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树大招风(第三更)
    “师兄,让此子在经藏殿长时间逗留,真的没有问题么?”

    一处玉台上,一名身穿青玉色法衣的修士微微蹙着眉头,对着身边的玄天宗宗主郑羡仙说道。

    这名修士面容十分英俊,看上去最多只得二十七八岁的面相,但实则他却是李道七的师尊,风浅若。

    此时玄天宗为数不多的金丹期修士之一。

    “为兄也是不得以为之,等会还要将这些年亏欠他们的灵砂送去。”郑羡仙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风浅若也摇了摇头,微讽道:“这些年容他们在玄天宗有一席之地便已对得住他们,说亏欠,倒是有些过了。”

    “风师弟,说实话让他和吕神靓遍览我们玄天宗藏经也不是什么大事,有强法无境界支持,便和没有强法差不多。我玄天宗自那些人逆命不受之后,便举步维艰,不是没有足够法门,而是没有足够资源,连为兄这一块青木异源得来都是千难万难。”

    郑羡仙看着风浅若,微苦笑道:“我特召师弟你过来,一是孤峰坏了李道七的气运,生怕你心中愤恨,二是师弟你足智多谋,便是想让师弟帮我想想办法。断不能让孤峰这两人胡作非为,惹来什么大祸,再者也不能让我们玄天宗的有限气运,反而被他们两人占了许多。”

    “师兄多虑了,我对李道七已经诸多照顾,为他牵线扯了含光洞天的气运,结果自己断了自己的前程,我又有什么好气的。”风浅若不屑的笑了起来,“至于孤峰这两人,若是师兄你担心他们在玄天宗山门之中有变,那玄天宗有什么难决的外事,让他们去办就是,他们依然是我玄天宗弟子,自然要为玄天宗出力。”

    郑羡仙的眼睛微亮,“师弟果然好计谋。”

    风浅若淡淡的一笑,“且不说总有些难办的外事,便是此处王离让广福洞天、含光洞天和问仙宗这些年轻才俊下不来台一事,只要略微煽风点火,就绝对能够让那三宗的其余才俊排着队找他的麻烦,但对于我而言,要做就做得彻底一些,让王离彻底将这东部边缘四洲的天才修士都彻底惹恼了再说。年轻人少不经事,又是冲动,总有人收拾得了他。”

    “师弟,妙啊!” 郑羡仙惊喜万分,“那就劳烦师弟安排下去,弄些说辞让王离将这四洲的天才修士彻底惹恼了再说。说些什么说辞好?筑基期的天才在他面前,也不过一坨屎?还是脚踏炼气,拳打筑基,东边边缘四洲无敌?”

    说完这几句,他依旧忍不住赞叹,“师弟你妙计多端,师兄果然远不如你。”

    风浅若淡淡一笑,也不多说,心中却是麻麻皮,他心想当年众多长老为何一致推举你作玄天宗宗主,还不是因为你比较能装,比较能借刀杀人。

    你这不是明明心中连词都早已想好了,结果还要召我过来,借我口说出来。

    这不是显得龌龊计谋都是我出的,你则宅心仁厚,顺势而为而已?

    阴是真阴不过你。

    你这个老阴|比。……

    一处云雾深锁的山谷之中,一处山壁上突然有白色的雾气就像是喷泉一般狂涌而出。

    紧接着,一艘黑色精金炼制的画舫就像是随波逐浪一般随着白色雾气从这处山壁冲了出来。

    这座画舫的前方不远处,莲花花瓣飘舞,花瓣散发的灵光之中,有一名高挑的女修亭亭玉立,正是含光洞天的沈莉。

    看着这艘画舫冲出,沈莉的眼眸深处不自觉的泛出一丝畏惧的神色,但她旋即又马上镇定下来,对着这艘画舫行了一礼,道:“见过云师兄。”

    “我倒是何人,原来是沈师妹,倒是稀客。”画舫之中响起戏谑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白色雾气的喷涌停住,团团的白色雾气在这艘画舫的底部结成一簇簇白色浪花,稳稳将这艘画舫托住。

    与此同时,这艘画舫上黑气如幕布卷起,两名跌坐在软塌上的年轻修士出现在沈莉的视线之中。

    出声的是一名年纪似乎比王离还要小的男修。

    他面容稚嫩,但一双狭长的眼眸肆无忌惮的扫着沈莉的身体,带着些微的邪笑,给人的感觉却是有说不出的妖异之感。

    紧靠在他身旁的一名女修身上法衣不整,酥胸半露,青丝散乱,一双白玉般的美腿也是大半露在法衣外,而此名年纪似乎比这名女修还要小的年轻男修,一只手却还是伸在这名女修的法衣内。

    此时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沈莉,道:“沈莉师妹自从上次在你们含光洞天一别之后,杳无音信,算来已有两年未曾和我有任何联络了,此时突然前来,应该是有事?”

