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嘴角的不屑(第三更)
    李道七架着飞舟,稳稳落在竹山湖中央的一座鲤鱼形石台上。

    这座石台叫做神鲤观浴台。

    每到午时三刻和月上中天时,这座石台之中的水系法阵会自然启动,石鲤的无数鱼鳞之中,都会有晶莹的水流飞洒出来,如珍珠落盘般落满整个湖面。

    除了好看之外,在平时屁用没有。

    不过在各洲灵台试炼之前的初选之中,这座石台的水系法阵有些用处,它用于计时。

    能在两次洒水的间隔时间内,连胜十三名对手的修士,便能通过初选。

    最终在灵台净地进行一场大比之后,各洲决出的三名优胜者,便能代表各洲参加道子大会,争夺真正的道子称号。

    真正得到道子称号的修士,能够得到三圣额外的赏赐,除了拥有可观灵脉的独有修行洞府之外,还能得到额外的法宝和灵材赏赐。

    道子称号,这也是何灵秀追求的第一步。

    何灵秀现在看着王离的目光总是显得深沉,她内心充满了担忧。

    一颗老鼠屎总是能坏了一锅粥。

    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就往往形成席卷修士洲域的风暴。

    王离在孤峰击败顾白鹤的时候,她就已经预见了会树大招风,但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番模样。

    她该给王离提的计策已经提了,王离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但关键在于,风波既起,浪尖上的一张树叶,又如何能够将波澜壮阔硬生生的压下去?

    一点火星能够点燃一个柴火垛,那无数点火星已经在四洲散开,谁能保证今后会引发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她知道王离的内心肯定是想猥琐修行不要浪的,但人算总不如天算,现在这一系列的事情,再加上王离压制的天劫,这无形之中已经让他完全偏离了内心想要走的道路,现在伴随王离的,不是猥琐修行不浪的道路,恐怕已经是举世皆敌的道路。

    当然,修真史上任何一名真正的圣尊,到后来走的都是举世皆敌之路,都是踏着同时代的无数修士的骸骨和掠夺着他们的气运,一路走到最顶端。

    但王离现在就踏上这样的道路的话,似乎也太早了点。

    太早当然容易夭折。

    更让她担忧的是,王离有的时候虽然很不要脸,很无耻的,但又特别重信义,又特别不怕事。

    这就意味着很多时候,面临刀山血海的时候,这种性格不会让他回避, 而是会让他选择直接趟过去。

    那早夭的几率就更大了啊。

    最让她恼火的是,现在的王离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不过王离也是无奈啊。

    他有什么办法?

    其实很多人要走的路,当然不是自己内心想要走的路,而是被逼无奈走的路。

    和寻常修士相比,他和吕神靓一起修行到现在,无形之中也已经沾染了滚刀肉的气质。

    来呗,大不了给你自爆一个。

    ……

    “十日之约?”

    在距离竹山湖并不算远的一片天空之中,冷霜月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怎么了,师姐?”周琳琅挥舞着小拳头,“有胆就来战,我感觉很带劲啊!”

    “我并不喜抛头露面,我既注定和他有些气运纠缠,自然是要见他一见,但他若不定这十日之约,我便等这大戏落幕时,悄然见他便是,但他定下这十日之约,说好这十日之中不去竹山湖找他,他便不见外客。”冷霜月看了她一眼,道:“这便逼得我一定要在竹山湖见他了。”

    “那也没办法呀。”周琳琅很显然是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她笑眯眯的说道:“师姐你俨然是四洲年轻修士之中第一人,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出现,你去竹山湖,必定成就一番佳话。”

    冷霜月没有言语。

    关键去了,是要如何?

    直接和王离战上一场么?

    那战上一场之后,获胜或负,总是要说些什么?

    那又说些什么好?

    他可是说过,让自己洗干净等他,但她心中清楚那肯定不是出自他之口,既然她对他心中并无怒意,此行也不存在教训他一说。

    那总不能直接说,我师尊推算出你我有些气运纠缠?

    这种命数推演十分玄妙,玄之又玄的事情,具体如何纠缠,他的气运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真的难以解释,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师尊肯定断定,她来见王离,认识了王离之后,她应该能够沾染些王离的气运,得些好处。

    那真是实话实说的话,就是:“王离,我是冷霜月,我不是和你来打架,我只不过是来认识你一下,占点你便宜,然后占完我就走。”

    这….实在有些不对。

    “我还没想好,再看看吧。”她沉吟片刻,道:“师妹,我们先去竹山湖,但先换个装束,不要让人觉察我们的身份,不要让人认出我来。”

    “好啊!”周琳琅顿时更加兴奋起来。

    终于到了变装环节了啊!

