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比我还没有节操?(第三更
    咚!

    陆夺狠狠坠落在地,他身体强横,虽然咳出一口鲜血,但却马上站了起来。

    他身上马上还是金光涌现,但他的脸色却是面如死灰。

    他感觉得出王离收手了,否则若是真正的生死对决,他绝对会被王离杀死。

    今日他想击败王离立威,一飞冲天,但没有想到以他这样的神姿,竟然还不是王离的对手。

    “既生王离,何生陆夺!”

    他一声厉吼,震动天地,金光涌起,他飞腾入高空,很快消失不见。

    “既生王离,何生陆夺!”

    这样的话语被迅速的传播出去。

    “想不到金光宗竟然暗中孕育了这样的一个天才,金光宗古经再现,金光宗看来要崛起啊!”

    “看来还是迟雅南英名,迟雅南虽然修为和这陆夺相差无几,但听闻他根本没有形成任何大道异相,按战力肯定无法和陆夺相比的。”

    “他不来的确是英明的,若是来了,也只能饮恨当场,恐怕也要喊出既生王离,何生迟雅南!”

    “那目前看起来,只能等待冷霜月和云青画了,不知冷霜月什么时候会赶到?”

    随着小玉洲各处乐议,王离气海内那片金色净土之中的菩提树枝条曼舞,飞散出来的真元越来越多,王离估摸着都已经远超他自身每日勤勉修行所得。

    他体内的万窍之中,真元不断积蓄,他身体的道韵更加惊人,他直觉只要自己演化大道异相,大道异相的威能都已经增强。

    所有人都在等待冷霜月的到来,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艘核舟突然从远处的云端疾驰过来,在距离王离所在的这一叶扁舟还有很远时,一声极为震惊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灵秀,真的是你!”

    何灵秀瞬间就无语了。

    她的师尊乌阳真人到了。

    “什么人啊?”

    王离看着那艘核舟,一个哆嗦,“怎么连这么老的金丹修士都来了,难道我还挑衅了金丹修士,这个金丹修士喊你干嘛?”

    “他是我师尊,你明明还见过的!”何灵秀生怕王离胡言乱语,她咬牙传音道。

    “是你师尊乌阳真人,怪不得有些眼熟。”王离顿时放宽了心,不好意思的笑笑,“上次你们华阳宗通惠老祖渡劫,那天劫十分吓人,我惊魂未定,倒是没有太过留意你师尊。”

    说完这几句,他顿时对着那艘疾驰而来的核舟行了一礼,道:“晚辈王离,见过乌阳前辈!”

    乌阳真人原本就心急的不行,此时被王离这么一喊,他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何灵秀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实在太过重要了。

    这可是华阳宗的希望和未来啊。

    “灵秀!”

    他目光和神识不断扫着何灵秀,感觉好像生怕何灵秀已经被王离怎么怎么样了。

    “师尊!”何灵秀原本对付她这师尊是有一套,但此时也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你如此着急做什么?”

    “你没有事吧?”乌阳真人略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但明明已经问了一句,而且何灵秀还没有回答,他又马上问了一句,“你真的没有事吧?”

    何灵秀也实在是无语了,道:“师尊,我有没有事你都看得出来,你这是作甚?”

    “你为何和玄天宗此子在一起?”

    乌阳真人的目光这才落在王离的身上,此时他看着王离的神色,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王离是拐卖少女的人贩子。

    王离也是无奈了。

    呵呵道友这么阴险,难道你还怕呵呵道友吃亏?

    结果他脑海之中才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乌阳真人的声音就又已经响了起来,“灵秀,他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你也没有和魏黛眉一样,答应他什么事情吧?”

    何灵秀一口气憋在胸口,她都有些恼羞成怒了,“师尊,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要带你回去。”乌阳真人看着王离,“此人…此人…”

    一时之间,他却是有些语塞。因为他想不出怎么来形容王离,只是心中觉得何灵秀不能和王离这样的修士呆在一起。

    “师尊,你不要管我,他气运非凡,我跟着他自有好处。”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传音给乌阳真人。

    “什么好处?”乌阳真人在华阳宗也是很古板的修士,他咬牙道:“此人太过招摇,你跟着他只有可能沾染祸事,你还年幼,你可不能…”

    “够了。”何灵秀的眉头皱了起来。

    她不再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直接将自己的气息绽放出来。

    她身上瞬间灵韵流转,身外如有火光流转。

    “筑基三层…即将晋升筑基四层?”乌阳真人顿时怔住。

    他当然不知道在此之前,何灵秀一直是刻意的隐藏和压制了自己的修为,他只以为何灵秀在最近极短的时间里有了惊人的突破。

    “……”遇到如此呆萌的师尊,何灵秀倒是有些于心不忍了。

    她开口道:“三师叔他……”

    她原本是想告诉一些瞒着乌阳真人的事情,但也就在此时,又一道遁光急剧落来,却正是她三师叔灵阳真人。

    “你怎么也来了?”

