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道心失守(第三更)
    “我辈修士,要有原则!”王离大义凛然,掷地有声。

    “.…..”吕幽思觉得简直日了狗了。

    这什么鬼道理?

    就因为自己一开始说了几句自认为很恭维的漂亮话,结果对方就抓住自己的话头不放了?

    要是我之前没说贺礼,直接说用这颗金丹换隐山的名额,你肯定高兴的不行吧?

    “那…..”她露出为难的样子,“那或许便是我说错话了,还请王道友原谅则个,否则我返回宗门,绝对要被宗主责罚的。”

    柔弱才是女修的武器。

    她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离不可能太过为难她。

    但事实又让她被啪啪打脸了。

    王离看着她,认真道:“责罚是对的啊,严师出高徒,做错了一定要狠狠责罚。”

    吕幽思完全遭不住王离的对话鬼才,她眼前都有些发黑,“王师兄,我知道错了,但隐山的名额,我真的是变不出来。不如你大人有大量,饶过师妹行么?还有,我宗宗主来时特地交待了,昊天金丹药气惊人,即便用特制丹瓶压制灵气散发,但时间稍长有可能就要压制不住,所以还请王师兄尽快炼化服用。”

    她一是装可怜,二是岔开话题,毕竟这种灵丹级别太高,她觉得任何低阶修士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种灵丹的诱惑。但她却又错误的估计了王离。

    王离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修行进境,而是自己的天劫。

    他炼气八层的雷劫还在,要是直升炼气九层甚至直升筑基,他的欺天古经压制不住,直接降落天劫的话,他抵挡不住不就彻底完蛋了?

    更何况本着有就不要浪费的原则,他就缺一个什么对手可以用炼气八层的雷劫炸上一炸。

    小玉洲的修士修行要么缺灵砂,要么缺法门,要么缺法宝,但现在他是什么都不缺,反而缺那种不开眼的厉害对手,可以帮他笑纳一下雷劫。

    所以他根本不急着炼化这颗昊天金丹。

    “其实吧,隐山的名额我已经和离尘宗谈妥了。”王离看着她呵呵一笑,“现在我手上已经有一个隐山的名额了。”

    吕幽思一双美目之中尽是呆滞,都已经有了,那还说个锤子?

    “王师兄。”她对于自己的表情控制得也是极为到位,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既然有了,为何…”

    “那我的是我的,你们的是你们的,若是你们给我一个名额,我岂不可以还给离尘宗,我就不用给离尘宗一半收获了。”王离道:“而且隐山名额很多宗门也都要的,大不了我还可以卖灵砂。”

    若是别人在此时说这样的话语,一定会被认为是见钱眼开,但竹山湖周遭的修士对王离极为崇拜,此时心中油然而生的感觉都是就是这个理,王离道友真的特别讲原则。

    也就在此时,王离又讲了一句让李道七差点热泪盈眶的话语,“我李道七师兄不凡,他和我门内比剑,输给我也是正常,但就因为我们宗门内师兄弟比剑,李道七师兄输给我一剑,结果你们含光洞天的沈莉道友就大为不悦,拂袖而走,毁约不做我李道七师兄的道侣,这还有天理吗?是不是觉得我们玄天宗修士好说话?”

    轰!

    这一下竹山湖周围的气氛又骤然上来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下说到了重点。

    王离是为他师兄李道七鸣不平!

    李道七有王离这样的师弟,怎么可能不在东方边缘四洲的将来占有一席之地。

    李道七输给王离怎么了?

    现在的年轻才俊,有哪一个能够胜得了王离的?

    李道七输给王离,还能给王离架舟,那筑基八层的薛沐年都已经彻底凉透了好不好?

    含光洞天凭什么毁约?

    何灵秀听着四周的声音,无语的摇头。

    王离在对话这方面,的确是颠倒黑白的鬼才。

    李道七看着王离,动容道:“师弟,我知道你对师兄的心意,只是此事既然过去了…也就算了。师弟你已经打醒了我,让我明白沈莉并非良配。她的确心性有些不够稳重,脾气又差……”

    “那不一样,这事关师兄你的颜面,事关玄天宗的颜面,师兄你看不上她,也是要师兄你不要她,怎么能让她撕毁道侣之约。”王离也不嫌事大,尤其当时他就觉得沈莉看着他的目光极为不善,他对着吕幽思说道:“这样吧,含光洞天不给我隐山名额也可以,要不赔我师兄一个道侣,我感觉你和我师兄也挺合适,要么你赔给我师兄。”

    吕幽思顿时吓得脸都白了,“这…这可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含光洞天干啥啥不行。”王离道:“既然你不能赔给我师兄做道侣,那就让你们的沈莉道友给我李道七师兄做侍妾。”

