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血性杀伐(第三更)
    “这也敢接?”周琳琅愣愣的看着天空之中一副我就不要脸怎么了的薛沐年,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事实,“师姐,如果他能胜了薛沐年,是不是也应该能胜了你?”

    冷霜月为人一直很客观。

    她没有过多的思索,点了点头,“若是他能胜了薛沐年,还能留在此处等着其余挑战者,那就相当于胜了我。”

    周琳琅瞬间就懂了她这个师姐的意思。

    估计冷霜月自觉若是生死相搏,她和薛沐年相比,她的赢面要略大一些。

    但是,就算是赢,冷霜月估计也不能轻松取胜,估计自身也要付出惨重代价,接下来也很难再战了。

    天地都安静了下来。

    其实周琳琅真的有点不理解的。

    按照目前的情形,王离只要不接,薛沐年都不可能强逼得了王离。

    但若是为了斗气,以炼气期的修为来抗衡筑基期八层,这不是隔了几个小境的问题,而是真正隔了一个大境了,这也太危险了。

    “终究还是意难平。”

    何灵秀的脸色有些难看。

    当年三圣大势已成,她虽然听三师叔都多次提及过,那批玄天宗的修士极其的厉害,但事实在于,那批玄天宗的修士也不可能力敌大势已成的三圣。

    更何况三圣和混乱洲域的邪修宗门议何,玄天宗那批修士不肯,他们要面对的敌人,便不只是三圣,而是会遭到三圣和混乱洲域的邪修宗门的夹击。

    但或许便是剑意取直,这些玄天宗修士自然有了宁折不弯的个性,所以才导致最后他们消失在混乱洲域的结果。

    在她看来,现在的王离亦是如此。

    他不可谓不聪明,也不是不想低调隐忍,但即便是面对魏黛眉那件事,他也并未有什么悔意。

    这些事情,就和当年他明知去孤峰会遭受何等对待一样,全是不可为而为之。

    此时王离肯定知道,只要他接下这一战,哪怕胜出,也真的不是小辈之间的争端,而是和星河宗彻底结了仇,但他还是接了。

    终究是他骨子里恨极了那种居高临下,他身体里的玄天剑罡,恨不得要将天都刺一个窟窿。

    “那便开始了?”

    薛沐年倒是没有意外,他根本没有想到王离答应的这么爽快。

    “开始吧。”

    王离平静的回应。

    他此时敢这么轻易的接薛沐年的挑战,除了何灵秀所想的那些之外,主要还在于他师姐吕神靓平时对他的熏陶。

    吕神靓平时对他灌输的道理就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若是一个宗门或是一个人对某人真正起了杀心,真正的想要抹灭这个人,那这个人怂也是无用。

    所以哪怕在此处不和薛沐年一战,薛沐年和星河宗今后肯定也对他念念不忘,一定会找机会将他抹杀。

    唰!

    他平静的出声回应的刹那,他身下虚空发出异响,又是出现一辆破车。

    两辆破车,并驾齐驱。

    这新的破车是他第十个演化的大道异相,本相是一座灵光莲台。

    这座灵光莲台的大道异相演化来自于一门名为“万劫不灭清净莲台”的古经。

    他之前从未和薛沐年这种级别的修士战斗,所以不得不小心。

    “又一辆破车?”

    薛沐年忍不住笑了,“你有多少破车,不妨一起使出来。你们说我使用雷法是掩饰身份,那就先看看我的雷法再说。”

    轰!

    他笑声之中,万道雷罡再现,无数雷光凝聚成一艘巨船,直接朝着王离压来。

    他这道雷法神妙非凡,虚空之中细碎的电光封锁了不知多少里的区域,似乎王离无论朝着何处闪避,这些电光都能牢牢锁定王离的身位,这艘闪电巨船始终会朝着王离碾压而至。

    不过王离也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

    唰!

    他的头顶显化出一团巨大的“狗屎”,这团巨大“狗屎”是他第九个显化的大道异相“神狱雷海”。

    轰!

    神狱雷海直接撞上薛沐年的这艘雷电巨船。

    他和薛沐年的修为有着巨大的差距,但这种大道异相是雷系法门的最高演化,暗合天地大道,抽引着虚空之中的雷电元气法则,一撞之下,这片神狱雷海虽然威能不如,但一时却不崩溃,无数雷光互相撞击之间,这神狱雷海竟还从虚空之中不断牵扯闪电,增强自身的威能。

    “什么?”

    薛沐年之前全然不将王离放在眼中,王离是炼气八层,他是筑基八层,两者之间隔着整整一个大境,他想最多便是王离手上有厉害法宝,但他此次身上也带着厉害法宝,所以根本不怕有什么意外。

    此时看到王离的雷法竟然正面抗衡他这一击,他心中只觉得荒谬和不可思议。

    “这一坨狗屎能够迸发如此惊人的雷霆?”

    “这一坨…怎么和之前的不一样?”

    “我丢,王道友竟然还能抛出新屎?”

    “抛出新屎,抛出新意!在此守候观战果然值得!”

