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为诸位解惑!(第一更)
    何灵秀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隔了盏茶的时间之后,她脑门里面都是轰轰的。

    真的是失了智了。

    她渐渐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

    王离是不走寻常路。

    但似乎只要和这个鸡贼呆的时间久了之后,他身边的人也会被他彻底带偏了。

    看看他身前不远处的李道七就是已经被彻底带偏了。

    李道七之前多虚伪隐忍的一个人,他明明恨王离恨得要死,恐怕是一有机会,就要坑王离一把。

    但现在却好像被王离醍醐灌顶洗了脑一样,都甚至觉得王离不让他和沈莉结为道侣是为他好,他现在反而都感激起王离起来了。

    这是什么鬼!

    而自己呢?

    自己多机智,多有理智的一个少女,聪明得足够让华阳七子在自己面前显得就和弱智没什么区别。

    但现在呢?

    自己是要多失了智,才会脑门发热做这种事情?

    自己怎么好像要和那些女修去争风吃醋似的?

    真的是呸呸呸!

    ……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此时渐渐有种莫名的空虚。

    就像是身体被掏空。

    又像是某种大和谐之后的空闲时间。

    王离定下十日之约,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固然爽快,但连冷霜月都直接出来了,都已经心悦诚服的说不如王离,并致谢王离点醒之恩情,这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太快,太过疾风骤雨了。

    最为关键的是,哪怕是之前的卫静墨、慕听寒等人,都足以让在场的绝大多数年轻修士自叹不如,更何况后来的冷霜月和何灵秀。

    虽然小玉洲乃至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从不妄自菲薄,但对比自身,还是让人不自觉的有些丧气。

    在这种气氛笼罩之下,就连摆摊大会都似乎变得没那么热烈了。

    “可能都不会再有什么人敢来挑战王离师弟了吧,可能都用不着十日了。”

    李道七此时的心中都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既然连筑基八层的薛沐年带着强大的法宝都根本无法战胜王离,而且王离大战之后,似乎身体并无严重损伤和亏空,那说明王离还有余力。

    如此一来,稍有理智的修士都会得出一个结论,筑基九层的修士都未必能够战胜王离。

    那就真的是到顶了。

    王离一开始的口号炼气期筑基期无敌,也绝对是事实,而不是嚣张狂妄之语。

    至于金丹真人,哪一个不是修炼了百年之上的老前辈,在这种情形之下,恐怕还没有任何一个金丹真人拉得下脸来公开挑战王离。

    那就真的没对手了啊。

    但李道七此时不知道,在这种压抑的丧气气氛笼罩下,却有一股倔强和虚心上进的风暴在酝酿。

    一道遁光从湖畔升腾而起。

    一名身穿淡黄色法衣的修士脚踏着一根雷竹炼制的飞遁法宝,飞向王离。

    “又有挑战者了么?”

    “难道我们东方边缘四洲还有诸多低调却实力强大的修士?”

    一时间,竹山湖周遭又兴奋起来。

    这名年轻修士比王离看上去要至少大出十几岁,他飞向王离,面色却是极为恭敬。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远远就对王离认真行了一礼,道:“在下车黎书,是恶水洲大荒宗的修士,见过王道友。”

    “车黎书,大荒宗?他是大荒宗苦竹真人的大弟子,只是他好像只有筑基两层的修为,似乎不可能是王离的对手啊。”

    “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要挑战王离,他是要做什么?”

    听到他自报宗门的刹那,一片惊讶的声音就已经在竹山湖畔响起。

    车黎书听到这样的声音,嘴角瞬间浮现出一丝苦笑。

    王离此时倒是有些心虚,他也不知道那些挑衅四洲的话语之中,有没有提及面前此人。

    “王道友,他们的议论声你想必也听到了,我自然不是想要挑战王道友。”车黎书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道:“我是想请教王道友。”

    “请教?”王离顿时愣了愣。

    “是。”车黎书再次对王离行了一礼,认真道:“方才何道友得王道友点拨,便突破关隘…其实我在修行上,也有久久难悟的关隘,若是王道友能够指点一二,我感激不尽。当然王道友若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我敬服王道友,听闻王道友师姐神魂受损,我这有一颗天养丹,能够补益神魂,也希望王道友收下。”

    他说完这几句,伸手一点,一道灵光便落向王离的身前。

    王离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却是又苦了脸。

    药是好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补益神识的丹药,但无功不受禄,这有点烫手啊。

    这简直是被何灵秀给坑了。

    他转头看向何灵秀,何灵秀却是将头调转一边,事不关己的模样。

    他顿时就头疼了,只能道:“车道友,要不你先说说,我也不知能不能帮到你。”

    车黎书顿时惊喜至极,他到了王离身前,道:“我所修的法门是大荒宗的大荒圣体诀,在宗门功法上,有本门师长指导,倒是无不通之处,但我机缘巧合有得到一门辅助真元修行的法门,叫做荒古增寿经,这门法门十分玄妙,不只能够增添寿元,而且能够壮阔气海……”

    “……”车黎书还在讲述,王离的表情却是已经变得古怪起来了。

    他当然知道这是一门什么样的法门。

    因为他有啊!

