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舍我其谁(第二更)
    我自求漫漫大道,虚名于我如浮云。

    在冷霜月看来,所谓的第一的这种虚名,实则是一种莫大的障碍,一种沉重的枷锁。

    谁也不知这种虚名,会招惹来多少无法预料的因果。

    “我终于悟了。”

    她这一朝自脱枷锁,心境豁然开朗,她思绪灵动,又忍不住一声轻声喟叹。

    周琳琅愣了愣,“师姐,你悟了什么?”

    “你看王道友可是放浪形骸的登徒子,可是流连花丛不思进取,躺在师门强盛和自身天赋之上挥霍的败家子?”冷霜月冰冷的双眸热切了起来。

    周琳琅更懵了,“当然不是。”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玄天宗现在不就是个三流辣鸡宗门?

    如果是流连花丛不思进取的货色,怎么可能有方才那种惊天的剑意,怎么有勇斗筑基八层修士的勇气。

    “就如魏黛眉所说,王离…王师兄,绝对不是狂妄自大,绝对不是仗势欺人之辈,他指名挑战每一个人都有深意。”冷霜月冰冷的双眸里,此时却是如有两团烈日在涌动:“他说纳魏黛眉为侍妾,是要为魏黛眉出头,相当于挑战餐霞古宗,挑战餐霞古宗的未来道子,这是何等的勇气和气魄,眼下这星河宗又算什么。他挑战我,自然是知道我不喜这种虚名重负,知道我只喜欢清静修行,不和人争。他让我洗干净,是让我洗去心头尘埃,让我不要庸人自扰,这种虚名既如浮云,便不用放在心上,有他在,这虚名便随时可脱,但我今后修行,也不能再陷这种心境。”

    周琳琅听得一愣一愣的。

    她不明只觉厉。

    至少她十分清楚,自己师姐这下真是对王离尊敬到了极点,而且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情绪在师姐心中生成,否则师姐也不会改口,之前称王离为王道友,现在都已经称王师兄了。

    她不知道在别洲,别的修行地怎么样,但至少在紫府,一般称呼别宗的同辈修士都是以道友相称,要称呼师兄…这就有点亲密的味道了。

    “走吧。”

    就在此时,冷霜月对着她点了点头,灵光闪动之间,她带着周琳琅直接朝着竹山湖王离所在行去。

    “又有人出来了,是挑战者么?”

    “是两名女修?”

    “这两人又是谁?”

    她改换了装束,一时间竹山湖周围并没有什么修士马上认出她来。

    唰!

    但就在此时,一股玄奥的气机爆发。

    冷霜月绽放自己的大道异相。

    一座孤高的雪山直接在她身后展现,孤山之上,一轮清冷至极,如白雪堆砌而成的明月升腾,皎洁的月光带着些微的寒意,弥漫整个竹山湖。

    “孤山雪月!是紫府的雪月仙子冷霜月!”

    轰!

    竹山湖四洲瞬间沸腾,无数人惊呼。

    冷霜月来了!

    她直接显化自己的大道异相,难道是要直接挑战王离么?

    此时王离大战刚刚结束,会不会有失公允?

    “额….”

    王离习惯性的就要往冷霜月的胸口看去,但直觉不对,硬生生的挪开了目光。

    何灵秀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冷霜月的胸口,她的眉头瞬间皱起。

    又是奇峰突起!

    “我不如你。”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冷霜月出声,直接说了这一句。

    王离愣住。

    竹山湖四洲所有人也都愣住。

    看着王离欲看又不敢看自己的模样,冷霜月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罕见的笑意,她在距离王离百丈之遥停了下来,对着王离行了一礼,“王师兄,你让我洗干净等你,你的本意,是要我洗干净身子等你么?”

    “当然不是!”王离连忙摆手,他满头汗。

    此时这竹山湖湖水清澈,他心想前面的魏黛眉已经奇奇怪怪的了,不要眼下这冷霜月更加奇怪,不要作风突然豪放,万一自己说是,对方直接在这湖水之中洗干净,那怎么办?

    接下来还不知要发生何等可怖的事情。

    现在的女修,怎么一个比一个可怕的样子啊。

    看着王离满头汗的样子,冷霜月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对方当然不是馋自己的身子,沉迷肉|欲之欢,她眼神之中有些感慨,真正敬佩道:“王道友我方才才懂了你的真意,你是要我不要庸人自扰,本心如明镜,又何惧尘埃?今日王道友帮我去除心障,足胜我十年苦修。”

    李道七懵了!

    王离做什么了?冷霜月这是什么意思?

    何灵秀也震惊了。

    别人不知道王离,她是十分清楚,这个鸡贼压根什么都没有做,结果这冷霜月一本正经的就来致谢了?