    乌阳真人一眼看到灵阳真人,又一下子愣住,在他的印象之中,灵阳真人最喜闭关静修,很不喜抛头露面。

    “师兄,你和我返回华阳宗,灵秀的事情,我自会慢慢说给你听。”

    灵阳真人只是看了一眼何灵秀和王离,便看着乌阳真人,轻声道:“她自有主见,而且既然此事事关她的气运,你便让她做主,你不要强行插手了。”

    “我自己的弟子,难道还管不了了?”乌阳真人不可置信。

    “这是老祖的意思。”灵阳真人平静道。

    “哪个老祖!”乌阳真人一时有些急眼,张口就叫。

    “通惠老祖啊,我们还有哪个老祖。”灵阳真人也是无奈了。

    乌阳真人顿时就呆了,“老祖的意思,老祖说什么?”

    “老祖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再娇嫩的树苗,也有迎接风雨的时候。这是她的机缘,你不要多管了。”灵阳真人说道。

    再娇嫩的树苗,也有迎接风雨的时候?

    乌阳真人觉得这句话怎么好像都不对味。

    “走吧,师兄,老祖既然这么说,自然有道理。”

    灵阳真人却不给他过多思索的时间了,他拦在乌阳真人的身前,对着王离颔首为礼,认真道:“我来时,通惠老祖特意托我传话给王道友,他说若是王道友有空的时候,不妨去华阳宗见他一见。”

    华阳宗的元婴修士让何灵秀和王离呆在一起?

    何灵秀现在也马上要筑基四层的修为了?

    这名华阳宗的女修,虽然之前都听说她的天赋惊人,但修为似乎也不显山露水,现在竟然已经如此强大了?怪不得能和王离呆在一起!

    一名元婴修士特意邀请王离去山门?

    这是何等的殊荣!

    但让所有旁观者没有想到的是,一听灵阳真人这么说,王离却是面露苦笑,直接了当的说道:“我不去!”

    “为何?”灵阳真人也顿时愣住。

    “我捡了他的阴雷伞。”王离很诚实的说道:“说不定他让我去了之后,要给我穿小鞋。”

    “咳咳…”灵阳真人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的脑回路,瞬间咳嗽起来。

    “王离!”何灵秀的脸都黑了,“你自己小鸡肚肠,难道你以为通惠老祖和你一样小鸡肚肠吗?”

    王离无奈了,这才对着灵阳真人道:“好吧,我有空就去一去。”

    何灵秀冷笑起来,“那你意思去我华阳宗见一名元婴修士,还有些丢人?”

    “.…..”王离无语,最终对着灵阳真人道:“那我全听呵呵道友安排。”

    “呵呵道友?”

    灵阳真人一怔,旋即看着王离和何灵秀的脸色,他便反应过来是指何灵秀。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但也不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转身拉着乌阳真人一起离开。

    “乌阳前辈走好。”王离看着乌阳真人走的时候一副眼睛都有些红的样子,他便用力的朝着乌阳真人的背影挥了挥手,大声道:“放心好了,乌阳前辈,我没有对她做什么,我也不会对她做什么的啊!”

    乌阳真人原本只是眼中有些红意,但此时一听,他身体陡然一震,他的眼球都有些红了。

    他感觉更加不放心了。

    “你给我闭嘴!”何灵秀咬牙,一字一顿的传音!

    “华阳宗这是将一名筑基四层的天才女修,直接交给了王离?”

    “而且是元婴老祖钦点?”

    “是这个意思吧?”

    周围天地间,王离的那些崇拜者们顿时又疯狂了。

    何灵秀隐约听见了不少这样的声音,她的牙都磨得疼了。

    她狠狠的盯着王离的后背,如果不是生怕引起人更多的遐想,她此时绝对要狠狠刺上几剑。

    没过多久,一桩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

    一些遁光迎面飞向了李道七驾着的这一叶扁舟。

    “难道是冷霜月吗?”

    所有人努力的瞪大了眼睛,但眼睛看到的却大多是些男修,而且根本没有那种传说中的冰山美人在场。

    “离尘宗萧满蔷见过王离道友。”

    随着这声音响起,“听闻王离道友前来,我等不胜惶恐,哪里能劳烦王道友车马劳碌,我等便主动前来迎了,这是欠贵宗的灵砂,再加上孤峰所要的那一株七窍明心草我们也带来了。”

    王离只听得这声音,还根本未看清这人的脸面,一个灵砂袋和一个玉盒便已经凌空飞了过来。

    “.…..”

    李道七顿时无语了。

    比我还没有节操的?

    见风使舵这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