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快陨落了(第二更)
    “怎么回事?”

    无论是追击王离的修士,还是山门里准备看王离陨落大戏的修士,此刻全部懵了。

    什么情况?

    怎么好像有劫云的气息?

    演戏就要演全套!王离此时也是做足了戏份。

    他霍然仰首望天,双眼骤然瞪得像铜铃。

    “我丢!”

    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惊呼。

    “你们也太变态了吧?我只不过是一名炼气期修士,你们金丹围杀,想要我陨落也就算了,我都逃到星河宗山门了,你们居然还引动天劫?”

    “引动天劫来对付我这一个炼气期修士,想要我早夭,你们丧心病狂啊!”

    他连连发声,凄厉的叫声震动天地,叫得每一个星河宗修士头皮发麻。

    在他的连连尖叫声中,天空之中的劫云疯狂的生成,就连星河宗山门上的那十几条星光瀑布都被翻卷的劫云彻底卷得散乱了。

    浓厚的劫云就像是一个不断吞吐恐怖光焰的巨大帽子,罩落在星河宗山门上方。

    “我….不会真玩大了把自己玩得早夭吧?”

    王离这下的脸色真的变了,他都不需要自我表情管理了。

    这劫云的气息实在有些可怕。

    他感觉茫茫的天道就像是一头无比可怕的,拥有极高智慧的巨兽凶狠的盯住了自己。那劫云之中酝酿的劫雷气息,使得这方天地之中的空气里都像是瞬间充满了辣椒粉,让他的肌肤上都火烧火燎的疼痛起来。

    那种恐怖的威压和通惠老祖渡劫时截然不同。

    虽然通惠老祖渡劫时,他也只觉得那种恐怖的威压随时就要将他身体碾压成粉,但现在这由他引起的天劫威压完全不同,这天劫威压就像是直接压在他的身体内里,就像是有一座座无形的小山在反复碾压着他的神识。

    “你们在搞什么!”

    看着天空之中浓厚的劫云,蛮真人西门汗也是一个哆嗦。

    他怒目圆睁的看着那些黑衣修士,“你们脑子有病吗,只是刺杀一名炼气期修士,需要直接引动天劫吗?你们在我星河宗山门里面直接引动天劫,你们尸鬼是想和我们星河宗开战吗?”

    所有的黑衣修士也都目光呆滞。

    就连僵尸脸黑衣修士的脑袋都感觉像是被门夹了,根本无法思索,“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们丧心病狂!”

    王离的大叫声再次响起。

    面对自己第一次的雷劫,他丝毫不敢大意,乘着劫雷还未真正落下,他直接将三百二十柄帝沼魔君的法剑都祭了出来。

    只不过他用欺天古经,将这三百二十柄帝沼魔君的法剑都伪装成了寻常的玄天剑罡模样。

    与此同时,他便搜脑海里针对雷劫的引雷法门,连施数门法门。

    轰!

    一声响彻四方的雷鸣声如天神的巨鼓在劫云之中响起。

    劫云之中毁灭性的气息在此时酝酿完成,一个直径超过数百丈的雷池出现在沉重如铅的劫云之中。

    这个雷池之中雷液汹涌,恐怖的雷罡气息不断在虚空之中扩张,星河宗山门之中的所有树木的叶片上都是噼啪作响。

    “异种雷劫,竟然还是异种雷劫!”

    这昭示着天劫开场的巨大雷鸣声让所有星河宗的修士浑身都不由得一跳,接着看到雷池形成,看到内里翻滚的雷液的色泽,许多星河宗修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叫。

    寻常的雷池是金色或是银色,但此时这劫云之中的雷池之中晃荡的雷光竟是如同污浊的浑水,是一种深灰带黑的色泽。

    “阴雷?”

    王离也是无语了。

    难道就因为自己掠夺过阴雷伞的阴雷,结果自己的这个雷劫第一时间就给自己玩一出阴雷?

    这天道法则难道还有这种恶趣味的么?

    不过他这倒是错怪了天道法则,或者说对天道法则的理解不够。

    天道法则落下的天劫,原本就是针对一名修士的际遇,针对一名修士自身的道基制定的特定惩罚,他在过往的修行之中形成什么样的道韵,纠缠过什么样的元气法则,就自然会像是剪不断的小辫子一样,被敏锐的天道抓住。

    唰!

    雷池晃动,无数巨大树杈一样的阴雷倾泻下来。

    “你们这些人都是疯的么?”

    “星河宗的道友,快灭掉这些人,这些人丧心病狂,居然敢直接用天劫炸你们山门!”

    王离大叫。

    他直接冲向前方星河宗人群最密集处。

    正常的修士渡劫都是尽可能不连累自己宗门,但他不一样,拖累的人越多越好。

    之前通惠老祖渡劫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这一开场就是异种雷劫,接下来鬼知道会有怎么样变态的雷劫。

    唰!

    无数的阴雷轰击他逃遁的区域。

    “啊!”

    这一片区域停留的大多数是星河宗的筑基期修士,他们严格算来都是王离的师叔师伯辈,但是王离的遁速惊人,他们也根本来不及闪避落下的阴雷,一时间这近百名筑基期修士都是骇然惊呼,都疯狂的施展法宝和法术阻挡劫雷。

    这阴雷原本就能污损真元和法宝胎体,再加上天道法则拥有惊人的洞察力,估计因为王离体内的真元数量骇人,所以泻下的阴雷数量也是十分可怖。

    随着阴雷的狂击,这些星河宗修士损失惨重,他们激发的法宝不断被污损,就像是下雨一样坠落。

    “你们真的是疯了!”

