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用生命来演戏(第三更)
    真的爽啊!

    完全没有一道劫雷可以落在身上。

    我王离被遗弃孤峰,连师尊都早早离世,只和师姐相依为命,但到了这雷劫之时,却有人庇护啊!

    谁能有这么好命,有全宗之力来帮渡雷劫?

    王离心中暗爽,索性装无法控制法器和剑罡,将三百二十道法剑都收了起来。

    唰!唰!唰!

    数道强大的神识扫过王离和何灵秀、李道七的身体。

    这来自于星河宗之中的强者,不过王离根本不怕,他此时身体残破,而且确确实实是炼气八层的修为,气海之中的灰色道殿似乎又能自我掩饰,根本不怕修士的探查。

    “你该死!”

    一声十分冷厉的声音从星河宗的深处响起。

    那声音宛若实质一般镇落在那名僵尸脸的修士身上。

    “元婴修士?”

    僵尸脸的黑衣修士浑身战栗起来,他也近乎咆哮起来,“你们星河宗修士都是猪吗?”

    他知道自己再多犹豫就会被当场灭杀,一块古朴的青铜碎块浮现在身前,瞬间绽放出一种毁天灭地的威压。

    “这是?”

    许多星河宗修士悚然,他们感到这块青铜碎块上有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可怖威能,它似乎能够直接湮灭一片空间。

    “谁敢杀我!”

    这名僵尸脸的黑衣修士厉声喝道:“这是神罚圣火令的碎块,谁敢杀我,必定被这神罚圣火令的威能反击灭杀!”

    “他所言非虚。”星河宗那名元婴修士瞬间回应,凛冽的声音在星河宗山门之中回荡,“但这是神罚圣火令的残铜,他现在已经激发,残铜的威能无法持久,诸弟子你们专心抵挡劫雷,等这残铜威能消失之时,我自然会出手将他抹杀。”

    “星河宗这种宗门,竟然也有元婴修士?”

    王离用万凰重生术维系生机,也不让伤势彻底转好,他显得无比凄惨,浑身都在淌血,与此同时,他却是偷偷传音给何灵秀,“不是说卫静墨之父,星河宗宗主都只有金丹九层的修为么?”

    “什么叫做星河宗这种宗门,星河宗好歹也是火雀宗的强宗。这应该是星河宗的一名太上长老,但之前外界都已经这人已经寿元耗尽而坐化,据说此人卡在元婴二层至元婴三层之间,现在看来他还未老死。”何灵秀一边传音和王离对话,一边却是暗自警惕,她手中有星河宗的重器灭星古镜,她担心此时有星河宗的厉害修士直接出现抢夺。

    轰!

    星河宗山门之中又有恐怖的威能冲击。

    那名僵尸脸黑衣修士想要直接逃出星河宗的地界,但是被两名星河宗的金丹修士联手阻挡。

    那两名星河宗的金丹修士生怕被那块古圣器的碎块威能反击灭杀,只是用法术镇压,将这名僵尸脸黑衣修士困住。

    “呵呵道友,我看星河宗这名元婴修士也是色厉内荏,恐怕不能多出手。”王离的声音此时却在何灵秀的耳廓之中响起,“若是他能随意出手,那些黑衣修士恐怕早被他灭杀了,还需要别的星河宗修士拼死拼活?”

    何灵秀眉头微皱,她突然发觉王离所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此时那些黑衣修士以寡敌众,但除了那名僵尸脸黑衣修士之外,还剩下四名黑衣修士。

    这些黑衣修士虽然死伤过半,但也反杀了两名星河宗的修士。

    若是星河宗的这名元婴太上长老能够随意出手,那如何能容这些黑衣修士逞凶?

    “这人的雷劫持续时间怎么如此之长!”

    星河宗经藏殿的上空,那名太上长老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若是平常的劫雷,持续时间长也就算了,但偏偏天空之中那一个庞大雷池之中激荡而出的全部都是阴雷。

    这种污浊雷光倾泻过多,整个星河宗山门之中的元气都要受污秽,影响星河宗今后的根基。

    “这雷劫不给力啊!”

    王离之前是生怕雷劫太过厉害,直接把他劈死,但现在有星河宗全宗抵挡雷劫,炸到现在除了炸了那批筑基期弟子的诸多法宝之外,似乎对星河宗影响也不大,他心中便觉得这雷劫威力实在太小。

    “我再多演化两个大道异相如何?”

    他之前隐约觉得只要再多演化一个大道异相,欺天古经就直接压制不住天劫的降临,现在按照他的见知,他也可以肯定,这天道法则针对修士的雷劫,是只要修士更厉害,这雷劫就更厉害。

    他此时手上的法门之中,应该至少还有九门法门的档次足够,能够演化大道异相。

    “师弟…..”

    这个时候,李道七从昏迷之中醒来。

    他一醒来又发现漫天的劫雷,顿时嘴巴又张得老大,像是被捏住脖子的白鸭无法呼吸,“这…这是天劫?谁人引动天劫…为了对付师弟你,竟然在这山门里引动雷劫?”

    他勉强说完这几句话,便又直接昏死了过去。

    王离也是惊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用生命来演戏?

    他都有些佩服自己的这个师兄了。

    “师兄!你不要死啊!”

