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们真的是好人(第一更)
    “王道友,我们来帮你!”

    星河宗的几名修士咆哮。

    他们比那些黑衣修士要急。

    他们很清楚这些黑衣修士属于“尸鬼”,这是一个游走在各洲,专门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散修组织。

    在东方边缘四洲,这种专门刺杀修士获得修行资源的修士组织不少,但“尸鬼”这样的组织并不是东方边缘四洲的那些泛泛之辈所能相比。

    能够请动“尸鬼”的,付得出让“尸鬼”出动这么多人的代价的,肯定背景要比星河宗还要强悍。

    但关键人家隐在暗处啊,“尸鬼”是极有原则的,他们也不会透露雇主的任何信息。

    可是他们星河宗是在明处,若是除不了王离,星河宗肯定首当其冲。

    他们不断激发法宝,不断施术,看似不断攻击那些黑衣修士,打得热闹,但实际上却是拼命追逐王离。

    “真的阴啊!”

    王离拼尽全力逃遁,他不断激发血宝,不断施展万凰重生术修补自身,“呵呵道友,你也阴他们!”

    何灵秀感觉王离这句话又很不对味,但她当然看得出形势,光是以王离的真正修为施展九天踏星诀都不足以逃出生天,王离必须时刻让自身受损,激发日月皇华万战诀才能让他们的遁速超过后方的金丹修士。她也不知道王离这种状态到底能支持多久。

    “你管你赶路,不要管我!”

    她厉声呵斥王离,同时已经连连施术。

    这段时间里,她已经将王离传给她的专门阴人的三门古经参悟透了,这种时候,王离传授给她的三门古经之中,“错天古经”和“影流古经”这两门用于埋伏和探查的古经起不到多少用处,但“洞玄坏空古经”却是十分有用。

    随着她的施术,他们后方的天空之中不断涌起煞火鬼爪。

    这煞火鬼爪不只是出现在距离他们最前的修士身周,有些甚至诡异的出现在遁速最慢的修士周遭,无论是“尸鬼”的这些黑衣修士还是星河宗的这批修士,最少都是筑基六层以上的修士,没有一个弱者,但只是十数个呼吸,又有三名修士被她偷袭陨落,浑身黑烟狂涌,从空中坠落。

    “竟然如此难缠?”

    就连那名僵尸脸的修士也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这种战损已经超出了他承受的极限。

    “去!”

    他右手五指经常拨弄的那片绿色玉符骤然闪耀刺眼的绿芒,极高的高空之中,随之出现了一道惊人的绿光。

    一道巨大的剑光就像是神王的巨剑一般斩杀下来。

    “神意剑符!”

    “王离,灭星古镜给我!”

    “这是神意剑符!我们要动用全力,否则要被一击必杀!”

    在这道剑光显现之前,何灵秀就已经感觉到了恐怖的元气汇聚,她连连大叫,真元直接朝着王离控制的灭星古镜缠绕上去。

    “什么!”

    王离也是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神意剑符是一种古法器,是借用化神期修士的剑气炼成的道符,这种道符相当于借用化神期修士的剑意和对元气法则的领悟,用自身的真元激发。

    这种剑符威能虽然无法和化神期修士的剑气相比,但比起绝大多数金丹修士的全力一击都要可怕。

    唰!唰!唰!唰!

    他让何灵秀掌控灭星古经,体内真元疯狂的流动,不断演化大道异相。

    顷刻间,他连续演化四个大道异相,与此同时,他疯狂燃烧气血,施展“焚血戮魔绝剑”!

    高空之中那道剑光极其惊人,他得到何灵秀的提醒,施法速度本身又极快,但他体内的玄天剑罡刚刚祭出,天空之中的巨大剑光也已经斩杀下来。

    何灵秀体内真元疯狂的喷涌,她掌控灭星古镜,漆黑的光柱也朝着这道剑光冲去。

    轰!

    两股可怕的威能在半空之中冲撞,就像是有两片海在剧烈的晃动。

    恐怖的威能就像是无形的巨掌在拍击虚空,就连后方疯狂追赶王离的星河宗修士都骇然的停顿下来。

    “啊!”

    李道七骇然的惊呼。

    他首先承受不住这样的剧烈震荡,口中鲜血狂喷,直接昏死过去。

    何灵秀连连咳血,她几乎无法控制灭星古镜,体内的经脉都近乎撕裂。

    咚!