    乔装打扮,行走江湖,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了。

    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啊。

    真的太令人兴奋了。

    而且她都已经有所准备,准备好了一身衣衫了。

    冷霜月从纳宝囊之中取出了一身带着面纱的玄色法衣,这身法衣只要略微灌入真元,便能自然一层阴云缠绕,让人难窥虚实。

    按她的心中所想,周琳琅之前又没有出过山门,应该也没有什么人认识她,那最多就是换一身寻常法衣,不要让人认出她穿的是极高品阶的法衣就可以了。但她刚刚船上这一身玄色法衣,眼睛的余光刚刚扫到周琳琅,她就顿时整个人不好了,“师妹,你这是做什么?你穿的是什么?”

    周琳琅此时竟是喜滋滋的披上了一个绿色的巨甲虫壳,这个甲虫壳子连头颅都完整的,她穿戴上去,正好连头颅都像是戴了个头盔。除了四肢露在外面之外,她这活脱脱的一个直立绿色大甲虫!

    “甲虫衣啊!师姐,好看吧!”

    周琳琅自鸣得意的声音从甲虫壳子之中响起,她喜不自胜,“师姐,这件衣衫我自己做的,藏了很久了呢,终于有机会穿了,好有意思啊。”

    “你这….”冷霜月都无奈了,“快换了,不然你比王离还万众瞩目。”

    “真的吗?那我这套衣衫可以啊。”周琳琅更加兴奋,“那现在要低调,我下次找个机会穿。”

    冷霜月以手抚额,她有些头大。感觉的确是要带这个师妹出来走动走动了,否则自己的这个师妹好像有些方面的趣味都不对了,迥异于寻常修真界了。……

    中部十三洲之一,上仙洲。

    如果说各边缘洲域在整个修真界的版图上就像是洒落在黑暗之中的明珠,那中部十三洲就是黑暗之中的十三轮皎月。

    在过往的数千年甚至上万年时间里,中部十三洲就像是巨大的怪物,不断的从其余的修士洲域吞吸着最优秀的修士,吞吸着最好的修行资源。

    往往各洲只要有道子级的人物出现,那这种惊才绝艳的人物肯定不会再停留在自身的洲域发展,他们今后成长的足迹一定遍布中部十三洲。

    中部十三洲是最为繁华的修真之地,到处充满着惊人的机缘,但同样,遍地都是怀才不遇的天才,它也像巨大的寄生兽,掠夺着中部十三洲之外的气运,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同时,也牢牢镇压着其余诸洲。

    生在中部十三洲的修士是幸运的。

    更为幸运的,是成为中部十三洲之中的强大宗门的修士。

    餐霞古宗,是上仙洲现在仅存的七个万古强宗之一。

    边缘洲域的修士,不到中部十三洲,不到这种万古强宗的山门,根本无法想象这种万古强宗的山门多旷阔,气势是何等的惊人。

    餐霞古宗之中,到处都是七彩的霞光。

    霞光之下,座座道殿绵延千里,如同神朝。

    霞光之上,还有无形巨力承托着数十座山峰。

    数十座悬浮在霞光之上的山峰之中,灵气浓郁得结成雾气,灵花异木丛生,各种灵鸟灵兽时而出现。

    其中的三座山峰之中,还有瀑布垂流。

    银链般的瀑布带着难言的灵韵从山端飞流而下,落入灵潭,潭水形成溪流,缠绕山体,又落入虚空,形成雨珠。

    雨珠飞洒间,又曼妙的化为薄雾,又变成山顶的白云。

    周而复始,永不停歇,如万古强宗不断往前的脚步。

    此时,餐霞古宗道子人选陆鹤轩正在查阅典籍。

    他就在其中一条瀑布下方的一座道阁之中。

    虽涛声如雷,但他面色宁静。

    他身披七彩霞光法衣,却无一丝艳俗的感觉。

    他面如冠玉,说不出的英俊。

    尤其一双眼睛,更是生得好看,宛如夜空之中明星。

    他手中捧着的古经是“大日弥陀观想古经”,他现在只是安静看这门古经,他的身体无数窍位就自然呼吸一般,透出无数七彩霞光。

    他正看得入神,突然之间,一只绿色的异鸟从远处飞来,飞到他这道阁之外,便有一条火焰从这只绿色异鸟的口中涌出,落在他的面前,形成一道灵符。

    他的神识缠绕上去,嘴角便顿时露出冷讽的神色,“玄天宗,王离?派些人去杀了他,至于魏黛眉,先留着她,天一古宗多少有些底蕴,而且太过得罪天一古宗,今后我们对于边缘洲域的控制便多有不便。找个机会,把她掳了。”

    这只绿色异鸟没有停留,直接飞掠出去。

    他的目光继续落在手中古经上,嘴角嘲讽的意味却是更加浓烈。

    “不过是边缘洲域遭冷落的宗门,即便除去,三圣也不会介意。两年之约?我正巧有两年苦修,但若是心中还牵挂这事,岂不乱了我的心境?”

    “不识抬举!你说两年,我便给你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