    王离自己也蒙了,“我….”

    “师兄不用自谦。”王离这副神情让冷霜月更觉有趣,她不自觉微微一笑,道:“师兄高义,霜月铭记于心,我此番去除心障,对于道基大有补益,此番返回紫府,我必定可以冲击金丹,等我成就金丹,我请师兄到紫府做客,必定给师兄准备一份厚礼。”

    轰!

    诸多惊呼声融汇在一起,就如火山爆发一般。

    竹山湖周围顿时沸腾了。

    许多修士怀疑自己眼睛出问题的同时,也怀疑自己的耳朵都出问题了。

    雪月仙子竟然笑了。

    之前不是传说冷霜月冷若冰山,拒人于千里之外,根本不对人假以颜色的么?

    而且她说什么?

    她竟然称呼王离为师兄,竟然自称霜月!

    他们发生了什么?

    难道之前就有一腿吗?

    而且她说她要请王离去紫府?

    魏黛眉才说要请王离去一起看夕阳,结果现在来了个冷霜月,就又要请王离去紫府?

    王离,真是我辈偶像!

    真乃神人也!

    王离虽然也处于懵逼状态,但冷霜月的最后一句话,他倒是听得贼清楚。

    必定给师兄准备一份厚礼!

    这冷霜月上道啊!

    怪不得隐然是东方边缘四洲修士第一天才,也太善解人意,太能读懂人心了啊。

    说啥有比厚礼更实际?

    他瞬间就笑了。

    他也眼神热切的对着冷霜月行了一礼,认真道:“静候佳音,等你成就金丹,我一定去紫府庆贺。”

    “一言为定。”

    冷霜月又是笑了一笑,然后她出于礼貌,也对李道七和何灵秀行了一礼,这才施展遁术,带着周琳琅离开。

    她的声名和大道异相太有气场,她离开之时,竹山湖周遭瞬间安静。

    何灵秀倒是郁闷于她那一转身时的更显奇峰突起,但李道七却是如受雷击,他整个身体木木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响起,“紫府雪月仙子,竟然对我行礼?雪月仙子,竟然给我行礼!我竟然面对面见了雪月仙子,她还和我行礼!”

    之前他给王离架舟,是出自他师尊风浅若的授意,架舟之余,乘机再给王离多挑拨一些事端,岂不美哉?

    但他虽然是玄天三十一峰最为出色的弟子,但在惹是生非,挑拨事端方面似乎距离王离太远,时刻都会被栽赃背锅,他这驾舟就顿时变成了一件无比郁闷的苦差事。

    他经常都需要镇定心神,否则他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会忍不住激发玄天剑罡来抹自己的脖子。

    堂堂三十一峰大师兄,居然做了专业车船夫,这自然很丢人。

    然而现在他的心情彻底不一样了。

    他反而觉得有点光荣了。

    冷霜月这种级别的修士,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靠这么近面对面听对方说话的,更不用说对方还对他认真行了一礼了啊。

    放眼东方边缘四洲,有几个修士能够有资格享受冷霜月的行礼?

    他此时身体木木的,但心思却是活泛起来。

    他浮想联翩,不由得想到,他日王离若是应邀去紫府,当然也是要由他架舟。

    玄天三十一峰,还有哪个弟子比他更有资格给王离架舟?

    舍我其谁啊!

    那他还能够进紫府山门!

    而且若是日后王离再赴魏黛眉之约,那他不是还能进天一古宗!

    他也能看到天一古宗落日时,晚霞和彩虹齐飞的壮丽景色啊!

    这么一想,他顿时更觉自豪。

    为王离师弟架舟,我自豪!

    ……

    “不愧是东方边缘四洲第一天才,真的是奇女子啊。”王离看着冷霜月和周琳琅的消失处,忍不住感慨。

    何灵秀忍不住磨牙,“我一定取而代之!”

    “不,你肯定不行。”王离看了她一眼,说道。

    何灵秀当场就翻脸了,“王离,你说什么,你以为我成就不了金丹?我不能超越她的修为?”

    “呃,这不是重点啊。”王离皱着眉头看着她,说道:“关键,她比你大气,心胸开阔。你看,外面都风传我要她洗干净等我,结果她就来问了我一句,然后就直接说给我一份厚礼。你设身处地想象一下,若是换了我让你洗干净等我,那你会如何?我看至少插我个十剑八剑,还会如此客气,再送我一份大礼?”

    何灵秀无语。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别洲的女修都是这么不正常的么?

    “我的信徒又大量增长了啊…”过不了多久,王离只觉得自己气海之中那片净土的菩提树上流淌出来的数量明显增多,增长的态势十分迅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