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去装一下(第一更)
    “幸亏姜脸黑给了我一门欺天古经,否则我这实力,连天道法则都不容许我低调了啊。”王离哀叹,“不低调可是容易早夭啊。”

    何灵秀咬牙,“装|逼容易遭雷劈。”

    吕神靓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王离,道:“那你去玄天三十一峰装|逼去。”

    “也好,反正我现在没什么大事。”王离呵呵一笑,“那师姐、呵呵道友,你们先忙,我先去玄天三十一峰经藏殿去看看典籍,增长些见识去。”

    “.…..”何灵秀根本没办法跟得上这一对师姐弟的思路。

    “葡萄,不是师姐给你的东西你不要偷吃,否则你知道后果的哦。”

    王离再次严重警告了正在老老实实吃灵砂的吞金兽,然后幻化出一辆破车,开出了孤峰,不紧不慢的朝着玄天三十一峰过去了。

    距离玄天三十一峰还有数里,两名驾着乌金色剑罡的玄天宗弟子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将他拦了下来。

    这两名玄天宗弟子看上去年纪都要比王离长出一截,他们看着王离身下的那辆破车,神色极为复杂。

    这辆破车根本没有丝毫灵气波动,看上去成色要多差就有多差,但之前王离和李道七以及那些外宗修士一战,却已经让他们知晓,这辆破车的威能却是不俗。

    若是在平时,王离到了这里,这两人肯定是已经不给好脸色,直接出声呵斥了,但是今日,这两人反而有些不安起来。

    其中一人面色谨慎道:“王离,你来此处是要做什么?”

    王离不记得这两名玄天宗弟子的名字,但依稀记得这两人都是某位刘姓师叔的真传弟子,那按辈分也就是他的师兄。

    所以他便对着这两人颔首为礼,微微一笑,道:“两位师兄好,我好久没去经藏殿看看了,今日想去经藏殿找些典籍看看。”

    “经藏殿?你想要进三十一峰,进入经藏殿?”这两名玄天宗弟子都是吃了一惊。

    “我看两位师兄也挺忙的,不用招呼我了,我就过去了哈。”王离瞬间就越过了这两名玄天宗弟子。

    这两名玄天宗弟子都被这辆破车的遁速下了一跳。

    他们两人反应过来之后,瞬间将剑罡激发到极致,追上了王离,又将王离拦了下来,“王…师弟…..”

    “两位师兄,你们这么客气干嘛,不用特意送我的。”王离笑道。

    “不是。”这两名玄天宗弟子真的也不知如何是好,两人互相忘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无计可施之下,终于往天空之中发出了一道剑光。

    嗤的一声裂响之后,玄天三十一峰之中又飞出了十余道剑光。

    这十余道剑光之中,为首的一名身穿乌金色法衣的老者正是方才在孤峰外还和王离打过照面的祁姓师伯。

    “祁师伯,又见面了。”王离笑嘻嘻的对着这名师伯打了个招呼,道:“祁师伯你挺忙的啊,刚刚去过孤峰,现在又急着赶去哪里啊,祁师伯你为我们玄天宗日理万机,鞠躬尽瘁,真的是我辈楷模啊。”

    “.…..”

    这名祁师伯脚下剑罡一阵乱晃。

    “王离,你好好的在孤峰不呆,今日怎么突然想要进入三十一峰?”他也不敢搭王离的话,直接问道。

    “也就是觉得自己见知太不够了,便想着要去经藏殿学习学习。”王离依旧笑嘻嘻的看着这名师伯:“祁师伯若是忙,就不用管我了,经藏殿大致在哪里,我还记得的。”

    说完他架起破车就又要走。

    “且慢。”这名祁师伯马上一声大喝。

    “怎么,祁师伯你真的要送我过去么?”王离笑道,“祁师伯你太热情了,盛情难却,那你就带我过去吧。”

    “不是….”这祁师伯顿时有点被噎住,他隔了一个呼吸,才说道:“经藏殿现在在修葺,有些不方便。”

    “没事,环境差点无所谓。”王离驾车往这名祁师伯的剑罡上落去,似乎就是想要让他带去经藏殿。

    “.……”这名祁师伯无语,他驾着剑罡闪开。

    王离皱起了眉头,狐疑道:“祁师伯,你们该不会是不准我进玄天三十一峰吧?”

