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八十章 你有我师兄的气质(第一更)
    王离顺手就将灵砂袋和玉盒点向李道七,“李师兄你清点一下,一颗灵砂也不能错啊。”

    李道七也是无奈。

    真的是又当车夫,又当伙计。

    “那意思是我不用到大妖古镇去了?”王离看着离尘宗的这些人,呵呵一笑。

    他此时已经看清了点来灵砂袋和玉盒的萧满蔷。

    这名离尘宗的修士剑眉星目,身穿银色洒星法衣,法衣迎风飘动,看上去说不出的英俊潇洒。

    王离顿时微微一怔,感觉此人的气质有些熟悉,怎么好像和有人很像?

    此时萧满蔷微微一笑,道:“若是王道友还想去大妖古镇,我们自然也夹道欢迎。我们常在大妖古镇一带走动,倒是十分熟悉。也可以为王道友介绍沿途风貌。”

    这个时候王离彻底回过味来了。

    怪不得觉得眼熟。

    这种风度翩翩,荣辱不惊的虚伪模样,不就是和眼前的李道七师兄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明明应该对自己恨得要死,忍不住就想找个机会阴自己一把,但面上却还是客气的要命,处处恭维。

    这种气度,非寻常人所能及也!

    王离忍不住有些感慨,真诚道:“萧道友,你这份气度,有我李师兄的神采!”

    “他?”萧满蔷的目光落在兢兢业业数灵砂的李道七身上,心头顿时有些不屑,但脸上却是笑容越发谦和,道:“王道友过誉了,如我之流,如何能与李道友媲美。”

    王离有些惊了,道:“我的确看错了,你何止是有我李师兄的神采,你比我李师兄过之而无不及。”

    萧满蔷有些迟疑,他觉得好像王离的话说的有点问题,这弄的他都不知道怎么答话了。

    “呵呵道友,怎么办?”

    王离此时也有些蛋疼,他暗中传音给何灵秀,“我还有一门法门要设法交给蔡毓灿道友,原本还想去了大妖古镇再让你帮忙传递过去,但现在你都万众瞩目,如何行事?”

    “那先将这件事办了。”何灵秀道:“你将传功玉符给我。”

    “好。”王离也不废话,将已经准备好的传功玉符交给何灵秀。

    何灵秀随手取出一个黑色盒子将传功玉符装好,用一道灵符封起,然后对着身后道:“安歌道友,能否劳烦你做件事情?”

    那名圆脸女修顿时受宠若惊般掠了过来。

    “安歌道友,你能否让人帮忙将这件东西送至大御市集的飞鸟坊,此事对于王道友极为重要。”何灵秀说道。

    安歌一听对王离十分重要,顿时更加惊喜,道:“当然可以,只是这样的事情,十分简单。”

    等到她返回到苏扶摇等人的身侧,她很快便和十余名修士一起离开。

    王离有些目瞪口呆,有信徒真的很方便的样子。

    “那接下来我们干嘛?”他问何灵秀。

    他之前和吕神靓出孤峰,每一次出来都是有着很明确的目的,不是要急着赚取灵砂,就是要获得一些炼符的灵材,或者就是要设法取得一些药材,因为吕神靓到了一定时间就会犯病的原因,时间也都很紧迫。

    但现在他手头灵砂不缺,帮玄天宗要账也直接要完了,也知道了自己为何会平添那么多的信徒,现在就连给蔡毓灿的功法这件事情都解决了,那接下来他就有点迷茫了。

    到底是回孤峰去,还是干嘛?

    “你知道李道七和沈莉结为道友,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什么?”何灵秀此时传音反问道。

    “是什么?”王离此时原本下意识想说,是不是因为他想吃乱饭?但他直觉这么说的话,反而是浪费时间。

    毕竟眼前还有这一群离尘宗的人等着,还在听他要不要去大妖古镇呢。

    “是要隐境盛会的一个名额,隐山开启,你们玄天宗连进山夺取气运的名额都没有,李道七和沈莉结为道友,含光洞天看在李道七还算不错的情形之下,会给李道七一个隐境盛会的名额。”何灵秀说道。

    “玄天宗就这么惨的?”王离忍不住摇了摇头,“那你们华阳宗有没有?”

    “本来有一个,但通惠老祖结成元婴,应该就不只一个名额了。”何灵秀说道。

    “隐山这种小千世界虽然在修真界之中只能算中下,但毕竟有些特殊的灵药,你我联手,应该吃不了亏。”何灵秀传音道:“离尘宗这些人和你李道七师兄有的一拼,你或许可以直接问他们要一个隐境盛会的名额。若是隐境盛会的名额他们舍不得,仙墟盛会的名额你也可以一试,毕竟仙墟盛会的名额更为宽松一些。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仙墟盛会就在一月之后。”

    “怎么,连仙墟盛会我们玄天宗也没有名额么?”王离眉头大皱。

    隐境盛会没有名额,他是相当能够理解。

    隐境盛会就是隐山开启,四洲宗门进去瓜分气运,隐山就那么大,出产的灵药就那么多,际遇就那么多,当然进去的人越少越好,所以玄天宗按照目前的实力,按照弟子的水准,的确是够不上隐境盛会的条件。

    但仙墟盛会不一样,仙墟盛会就相当于是四洲宗门举行的一次年轻修士集体郊游,一次大型联谊交友会。

    仙墟位于红山洲南部,曾是某个古宗门的残迹,但无数年的探索之后,原本就已经成了没有任何好处可言的废墟。但四洲宗门为了增进各宗门的活力,为了让各洲年轻修士有更好的交友机会,有更多开眼界的机会,所以从数百年前开始,四洲的各宗门每十年就要篆刻一门不同的法门进那片废墟。

