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这一战,我接了(第二更)
    “师姐!”周琳琅也是大吃一惊,她瞪大了眼睛,她清晰的感知到这个宝贝疙瘩内里有难言的灵韵波动,宛如有一张自成的道图。

    “不要出声!”

    冷霜月喝止了她。

    她直觉那种灵韵之中有一种极为古老和空旷的气息。

    古老来自于岁月的沉淀,而那种空旷的气息,就只能说明这件古物胎体惊人,它虽然久未吸纳灵气,但自身容纳灵气的通道极为广阔。

    这并非一件凡物。

    她直接卷起周琳琅身前所有旧物,带着周琳琅往后方天空掠去。

    直至高空,她卷起一团云气,将自己和周琳琅藏匿其中,这才从周琳琅手中取过那件说不出难看的古物。

    她的五指上绽放灿烂的灵光,灵光如朵朵道莲不断的绽放,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灵气涟漪不断沁入这件古物的内里。

    更为清晰的惊人灵韵出现在她的感知里。

    她神识深入这团疙瘩的内里,清晰的触碰到一张浮现的道图。

    这张道图此时沉寂,但每一道轻柔触碰的灵气都能引起它的共鸣,它仿佛很有灵性,只要苏醒,便能自行汲取天地间的灵气。

    “灵宝!”

    她有些失色,心中瞬间充斥不可置信的情绪。

    虽然难以相信,但她法术探知的结果却就是如此,这件东西就是灵宝蒙尘,它真正的真源被掩盖了。

    这个难看的疙瘩是一种独特的灵材,它并非这件灵宝的真正胎体,而类似一种封印,就像是包裹着某些领悟的琥珀或者石皮。至于最外层的石粉等物,却是后来不知者作假。

    显然是经手这件东西的修士,直觉它是真正的古物,但是没有特殊的法门,所以根本感觉不出它有什么奥妙,再加上它本身混杂在一堆无用的古物之中,所以经手的修士不觉得它是真正的好东西,反而又刻意作假,想让它显得更古一些。

    冷霜月继续施术,她将其余所有看似古物的东西全部探查了一遍,但的确只有这一件东西十分特殊,其余的东西全部都是无用之物。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周琳琅真的捡漏了?

    竟然捡漏到了一件真正的灵宝!

    她此时虽然还不知道这件灵宝真正复苏之后的功用,但很显然,这是一件真正的可成长的灵宝,而且真源十分完整,没有丝毫损坏。

    “师姐,这真的是一件真正的灵宝?”周琳琅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

    她虽说是稚气未脱,天真烂漫,也听说过修真界之中无数有关捡漏的故事,心驰神往,但她可不是笨蛋,她当然很清楚那种似乎到处都是的捡漏故事,实际上真正发生的概率有多低。

    首先修真界不会遍地至宝,其次,绝大多数修士都精明到了极点,真的很少存在漏网之鱼。

    但她这是第一次出山,甚至是第一次和修士交易,结果第一次就直接中了这种修真界万中无一的大奖。这让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尤其真源自成道图,这说明这件灵宝自身起点便是奇高。

    “.…..”

    冷霜月彻底无言。

    她的目光落向竹山湖王离所在的方位。

    难道说这就是师尊一定要她出山的原因?

    师尊的大道推演得出的论断是她和王离产生气运纠缠,会大增她的气运,看来这种推演的确毫无问题。

    现在她只是到了王离的周遭,还未和王离真正相见,结果就直接得到了这样的好处。

    哪怕只是纯粹的巧合,也有因果。

    果是这件灵宝,因则是王离搞出了这个什么地摊大会,而她来见王离,置身此间。

    王离哪里知道有人竟然在他号召之下产生的地摊大会上捡了惊天大漏。

    要是让他知道,他说不定直接厚着脸皮说,那既然因我而起,好歹也分点好处给我吧?

    ……

    “王离,我来战你!”

    竹山湖摆摊大会如火如荼的举行着,足足一天半的时间过去,西侧的天空突然响起如雷的厉喝声,终于有挑战者出现了。

    “大家看好自己的摊子,不要被人乘机浑水摸鱼,卷走了摊子上的东西。”

    王离风波不惊,他出声提醒所有人,实则他是担心苏扶摇等人在帮他交易灵骨,生怕混乱之中自己也有损失。

    “你们继续安心交易就是,我和人对决,就当是给你们助兴。”他继续出声说道。

    轰!

    四周欢声雷动。

    尤其是那些去惯了东天小隐的修士都觉得新鲜刺激。

    他们平时喝酒谈天,看多了靓丽女修施法起舞,何曾看过厉害修士对决助兴?

