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剑两段(第一更)
    噗!

    这面黑色古镜的威能极为可怖,虚空里就像是有一片汪洋在晃动,黑色的光束冲击在玄天剑罡之上,王离演化到极致的玄天剑罡通体都纷纷粉化,散失的碎屑如同黑色的火焰在燃烧。

    “怎么回事?”

    薛沐年再次调转黑色古镜,想用这件法宝一举诛杀王离,然而让他突然心颤的是,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真元运转不灵,他的神识和真元之间,似乎骤然隔了重重的障碍。

    灵毒!

    这剑罡之中,竟然蕴含惊人灵毒?

    他瞬间反应过来,但就在此时,王离已经演化万凰重生术,他体内瞬间血肉重生,与此同时,他战意炽烈,再施“焚血戮魔绝剑”。

    唰!

    他身前剑气爆涌,前方那道玄天剑罡刚刚崩散,后方一道玄天剑罡已经冲破尘雾,再次杀向薛沐年身前。

    “啊!”

    薛沐年惊叫,他脸上自信的神色已经彻底消失。

    他之前已经彻底见识王离这剑罡厉害,此时毫无办法,只能再次用黑色古镜的威能抗衡。

    噗!

    黑色古镜的威能再次激发。

    黑色光柱中如有无数星辰在碎灭,导致虚空不断崩塌。

    这一道玄天剑罡被从中击断,但和之前一样,剑气和无数紊乱的气流依旧如浪潮般拍在薛沐年身上。

    虽然剑气都被薛沐年身上泛出的灵光阻挡,但元气冲刷之间,薛沐年神识和真元的阻隔感越发严重,他直觉自己的脑海之中,都似乎出现了无数的石头,他好像在隔着无数重山在御使自己的真元,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反应已经迟钝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恶障灵毒?”

    “是白骨洲七宝古域之中的恶障灵毒?”

    “怎么可能!这真的是剑罡之中熔炼了灵毒,怎么可能!”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但是身体里每一个念头都在不断的反驳,这完全不合道理。

    修真界中不乏有将灵毒炼制在法器之中的先例,但是他从未见过有任何修士能够将灵毒熔炼在自己的剑罡之中。

    任何灵毒都对修士有害,有什么修士能够将灵毒纳入体内,然后熔炼在自己的剑罡之中?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让他浑身都颤抖起来。

    “啊!”

    他当然知道恶障灵毒的厉害,他已经根本不想和王离再战,在极度的恐惧之中,他发出了一声尖叫,疯狂往后掠去。

    “什么意思?”

    “他这是不敌要逃了?”

    “他这面黑色古镜如此厉害,威能滔天,怎么可能要逃?”

    竹山湖周遭的所有观战者只觉得王离遭遇劲敌,这一战似乎战况空前的惨烈,骤然看到薛沐年往后逃离,他们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他们此时心中甚至还愤愤不平,因为薛沐年以境界压人已经十分可恶,而且这一面黑色古镜显然是十分强大的异宝,明显以薛沐年此时的境界激发,它释放的威能都远超薛沐年的法术威能。

    唰!

    虚空震动。

    王离此时不断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他此时也根本不明白薛沐年为何要退,他浑身战意燃烧,只道薛沐华又想动用什么非凡的手段,那面黑色古镜的威能极其骇人,他丝毫不敢怠慢。

    他再次祭出诸多血宝,同时日月皇华万战诀大道异相再现。

    轰!

    一坨坨的大“屎”小“屎”狠狠朝着薛沐年镇去。

    薛沐年调转黑色古镜,黑色光柱横扫,将所有血宝和日月皇华万战诀的大道异相全部击碎。

    轰!

    王离身外的灵气剧烈鼓动,他浑身就像是要燃烧起来。

    嗤!

    虚空似乎被骤然划成两半,一道威能甚至远超之前的玄天剑罡斩向薛沐年在冲撞之中被镇落下去的身躯。

    “啊!”

    薛沐年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他根本无法想象王离怎么会越战越勇,施法的威能反而更胜之前。

    他只能拼命的掉用黑色古镜,但他此时体内恶障灵毒蔓延,他不只是真元调动缓慢,就连真元的力量也是大减。

    黑色古镜的黑色光柱明显黯淡,嗤啦一声,王离的这道玄天剑罡竟是硬生生的刺过了黑色光柱,狠狠冲击在薛沐年的身前。

    “不…!”

    在薛沐年极度恐惧的尖叫声中,他身外的所有灵光瞬间被碾压溃散。

    他的整个人身体瞬间被这道剑罡洞穿。

    剑罡的威能几乎瞬间将他的身体从中摧为两段。

    “啊!”

