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师姐下山(第二更)
    “难受啊,凌七…好不容易跑出来了,看来还是要死啊。”

    白骨洲,身上全是鲜血的辛明郁闷的哀嚎起来。

    七宝古域的边界就在他们的身后数里处。

    他和同样浑身都是鲜血的凌七无力的靠在一块巨骨上,在他们此时视线所在的方位,恶障灵毒翻滚的边界不断飞出一道道闪耀着绿光的影迹。

    那是一只只拳头大小的蝙蝠,浑身闪耀着绿光。

    它们飞出时,像拔丝一样在身后带起一道长长的恶障灵毒的涡流,这些拔丝一样被拔起的恶障灵毒又缓缓的缩回,就像是活物一般。

    凌七不说话。

    他很难理解辛明在这种时候都还要无病呻吟。

    事实上他和辛明在性格上有着很大的差异,但不知为何,在那么多绝修之中,他却偏偏和辛明成了生死之交。

    “真的难受。”

    辛明又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些拳头大小的蝙蝠不过是一级三品的妖兽,这种妖兽在平时就是被他和凌七随意虐待的份,但眼下,这些死追着他们不放的低阶妖兽,应该是真的要了他们的老命了。

    凌七依旧不说话。

    辛明就更难受了,“叫你不要进七宝古域来找我,你走不就完了吗,非得陪我一起送死。”

    凌七笑了笑,“我喜欢。”

    辛明彻底无语了,“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这么变态呢?都这个时候了,还我喜欢?妈的那些蝙蝠都要吃我们的肉了,我们两个都要变成骨架子了,还我喜欢?”

    凌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的你好像不喜欢和我死在一起似的。”

    辛明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比起一个人死,两个人死一起好歹热闹点,但我也是没得选择啊,有得选择的话,我不得选个绝色女修一起死,非得选个抠脚男修?你可别以为我有什么不良的嗜好。”

    也就说了这几句话,那些吱吱乱叫的蝙蝠就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

    他们身上都已经被这些蝙蝠身上的绿光染绿了。

    “你们要吃就吃,别吱吱乱叫行不行?”辛明骂道。

    但让他无奈的是,他这么一骂,飞过来的那些蝙蝠似乎吱吱叫得更加起劲了。

    唰!

    就在辛明又要喊难受然后等死的时候,一道肃杀的气息镇落在他们的身周。

    一只只眼看着已经要扑到他们身上的妖蝠就像是被无数的细小的利刃瞬间切割一般,瞬间变成了无数碎屑,往外散开。

    “看来死不了了?”辛明叹息了一声。

    “但你们可能比死还要难受。”在那些妖蝠彻底散碎时,一名绝修出现在他们的身前。

    这名绝修看着那些碎成无数碎屑的妖蝠,背着他们而立,“你们占尽天时地利却没有能够杀死黑天圣主之女,而且连圣骨异炎和元雷炼妖塔都在你们的手上毁去,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我就知道要背锅。”辛明看着身前的这名绝修,丝毫没有意外,叹息道:“高念云,我看见是你来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

    这名绝修没有理会他,只是出声对着凌七冷漠的说道:“凌七,我倒是希望你能够或者从积云窟出来,毕竟在教过你的所有人的评价之中,都说你是这数批绝修之中,最有可能超越我的存在。”

    凌七只是淡淡的笑笑,依旧没有说话。

    辛明的脸却是彻底的白了,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积云窟?那么多可以放逐的绝境,居然要把我们丢到积云窟这种地方?不能换到霾石矿坑,不能放到夜雨之地吗?还有,你说他是最有可能超越你的存在,那你把我放在什么地方?”

    这名叫做高念云的绝修依旧没有转头,只是冷冷的一笑,“三年,只要你们在积云窟能够活上三年,你们会得到所有失去的东西,还会有更多的际遇。”

    说完这句话后,他才回应了辛明一句,“至于你,辛明,我只希望你在积云窟不要拖凌七的后腿。”

    “这么瞧不起人的?”辛明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

    但他才刚刚叫完这句话,他整个人眼前的世界就已经颠倒过来,他的口鼻之中都沁出血来。

    他和凌七被这人身上的丹光倒卷了起来,然后以可怖的速度冲上云层上方的高空。

    在那里,有一朵乌金色的莲花悬浮着。

    ……

    红山洲,一片连绵的红色山脉之中,矗立着诸多紫色的道殿。

    诸多紫色的祥云在这片紫色道殿所在的山脉之中形成,很自然的悬浮在这些道殿的顶端。

    所有这些道殿之中,在某个原本不起眼的角落,却有一座截然不同的白殿。

    这座小小的道殿通体洁白,不断散发着寒气的同时,也自然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这座道殿内里的陈设也简单到了极点,唯有一个用于打坐的蒲团。

