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吐血无人管(第一更)
    卫静墨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深坑里吐血。

    他妈|的倒是有个人管管我呀。

    明明刚刚是我和王离斗法,万众瞩目。

    现在居然直接当我是空气了,都根本没人管我了?

    我好歹也是星河宗宗主之子,之前也未曾一败的天才卫静墨!

    让他更加吐血的是,王离真的把他直接忘了。

    王离回到李道七的小舟上,就直接让李道七架舟走了。

    ……

    其实也不怪王离。

    这冲击也太大了。

    就连那些叫嚣四洲的嚣张话也压根不是他说的,结果他就已经成了从中部十三洲的万古强宗手中横刀夺爱的存在?

    直到李道七架着这法舟都飞出几十里地了,他才想起来卫静墨:“刚刚那个被我砸下地的卫静墨呢?”

    李道七此时的脑袋也彻底麻木了,他石化人一样说道:“之前还在地上吐血呢,好像看你直接离开,气得不轻。”

    王离略微宽心,“还能一边吐血一边气得不轻,那看来死不了。”

    “李师兄。”

    他看了一眼麻木的架舟的李道七,“你要道侣不要,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道侣。”

    李道七浑身的寒毛都一下子竖了起来,“不要!师弟,绝对不要!”

    “你之前不是还想忍辱负重和含光洞天的沈莉结为道友的?”王离有些忧伤道。

    “那是之前!我现在立志终生不要道侣。”李道七咬牙,他只觉得以王离现在的惹事能力,随便找个什么事情落在他头上,他就彻底的完蛋了。

    “没事,我也就是问问。”王离忍不住摇了摇头。

    李道七额头上全是黑线,你当然只是问问,你之前也都只是问问。

    “你这下舒服了?”何灵秀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道侣都还没有,侍妾都已经预定了一个,而且还预定了两年后和别洲的道子一战。”

    王离郁闷道:“呵呵道友你别乘机幸灾乐祸行不行,我正糟心呢。我哪知道我就在经藏殿读读书,就莫名生出了这么多事,简直有毒。”

    何灵秀呵呵一笑,道:“不过王离你不用担心。”

    王离有些奇怪,“为什么不用担心?”

    “因为按目前这态势,你恐怕活不过两年,注定早夭。”何灵秀笑道:“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两年后发生的事情。”

    “……”

    王离无语,他没有和何灵秀斗嘴,因为他觉得好像按目前的状况来看,形势真的太不妙了。

    此处的消息飞快传递出去。

    慕听寒一行人很快也知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魏黛眉竟然和王离订立两年之约?”

    “她竟然真的答应王离,两年后王离去天一古宗,她就做王离的侍妾?”

    “魏黛眉…她这样的人物,竟然亲口对着所有人说,答应王离…宁愿做王离的侍妾?”

    慕听寒在火焰翻卷的战车上,听着传来的消息,脸色越来越不对。

    突然之间,他简直带着哭音对着身旁的小姨子哀嚎了起来,“师妹我对不住你啊,魏黛眉这样都肯,我竟然以死相逼不和他做连襟,我竟然以这样的方式,不让你做他的道侣。”

    王离的崇拜者逐渐增多中。

    尤其是当魏黛眉最后对王离说的那段话被苏扶摇等人传出来之后,王离的形象瞬间就高大了呀。

    “王离,真乃我辈需要仰望之人。”

    慕听寒都对王离内心无比崇拜,成了王离的崇拜者。

    他哪里是叫嚣四洲。

    明显他就是惩强扶弱,而且为四洲的修士出头啊。

    小玉洲有王离,简直是小玉洲之幸!

    王离气海之中那片金色的净土之中,那株菩提丝丝流淌而出的真元越来越多。

    他发现接连和慕听寒、卫静墨交手之后,他的真元补充的反而比损耗的多,现在他体内那“万窍归元经”产生的万窍之中,慢慢有真元积累了起来。

    “呵呵道友,你也别光顾着幸灾乐祸啊,毕竟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啊,我要是早夭,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啊。”王离一边感受着体内的变化,一边忍不住对着何灵秀说道。

    何灵秀看了一眼王离,传音道:“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就和被道侣抛弃了以后伤心欲绝,要摆脱伤心,最好的办法,就是重新找一名更好的道侣一样…”

    “等等。”王离狐疑道:“呵呵道友我怎么觉得你这比喻好像不对,你看我李道七师兄明明被道侣抛弃了,但我说要给他重新找一个道侣,他却根本不要。”

    “我和你说正经的,你能不能不要再这般对话鬼才?”何灵秀的眉梢顿时挑了起来。

    王离无奈道:“好,你接着说。”