    王离的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无形的巨锤狠狠的敲击了一记。

    他的耳朵之中都流出猩红的鲜血。

    他此时全力施法都无法抗衡这道神意剑符的威能,玄天剑罡尽数破碎,他此时受创严重,一时无法施展九天踏星诀,他和李道七、何灵秀就像陨石一般朝着地面坠落。

    僵尸脸的黑衣修士目光闪动,心中一松,但在下一刹那,他的眼中却是瞬间充斥不可置信的神色。

    明明已经遭受可怕重创的王离,身周竟然荡漾起更为惊人的灵压波动。

    唰!

    他带着李道七和何灵秀,反而以更快的速度逃遁。

    僵尸脸黑衣修士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目光落在右手的绿色玉符上。

    那片绿色玉符上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这道神意剑符再只能动用一次,就将威能彻底耗尽而损毁了。

    这道神意剑符原本只能用两次,他耗用了一次这神意剑符的威能,恐怕连金丹五层修为的修士都有可能一剑斩杀,但这王离明明已经身受致命重创,现在竟然却又跟没有事的人一样,反而越战越勇,这让他的心中都不由得升腾起寒意。

    “王道友竟然硬生生的杀出重围!”

    “这些黑衣修士难道是传说中连金丹真人都敢刺杀的‘尸鬼’?”

    “星河宗的修士明显有诈,他们和这尸鬼的人互相攻击,但根本没有互相杀伤任何一人!”

    远处观战的修士也渐渐看出了端倪。

    “王离是要往里逃?”

    “他逃向的方位,不是我们星河宗的地界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竭尽全力追着王离却反而被越拉越远的星河宗修士也都反应了过来。

    “这人狗急乱跳墙了?”

    “他该不会真以为我们星河宗真的是要救他,他这么蠢的么?”

    为首的星河宗金丹真人西门汗乐了。

    在他看来,王离遁速如此惊人,若是逃亡别的宗门,若是别的宗门插手,他们这些追杀的人反而不好下手,但王离逃向星河宗山门,岂不是自投罗网?

    到时候里应外合,就是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我们不要逼得太紧,和这些尸鬼的缠斗尽可能的逼真一些,就让王离逃向我们山门。”

    西门汗暗中传音,他有着蛮真人的尊称,他的面相原本就十分凶蛮,此时咧嘴阴笑,他的面相就说不出的狰狞。

    “好!”

    轰!轰!轰!

    这些星河宗修士也卖力,法术不断朝着那些黑衣修士击出。

    威能冲撞间,空中爆开一团团可怖的冲击波,就像是有许多小山在冲撞。

    这下倒是让远处旁观的很多修士摸不着头脑了。

    之前这些星河宗修士和那些黑衣修士的战斗似乎并不激烈,但眼下给人的感觉,这些星河宗修士倒是真想卖力的截住这些黑衣修士。

    如此一来,王离顿时压力大减。

    “你怎么样?”何灵秀连连咳血,她气息不稳,却是连声问王离。

    王离心中顿时一暖。

    虽然平时阴险了些,但关键时候,真的是靠得住的暖妹子啊。

    “我没事,光是信仰古经带来的真元,就足够我此时的真元损耗。只要我真元不耗尽,我施展万凰重生术,便不可能伤重致死。”王离的目光落在昏迷的李道七身上,“倒是他的伤势好像比较重。”

    “还带了个累赘!”

    何灵秀对李道七十分嫌弃,但此时在取出疗伤灵丹吞服时,却还是塞了李道七一颗。

    王离此时根本没有动用体内万窍的真元储备,他毫不停留,连连施展九天踏星诀,他们速度惊人的连续横渡虚空,甚至将那批星河宗的修士和黑衣修士拉开了近百里的距离。

    这九天踏星诀的遁速十分可怖,再过片刻,星河宗的山门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先炸一轮再说!”