    此时,一名身穿白色法衣的女修坐在这张蒲团上,她的对面,站着一名身穿紫衫的法衣。

    身穿紫衫法衣的女修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面容,虽然英气十足,但面相难免青涩稚嫩。

    她身上的灵韵却是惊人,呼吸之间,有两条细细的紫气就像是蔓枝一般自然缠绕在她身周,这两条紫气和周围的天地气息沟通感应,给人的感觉是假以时日,这两条细细的紫气会演化成真正的大道异相。

    她对面盘坐着的白衣女修身上没有任何灵韵流露,也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在任何修士的感知里,就像是一名凡夫世界的普通女子。

    但只要能看着她的容貌,气质,便没有人会这么想。

    她的五官给人的感觉特别立体,特别清晰,就像是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彻底消除了所有遮挡在她面目之前的一切东西。她似乎特别真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但眉宇之间的神色,却有着一副似乎根本不想和这个世界有任何纠缠的清冷。

    她脸上的神色明明十分平和,但就是有着一种莫名的遗世孤立的气息,就像是晴日里远处从云端露出的雪峰,它就清晰的一直在那里,但却不想让任何人接近。

    这名白衣女修,就是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的修士之中,名气最盛,修行速度最快的冷霜月。

    她对面的这名紫衣女修,则是她的师妹,在整个紫府之中,修行进境只比她慢的周琳琅。

    “师姐,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此时,周琳琅对着冷霜月说道:“顾白鹤败在他手中的事情,也的确是事实。”

    “知道了。”冷霜月眼中没有任何的波澜,“东方边缘四洲能胜过顾白鹤的人想来都很多,只是很多人之前和这玄天宗的王离一样,并不显山露水而已。至于说王离口无遮拦,调戏我这事,应该并非是真正出自他的口中,像他和吕神靓这样的玄天宗弟子,实则比我还要孤高,又岂会如此无聊。而且此人若真是如此心性,之前岂会丝毫不显山露水。可想而知,肯定是玄天宗吃了他亏的人,或是含光洞天那些人在搬弄是非。”

    周琳琅听着听着就一脸失望,“师姐,你的意思是根本不想出山门去看看,根本就不理会?”

    “何须浪费时间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许多修士修到最后,都是缺憾寿元不够,却是不知生平浪费了许多细碎的时间,这些细碎的时间堆积起来,就已是积沙成塔。”冷霜月摇了摇头。

    “可是想想都很好玩啊。”周琳琅一副羡慕却又不能以身代之的样子,“我多想出去看看,可是师尊又偏偏不让我出去。”

    “等你到了筑基三层,师尊便会安排你出去历练。”冷霜月微微一笑。

    “唉…你不想出去,师尊却偏偏要你出去,我想出去,师尊却又不让我出去。烦死了,师姐你能不能在师尊面前求求情,让你带着我一起出去?”周琳琅更加懊恼。

    “什么?”冷霜月顿时微微一怔,“师尊要我出山?”

    “嗯!”周琳琅很是乖巧的样子,又很明显的讨好道:“师姐,师尊最近心有所感,又恰好传来这样的事情,他用了天衍推演,确定你合该与此人有些气运纠缠,他推演显示,你若见了此人,我紫府可能能够应付接下来的一场劫数。他知道你也不愿意出去,所以特意让我告诉你,你若是不信,你可以自己推演一番。不过师姐,我真的很想出去看看,闷在山门里面不见外人,我觉得我都快憋出病来了,这样肯定影响我修行。师姐我真的很乖的,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你就行行好,带我出去见见世面,长长见识。”

    她说得自己好像十分凄凉,楚楚可怜,让人听得很想笑,但此时的冷霜月却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是微微垂首又抬起头来的一刹那,她便已经做了决断,“好,我会出去的,既然师尊都这么说了,我便自然不要消耗自己的气运来做额外的推演。”

    “师姐,那我呢!带我出去吧!”周琳琅几乎都要跳了起来,她一脸希望的看着冷霜月,都忍不住要冲上来扯住她的衣袖不放了。

    “好,我看你如此心性,也的确该出去走一走了,否则你都有可能偷溜出去。”冷霜月点了点头。

    “师姐英明,师姐万寿!”这白殿之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