    “要将人的注意力从你身上移开,便只能再有一个比你风头更劲的人物。”何灵秀说道:“若是有人比你更嚣张,更张狂,得罪那些宗门更狠,那他们的注意力自然先放在那人的身上,就会反而忽略你。”

    王离点了点头,“呵呵道友你说的有道理,只是,我现在都这样了,怎么可能有人比我风头更劲,而且事实情况是,恐怕东方边缘四洲真的没什么年轻修士比我厉害啊。”

    何灵秀气得有点胸疼。

    王离越是说的是事实,她就越是不爽,但为了不让王离早夭,她还是咬牙道:“你是不是猪?没有比你风头更劲的人物,你不会造出一个来?你的欺天古经和诸多法门白学的?”

    “也对哦。”

    王离的眼睛瞬间亮了,他也是极聪明的人,马上就振奋起来,“等去完大妖古镇,我接下来谋划一番,用个别的面目示人,打造出一个风头更劲的人物。”

    ……

    小玉洲靠近恶水洲的边缘,某个传送法阵不断灵光闪烁。

    传送法阵周围的修士一般消息比别处的更为灵通。

    因为传送法阵沟通的距离惊人,从各处来往的修士又多,往往第一时间就能将发生在远处的消息传递过来。

    此时这个传送法阵周围聚集了不少修士,因为他们刚刚听说卫静墨被王离一顿乱屎砸下地去,结果在地上吐血却被王离遗忘,同时魏黛眉的回答也让他们震惊不已。

    若是没有别的事情,他们估计光是这个话题都要谈论个半个时辰。

    但就在此时,一阵灵光闪烁之后,这个传送法阵完成一次空间传送之后,他们的视线里出现了两名女修。

    其中一名女修身穿白色法衣,如远处的冰山般高冷,另外一名女修尚且年幼,身穿紫衫,看上去十分清丽可爱。

    这两名女修虽然并不气势逼人,但拥有着一种难言的道韵,一下就和寻常的修士显得截然不同。

    这些在传送法阵周围闲聊的修士虽然毫无心理准备,但在一愣之后,他们的脑海之中瞬间就浮现出了一名女修的名字,“冷霜月!”

    红山洲!紫府,雪月仙子冷霜月!

    这是筑基一层的修为时,就自然显化出“孤山雪月”的大道异相,从而被人称为雪月仙子的天才修士冷霜月!

    在四洲那些天之骄子已经纷纷到达小玉洲的时候,她竟然也出现了?

    这可是隐然是四洲年轻修士中第一人啊!

    “师姐,他们应该认出你是谁了。”

    紫衣女修便是苦求冷霜月之后得偿所望终于跟出山门的周琳琅,她眼珠子一转,就笑了起来,清声问道:“我方才听你们停下来之前似乎是在谈论那玄天宗的王离?”

    “是..是…”一群还未回过神来的修士纷纷点头回应。

    “诸位道友,晚辈是紫府修士周琳琅。”周琳琅笑眯眯的看着这些修士,道:“我和我师姐刚刚到达小玉洲,不知诸位道友可否将最近有关王离的事情告知一二?”

    “当然可以!”

    一群人顿时和吃了灵药一样振奋起来,当下就有一个语速极快的修士将传来的消息都说了一遍。

    “慕听寒被一剑击败!”

    “卫静墨被打得躺地上吐血无人理会?”

    “魏黛眉…竟然和王离定了两年之约?”

    周琳琅听着听着眼神就不对了。

    尤其听到魏黛眉都直接和王离定了两年之约,她更是忍不住倒吸冷气,“这王离也太厉害了吧?”

    冷霜月的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她只是异常简单的说了两个字,“走吧。”

    在下一刹那,她和周琳琅的身影便在这些修士的眼前消失了。

    “师姐,你居然笑了?”

    周琳琅兀自还有些震惊于方才听到的消息,但眼睛余光的所见,却让她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她转过头去,却真的发现冷霜月的嘴角挂着一丝极为罕见的甜美笑意!

    她顿时呆若木鸡。

    “这王离…真的是极为有趣。”冷霜月的笑意反而扩大了些。

    竟然能够用一堆“狗屎”砸得卫静墨直接躺在地上吐血,还敢为了魏黛眉出头而惹上别洲道子?

    这是何等样的人物?

    既然师尊用妙术推演,确定自己注定和此人有一番气运纠缠,那看来…此人就算两年后对上餐霞古宗的陆鹤轩,也应该不会落败?

    东方边缘四洲,好像气运和之前完全不同,彻底变得有趣起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