    所有观战的修士都惊了。

    周琳琅也是有百闻不如一见的感觉,她的眼睛瞪得极大,美丽的眼瞳里,被一坨不断崩涌雷光的巨屎倒映充斥。

    “师姐,你怎么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个时候她发现身旁的冷霜月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她就惊讶了。

    “只是外观而已,又何必浮云遮望眼。”冷霜月淡淡的说道。

    她这么说,只是隐约觉得这只是王离用的障眼手段,只是这障眼手段太过高明,所有人都感知不出异样,看不出本相。

    但她和周琳琅的对话却恰好被身旁一些修士听到了,这几名修士顿时对她也大为佩服,“道友高见啊,心中有屎,眼中自然有屎,心中无屎,眼中自然也无屎。”

    ……

    “此子果然怪异,即便威能不如我的法术,但竟能隐然抗衡,倒是要小心,不要小河里翻了大船。”

    薛沐年也并非狂妄无知之辈,他眉头微微皱起,伸手朝着天空招去。

    天空之中乱云骤分,无数银色的星光茫茫垂落,虽是白昼,但银色的星光却是汇聚如河。

    星河之中结出一颗大星,直径超过数十丈。

    这颗银色大星表面星光四溢,不断形成刀剑枪戟,杀伐之气浓烈至极。

    “惑星古经!”

    许多道惊呼声响起。

    这是星河宗的至高古经,这种法门用出,就说出薛沐年根本不想留手,要直接将王离从小玉洲抹杀。

    王离冷笑。

    唰!

    他脚下再次出现一辆破车。

    这辆破车显化的刹那,先前两辆破车同时冲出,硬撼这颗银色杀伐之星。

    轰!

    这颗银色大星碾碎两辆破车,但王离演化的这第三道破车散发出一种极为玄妙的灵光,却是不断削弱这银色大星的威能。

    这是王离之前演化的第十三个大道异相,“灵息净土”,这种大道异相将涌向王离的威能不断渡入虚空。

    薛沐年震惊不已,他体内真元催动到了极致,无数肉眼可见的真元从他身上散逸出来,流入虚空。

    那一条无数星光汇聚成的星河之中,无数细星飞起,每一道细星就像是划出一道银线,朝着王离身上落去。

    “来的好!”

    王离厉喝,口中喷出“血扁桃”,与此同时,他体内“血莽苍”“血腰子”“血胆囊”….总共有七八件血宝同时飞起。因为口中喷“狗屎”实在不雅,所以此次王离将这些血宝全部化为法剑的模样。

    这七八件血宝和天空之中镇落的威能杀伐,瞬间不敌,全部崩碎。

    “杀!”

    王离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他丝毫不觉疼痛,反而战意燃烧,体内气血瞬间也疯狂燃烧,他同时激发“焚血戮魔绝剑”,施展玄天剑罡。

    嗤!

    一道可怖的剑气直接撕裂众星的威能,就连那颗不断演化无数兵刃的大星都直接被洞穿。

    玄天剑罡通体变得血红,如有血液在表面疯狂燃烧,剑气冲天,直刺薛沐年身前。

    薛沐年无比的震撼,他绝对不相信有练气八层的修士能够硬撼筑基八层的修士,然而这可怖的威能却在提醒着他,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轰!

    他的身外元气巨震,他身上窍位之中都喷出银光,七颗银色的星辰出现,如七面法盾围绕着他的身体飞旋,速度之外,直接形成了一个银色的光圈。

    玄天剑罡冲击在这个银色光圈之上,不断发出裂响,剑尖出星光不断飞洒,有这银色光圈散失的威能,也有玄天剑罡崩碎时散失的威能。

    “去死!”

    薛沐年心中升腾起强烈的不祥预感,他根本不敢再有任何托大,他直接祭起已经握在左手的法宝。

    天空骤然一暗。

    一面黑色的古镜出现在他头顶上方,古镜吸纳着星光,却反射出一道极为古怪的幽黑光柱,朝着王离身上罩去。

    唰!

    无数股诡异的力量,就像是直接突破了空间的界限一样,直接侵入了王离的体内。

    王离的身体虚空之中不断震荡,他体内的血肉瞬间纷纷破碎,整个身体内里血光弥漫,若不是他浑身都已经炼成血宝,此时他的整个身体都要瞬间崩解了。

    “这是什么法宝,如此的威能!”

    王离骇然,寻常人可能根本已无还手之力,浑身血肉破碎之后,接下来就瞬间被无匹的威能爆散成齑粉,但他此时遭受惊人重创,日月皇华万战诀演绎到了极致。

    他身后空间轰然巨震,两团巨|物光芒万丈,同时升起,一时竟是强行抗衡这面黑色古镜的力量。

    “杀!”

    他战意燃烧到极致,玄天剑罡的威能也飙升至前所未有的程度。

    轰!

    薛沐年身外的银色光圈竟像是被巨山撞击,全部崩碎。

    “啊!”

    薛沐年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他在这仓促之间调转头顶的黑色古镜,恐怖的威能不再朝着王离倾泻,而是挡住这玄天剑罡的前行。

    玄天剑罡上血色焰光不断崩碎,但内里有一层诡异的符纹,却是渐渐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