    王道友简直是创意十足,真是奇人。

    “来者何人啊?”王离又出声。

    “英雄不问出处!”来人大声冷笑,这是一名男修,浑身包裹在一团旭日般的光华之中,他的身后有雷光不断闪耀,主修的似乎是雷法。

    “我王离,不和无名之辈斗法。”王离呵呵一笑。

    “你说不斗就不斗?”

    来人冷笑,他根本不和王离废话。

    他在空中直接施法,无数雷光不断从虚空之中跳跃出现,形成大船。

    “诸位道友,我说不和无名之辈斗法,这人居然不说来路,直接要逼迫我和他斗法,你们该当如何?”王离无动于衷,耸了耸肩膀,直接说道。

    “那就让他滚蛋!”

    四周声动如山倒,无数灵气波动形成可怖的潮汐,无数华光从湖畔升起。

    “我……”

    空中这人已经演化出一艘雷光巨船,气势骇人,但看着无数华光漫卷,这人惊骇欲绝,他哪里敢和数万修士对敌?

    这数万修士同仇敌忾,若是激发的威能冲击上来,他恐怕直接化为齑粉。

    “我说!”

    在呆滞了一瞬间之后,这人的叫声响起。

    竹山湖四周往上如瀑冲起的恐怖威能才逐渐消散。

    那雷光巨船根本不敢下压,在空中消散。

    竹山湖上空被无数紊乱元气所激,这人身外包裹的光华都有些散乱,他的身影从中显露出来。

    这是一名身穿金色法衣的修士,络腮胡子,四十余岁的面容。

    “这不是星河宗的薛沐年,他不是卫静墨的师叔么?”

    他还没有自报身份,竹山湖周遭的天地间已经响起了许多喝骂声。

    “什么鬼啊,怪不得藏头露尾,原来都是卫静墨的师叔辈!”

    “卫静墨不敌王离,结果师叔藏头露尾的来和王离一战?这也太无耻了点吧。”

    “龌龊啊,这都差着辈份,差着几十年的修炼时间呢,也有脸出来挑战王离,那何不直接让你们的金丹真人来仗势欺人?”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般无耻的,怪不得,薛沐年主修的根本不是雷法,他伪装成用雷法的修士。”

    空中的这名修士正是星河宗的薛沐年,此时他被骂得狗血淋头,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他想开口辩驳,但数十人骂一个人恐怕那人就已经根本无法回口,更何况此时同时出声喝骂他的就至少有数千人。

    王离笑而不语。

    他觉得这个时候的观众才有观众自带经的风采。

    “还不赶紧走?”

    “还杵在那里像个棒槌一样作甚?”

    喝骂声还在不断响起。

    薛沐年被骂得有些恼羞成怒了。

    有时候修士脸皮厚起来,的确也是厚得不像脸的。

    他叫出了声来,“怎么了!我比他多修几十年怎么了,我和他差着辈份怎么了,我又不是他家的师叔!他不是号称,我,王离,筑基期无敌!我就不服气,来和他一战怎么了?”

    居然还带回嘴的?

    竹山湖周围的修士顿时震惊了。

    一时间叫骂声轰然四起,无数根手指指着天空之中的薛沐年。

    “王离,你不敢应声么?”

    薛沐年彻底不管那些叫骂声,他无比冰寒的看着王离,喝问道。

    “何必呢?”

    王离演化破车,直接冲上半空,“星河宗这样不地道,就算赢了我,难道不被耻笑么?”

    薛沐年冷笑,道:“若是不敢,直接给我磕一个头,我可以不逼着你对敌。”

    “我只是好心。”王离很无奈的样子,“赢了我都不地道,更不用说输了以后。”

    “是么?”

    薛沐年冷笑,他直接厉声道:“我和王离公平对决,生死自负!”

    “小心,此人言语不对。”何灵秀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他似乎不只是想帮卫静墨出气。”

    竹山湖四周自然是骂声又如雷爆响,但薛沐年是充耳不闻,只是一脸挑衅和一脸冷意的看着王离。

    王离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当然也是和何灵秀一样的感觉。

    “我倒是有点不明白,只是卫静墨这件事,似乎没有必要啊。”他看着薛沐年,冷冷的说道。

    薛沐年也冷冷的看着他,轻声道:“你也没有必要知道,反正,你今日必死!”

    “是么?”王离看着他,说道:“好,你这一战,我接了。”

    “师姐!”

    此时周琳琅已经和冷霜月返回,王离此时这声音一起,竹山湖周围一片安静,周琳琅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冷霜月,“这好像太欺负人了,这薛沐年似乎和师姐你的修为都差不多。”

    冷霜月点了点头,“他已经筑基八层的修为,在卫静墨的那些师长之中,这薛沐年应该也算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