    当然,各宗门厉害的法门都不会舍得放在那片废墟之中,但再差的法门也是法门,积年累月之下,那片废墟之中存积的法门数量是十分惊人的。

    这片废墟平时封锁,到了仙墟盛会时,便开放让各宗门年轻修士进入。

    各宗门年轻修士进入之后,可以在那片废墟之中停留许多时日,除了互相探讨法门,观看内里篆刻的法门之外,到了灵脯日,各洲宗门还会调集不少灵气渡入这片废墟,那时这片废墟的天地灵气浓郁程度十分惊人,所以一开始这盛会叫做古墟盛会,后来才改名仙墟盛会。

    按王离所知,虽然各宗门调集天地灵气渡入时,那片废墟之中的灵气浓郁程度至少是寻常宗门山门内数十倍,但首先持续不过数个时辰,但抢着吸纳的年轻修士数量却是极多,如此一来,每个进入的年轻修士当日最多也不过能抢得相当于数百颗灵砂的灵气量。

    这数百颗灵砂,对于穷鬼修士而言当然听着也能两眼放光,但对于原本就得宗门厚爱,能够进入仙墟盛会的修士而言,也只是额外的一点小彩头。

    现在这仙墟盛会真正有意思的地方,是仙墟盛会近百年来,渐渐演变成了一个地摊大会和旧货交易大会,甚至是稀缺物品交易大会。

    在仙墟大会最初举行的那么些年里,各洲能够进入的年轻修士们倒是都抱着交友和探讨法门的目的,但后来很快就发现不对啊,这样所得的好处并没有多少啊?

    仙墟内里虽然各宗门篆刻的法门无数,但在有限的时间里,光想挑选一些合适的法门就已经挑花了眼,更何况那些法门还都不算高阶,最多只能说用来暂时补缺。

    至于交流修行心得,好像也没有什么大用,大家都没有熟到那份上。

    如此一来,好像在这种盛会之中,最容易提升实力的,反倒是得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能够补缺的法器、法宝,或者是一些急需的灵药和灵材。

    需求决定了这种盛会的出路。

    所以这一年一度的仙墟盛会,现在倒是已经变成了四洲一年一度最大的修行物资地摊大会。

    几乎所有的修士都会带一堆东西进去交易,和寻常市集最为不同的地方,是这种交易没有保障的,大家各看喜好,各凭眼力。

    所以亏的不少,但大赚的也很多。

    如此一来,这种盛会到是对很多人而言反而更有了吸引力。

    到了上次混乱之潮平定之后,这二十几年之间,这仙墟盛会甚至渐渐演变成了很多宗门和坊市处理一些无用库存的地方,所以物品更杂,捡漏和失手的可能性也更大。

    按王离所知,似乎是连一些大坊市都有进入仙墟盛会的名额,更不用说正儿八经的仙门正统了。

    “呵呵。”

    听着王离的疑问,何灵秀呵呵一笑,“按我所知,好像玄天宗和黄土宗是小玉洲仅有的两个没有得到今年仙墟盛会的名额的宗门。似乎好像是因为你们玄天宗宗主自身的问题,参加仙墟盛会的各宗,都需要交纳一定数量的灵砂,到时候用以朝着仙墟之中灌输灵气。但是你们宗主好像觉得得不偿失,自己宗门里有修士进入得到的好处好像还不如损失的那么多灵砂。”

    “.…..”王离顿时惊了。

    这不只是吝啬,完全就是情商不高了吧?

    一堆人兴致勃勃的提出大家添点彩头做游戏,结果就有人说这游戏没啥赚头,我不添彩头了,你们玩吧。

    这人很容易就被孤立了吧?

    郑羡仙平时看起来很仙骨道风,很一派宗师的样子,怎么好像脑子有点不行的感觉?

    难道宗门里的那些长老们,当年都是觉得玄天宗不能要个厉害的宗主,以免锋芒太露招惹大祸?

    王离还在浮想联翩,离尘宗的那些人却是心中有些奇怪,萧满蔷便忍不住出声问道:“王道友,你现在是要去大妖古镇一观,还是有别的事情,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么?”

    “有,当然有。”

    王离斩钉截铁的回答,但接下来马上又道:“你们稍微等一等,我先安排个事情。”

    “苏扶摇,苏道友,你们帮我传个话出去。”

    他转身,对着苏扶摇等人说道:“你们帮我传话出去,含光洞天,你们的弟子沈莉言而无信,来了我们玄天宗结果又抛弃我李师兄,退婚不结道侣可以,但答应我们玄天宗的隐境盛会的一个名额,却绝不能少!”

    李道七浑身一震,他脑海之中嗡嗡作响。

    难道自己之前一直觉得王离讨厌自己是错觉,他难道为自己出头,还要将那个名额硬生生的要回来给自己?

    苏扶摇等人顿时一愣,旋即笑了起来,道:“王道友客气了,你都这样说了,何须我们特意传话,你在这里一说,我敢担保要不了多少时候,含光洞天就已经听到你的呼声。”

    “那就行!”王离心满意足的转过身来,看着萧满蔷,笑道:“萧道友,我看你很有我李师兄的气质,既然如此,不如你们离尘宗再分我几个仙墟盛会的名额?或者隐山盛宴的名额有多的话,再给我一个也可以,毕竟含光洞天的名额我还没有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