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毒妇人心(第二更)
    萧满蔷目瞪口呆。

    勒索!

    赤裸裸的勒索!

    玄天宗的修士能够堂而皇之的勒索离尘宗,这在以前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但现在不一样。

    玄天宗出了王离这样的怪物。

    连玄天宗之前最看重的弟子李道七都专门给他架舟。

    他当然不知道风浅若和郑羡仙安排李道七一路给王离架舟,只是因为他们觉得李道七为人机敏,又善于掩饰真正的情绪,而且在王离的手上吃了大亏,他肯定可以见机行事,在沿途更好的挑拨一下,更好的阴一下王离的。

    他只以为玄天宗和吕神靓、王离已经尽释前嫌了。

    他觉得玄天宗如果够聪明的话,肯定也是要这样做的。

    毕竟一名炼气期就能硬刚筑基三四层的修士,如果整个宗门的资源都朝着这名修士倾斜的话,这名修士到了金丹恐怕就是通吃东方边缘四洲所有金丹的怪物。

    惹不起。

    他觉得离尘宗真的惹不起。

    于是他马上苦笑了起来,“王道友,仙墟盛会的名额我可以做主,至少给王道友让出两个,到时候仙墟盛会的仙墟入场玉符,我会让人直接送到王道友手中,但是隐山的名额,我们离尘宗也只得两个,这个不是我这种级别的弟子所能做主的。我需要回宗禀报宗主,然后才能确定,不如你还是先等等含光洞天的回复?”

    “两个还不够?我们玄天宗可是一个都没有。”王离理直气壮道。

    “……!”萧满蔷简直无法和王离交流。

    这玄天宗一个都没有,和离尘宗有什么关系?那是玄天宗这些年自己太不争气了好不好?

    “我看你们离尘宗也不要纠结了,萧道友,不妨你传话回去,给我一个隐山的名额,大不了你们离尘宗拿着还有一个名额的修士,到时候在隐山之中跟着我,我得到的好东西,分他一半就是了。”王离道:“你们离尘宗肯定不吃亏。”

    “真的?”萧满蔷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他当然不笨。

    隐山开启,是四洲年轻才俊共夺气运,离尘宗原本只得两个名额,弟子之中又没有特别惊才绝艳之辈,进入隐山之后能得多少东西真的是心里没有底的,但王离这样的人,傲视群雄,他进去之后,谁能和他争夺?这分一半好处,那肯定也惊人啊。

    “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能有虚言吗?”王离大声说道。

    “好!王道友,就此一言为定!”萧满蔷欣喜若狂,当即拍板。

    王离身后一片唏嘘声。

    这些看客之中不乏四洲排名靠前的宗门的修士,若是早知道王离会提出这种条件,他们肯定争着要给一个名额给王离的,这简直是只赚不赔的生意啊。

    李道七此时在心中默默诅咒王离,他之前还以为王离要隐山的名额是给他呢,结果弄了半天,还是王离自己要用啊。

    “那就一言为定了!”王离呵呵一笑,看着萧满蔷道:“萧道友,这不就完事了么,看你方才还说要回宗禀报宗主才能确定。”

    “……!”萧满蔷无语,大家都是聪明人,这种时候能不能不要再特意补这么一刀了?

    “给离尘宗一半,你这么大方?”何灵秀面无表情的传音给王离,她却是不信。

    “呵呵。”王离道,“不用的就给他们呗,反正说分一半,我也没说品阶高的分给他们,怎么分还不是我们说了算,数量凑够一半还不简单啊。”

    何灵秀顿时面容僵硬了:“奸商!”

    王离洋洋自得,他倒是不觉得自己多奸商,毕竟现在他手中这么多法门,到时候实在不好意思,随便给一门可以让补缺离尘宗的法门,离尘宗都根本不亏。

    “你接下来可以订立期限,让不服你的人,想要和你战上一场的人来战,过期就不候了,省得接下来你返回玄天宗之后,都是不得清净。”何灵秀冷冷过的声音再传入王离的耳中。

    王离也是一点就透。

    他当下朗声问道:“距离此处最近,适合修士斗法和修士聚集之地是何处啊?”

    一片回应声顿时响起。

    初时七嘴八舌,但片刻时间,便已经达成了一致。

    “竹山湖可以,那处地方原本也是灵台试炼的初选地之一,竹山周围有疏导天地元气的法阵,即便剧烈斗法也不至于形成一些不利于凡夫俗子的天灾。”

    “好!”

    王离当下就道:“我王离便在竹山湖静候十天!若是想要挑战我,和我一战的修士,就到竹山湖来和我一战!还有,欠我玄天宗东西的宗门,也将欠我玄天宗的东西送到竹山湖来,过期不候!十天之后,我便回玄天宗修行。”

    “我在竹山湖十天,遍会四洲年轻才俊!”

    “够胆你就来!”

    “十天之内没胆来的,接下来就不要废话!”

    “十天之内欠玄天宗的不送过来,就不要再送来了,等我凝结金丹,再上门讨要!”

    王离的声音振聋发聩。

    他抛下这些令人热血沸腾的话后,便让李道七架舟,带着浩浩荡荡的遁光,朝着竹山湖而去。

    ……

    麻木的在心中骂麻麻批的李道七还没有架舟赶到竹山湖,王离一开始公开勒索含光洞天一个隐山名额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含光洞天。

    “这小辈简直是狂妄!”