    他也开始飙戏,李道七醒来说的这几句话简直太过完美,配合他此时的演戏简直是天衣无缝。

    此时他丝毫没有劫雷的威胁,可以说是十分的悠闲,他一边哭嚎飙戏,一边暗中施展欺天古经改变身上气息,与此同时,演化两门之前从来没有演化过的古经,一门就是之前在玄天宗经藏殿中得到的天魔血经,另外一门叫做“浩然正气诀”。

    唰!

    他全力演化这两门法门,脑海之中如同过电一般瞬间就出现了这两门古经的大道异相。

    “恐惧血魔”!

    他原本以为天魔血经演化的大道异相是一个巨大的血池,或者一片血海,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天魔血经演化的大道异相,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鲜血|头颅,这个鲜血|头颅是一个完整的魔物,它似乎能够吞噬周遭天地间的恐怖情绪而增加自己的威能。

    与此截然相反,浩然正气诀演化的大道异相,却是一页浩气金简,金简上正气浩荡,有许多古字不断的浮现,每一个字浮现都带起一股浩荡的正气,在虚空之中吹拂,就像是一条金色的长河。

    轰!

    王离刚刚演化这两门法门的刹那,上方的劫云之中就已异动,发出恐怖的轰鸣,王离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直接将这两种大道异相用欺天古经演化成从身上迸射出去的血气。

    看上去他心情激荡,伤势更为恶化。

    “什么!”

    顶在星河宗经藏殿上空的这名星河宗太上长老突然极其心悸。

    天空之中劫云的雷罡之气汹涌的翻腾,变得更为浓烈,那一个阴雷雷池急剧的收缩,变成只有方圆十余丈大小的一个雷池。

    轰!

    这个雷池的底部好像瞬间漏了,数十道水桶粗细的阴雷直接合成一股,直接镇落下来。

    “怎么会这样?”

    这名星河宗的太上长老此时的神识隐约捕捉到什么诡异的气机,但一时根本无法想得明白,他只觉得自己施展的法术威能都无法抗衡这道雷竹,他骇然的连祭五六件法宝。

    “啊!”

    “快帮我镇守经藏殿!”

    五六道华光硬生生抵住这道雷光巨柱,阴雷沿着这五六道华光的边缘朝着天空平行的铺洒开来,只不过数个呼吸之间,这名星河宗太上长老都发出了厉声大叫。

    他已经十分强横,直接挡住阴雷,但他直觉天空之中劫云在剧烈变化,第二重雷劫即将降落。

    “丧心病狂!”

    “一定想要我早夭吗?”

    王离凄厉的大叫,心中却是极爽。

    这名顶在经藏殿上空的太上长老也足有金丹七层的修为,但此时面对他这第一重雷劫已经很不轻松。天道法则对于欺骗天道这的报复很可怕。

    这才只是第一重劫雷,他现在也不知道会几重劫雷,但很显然,劫云之中的雷罡还在不断变化,不断增强,一时半会看来根本结束不了。

    “师弟,我来助你!”

    之前那名身上星光璀璨,足有金丹八层修为的太上长老也飞了过来,他展开道卷,又是凝出一颗古星,和天上落下的阴雷对抗。

    “呵呵道友,这名星河宗太上长老手中的道卷是什么法宝?”王离此时叫得凄凉,但实则和嗑瓜子看戏没什么区别,他暗中传音问何灵秀,“这道卷的威力好像比灭星古镜的威力还要强啊。”

    “这是化星道卷,和灭星古镜是同一个档次的法宝。”何灵秀传音:“你觉得它的威力更强,只是因为它在金丹八层的修士手中使用。”

    “这件法宝不错,要是也能乘机到手就好了。”王离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

    法宝动人心。

    他盯上了这名太上长老手中的法宝,星河宗的人也没有闲着,星河宗一名长老此时也朝着经藏殿掠来,口中疾呼:“王道友,快将灭星古镜交给我,我来施展对抗天劫!”

    “这位道友,你快来!”

    王离极有演技,他装作要带着李道七和何灵秀将这灭星古镜交给这名星河宗长老,他让何灵秀施展遁术,直接朝着这名星河宗长老冲去。

    轰!

    此时天空之中第二重劫雷已经酝酿完成,所有的劫云瞬间变成金色。

    嗤啦!

    一声轰鸣之后,竟是无数可怕的裂帛般的破空声,无数金色雷罡直接凝成一柄柄金色的长剑,破空而下。

    “金剑劫雷!”

    两名顶在经藏殿上方的太上长老都是脸色大变,这是金系的异变劫雷,每一道劫雷就像是真正的飞剑,洞穿力骇人。

    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金剑劫雷坠落,他们这经藏殿周围坠落不多,最为密集的,却反而是那名接近王离等人的星河宗长老。

    天劫当然是追着正主人走,何灵秀丝毫不意外,她十分阴险,遁光贴地,处在那名星河宗长老的下方。

    那名星河宗长老首当其冲,也像是变成了他们头顶的法盾。

    “啊!”

    这名星河宗长老筑基九层的修为,并非金丹修士,此时遭遇这第二重劫雷,他骇然尖叫,疯狂的激发法宝和演化强法,他的身上无数星光涌现,但他根本无法和这些金色的劫雷抗衡。

    他的身体瞬间就被数十道金光洞穿。

    轰!

    劫雷和他体内的真元冲撞,瞬间将他的身体炸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