    薛沐年发出震天的惨叫。

    他从空坠落。

    他所受的伤势太过恐怖,但偏偏此时他体内恶障灵毒泛滥,尤其在王离这剑罡一击之下,他体内的恶障灵毒已经完全占据了压倒性的上风,他此时的神识根本调用不了自身的真元。

    对于一名修士而言,若是意识无法调动真元,那便根本阻止不了伤势的恶化,根本无法疗伤。

    修士的肉身生机虽然比凡夫俗子强横得多,但面对这样身体几乎被一截两段的伤势,也是生机急剧的流失,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什么!”

    “薛沐年败了?他被王离一剑两断?”

    “竟然……”

    竹山湖周遭所有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脑海里还充斥着各种不敢置信的情绪,但也就在此时,薛沐年的生机已经断绝,他的呼吸都彻底停顿。

    “怎么如此不济?”

    “他这面黑色古镜明明绝非寻常法宝,品阶远超他的修为…他明明之前占据绝对上风,怎么突然好像真元运转不灵?”

    王离看着在空中掉落都明显没了声息的薛沐年,他自己也有些发愣,想不明白。

    他原本觉得自己恐怕要苦战,恐怕要被迫激发众多的大道异相。

    真元运转不灵…难道是恶障灵毒!

    是了!

    此人已是筑基八层的修为,七宝古域之中的恶障灵毒,对筑基四层的真元就会产生妨碍,修为越高,恶障灵毒越为凶猛!

    他反应也不慢,脑海之中刚刚出现真元运转不灵的这种直觉,他便瞬间反应了过来。

    对于一剑斩杀薛沐年,他实在也是有些意外的。

    按照他的本意,他恐怕是只要击败对方,重创对方就是了。

    “收了那面古镜,你人都杀了,你和星河宗这大仇都已经结了,现在还要客气么?”何灵秀的声音在此时传入他的耳廓。

    王离目光闪动。

    一道云气直接在那面正往下掉落的黑色古镜下方生成,瞬间将那面黑色古镜卷到他的身前。

    这是一面一尺见方的椭圆古镜,镜面极为光滑,没有任何的花纹,散发着凛冽的寒意,如同磨得发亮的冰面,背面却是凹凸不平,颗粒感极强,而且有许多极高的温度灼烧的痕迹。

    这似乎是一种独特的陨铁,王离感觉到有惊人的灵韵在这面古镜内里流转,它就像是能够和某处虚空连通,源源不断的汲取那片虚空的威能。

    噗通!

    此时薛沐年的尸身坠入湖水,激起一圈水浪。

    “诸位道友共证,星河宗薛道友与我公平一战,生死自负。现在不幸陨落,若有星河宗的修士在场,请收敛遗体。”王离看着那一圈水浪,出声说道:“星河宗若是不服,也可再择修士公平一战,但若是心怀不轨,暗中报复,想必诸位道友心中自有公义。”

    “那是,此事我们公正,王道友是被逼和他一战,且不说他以大欺小,此时陨落,若是星河宗不顾这公平比试再先而报复,不只是当我们诸宗修士不存在,也是和道例为敌,天下共剿之!”竹山湖周围顿时人声鼎沸,轰然响应。

    王离剑气纵横,以炼气八层的修为硬憾筑基八层的修士,而且生死搏杀之中取胜,这些原本就已经对他十分崇拜的修士更是狂热到了极点,顶礼膜拜。

    “这应该是灭星古镜,是星河宗的至宝之一。虽不是灵宝,但却是能够跻身四级的强大法宝。”何灵秀的声音又在王离的耳中响起。

    她熟悉王离的性情,知道既然和星河宗的大仇已经结下,王离是绝对不可能放掉到手的这只肥羊。

    “正缺可以光明正大拿出来用的法宝,来得正好。”

    王离手脚麻利的直接将这面古镜收好。

    直接归还,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要不是觉得围观的人太多,吃相太过难看,他都肯定要检查一下薛沐年的尸身,看看有没有随身的纳宝囊之类的了。

    他身上诸多强法,但诸多灵骨也还未炼制成器,那些得自绝修身上的法器又不能公然来用,再遇到这样的公开斗法,这面古镜倒是可以解他的燃眉之急。

    毕竟方才的斗法已经让他深刻明白,有些修士不只是用自身的修为等阶压人,而且用法宝的等阶压人。

    一件等阶惊人的法宝,在斗法之中起到的作用实在太大。

    “师姐…这个薛沐年都被他杀死了,这个王离,真的也太厉害了。”周琳琅此时兀自有些头皮发麻。

    冷霜月倒是十分平静,她甚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之感。

    “我也战不过他。”

    她点了点头,轻声回了一句。

    她之前一直背负着东方边缘四洲年轻天才之中第一人之称,她知道现在这个虚名她已经可以卸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