    “此事….当然不是,只不过你好久没去经藏殿了,这是大事,至少得通知…”

    “别那么客气,不用搞什么欢迎仪式。”

    王离呵呵一笑,“都是一个宗门的修士,何必弄得这么客气,只是最近灵砂倒是有些缺,等会祁师伯你们把灵砂送到经藏殿来吧。还有,祁师伯你们也知道我师姐的想法迥异于常人,她是不知道你们如此客气,若是我在这里停留时间长了,她在孤峰之中看见,说不定以为你们故意刁难我。对了,她现在的金丹残损有些加重,心情若是略微不佳,可能压制不住丹气爆发,很可能在玄天宗山门之中随时引动雷劫。”

    说完这句,天空之中突然一声雷鸣。

    这祁师伯和周围在场的所有玄天宗弟子顿时脸色一片煞白。

    天空之中果然劫云开始翻滚,雷罡之气迅速浓烈,而且阵阵的天雷威压比之前明显强烈太多,在这些玄天宗弟子的感知里,一切都似乎预兆着吕神靓的情绪开始暴躁了起来。

    “王离师侄,请!”

    这祁姓师伯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了,他直觉这雷劫要是落下,玄天宗不知如何,但是他似乎根本无法抗衡,肯定要陨落的,他马上就转身,斩钉截铁的对着王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给贤侄带路!”

    “多谢祁师伯!”

    王离直接收了破车,跳到了这名师伯的剑罡上。

    这名祁师伯脸都黑了,但感觉此时天空之中的劫云终于又开始消散,他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宗主果然说得没错,这劫云果然是吕神靓金丹崩塌的前兆,她越是压制金丹,金丹威能越大,便越是内外交困。”

    “这段时间绝对不能惹王离和吕神靓,尽量安抚,总得想个合适的法子,先将他们请出玄天宗的山门。”

    “不管怎么说,欠他们的灵砂等会全部给王离送去,再按照坊市的算法,每年算一分利,宁愿多给不要少给,安抚住他们,再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数名玄天宗的长老看着那道直掠经藏殿的剑光,都是面色凝重的快速商议。

    经藏殿的门口有两名玄天宗的修士镇守。

    平时这种镇守都是肥差。

    在王离的记忆之中,往往有新人弟子为了能够在经藏殿之中多停留一会,就不得不偷偷的藏些灵砂给这种镇守。

    宗门的师长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种镇守经藏殿的修士,也都是某位长老的真传弟子。

    “两位师兄,我这人天资比较差,若是有人来打扰,我恐怕就什么都看不明白,就会在经藏殿之中停留的时间有些长。所以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放任何人进来了。”王离此时当然不用给这两名修士面子,他对着这两名修士说了这几句之后,却是取出了两块灵石,朝着这两名修士递了过去。

    这两名修士顿时愣住了,“王离师弟你这….?”

    “这不是规矩吗?”王离挤眉弄眼,一副我都了解的模样,“我在经藏殿停留的时间可能有些长的,所以按照规矩要些见面礼。”

    “.…..”这两名修士顿时背心全是冷汗了。

    有这么干的么?

    当着门中的一堆长老的关注送礼,还说这是规矩,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

    “哪有这种规矩。”其中一名修士马上满脸堆笑,道:“王离师弟你说笑了。”

    “那就是不要灵石了。”王离迅速的收了灵石,然后却朝着这两名修士伸出了手。

    这两名修士又不理解了,呆了片刻,“王离师弟你这是?”

    “礼尚往来,回礼啊。”王离理所当然道:“我送礼给两位师兄,两位师兄不要,那便是体恤后辈,但按照我们玄天宗的规矩,你们不得回个礼啊什么的?至少价值也差不多才有礼数啊。”

    “……”这两名修士彻底无语了。

    这不是明摆着敲诈吗?

    但是面对王离这样的做法他们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因为他们隐约觉得如果不赶紧让王离进去经藏殿,王离肯定还会弄出更多的事来,他们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两个人互望了一眼之后,各自白着脸极为心痛的取出了些灵石递给了王离。

    “多谢师兄。”

    王离心满意足的收了,这才大步踏进了灵光笼罩的玄天宗经藏殿。

    这经藏殿一共有四层,最底一层都是一些基础的修行法门,除了玄天宗的基础功法之外,还有玄天宗前辈们收集到的各宗各派的粗浅功法。

    这些功法都是记录在特殊的玉简之中,被灵光光柱笼罩着。

    按照玄天宗的规矩,炼气三层以下的修士只准进入经藏殿的这一层。

    王离之前也只进过这第一层。

    而且和绝大多数仙门正统一样,因为秉承着贪多不烂的原则,所以每次获准进入的玄天宗弟子也只能每次最多挑选三种法门参阅。

    王离只进过这里一次,所以他只是可怜兮兮的在这里参阅过三种法门。

    不过现在他这次进来,所有的禁制对他就都开放了,他想看哪一种典籍就看哪一种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