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答应(第三更)
    魏黛眉一直是很谦虚的一个人。

    她自认为自己战力未必能够胜过之前已经被王离一剑击败的慕听寒,但那只是因为慕听寒的杀伐法门的确厉害,而且慕听寒修行的时间比她长出很多。

    在修行进境方面,她绝对不会认为自己会输给慕听寒。

    至于战力,现在她对上慕听寒未必能胜,但再过几年,她却觉得自己应该有必胜的把握。

    因为她修的很快,而且她已经引起天地元气的共鸣,已经形成了“灵雨成溪”的大道异相。

    按她所知,慕听寒至今也未形成任何的大道异相。

    大道异相的随身,便相当于是天道法则对于这名修士综合素质的认证,是整体道韵到了一定程度的自然显化。

    没有形成大道异相,便说明这名修士一定在某种地方还有着一定的欠缺,不够极致。

    按她所知,整个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辈的修士能够形成大道异相的修士,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她能够在筑基三层的修为时便演化“灵雨成溪”的大道异相,至少在整体道韵方面,也足够傲视群骄。

    她可以肯定,在东方边缘四洲,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有修士能够在炼气期形成大道异相。

    但现在,却有了。

    就是眼前这王离。

    她行向王离。

    此时所有的看客还处于绝对的震撼之中。

    很显然,王离是以牙还牙,他甚至都没有动用玄天剑罡,也纯粹是以法宝和法术的结合硬撼卫静墨,接着也是碾压般直接击溃卫静墨,直接将他打入尘埃。

    震撼未消时,他们所有人看到魏黛墨已经行向王离。

    这周围天地间的气氛瞬间就又被拉高。

    无数惊呼声响起。

    “魏黛眉,是她!”

    “她也直接朝着王离去了,怎么,难道是想车轮战吗?”

    “她和卫静墨并无交集,怎么,难道她要为他出头?”

    “她难道自认为比卫静墨强出很多?”

    一片哗然之中,魏黛眉却已安静。

    她就像是空中飘落的静花,落在王离的对面。

    何灵秀的眉头微微的蹙起。

    强者和强者之间自有感应。

    曾几何时,魏黛眉也早已成为她道子之路上必须超越的目标。

    但此时,她很自然的感到了压力。

    王离有点头疼。

    后方传来的声音就让他轻易的知道了这名女修是谁。

    可关键自己都已经刻意绕路了啊,结果还是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更何况这名女修看起来不讨厌,而且听后面的提醒,这名女修之所以会来找自己,是因为他要魏黛眉等她两年,两年后他要收魏黛眉做侍妾。

    之前他揍卫静墨还揍得心安理得,但面对这魏黛眉,好像感觉是自己不对啊。

    要不要给她道个歉啊啥的?

    王离还在心理斗争,魏黛眉却是已经微微一笑,对着他颔首为礼,轻声道:“王道友,方才你最后碾压他的,是大道异相吧?”

    王离顿时一愣。

    这画风怎么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不是应该兴师问罪的么,怎么如此客气,而且直接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看着他发愣而不否认的样子,魏黛眉心中已是有了答案,她和王离再靠得近了些。

    王离顿时有些莫名的紧张,“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之前不久也形成了大道异相。”魏黛眉越发觉得王离有趣,道:“所以对这大道异相的元气法则有些莫名的共鸣,只是…王道友你的大道异相应该在我之上。”

    “你说是就是吧。”王离有些摸不清对方的来意。

    魏黛眉却是看着他,又已经说了一句:“其实我看王离也并非嚣张张狂之人。”

    王离顿时眼睛一亮,“魏道友看来你是明事理的人啊,我终于遇到一个明事理的了,看来你不是找我决斗来的。”

    “原本就没有想着要和你决斗,若是慕听寒和卫静墨连败于你,我还要和你斗法,那未免太不知死活了。”魏黛眉没有停步,她和王离又近了许多。

    王离这下更是紧张了,吓得他破车震颤,似乎随时要倒退。

    “你这…?”魏黛眉已经距离他不到五丈,此时他这破车震颤,那种有些熟悉的气息和这方天地元气法则的牵动,让她的呼吸瞬间就不自觉的停顿了。

    她的目光不可置信的落在王离身下的破车上,“你这破…你这法车,竟也是大道异相?”

