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吃灰的强法(第二更)
    何灵秀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玄天宗虽然现在很没落,在小玉洲都快被忽略不计,连李道七这种修士都快入赘到含光洞天去谋求点气运,但玄天宗的经藏好歹还是有点底蕴的。

    “灵药”“灵材”“体术”“法术”“炼器”“炼丹”…这各种门类下的典籍数量都不少。

    因为从来没有进过第二层,所以王离先直接将第二层到第四层都逛了逛。

    第二层是略微进阶一点的法门,第三层则是玄天宗挑选出来的,品阶最高的法门。

    第四层反倒是各种笔记、经注,各种见知类的典籍,倒并非是各种法门了。

    王离很快就蛋疼了。

    除开第四层的典籍不算,玄天宗的这经藏殿第一第二第三层加起来,总共的修行功法和法门也超过了五千种。

    这么多的法门,品类又很齐全,若是好好的加以利用,肯定能够百花齐放,培养出不少优秀的门人弟子的。

    但不说过往百年,这二十年间,除去吕神靓和他不算,玄天宗培养出来的最为杰出的弟子似乎好像就是李道七了。

    除了划定的地界之中优秀的仙苗根本不多之外,最为重要的原因,却还是玄天宗目前这些师长都太过短视和守旧。

    他们几乎都认定了玄天道诀加玄天剑罡才是玄天宗的未来,所以门人弟子之中只要有还算优秀的弟子,几乎在入门之后就全部走了这样的道路。

    但这些人的性情合适么?

    一个都不合适。

    现在想来,所有玄天宗这些主修剑罡的修士之中,都没有一个人拥有吕神靓这样的心性和气魄。

    “剑罡意为先”,这是玄天剑罡开篇总诀之中的第一句话。

    剑意不足,剑罡就缺少真正的精神,威力自然不足。

    玄天宗那批让吕神靓都仰望的修士在混乱洲域战死之后,包括玄天宗宗主郑羡仙在内的这些人战战兢兢,整天害怕三圣宗门给他们穿小鞋,整天在害怕担忧之中度日,委屈求存,他们的剑罡还能厉害到哪里去?

    与其剑罡之道走不通,还不如让门人弟子偏重其它真元法门或是炼器、法阵之术,但要么这些人觉得玄天宗要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反而又引起三圣的注意,所以索性没有什么心气去调教门下弟子。

    如此一来,这数十年间,玄天宗才会如此衰落。

    不过在白骨洲和绝修打过了交道之后,王离觉得这些人简直是多虑了。

    现在玄天宗如此不堪,哪怕励精图治,又能入得了谁的法眼?

    鄙视归鄙视,但玄天宗都已经烂成了这样,他反倒是觉得挺好的,就是这样没节操,他才会如此轻易的在这经藏殿想看什么看什么。

    至于收拾宗门,他也没有什么兴趣。

    接下来的兽潮,还有他师姐吕神靓的变化,都在无形之中催促着他必须拥有更多的底蕴。

    他可以低调,但他师姐吕神靓要走那种逆天唯我一往无前的剑道,便不可能低调得了。

    这些年他的修为虽然低微,但很多次都是他把吕神靓从金丹自爆的边缘拉了回来,严格意义而言,虽然吕神靓督促他修行,但其实都是他一直在守护着他这个师姐。

    以前是他在守护,以后他也自然要守护下去。

    “能够演化大道异相的法门,我们玄天宗也有啊。”

    等到定下心来开始真正研究这些玄天宗的经藏时,丝丝缕缕的郁闷情绪还是不断萦绕在王离的心间。

    他现在也算是法门的鉴赏家级别的人物了。

    按照他的判断,玄天宗经藏殿第三层的上千经藏之中,至少也有十余门法门的品阶十分惊人,足够演化出大道异相。

    只是这十余种法门和绝大多数强大的真元法门一样,都需要修行境界的支持。

    比如说“天河神水剑经”,这是能够凝长河之水使出滔天一剑的法门,但这种法门首先要剑罡为引,其次真元力量要足够,往往要在金丹境之上,才能引长河之水形成一剑。

    现在的玄天宗,算上吕神靓这个残丹修士,才有几个金丹?

    有强法却没有合适的人用。

    这些强大的法门,就只能静静的躺在这经藏殿的第三层吃灰了。

    料想当年玄天宗那些在混乱洲域之中的强者,王离倒是心情不免有些澎湃,这些法门在当年那些强者的手中用出,他想象一下都觉得气势恢宏,剑气纵横,说不出豪迈。

    这些法门之中,有两门法门更是令他心神往之,一门叫做“十万三千焚天剑经”, 一门叫做“诸天寂灭剑经”,这两门剑经甚至都要元婴期的修士才能施展,消耗的真元量更是惊人。

    十万三千焚天剑经以剑气数量取胜,一施展出来,十万三千剑气以焚天之势虚空纵横,杀伐无双,而诸天寂灭剑经则是以一剑之威取胜,元婴期便一剑三千里,化神期一剑纵横八千里。

    一道剑气劈出八千里,这是何等的气势?