    “真当我们含光洞天无人么,即便他能和筑基四层、筑基五层的修士对敌,那又如何?”

    “成长起来的天才才叫天才!像他这般狂妄,我非得让他早夭!”

    “年轻修士对付不了他如何,难道就不能让我宗门其余的修士去对付他?我们有多少筑基七层以上的修士,实在不行,就金丹真人去灭了他,玄天宗又奈我何!”

    “这样狂妄的人,根本不能容他存活于世上!”

    含光洞天的一座道殿之中,响起一阵阵愤怒的厉喝声。

    连声怒喝的是含光洞天的宗主,白锦真人余白锦,她的修为已至金丹八层的后期,过不了两三年就一定能够晋升金丹九层,以她的年纪,必定是有机会冲击元婴的。

    除开她之外,含光洞天金丹六七层的修士都有十余个。

    这宗门的硬实力,岂是玄天宗所能相比?

    两个宗门真正斗起来,多一个金丹真人就足以决定胜负,更不用说多出好几个。

    “师姐,你无需动气。”

    看着白玉宝座上这名美妇人模样的宗主气得脸色煞白,一名身穿紫色法衣,脸蛋说不出妖媚的面容只得三十余岁样子的艳丽女修却是抿嘴直笑,“和小辈置气作甚,你这生气成如此模样,便是白花养颜丹都要救不了你,小心眼角生出条皱纹。”

    “这小辈简直骑在我们头上了,你还说这风凉话?”余白锦怒视着她的师妹,画幽真人周画幽。

    “师姐,不是我说你,你想想,此子公然挑衅四洲才俊,他偏偏又连胜,如此一来,万众瞩目不说,也不知道获得了多少年轻修士崇拜,当然以我们含光洞天的实力,就算是强行派些人去找个由头把他杀了,玄天宗又能如何?之前玄天宗不就是担心他们惹出祸事,都把他们孤立在孤峰了。至于他师姐吕神靓哪怕厉害,又岂是我们含光洞天的对手。但若是真如此强横的杀了他,今后我们含光洞天恐怕不知招惹多少人恨,我们的修士出去,肯定受各洲修士排挤,而且这还是现在,将来那些年轻修士成长起来,一个个成了别的宗门的厉害人物,那到时候我们含光洞天还有立足之地?”周画幽边笑边说,她看着自己的这个师姐又似乎要忍耐不住,便陡然换上了一副幽怨的面容,“师姐,你看你,先听我说完再生气可好?我的意思是,要对付此人,哪里需要师姐你动气,我随便帮师姐想上一个办法,都可以不露声色的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了呢。”

    “是么?”

    听她这软糯的声音,含光洞天宗主余白锦都有些受不了,她都甚至忍不住想让她闭嘴,但她的话语却是让她一怔,“师妹你什么计策,可以不露声色的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之前此子在孤峰击败顾白鹤,羞辱我门内弟子沈莉,我便已经让人查了查他,发现一个极为有趣的地方。”周画幽吃吃的笑道,“他之前修行,都是用最低等的灵砂和劣等的灵药。”

    余白锦一愣,“竟有此等事?”

    周画幽点了点头,道:“师姐你放心,此事千真万确,他都是用最低等的灵药和灵砂修行,所以体内的元气必然驳杂不堪,虽然他肯定有些际遇,有一些特殊的法门让他此时剑罡威力惊人,但他毕竟快要炼气九层,马上就要面对筑基的灵毒劫了。”

    余白锦眉头微蹙,她明白了周画幽的意思。

    “若是他在炼气九层停留的时间很久,倒是应该会有所准备,设法炼化些体内的驳杂元气,那若是我们突然助他一臂之力,直接让他突破炼气九层,直接让他真元凝液,直接由炼气期突破筑基,到达灵毒劫的关口,那该如何?”周画幽无比妩媚的笑了起来,“这个敢公开勒索我们的玄天宗弟子,恐怕直接就要步他师尊的后尘。”

    “妙啊!”余白锦脸上的怒意全部消失了,她苍白的脸颊上马上有兴奋的嫣红出现,“此子既然一直都用最低等的灵砂和灵药修行,体内积累诸多驳杂元气,骤然转化灵毒,怎么可能渡过这一劫,必死无疑啊。”

    “那是。”周画幽对着她眨了眨眼睛,道:“更何况我助他这临门一脚,我还可以给他一剂猛药,师姐你难道忘记我前次历练,得到的那颗昊天残丹了吗?”

    “师妹,最毒妇人心果然没错啊。”余白锦心情已经极好,笑眯眯的说道:“那颗昊天残丹的灵气极为惊人,要让他从炼气八层到筑基都绰绰有余,只可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颗昊天残丹处在一个古药盒之中,已经和诸多驳杂灵药混在一起,它虽然被你剥离出来,但那些驳杂灵药的驳杂药气和驳杂元气,可是都被它吸纳了进去。这颗昊天残丹对于筑基灵毒劫而言,真的是可怕哟。”

    “多谢师姐夸赞。”周画幽又是抿嘴一笑,“所以师姐你愿意的话,那我就说给隐山名额我们已经给出去了,但为了补偿他,我们特赐一颗珍藏孤品昊天金丹,足以让他突破筑基。”

    “去吧去吧。”余白锦挥了挥手,笑道:“筑基之日,便是灵毒大作,他身陨道消之日,我且静候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