞古宗竟然完全不把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当人看吗?”

    他喊得理智气壮。

    经藏殿上方的两名星河宗太上长老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但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又是一声轰鸣,虚空剧烈颤抖,劫雷再变,第三重雷劫降临!

    劫云底部再凝雷池。

    这一次的雷池只有五丈见方,雷液比阴雷雷池之中的雷液还要色泽黝黑,看上去更为黏稠。

    唰!

    无数细小的雷液突然如同暴雨一般降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