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竟比你还阴(第三更)
    火雀洲轰动了。

    火雀洲的绝大多数年轻修士对王离也是佩服得很,只是要赶去小玉洲观摩,一是路途太远,来去浪费不少时间,二是低阶修士也要算算来去的灵砂花销,其中大部分人连传送法阵的费用都舍不得支付。

    现在听说王离直接来了火雀洲,那岂有不尽地主之谊的道理?

    “王道友去了哪里?”

    一时间,连平时许多喜静不喜动,甚少出山门的修士都在不停的打听王离的最新所在。

    有个宗门的修士陡然觉得自己幸福了。

    “法云岭,不远啊!我们要不要过去?”

    “又到了飞蜈洞了,那不是距离我们云笈洞天更近了?”

    “不对啊,该不会是直接冲着我们云笈洞天来的吧?”

    火雀洲云笈洞天的许多年轻修士原本觉得自己幸福,但随着回过神来,他们却是面面相觑。

    “师尊,您可要为徒儿做主!”

    云笈洞天的宗主殿中,迟雅南脸色煞白的面对云笈洞天宗主百里慕白,“我根本就未惹他,之前哪怕听他口出狂言,的确想去教训他,但听到他的战绩,我便已经放弃了那个念头,但现在他似乎反而冲着我们山门来了。”

    百里慕白深深皱起了眉头,他缓缓摇头,“听说此子和华阳宗的女修何灵秀在一起,他此番来我们云笈洞天,可能并不如你所想的这么简单。”

    迟雅南顿时呆住。

    “不过我云笈洞天,难道会怕了一个未长成的雏儿不成?”百里慕白微微沉吟,道:“将护山法阵大禁外扩三十里,到时不管他如何叫嚣,你不要理会,他若是强行闯山禁,便直接用护山法阵将他抹灭。”

    “好!”迟雅南喜出望外,“那我也约束其他师兄弟,不要受他言语挑拨。”

    他之前还担心宗主忌惮王离,生怕和含光洞天一样认怂,根本没有想到百里慕白竟然会如此杀伐果断。

    他更加不知道的是,他离开宗主殿之后,百里慕白却是冷冷的笑了笑,“含光洞天那个老妖婆怎么可能怂,以她的个性,王离如此叫嚣,恐怕她自己都冲出去要将王离碎尸万段了,肯定是已经定下计策。此子行事嚣张,若是闹到我门上来,我何必向那个妖婆一样遮遮掩掩,此人若是成长起来,我们火雀洲还有什么气运可言。”

    ……

     “倒是便宜了云笈洞天啊。”

    先前在小玉洲烛龙渡的黑衣僵尸脸修士站在一株古树的树尖,他看着已经距离自己不算太远的那道遁光,“星河宗的人虽然来了,但他们应该不敢主动发难,等会我们直接动手。若是真让此子到了云笈洞天的地界,他一阵叫嚣起来,汇聚在云笈洞天的修士多了,便不可能杀得了他了。”

    他的身后,有十余名同样身穿黑色法衣的修士,这些修士面上都有一个惨绿色的防止神识窥探的兽皮面具。

    听到僵尸脸修士的话语,这些修士都未出声,只是点头。

    “他手中有灭星古镜,所以你们切莫单独和他对敌。”这名黑色僵尸脸修士说话之间 ,他右手五指之间那一块绿色的玉牌不断的跳动,“不要忘记雇主要你们说的那句话,否则好处削减三成。”

    ……

    李道七驾着法舟,很是傲然的凌空而行。

    为王离师弟架舟,我自豪!

    “小心!”

    突然之间,还在清点纳宝囊中宝物的何灵秀脸色剧变,她身上灵光涌动,硬生生的将这一叶法舟逼停,接着狂风涌起,将这一叶法舟直接往一侧推了十余丈。

    唰!

    一道冷焰如同空间裂缝般在法舟的前方显现,恐怖的威能释放,瞬间在虚空之中形成一张晶莹的蛛网。

    “什么意思,直接偷袭?”

    王离的反应也不慢,在何灵秀逼停法舟的刹那,他已经幻化出破车,横在法舟下方。

    杀意在周围的虚空之中泛滥,原本平静的虚空就像是被无数看不见的巨人的双手狠狠的揉捏,一团接着一团的灵压不断的爆开。

    “王离,你注定陨落在此!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啊!”

    三名黑衣修士首先在他的前方出现,其中一名黑衣修士无比冰寒的出声。

    噗!

    但他的声音才刚刚响起,他的身前就燃起一道暗红色的火焰,这道火焰刚刚凝成剑形,他的身体就像是直接撞了上去。他的身体直接就被这道火焰洞穿,他一句话刚刚说完,瞬间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粘稠无比的真火在这名修士的体内狂暴的游走,这名修士的七窍之中都瞬间喷出滚滚的黑烟,惨叫声中,这名黑衣修士的身体直接从空中往下坠落。

    “什么,有人伏击王离王道友?”

    此时王离等人的身后也已经有不少火雀洲的修士跟了上来,见到王离所在的那叶小舟周围瞬间元气汹涌,整片天空都像是突然变成了一锅乱粥,他们刚刚反应过来,就已经感到了铺天盖地的威压。

    “这么强大的威压,竟有金丹修士参与袭杀?”

    这些火雀洲的修士尽数骇然,但也就在这一刹那,他们却是看到一名伏击的黑衣修士已经从空中坠落。

    “你今日必死!”

    那名黑衣修士被何灵秀一击杀死,另外的两名黑衣修士都是骇然,身外灵光光罩涌现,但与此同时,四周天地间却是同时发出冷厉的声音,又有七八名黑衣修士显现。

    唰!

