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调戏四洲(第一更)
    在修真界之中,但凡有些妖异的事情,就自然会传的很快。

    沈莉离开这片云雾深锁的山谷时,有关问仙宗顾白鹤和玄天宗王离一战的妖异事件,已经在小玉洲飞快的传播了开来。

    “喂,你们听说了吗,问仙宗的天才顾白鹤居然败给了玄天宗的一名叫做王离的修士,关键那名叫做王离的修士还是炼气期!”

    “你这都不是重点,按我确切知道的,顾白鹤筑基二层败给了炼气七层,是因为王离祭出了一件屎一样的法宝。”

    “屎一样的法宝还能将顾白鹤击败?”

    “你是不是傻,我说屎一样的法宝,是那件法宝的外观长相和一坨屎一模一样,并不是说它的威能不厉害。”

    “.……”

    “喂喂喂,你们听说了没有?问仙宗的天才修士顾白鹤被玄天宗的一名弟子用一坨屎击败了.”

    “喂喂喂,你们听说没有,问仙踪的天才修士顾白鹤在玄天宗和玄天宗弟子王离斗法,王离眼见不敌,结果当场掏出一坨屎砸了过去,直接就将顾白鹤吓得神智不清。”

    这种妖异的事情,往往传播的速度极快,但传着传着往往以讹传讹,就直接变味了。

    很多地方都甚至开始流传一种说法,玄天宗有一门奇经,此种法门可用屎污秽和破开对方的真元力量。

    这传到后来,这种传闻就已经变成了自带味道的传闻。

    与此同时,在玄天宗风浅若的推波助澜下,数十名平时混吃等死的玄天宗杂役修士也已经偷偷被送出了玄天宗,接着便有很多有关王离的流言飞快的在东方边缘四洲流传了起来。

    “我,玄天宗王离,一屎冲天,试问东方边缘四洲,谁能接我一屎!”

    “我,王离,炼气期、筑基期无敌!”

    “什么年轻才俊,什么天才,在我王离面前,不过一坨屎而已,如果你觉得不是,那就是两坨屎!”

    “试问天下才俊,谁与争锋!”

    “我王离,要战出个天地,任何不服我王离的,皆可来战!”

    当然,风浅若这种很懂年轻修士心理的老狐狸也很清楚,有些真正的年轻才俊根本不屑口舌之争,再厉害的叫嚣在他们看来也只不过是浅薄的表现,要想真正激起他们的愤怒,就只有在更为具体的事情上有所体现。

    所以在这种纯粹叫嚣性的口号之外,这些得到授意的玄天宗杂役修士同时还散播了具有具体指向性的话语。

    “雪月仙子,你洗干净了等好我,我王离,将是你的道侣。”

    “卫静墨,据说你道侣天生玉骨冰肌,但我听说你是用下三滥的手段得到了你道侣。”

    “慕听寒,我想和你做连襟。”

    “魏黛眉,再过两年我去收你做侍妾!”

    “.…..”

    风浅若给这些玄天宗弟子的小册子里,几乎将整个东方边缘四洲各宗各派天资绝佳的天才弟子全部点了一遍。

    点到男修不是说要抢夺道侣,就是要和男修做连襟,或是觊觎人家师妹。

    点到女修,不是说要纳为侍妾,就是说要和人家一夜姻缘,结果如此一来,被他点到作为道侣的,反而是变成了更大的侮辱,因为有哪个女修说和别人结成了道侣,结果这人还在外面乱搞,甚至还要拉着别的女修和自己的道侣一起翻云覆雨的?

    这简直是太过分了啊!

    “王离,你等着,我一定会切下你的命根!”

    “王离,你想要让我做你的道侣,可以啊,我的爱好就是在道侣身上三刀六洞!”

    “王离,我会让你知道口无遮拦的后果!”

    当下,就有许多性格火爆的女修直接发出声音,要找王离的麻烦。

    可怜的王离对此一无所知。

    他那天无辜躺剑,当然心中很清楚教训了李道七等人之后会惹来麻烦,但他想着即便有些许小麻烦,就看姜脸黑一口一个亲哥的亲热劲儿,那三个宗门也不算啥大事啊。

    为师姐出气不让师姐犯病最为要紧,大不了以后时刻保持低调。

    但他也没有想到风浅若这推波助澜根本不是只推那三个宗门,而是直接推东方边缘四洲所有宗门啊。

    等到外面都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他还在经藏殿认真啃典籍呢。

    他足足在经藏殿呆了三天三夜。

    说实话经藏殿的环境真的不错的。

    他不只是仔细的将玄天宗经藏殿的诸多法门梳理了一遍,而且还将自己已经压榨出的灰衣修士的法门也认真梳理了一遍。

    至于那些“法鉴”“万世法典”之类评价各宗各派功法的典籍的内容,他直接就记熟了。

    按照这些典籍的分类方法,他也将心中所知的所有法门按七个品阶归了归类。

    期间有一名之前和他师尊关系尚可的师叔来造访了一次,将玄天宗这些年亏欠他和他师姐的灵砂全部换算成灵石带了过来。

    等到他走出经藏殿大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见知,已经不是白骨洲之中的无知之辈。

    “我,王离,今非昔比啊!”

