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能屈能伸(第一更)
    来报[豆豆小说 www.thedu.cc]仇?

    不会吧?

    刚刚才被揍得那么狠。

    李道七也算是个聪明人,总不可能经过那一战还不明白差距的。

    那为什么自己刚刚才回到孤峰,这人后脚就跟来了?

    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就喜欢挨揍?

    这么一想,王离都有点鸡皮疙瘩了。

    他心念动间,那个无意尽妙法凝成的法华替身便浑身包裹着紫光进入他平常修行的静室去炼化灵砂了。

    这个时候他脑子里还多转了一个念头。

    其实只要灵砂足够,有这样一个法华替身无时无刻的炼化灵砂凝练真元,无形之中也相当于大大提升了修为速度。那这法门对于蔡毓灿而言也是有大用的。

    不过王离想想若是太多的法门给了蔡毓灿,但他似乎实力有些太过低微,可能反而掩饰不住,他想想也就算了。

    李道七战战兢兢的到了孤峰之前。

    他眼底有着难以察觉的怨毒,但也有着深深的幸灾乐祸和惊喜。

    风浅若和郑羡仙是足够阴险的,他们两个人商议的事情是连李道七都不知道,所以李道七此时也根本不知道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些狂言是出自他师尊风浅若之手,但他幸灾乐祸的情绪是怎么都有点压不住。

    调戏一两名女修也就算了,调戏东方边缘四洲的所有出色女修…这种行为已经不只是作死能够形容。

    按他收到的确切消息,已经有不少人回应,说要狠狠的教训王离。

    此时恐怕都有些人已经离开修行地,出发要找王离的麻烦了。

    “王离师弟,吕师姐!”

    幸灾乐祸的情绪甚至冲淡了他心中的怨恨,所以飞到这孤峰的石台之外时,他对着吕神靓和王离行了一礼,问候时,脸上甚至出现了由心焕发的笑容,说不出的有点高兴。

    “不会吧?”

    王离都看傻了,越发觉得此人肯定有什么特殊癖好,他的头皮都有点发麻。

    吕神靓却是就事论事的平静模样,“什么事?”

    “宗主特令我来孤峰致歉,他说之前因吕师姐你神魂受损,担忧吕师姐你言行会招惹祸事连累三十一峰弟子,所以一直对吕师姐和王离师弟疏于照顾,他也自知不对,已经再度闭关反省。今后除了修行所需的灵砂会按时送来之外,吕师姐要想动用什么宗门内的修行资源,也只需开口,宗主说只要他能帮忙的,一定帮吕师姐办到。”李道七极为谦恭的说道。

    何灵秀听得大皱眉头。

    这玄天宗宗主能屈能伸,真的是人才啊,能怂到此种境界,也真的是前辈高人。

    听着李道七这样的话语,吕神靓却也只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字,“好。”

    李道七欲言又止,停了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只是有件事情宗主还想请王离师弟帮忙,我们玄天宗之前有一批灵玉交割给了离尘宗,但离尘宗迟迟未按约定交付灵砂,最近传来消息,说是可以交付相应价值的离尘真火符,说让我们玄天宗修士去大妖古镇提货。我们门中诸位长老都觉得此时怪异,首先离尘真火符是一级四品的法器,亦属于法器之中的硬通货,离尘宗怎么可能舍不得灵砂,却大量出手宗门内的法器?二是王离师弟你想必也清楚,大妖古镇虽是我小玉洲比较大的自由市集之一,但大妖古镇位处小玉洲中部,距离我们玄天宗有些远,若是我们接了货,路上又出问题,那便又似乎不是离尘宗的问题,而是我们玄天宗的问题了。”

    “哦?”

    王离倒是十分意外,他好奇的问道:“那多喊些玄天宗的人去不就行了,李师兄,你再加上马师兄,实在不行再喊几个师伯过去,为何一定要请我?”

    “是这样的。”李道七恭谨的解释道:“宗恒元师叔之前觉得他和你们孤峰也闹得有些不愉快,所以为了表达歉意,他也知晓离尘宗的灵田里有七窍明心草出产,所以在这批交付的货物里,他也特意和离尘宗谈好,加了一株七窍明心草。这种壮大神识的灵药很是珍稀,对吕师姐应该有些用处,他也是生怕这一番心意有失,所以才特地想要王师弟你过去帮忙,而且王师弟想必你也心中清楚,其实我再加上马师兄,再加几个师伯也未必有你去稳妥。而且师弟你放心,我也会随你过去。沿途一切我会安排妥帖,杂事不会让师弟费心。”