    至少十余道荡漾着恐怖威压的虹光同时朝着王离击来。

    王离身周数百丈的范围之内,元气就像是直接沸腾起来。

    “没有筑基六层以下的修士,有两名金丹,还有二十余名修士正掩杀过来,同样没有弱者!”何灵秀无比冷冽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

    “.…..!”

    王离无语。

    若是平时,他绝对要说,呵呵道友你定的好计策啊,直接让我们和金丹修士决一生死了啊?

    但眼下他却根本不敢废话。

    他体内七八个血宝同时飞出,与此同时,他将灭星古镜直接祭出,疯狂灌注真元,黑色光柱对着袭来的威能狂扫。

    日月皇华万战诀他也同时演化到了极致,被欺天古经伪装成两坨大狗屎的大道异相同时升腾。

    [笔趣阁520 www.biquge520.me]轰!

    即便如此,他和李道七、何灵秀所在的空间巨震,李道七直接无法控制法舟,那一叶法舟失去控制,横飞出去,王离身下的破车虽然承托着三人,但却是不断崩碎,不断重聚。

    王离的口中不断咳血,何灵秀所说的不错,这一共十余名黑衣修士之中足有两名金丹修士。

    这两名金丹修士此时似乎根本未尽全力,但合击之下,即便他拥有灭星古镜这样的法宝,也根本无法抗衡。

    “竟然挡住了我们的合击!”

    他心中震撼,但这批围杀的黑衣修士心中却更加震撼。

    这只是一名炼气期的修士!

    他们这样的联手,恐怕寻常金丹三层以下的修士都会被他们一击重创,但这王离竟然还能再战。

    噗!

    也就在此时,一名手持青色月牙状法器的黑衣修士身影在空中连连闪动,但他却似反而自己装上了一只漆黑的火爪,也是瞬间浑身黑烟狂涌,从空中坠落。

    这些黑衣修士呼吸沉重,他们这次感应出来,连续用火法击杀两名同伴的,竟是王离身旁貌不惊人的何灵秀。

    “师弟,这些都是什么人?”

    李道七浑身不断的颤抖,他身上的旧伤此时都复发了,胸口和背后都是出现了血迹,这些修士对于他而言级别太高,他体内的真元都流淌不开,连法术都无法施展。

    “什么人敢光明正大袭杀仙门正统弟子!”

    “星河宗西门汗在此,哪里来的邪修,敢当我蛮真人的面作恶!”

    轰!轰!轰!

    与此同时,天地间的元气再次不断巨震。

    这些黑衣修士的外围,出现了二十余名身穿不同法衣的修士。

    这些修士身外灵气激荡,灵气的波动自然形成银星点点。他们身上的灵气几乎连成一体,形成了一片璀璨的星光。

    这些后来出现的修士隐然将这些黑衣修士包围在了其中。

    但他们虽口中说着要诛邪,但对着那些黑衣修士发出的法术和法器,看似光华灿烂,但威能都弱得不行,反而“失手”朝着王离等人激发的法宝和法术的威能,却是堪称可怖。

    “这么阴的?”王离目瞪口呆,气得咳血。

    看着星河宗那名为首的叫做西门汗的修士喊的正义凛然,脸上却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他恨不得一剑剁了此人。

    但这人却是如假包换的金丹真人,此时相当于有三名金丹真人联手镇压他,他连还手都不可能还得了,更不用说能够一剑剁了一名金丹真元。

    “轰!”

    他将日月皇华万战诀激发到极致,御使灭天古镜在滔天的威压之中硬生生的轰出了一条通道。

    他真元裹住何灵秀和李道七,施展九天踏星诀,强行冲出了这些修士的包围圈。

    唰!唰!唰!

    他在空中以惊人的速度跳跃虚空般穿行,他的身后法宝和法术的威能不断冲撞,就像有大片大片的空间在不断的塌陷。

    “竟然能强行冲出去?”

    “这是什么遁术,遁速竟然如此惊人!”

    所有围杀他的黑衣修士和星河宗修士全部骇然了。

    就连星河宗为首的西门汗和黑衣修士之中隐在一朵云气之中的那名僵尸脸黑衣修士都震惊莫名。

    这种遁速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即便是他们这种金丹修士也不可能有这样惊人的遁速。

    “他的肉身竟然也如此强横,他竟然能够承受如此剧烈的威能冲击,受了这样的伤势竟然还能这样冲出去!”

    他们的心中都冒起同样的念头,这次绝对不能让王离遁走,否则今后要想杀死王离恐怕千难万难。

    “呵呵道友!星河宗在哪个方位,你帮我指路!这些星河宗的人太阴了,竟然比你还阴!”

    王离恨得牙痒,他对着何灵秀传音。

    按照他和何灵秀的计划,原本他肯定是要引动天劫去炸云笈洞天的山门,但星河宗的这些人太阴险了,若是手上没有灭星古镜这样强大的法宝,他恐怕连诸多的大道异相都来不及施展,就要被这些人联手秒杀。

    他现在决定让星河宗先尝尝自己天劫的滋味。

    “什么叫比我还阴!”

    何灵秀也叫了起来,但是她也郁闷无比,来炸云笈洞天原本就是她的主意,但还没有到云笈洞天竟然就遭受这样的伏击,她当然明白,若是王离被击杀,她和李道七肯定也是被拉了陪葬。

    她也明白王离的意思,她虽然郁闷的大叫,但同时也是明火指路,点点的火光标定星河宗所在的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