    他从灰衣修士身上压榨出的那么多法门之中,就有这一门法门。

    这门法门的确不俗,但品阶却似乎还不够顶阶,不足以演化出大道异相,所以他也没有任何修行的想法。

    但关键在于,他从灰衣修士压榨出来的法门,却是自带着灰衣修士对这种法门的深刻理解。

    车黎书不断讲述,他讲到了自己理解的难处:“我修行这法门,总觉得差点真意,不能竞全功,大约是内里一句经文我始终无法理解真意,那句经文是曦和凌于颠囟兮,琼蕊睹朕而粲齿…王道友,你足以和元婴修士论道,能否帮我推测一下这巨经文的真意?”

    “就这?”

    王离顿时兴奋起来,他再不觉得手中丹药烫手,很麻利的就收起了手中的丹药,“这我会啊!”

    他哈哈一笑,豪气万丈的看着瞬间陷入巨大狂喜之中的车黎书,道:“曦和凌于颠囟兮,琼蕊睹朕而粲齿。这简单而言,就是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这荒古增寿经的重要关窍的确就在这两句,荒古增寿经是以太阳真火催动内气运行的法门,要消除太过火旺,便需用木气相冲。这荒古增寿经你感觉不能竞全功,就是这门功法本身需要一门亲和木气的法门相辅,其余也没什么奥妙。你们大荒宗的经藏殿里,这种寻常的亲和木气的法门肯定不缺,若是再刻意用些木系灵药辅助,那效果自然更佳。荒古荒古…你需明白,荒古时,人烟稀少,巨木丛生,木系灵气到处充盈,在太阳真火旺盛之时,各种灵木自然吐纳,修士置身其中,根本不需要额外法门补足,但现在和荒古时不同,所以你在没有辅助法门时,自然就感觉功效不如你所想。”

    “这真意竟是如此!”

    车黎书只觉得脑袋之中轰的一声雷鸣,他的天灵都似乎瞬间洞开。

    那种一直纠缠他脑海的迷云瞬间被轰散。

    他整个人都有种豁然通透之后浑身战栗的感觉。

    “王道友你真乃神人!”

    他对于王离佩服到了极点,下意识的拜伏下去,直接在飞遁法器上对王离行了一个叩拜大礼。

    这门荒古增寿经的不解之处已经纠缠他心间多年,连大荒宗诸多师长都根本不能为之解惑。

    现在王离轻易点出症结所在,在他的心目之中,王离自然都超出了他的那些师长。

    “我车黎书,必定铭记王道友大恩!”

    他欣喜至极,也不敢多逗留打扰王离,当下告辞离开,但在心中立誓,自己若是修为有成,一定要尽力回报王离。

    “……”

    所有人都震惊了。

    就连何灵秀都震撼了。

    一名修士若是炼气八层硬钢筑基八层,还可以归结于功法惊人,际遇超凡,但这种对于功法的理解,却是属于大智慧,古往今来,有几名修士能够听别宗的修士简单描述,就能直接理解和找出对方法门的关键所在,直接说出真意?

    竹山湖周遭瞬间再次沸腾,有许多修士第一时间腾空飞起。

    所有心中对于法门有不解的修士都想得到王离的指点,都想解惑。

    王离这下又头疼了。

    他不小气,而且这些人出手也很大方。

    但关键在于,他并非是众人所想的那种绝世天才啊。

    但他脑子也是活络,当即出声道:“我自然想帮诸位解惑,但我连战之下,精力有限,所以只能随缘,不如诸位将想要解惑的法门报于苏扶摇苏道友处,我看眼缘,若是扫到心有所感的法门,我便为他解惑。”

    “王道友高义!”

    欢呼声如山倾、如雷轰、如潮涌!

    所有人当然不知道王离是鸡贼,是看看其中有撞巧他也有的法门,便为之解惑,他没有的法门,他当然不能充老师。所有人只觉得王离真是修士楷模,不惜损耗精神来帮他们之中一些人解惑。

    全部解惑,在他们看来当然也是不可能的。

    这每篇法门去认真推敲,恐怕纠缠心神太多,连元婴修士都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