    虽然元婴期、化神期对于王离而言都太过遥远,但这种气势的法门,王离怎么都不能错过。

    他虽然不是那种过目不忘直接便能顿悟的天才,但他要复刻这些法门并非难事,他从灰衣修士身上压榨出的法门之中,就有一门叫做“通灵圆融术”的法门是专门用来复刻法术的。

    他此时施展此术,他的识海之中就如同出现了一个慧光光团,所有他想记住的这些典籍、图谱,便完完整整的倒映在其中。

    不管有用没用,他将玄天宗这十几种品阶十分惊人的典籍全部先复刻了一份。

    原本复刻完这十几门品阶最高的法门之后,他便是想直接上经藏殿的第四层去仔细查阅一下增长见知的典籍,毕竟他现在对敌的法门根本不缺,缺的只是见知。

    但当他都已经走到第三层通往第四层的楼梯口时,他无意中眼光扫到的一门法门,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门法门被放置在很不起眼的角落。

    第一时间吸引他注意力的,是这门法门的名字。

    这门法门叫做“天魔血经”,看到这“天魔血经”四个字的刹那,他的脑海里就已经泛起了黑天万法妙典之中对于这门法门的介绍。

    这是一门邪修法门。

    是混乱洲域之中一个名为天魔宗的强宗所拥有的强大法门。

    这门法门可以抽引战场上的鲜血为自己的法术增加威力,同时也能用于给自己疗伤。

    所以就连黑天圣地的这门黑天万法妙典对于这门邪修法门也有着极高的评价,认为这种法门在混乱杀场之中,持续作战的能力十分强大。

    虽然绝大多数仙门正统心中都有些排斥邪修的法门,但黑天圣地似乎并不怎么排斥,那黑天万法妙典对这门邪修法门诸多赞美之词。

    王离当然也不那么迂腐老土。

    他只是很意外玄天宗的经藏殿里,居然也收集有这样的邪修法门。

    他到了这个角落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角落收集的数十门法门居然都是不错的邪修法门,只是没有天魔血经对他有用。

    天魔血经配合万凰重生术岂不是疗伤能力更为惊人?

    他马上仔细参阅起这门法门。

    “嘶……”

    他完整的看完了这门法门的经注,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怪不得黑天圣地都对这门法门拥有如此高的评价。

    只要战场上的鲜血足够多,这门法门甚至能够直接在施法者的身外形成一个天魔血池。

    这天魔血池若是在一场战斗之中消耗不尽,还能够存继下来,留着下一场战斗使用。

    所以说天魔宗的强者平时都是不断猎杀修士,以凝聚血池,然后令自己的血池不断壮大。

    这种法门唯一的副作用,恐怕就是因为贪婪而形成的嗜杀。

    因为杀死修士就能不断增强自身的实力,所以那些贪心的修士,很容易就变成嗜杀的怪物。

    王离想了一下觉得现在自己厉害的法门众多,这天魔血经最多就成为万凰重生术和尸解经的补充,也不至于成为他主修的法门,自己应该不会因为这法门而堕落。

    所以他心安理得的将这门法门笑纳了。

    而且他直觉,这门法门的品阶足够,应该也可以演化出大道异相。因为抽引战场上的鲜血凝为自己的法术威能,这门法门的元气法则,自然是很顶级的。

    不过他现在的大道异相太多,连欺天古经都快压制不住,所以要试也只能寻找机会彻底释放了这一次的雷劫之后再试了。

    剩余的邪修法门之中,有一种叫做“小尸鬼”法门倒是也有趣的很,这种法门能够有一定几率将一些被杀死的妖兽炼成可以控制的尸鬼。

    这些尸鬼用于采集、搬运,打探消息等等用途是一流。

    有些至高的宗门有“灵仉术”,“灵仉术”是抽引低阶妖兽的残魂,炼成灵仆,其实也就是外观好看一点的苦力。

    两种法门其实异曲同工,但如果是不追求外表,在王离看来这种小尸鬼的法门还要更好一些,毕竟那种灵仆浑身灵光闪烁,但这种尸鬼浑身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灵光,也没有什么特别灵气波动,隐匿起来更不容易被人察觉。

    王离是很讲究实用的。

    反正灰衣修士都外观可怖,他也看习惯了。

    所以这门法门他很开心的笑纳了。

    接下来王离到了第四层耐心的理了理,他的嘴角很快就露出了快乐的笑容。

    “灵药图解”“妖晶谈”“妙法注解”“万世法典”“法鉴”“解丹说”“灵材妙方”“炼器通才”……

    简直了,连何灵秀说的那几种典籍都有,瞬间就节省了大把的灵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