    吕幽思身体微微震颤,她当然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她觉得最好不要激怒王离,尤其王离只要炼化昊天金丹,便必定无法渡过筑基灵毒劫,注定陨落了,此时和他争辩似乎也毫无意义。

    于是她马上点头,道:“好,我这便回去禀报宗主,将王师兄的话带到。若不出意外,等王师兄筑基时,我含光洞天便让沈莉师妹前来祝贺,并许给李道七师兄做侍妾。”

    李道七的脑门之中轰的一响。

    他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这样的一天。

    过去几年他是要多么曲意奉承才能哄得沈莉开心,才有机会和她结为道侣,结果就因为自己在王离面前输得丢人,她就像随手丢掉破鞋一样将他丢了。

    他痛过哭过嚎叫过,也想要报复过。

    但凭借他的能力,他能够做什么?

    他何曾会想到,自己竟能如此扬眉吐气,能够反而让对方做自己的侍妾!

    那到时候便要换对方来曲意奉承自己,对自己百般讨好了。

    真的解气!真的舒服!

    “还有这样的搞法?”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她觉得自己有必要保持绝对的冷静,否则她觉得真的是连自己恐怕都要成为王离的崇拜者了。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很准的,她虽然不知道沈莉转头就去找了云青画,但她当日看着沈莉离开时极为恶毒的眼神,就知道含光洞天这个女修绝对不是什么心胸豁达的人物,已经将王离视为大仇人。

    这种仇人要是能拉过来放在李道七身边,也的确很好啊。

    李道七别的不行,内斗还是很厉害的。

    就这短短的时间,吕幽思已经在心中默默念了王离去死去死一百遍。

    她心心念念赶紧让王离死,于是此时她又面露微笑,对着王离道:“不知王师兄准备何时筑基?可否提前通知一声,如此一来,我可以让我师尊和沈莉师妹早做准备,到时我沈莉师妹若是做李师兄侍妾,我们含光洞天自然也是要准备一份薄礼。”

    王离很老实的说了一句实话。

    但他这句无心插柳的话,却成了今后流传在东方边缘四洲的一句金句。

    “我何时筑基,只在何时出现需要我筑基的对手。”

    竹山湖周围的天地都彻底安静下来。

    所有的喧嚣都消失了。

    这是何等的气魄?

    我要筑基,随时可进阶筑基,我不筑基,只是因为我没有必须进筑基才能对付的敌人。

    既然如此,我自可不必盲目追求修行速度,我自然可以稳稳的巩固道基。

    这是何等的心境?

    也只有这样的修士,才能拥有如此成就,才能成四洲年轻修士的楷模,才能成四洲年轻修士之师啊!

    就连吕幽思都有些黯然失神。

    她此时都有些伤心难过。

    她都有些道心失守。

    为何我要身在含光洞天,为何我要和王离为敌啊?

    如此天骄绝艳的人物,若是他开口让我做侍妾,我恐怕都很难拒绝啊。

    但为何偏偏这样的人物,却已成含光洞天的大敌,注定刀兵相见,而且这一颗昊天金丹在他之手,他陨落已经不远。

    像他这样的人物,竟然很快就要陨落。

    她的面色苍白,她都不敢再直视王离的眼睛,“王师兄,就此别过。”

    她转身离开,飘飞而起的刹那,心中悲伤加剧,眼角竟是滑落两滴晶莹的泪滴。

    她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恐怕再看不上这东方边缘四洲的任何男修了。

    那些男修和王离的气概相比,简直如土狗尔!

    只是这一别,却是已成永别。

    今后注定不能再相见

    ……

    “竟然能够指点法门?”

    “炼气八层击杀筑基八层,尤其薛沐年手中还有灭星古镜,真的是灿灿神子啊。”

    “只可惜惹了不该惹的人,注定早夭。”

    小玉洲,烛龙渡,一名身穿黑色法衣的修士听着最新传来的消息,发出感叹。

    他手中有一块绿色的玉牌,在他的右手五指上跳动。

    他的右手五指十分灵活,即便未动用任何真元,这一块绿色的玉牌也宛若在他手中跳舞。

    烛龙渡是小玉洲仙门正统的传送枢纽之一,这里形成的市集所卖的东西十分独特,不是任何修炼灵材,而是人命。

    “让星河宗也插上一腿吧,虽然之前不知他们为何一定要这王离死,但现在他们的灭星古镜落在王离手中,却是更有杀死他夺回法宝的理由。此子现在又得到了昊天金丹,说不定随时突破筑基,那恐怕都有抗衡金丹真人的能力,他们自然也知道厉害。光是我们这些人,似乎还不够稳妥。星河宗的这些人,应该不会拒绝和我们一起围杀此子。”

    这名身穿黑色法衣的修士长着一张惨白的僵尸脸,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静静的看着手中绿色玉牌,同时对着身后的数名修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