    他志得意满,但总觉得镇守经藏殿的两名玄天宗弟子的目光有些怪异。

    “两位师兄,怎么了?”

    他便忍不住看着这两名玄天宗弟子问道。

    “没什么。”

    这两名镇守经藏殿的玄天宗弟子之中的一人连忙说道:“只是觉得王师弟真非常人,志向远大,令人神往。”

    “那是。”

    王离哈哈一笑,道:“看来你们和马师兄很熟,颇有马师兄的几分神采。”

    这两名玄天宗弟子都是讪讪一笑,道:“哪里哪里。”

    “走了!”

    王离也不和这两名师兄废话,毕竟按着时间掐算,何灵秀和自己师姐清理东西也应该差不多了。那些灵骨数量虽大,但区分一下品类和种阶,对于何灵秀而言应该没有任何的难度。

    至于绝修身上纳宝囊里的东西虽然相比灵骨是要复杂一些,但关键数量加起来肯定不如他的典籍多,他典籍都整理好了,连那些知识点都牢牢记住了,那绝修的那些东西,肯定也应该整理好了。

    “这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居然所有的天才修士,绝色女修都要招惹一下?”

    “对啊,招惹什么人不好,连红山洲紫府的雪月仙子冷霜月都敢出言调息,好说要人家洗干净等他。怎么,难道雪月仙子本身还不够干净吗?人家先天冰灵根修士,浑身犹如洁雪,天生污垢不近身。”

    这两个镇守经藏殿的玄天宗弟子看着王离驾着破车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暗中嘀咕了起来。

    两个人都嘀咕了一阵,突然其中一人回味过来,“师兄,好像有点不对啊。”

    另外一个人一愣,“什么不对?”

    “这王离这三天不都是在我们这经藏殿参阅经典,他怎么可能在外面到处放话?”

    “这…好像是有点不对啊?”

    ……

    “这王离真乃神人啊。”

    与此同时,原先在黑色画舫之中和沈莉相见的云青画已经被王离的“豪言”深深的震惊了。

    他甚至都有点忍不住崇拜王离了。

    既然他接了沈莉的这一桩活,他自然要离开修行洞府打听一下王离的虚实。

    结果他才刚刚到了距离他修行地最近的一个修士集镇,所探听到的消息就让他有些无语。

    他自身是火雀洲万罗天宗的修士,万罗天宗在火雀洲也算是排名前列的强宗,但他修的却是试炼之中得到的一门叫做“色欲天妙法”的古经,这门古经最大的妙处同时也是最大的缺陷,就是只要能够和越多的不同的女修双修,修行的进境越快。

    这种功法,在仙门正统的任何古板修士看来当然都是和凡夫俗子世界的采花贼没什么两样。

    所以现在的云青画虽然是万罗天宗年轻一辈修士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他通过不到二十年的修行,就已经到了筑基六层的修为,这种进境速度在整个火雀洲的历史上都排名前列。

    但他所修的这种法门,在万罗天宗的师长看来太过容易招惹是非,因为随着和他双修的女修越来越多,能否做到雨露均沾不一定,但其中肯定有些女修容易争风吃醋而心生间隙,而越是这种女修,越容易搞出大事。

    若是之前万罗天宗的师长在场听到沈莉和云青画的交易,肯定就觉得沈莉就是这种睚眦必报一件小事就能搞成大事的女修,多招惹这种女修,就必定引火烧身。

    但云青画偏偏乐此不疲,毫不在乎。

    如此一来,为了避免沾染云青画的因果,万罗天宗甚至将云青画从万罗天宗的真传弟子之列摘了出去。

    反正云青画也修的不是万罗天宗的功法,摘除去也很有理由。

    外门弟子再招惹事情,于万罗天宗的损害就小得多了。

    云青画倒是也很清楚自身的处境,所以这些年他也索性在万罗天宗之外修行,给人的感觉也只是万罗天宗的一个挂名弟子而已了。

    他所修的这种“色域天妙法”,让他的色心也比一般的修士要大得多。所以东方边缘四洲的那些绝色女修,他倒是真的在脑海里面构筑过一些美妙的双修场景。

    但有些厉害的人物,是只能在脑海之中想象一下,根本不敢说出口的啊。

    比如说这红山洲紫府的雪月仙子冷霜月。

    这名女修现在是整个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一代之中修为最高的,她已经到了筑基八层,即将突破到筑基九层。

    这就意味着,她突破金丹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她突破金丹之前,敢用这种言语调息她,那恐怕只能导致一个后果,她在金丹正式结丹之前,就一定要了解这段因果。

    否则这种挂在心头挥之不去的念头,肯定会成为结丹时的心魔。

    (那再试一下分三个时段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