    顿了顿之后,李道七又苦笑了一声,道:“王师弟,其实这些年我们玄天宗积弱,有许多桩类似此种难办的事情,其实都想王师弟你这样的惊才绝艳的修士出面调停和处理,按宗主的意思,只要王师弟能够帮我们玄天宗找回些许颜面,将那些原本应该收回来的收益收回来,他和玄天宗诸位长老可以将部分收益直接赐给你和吕师姐,只是眼下是觉得这桩生意急需处理,又有对吕师姐有用的七窍明心草,所以才特意提出能否让王离师弟一起跑一趟。”

    王离没有马上表态。

    他现在见知已经很渊博了,七窍明心草是三级的灵药,对于他师姐应该没什么用处,但对于他而言,修补神识的灵药是多多益善。

    只是这桩事情,他怎么都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玄天三十一峰那些人,怂包归怂包,但吃了亏之后,却应该不至于就这样跪舔讨好的。

    “王师弟,离尘宗拖欠我们的灵砂足有一千三百万之巨,而且已经拖欠了两年有余,我们玄天宗一直耐心讨好,诸多奉承。但这种拖欠,对于我们玄天宗的损失很大。”看着王离一时并不回应,李道七接着苦笑道:“之前离尘宗一直是欺我玄天宗无人,他们的年轻一辈修士只觉得我们玄天宗年轻修士丝毫没有前途可言,根本不将我们放在眼里,而我们玄天宗也不敢得罪他们。但现在不同,王离师弟你刚刚击败顾白鹤,声名鹊起,只要你不计前嫌,肯替玄天宗出头,今后其余各宗也不敢轻视我们玄天宗弟子,玄天宗的日子会好过很多。我之前千方百计想和含光洞天的女修结为道侣,我们玄天宗诸位长老都觉得这是大事,结果让王师弟你耻笑,但现实状况就是如此,现在小玉洲看得起我们玄天宗,肯为我们玄天宗出头的宗门,真的是没有几个。若长久以往,我们玄天宗修士被人欺压的事情恐怕越来越多,玄天宗修士的底气越来越薄,便更让王师弟和吕师姐失望了。”

    这一番话下来,何灵秀看着李道七的目光也完全两样了。

    此人这一番话说得简直情真意切,字字泣血的感觉。

    真的是人才。

    如此一比,她倒是觉得自己华阳宗的那几个师兄师弟更加废材了。

    “师姐,你怎么看?”王离有些意动,他转头看着吕神靓问道。

    “去吧,你反正要出去一趟。”吕神靓极为干脆道:“既然我留在孤峰,他们不管如何阴谋针对你,也总不敢特别过分的。”

    “.…..”李道七背心微汗。话是这么个理,但说的也太直接了吧,换了别人,总得稍微掩饰一下。

    “离尘宗拖欠我们的灵砂足有一千三百万之多,委实有些过分!”

    王离点了点头,马上义愤填膺的模样,但说了这一句之后,他转头又马上喜笑颜开的问李道七,“李道七师兄,那宗主有没有说,这次事成之后,除了那一株七窍明心草,要回来的离尘真火符分我几成作为赏赐?”

    “咳…咳…”

    李道七虽然和王离是旧识,但这些年很少和王离接触,也有些适应不了王离上一个呼吸义愤填膺,下一个呼吸就笑眯眯的要好处。

    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才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宗主说别人最多给一成,但给王师弟和吕师姐,那至少要三成,否则都不让弥补过往的亏欠,不然他心不安。”

    “哈哈,宗主为人不错嘛。”

    王离顿时哈哈一笑,道:“师兄,这事我就答应了,不过你可以先回三十一峰准备一下,顺便告诉宗主,多谢他的美意,不过他不是于心不安吗,师兄你告诉他我们让他可以更加心安一些,可以赏赐四成,如此一来,他肯定心安,肯定高兴了。”

    “.…..!”李道七都懵了。

    他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都几乎崩裂了。

    这是什么道理?

    这是什么逻辑啊?

    这他妈的是硬敲竹杠吧?

    他心中有一万匹马在疯狂的跑过,但他脸上却还只能保持一副谦和和开心的模样,“啊,这样啊…那这样最好了,宗主一定会很乐意听到,那王离师弟你先稍侯,我去去就来,不会浪费王离师弟你太多时间的。”

    “.…..”看着他“开开心心”离开的样子,何灵秀也是无语。

    她忍不住摇了摇头,道:“王离,你们玄天宗真的是人才辈出,我们华阳宗真是自愧不如。”

    “呵呵道友你过谦了。”王离眼珠子一转,却是说出一句让何灵秀翻白眼的话,“对了,你们华阳宗有没有欠我们玄天宗灵砂?有的话让他们还一还,我还能收个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