    王离原本觉得之前被压制的炼气八层的雷劫恐怕威力不够惊人,他甚至直接想吞服昊天金丹,直升炼气九层,但此时他隐约觉得剧烈斗法之下,连欺天古经都快压制不住雷劫,他若是再炼化昊天金丹,恐怕连这一段路程都根本支撑不过,雷劫恐怕直接降临。

    星河宗的山门之中有十余座浑身银光闪烁的磁山。

    这些山体具有独特的真磁之力,在星河宗历代修士的刻意布置下,这十余座山体形成独特法阵,日夜不停的大量卷吸星辰元气,越是接近星河宗山门,就越是觉得星光凝聚得如同潮水。

    这些山体之上,就像是有银色的浪潮在不断的涌动,而天空之中,始终就像有十数条银色巨瀑从无尽的虚空之中垂落,被牵引着落在这些山体之上。

    “我们两宗的功法原本有相近之处,都是以牵引星光为主…但我原本是想去云笈洞天为华阳宗讨个公道,炸上一炸,结果你们星河宗横插一脚,硬逼着我来炸你们山门。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

    王离距离星河宗山门地界还有数十里,便放声大叫:“星河宗尽弃前嫌,竟在我遇袭时千里驰援,如此高义,快放我进山门,我说不得要将灭星古镜交还你们!”

    星河宗此时全宗上下已经心知肚明,就等着王离自投罗网来杀,星河宗一众修为高绝的人物此时都在一处高台上,冷冷的看着王离,心中还在思索是要将王离放进山门来杀,还是先阻挡在外,等着那些尸鬼到来再趁乱将王离杀了。

    但听到这样的声音,这些人心中却都是大动,都是觉得要将王离先放进星河宗山门地界之中。

    这些“尸鬼”可是标准的见钱眼开,而且其中有两名金丹修士,万一王离陨落在外,这些人说不定也要抢了灭星古镜逃遁。

    “快!”

    “王道友快进我星河宗山门!”

    “王道友既已逃进星河宗地界,我等又岂容王道友有失!”

    “此时还说什么灭星古镜,王道友的性命不比这区区法宝重要么?”

    “王道友你为诸洲年轻才俊传道解惑,我等也感大恩,只要王道友无恙,这灭星古镜就赠了王道友!”

    星河宗也是将无耻发挥到了极限,很快星河宗山门之中连连响起回应。

    在星河宗的这些人看来,口头再说得漂亮一些也不要紧,毕竟王离一死,身上的东西留在星河宗,肥水难道还能流了外人田?

    话说得漂亮,到时候四洲崇拜王离的修士才不会将怒火发泄到星河宗身上。

    至于灭星古镜,都说了王离活着就送给他,但王离这次注定要陨落!

    “真的阴啊!不过注定要让你们自食恶果!”

    王离恨得牙痒,这些星河宗的人简直是已经将他看成死人了。

    他故意装出重伤力竭,放慢遁速,让后方的星河宗人和那些黑衣修士也跟上来。

    既然要放天劫炸人,那肯定也要将这些人炸在一起。

    “将那些‘尸鬼’修士也放进来,这样更能显得混乱。”

    看着王离遁速变慢,摇摇欲坠,星河宗的人都是心花怒放。

    王离的状况越差,他们越是能够装出来不及援手,王离越是伤重垂死,最终死在他们山门,他们吸引的仇恨就越少。

    反正他们心中坦荡,这些“尸鬼”肯定不是他们星河宗请的,到时候四洲的修士若是不依不饶,若是有人能过查出请这些“尸鬼”的人是谁,越是能够证他们星河宗清白。

    “王道友!我们来助你!”

    一些星河宗的修士甚至装腔作势,架着遁光飞起,似是要接应王离。

    “这个宗门都没好人吗?”

    “就算薛沐年死在我手中,好歹也是他直接仗势欺人,仗着筑基八层的修为来杀我,结果才被我反杀。”

    “这么一个个都这么兴奋的想让我陨落?”

    “不是说好仙门正统都是同气连枝吗,简直都是嘴上乐呵呵,暗里掏刀子啊!抢夺气运原来是这么抢的吗?”

    看着这些星河宗修士大呼小叫,十分兴奋的样子,王离也是彻底的无奈了。

    “星河宗的诸位道友,你们真的是好人啊!”

    “我谢谢你们啊!”

    他也很不要脸的大叫出声,撤去欺天古经对于他自身气息的遮掩。

    轰隆!

    天空之中的云层瞬间起了变化,十余条巨大的银色星光瀑布之中,骤然有电蛇游动。

    一股属于劫雷特有的气息,从高空不断的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