    “你们这些尸鬼不择手段,这样做无异于和我们星河宗开战!”

    “灭了他们!”

    看到这样的画面,蛮真人西门汗也终于怒了,他施展强法,直接演化出一颗巨大的银色星辰轰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黑衣修士。

    唰!

    这名黑衣修士的修为是筑基七层,根本无法和他这个金丹修士相提并论,他整个人都被恐怖的威压定在空中,接着身周虚空像破布一样抖动,整个身体瞬间被这颗巨大的银色星辰碾压成粉。

    “杀!”

    这些黑衣修士也是无奈,他们被迫还击,和这些星河宗修士开始真正的绞杀。

    “还不停手!”

    西门汗和一名金丹期的黑衣修士战在一起,两人的法宝和法术威能不断冲撞,瞬间都是法宝连毁数件,两人都是受伤不断吐血,但让西门汗愤怒咆哮的是,此时的天劫反而越加猛烈。

    “谁的雷劫这么变态啊!”

    王离连声大叫:“你们追杀我是假,想要借星河宗的山门渡劫是真吧?你们之中一定有隐匿的厉害人物,是不是就是之前那名用剑符偷袭我的人?”

    隐匿在一团云气之中的僵尸脸黑衣修士身体有些僵硬了。

    “是谁!给我滚出来!”

    西门汗瞬间就信了王离的话,他一边在空中吐血,一边咆哮,“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不要让此人逃走!”

    “你们有病么?”

    隐匿在一团云气之中的僵尸脸黑衣修士也彻底无语了,他原本想要下令让所有黑衣修士撤退,如此一来,若是天劫还继续停留在星河宗山门,那便能证明和他们无关,但若是他们被纠缠在此,他们现在又怎么说得清楚。

    “你们尸鬼太小看了我们星河宗!”

    一个愤怒而苍老的声音响起,一名浑身星光璀璨的老者从星河宗的一座山峰之中飞射出来。

    他的手中展开一张古朴的道卷。

    唰!

    这张道卷上洒出一条银色的长河。

    这条银色长河无限的扩张,狠狠镇压下来。

    所有那些黑衣修士身外的空气都似乎瞬间被压成实质,僵尸脸黑衣修士身外的那团云气不断爆散,他的身影被逼了出来。

    “果然有隐匿的高手!不过你太目中无人!”

    这名浑身星光璀璨的老者足有金丹八层的修为,他是星河宗太上长老之一,此时看着劫雷不断倾泻,星河宗弟子的法宝损耗惊人,他也是愤怒至极,展开的道卷之中星云弥漫,竟是显化出一颗真正的表面全是窟窿的星辰。

    “你们真的是疯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名僵尸脸黑衣修士愤怒的大叫,但他感觉恐怖的气机已经完全将他锁定,他极其无奈,知道自己不用出最强手段,肯定就会被一击灭杀。

    “噗!”

    他激发手中绿色玉符的所有威能,一道巨大的剑气从高空之中斩落,斩向星河宗这名太上长老。

    轰!

    恐怖的剑气和这张道卷之中演化的古星撞击,两者威能似乎相差无几。

    那名太上长老浑身爆响,身上的血肉都不断撕裂,而这名僵尸脸黑衣修士更惨,他的身上都出现了一道道光纹,整个身体都近乎要解体。

    轰!

    与此同时,蛮真人西门汗和另外一名金丹期的黑衣修士也是斗至两败俱伤,两个人都是从空中像陨石一般坠落。

    “这些筑基期的平庸之辈也没什么好杀。”

    何灵秀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要炸就毁他们的底蕴。”

    “呵呵道友你一语惊醒梦中人,阴险还是阴险不过你!”王离十分机灵,瞬间就体会了何灵秀的意思。

    “啊!”

    “我快陨落了!”

    “恨啊!我本天才,奈何要早夭!”

    此时这批星河宗的筑基期修士也是抵挡艰难,王离故意让一道阴雷击中,他身上出现可怖伤口,阴雷入体,同时他发出凄厉大叫。

    他带着何灵秀以及李道七也像流星般坠落,但坠落的位置,却是星河宗的经藏殿和法器库一带。

    “这些尸鬼的人太伤心病狂,竟然想要引天劫炸我们经藏殿和法器库,想要毁我们底蕴!”

    就连一名闭关修行的太上长老也惊动了。

    他如旭日一般从一座磁山的洞窟之中冲出,整个人瞬间如一面法盾顶在经藏殿上方。

    他不断施展强法,一颗颗银色的星辰不断显现,磅礴的威能和天空之中坠落的劫雷不断冲撞。

    “厉害了!”

    王离身上包裹着焰光,如陨石坠落般狠狠冲击在距离经藏殿不远的山林之中。

    他体内的脏器都似乎被阴雷撕扯,看似无比凄惨,但他施展日月皇华万战诀抵消痛苦,又同时暗中施展万凰重生术疗伤,此时大多数劫雷都被星河宗的这名太上长老挡住,他面对这天劫反而轻松的很。

    “啊!我好恨!”

    他故意逼出一口逆血,口中血光激射。

    与此同时,他在地上艰难的飞掠起来,又狠狠坠地,距离经藏殿更近,他头顶上方的劫雷,完全被这名星河宗的太上长老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