    王离也是无奈。

    他现在见知已经不凡,知道对方之所以能够看穿,一是因为对方也正好刚刚形成大道异相,正好那种天地法则的自然感应的气机还萦绕身边,二是因为她此时距离他已经很近。

    修士和修士之间,其实百丈都算太近,但她距离他已经只有五丈了。

    “魏道友,看穿不说穿。”他苦笑着看着魏黛眉,接着轻声道:“而且,说话就说话,不用距离这么近的。”

    魏黛眉仰起头,她看着王离,看着看着嘴角就微微的往上翘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怎么,你怕了?还是害羞?说让我等你两年做你侍妾的时候,你都不害羞,不怕,这个时候近了些,你就羞怯了?”她看着王离的眼睛,说道。

    王离额头上的汗都流下来了。

    他觉得魏黛眉似乎比前面遇到的对手厉害多了。

    “我和你说两句话就走。”

    魏黛眉看着他额头上的汗珠,微微一笑,道:“不过我可不可以试试你的法车?”

    王离愕然,“怎么试?”

    “当然是试乘一下。”

    “.…..”王离完全懵了,这是什么套路?

    “那就当你默认可以了。”魏黛眉颔首致谢,她再次动步,王离心里发毛,下一刹那,他身边幽香浮动,魏黛眉竟已站在他这破车上,和他并肩而立。

    “什么意思?”

    “魏黛眉不想和他斗法?”

    “魏黛眉竟然上了他的破车,而且和他….”

    “啊,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要答应他的条件么?”

    “.…..”

    所有人想要王离给出答案,但现在偏偏王离最懵。

    “你看似嚣张跋扈,实则根本不是这样的人。”魏黛眉静静和他并肩而立,看着前方的云层和下方的山河,她嘴角荡漾着淡淡的笑意,“所以你的那些叫嚣,其实都有深意,你挑衅慕听寒,大概是因为他头脑太过简单,斗法也只知一味杀伐,所以你用那种手段击败他,挫挫他的锐气的同时,也让他反思。卫静墨…你的确是不耻他的所为,你应该是为当年那名被他夺了道侣的师兄出气。至于我,你相约两年,应该是知道两年后,餐霞古宗的陆鹤轩要正式登立道子之位,之后,他便要来接我去做他侍妾。”

    “什么?”王离真的惊了。

    他自觉自己的思路已经在吕神靓的教诲下很是清奇,但明明就是很简单的事情,这魏黛眉说出这么多道道出来,他的思路真的是完全跟不上了啊。

    这都是神解读啊。

    “你也不用故作惊讶。”魏黛眉的眼中突然有了淡淡的雾气,“我天一古宗已经是东方边缘四洲数一数二的强宗,但即便如此,也无人敢反对餐霞古宗这样的提议,甚至在绝大多数师长看来,即便是我,能被餐霞古宗的道子选中做侍妾,也已是一桩美事,将来能够给天一古宗也带来不少益处,但你却敢替我出头,敢和陆鹤轩为敌。”

    “.…..”王离感觉自己就在听匪夷所思的故事,他苦笑了起来,他直觉被坑惨了。

    “仗势凌人者,他的修为即便再高,也不会让我心有所动。但能为我不平,敢为我一战中部十三洲的万古强宗者,足以让我心折。”魏黛眉浅浅的笑了起来,“王离,我天一古宗有一条悬空瀑布极美,我天一古宗落日时,晚霞和彩虹齐飞的景象,更是极美。我等你两年,两年之后,我想和你一起这样在天一古宗并肩看夕阳。”

    “不是,我这…我就是…”王离顿时急了,他觉得自己怎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就已经纠缠不清了呢?

    “我知道,你肯定说你不过就是广撒网,随便问问。你之前和慕听寒也是那么说的,他不愿意,你便算了。但是你问我了,我还没有回答。”

    魏黛眉笑了起来,她笑得眉毛都有点弯,此时迎着阳光,她的笑容说不出的灿烂,说不出的好看。

    她动步。

    晶莹的雨丝随行,在她脚下化为清澈的溪水。

    她离开王离,身影远去,但声音却是遥遥而清晰的传了过来:“我现在答了…我等你两年,两年后,你来天一古宗,只要你能胜了陆鹤轩,不让他带走我,我自然便可以做你的侍妾。”

    轰!

    所有的看客全部都震惊了。

    无数人甚至控制不住体内的真元波动,四周的轰鸣声如巨潮涌动。

    一阵阵不可置信的声音不断炸响。

    “我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她说了什么?”

    “她答应王离?她在天一古宗等王离两年?”

    王离的大脑也是如同被潮水冲刷一样,一片空白。

    简直是晴天霹雳!

    我这作了什么孽啊?

    我哪知道还有什么餐霞古宗的修士要强扭瓜呀。

    一起并肩看夕阳干嘛,还不如直接给几件法宝啊。

    (这一章写太好了,我都激动的快哭了...不怕说句破坏气氛的话,给点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