    沈莉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的目光不落在这名年轻男修的那只手上,她看着这名男修有些妖冶的双目,道:“的确是有事求云师兄帮忙。”

    “哦?”这名男修微微一笑,道:“那沈师妹可以开门见山的说来听听。”

    “我原本按我师命,前去玄天宗,是要和玄天宗修士李道七结为道侣,但却被玄天宗一名叫做王离的炼气期修士百般嘲讽,李道七忿忿之下,和他对敌,却被他一道剑罡便轻松击败,接着顾白鹤为我出头,却是也被玄天宗这名叫做王离的炼气期修士轻松击败…”

    “等等。”画舫上男修突然眉梢挑起,打断了她的话语,“你是说此人是炼气期修士?”

    沈莉点了点头,道:“正是,此人当时不过炼气七层的修为。”

    “沈师妹,你是不是诓我?”这名男修哈哈一笑,“按我所知,问仙宗顾白鹤已是筑基二层的修为,你的意思是筑基二层的顾白鹤还不敌一名炼气七层的修士,而且这名修士还是玄天宗的?”

    沈莉似乎早就知道对方有如此一说,她神色平静,只是眼眸深处泛出一丝怨毒的神色,“正是如此,我知道云师兄也是不信,但此时王离击败顾白鹤的事情应该已经在小玉洲流传开来,云师兄你随便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我此言非虚,而且云师兄你恐怕更不信的是,顾白鹤在此人的面前,也是一个照面就落败,几乎都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而且此人的法宝…无法用言语形容。”

    “此人的法宝是什么,怎么叫做无法用言语形容?”画舫上这名男修彻底好奇起来。

    沈莉咬牙道:“此人的法宝,外观黯淡无光,竟是和一坨真正的狗屎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但是凭借这件法宝,他竟然一击就破开顾白鹤的防御威能。”

    画舫上的那名男修的脸色彻底精彩了起来。

    他身旁的女修此时也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呼,也不知是她也觉得惊讶,还是此时这名男修一个愣神之间,手上失了轻重。

    “所以你是想请我对付此人?”

    画舫上的男修回过神来,看着沈莉邪魅的一笑:“沈师妹,不可否认,你的描述倒是成功的激起了我对这名玄天宗弟子的好奇,我倒是也很想见识一下此人的法宝。不过沈师妹,炼气七层便能击败筑基二层的修士并非泛泛之辈,若是收拾不了此人,也相当于为我数下一个今后的大敌,沈师妹,你请我去对付他,又准备给我什么样的好处呢?”

    沈莉来时似乎已经想好了,当下也不犹豫,道:“我可以给云师兄一颗异种灵源。”

    “异种灵源也有等阶之分,也要看有什么功效。”画舫上的男修不紧不慢道:“是何等样的异种灵源?”

    “是有数分之一的机会凝出火灵根的异种灵源。”沈莉道。

    “沈师妹,想必你也清楚,这异种灵源也是形同鸡肋。”画舫上的男修微讽笑道:“这几率恐怕比你说得还小,否则你又如何舍得拿出来做意气之争,而且我本身所修非火系法门,且不说形成火灵根的几率更小,即便是能够得天道眷顾,修出火灵根,对我的法门加成也并不大。”

    说完这句,画舫上的男修再次肆无忌惮的扫视沈莉,“沈师妹不若用我感兴趣的东西交换。”

    “你想要什么?”沈莉的脸色微白。

    “我也无需和沈师妹结为道侣,只需要沈师妹和我双修数次。”画舫上的男修再次露出邪魅的笑容,“沈师妹你应该明白,我所修色欲天妙法,和沈师妹你这样的女修双修,我修为肯定大有进境,但同时,沈师妹你也大有好处,修为肯定也是能提升不少。这应该是一桩两全其美的提议?”

    沈莉脸色白了红,红了白,数个呼吸之后,她咬牙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答应云师兄,但必须等到云师兄你杀死那名叫做王离的玄天宗弟子之后,我才与你双修。而且云师兄你必须答应我,你我双修之事,你不能流传出去。”

    画舫上的男修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原来在沈师妹心目中,和我双修之事似乎有些丢人呢,不过你放心,既然你如此要求,我必然遵守。”

    “好,一言为定。”沈莉也不多言,转身离开。

    男修看着沈莉曼妙的背影,心中越发好奇,“那名玄天宗弟子到底有多招人恨?能够激得沈莉如此心心念念一定要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