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自己的道!(第三更)
    隐境的开启是每三年一次。

    甜点也有大小的。

    有的秘境开启很厉害,无论是炼气一层的修士还是元婴、化神的修士,都有可能在其中得到自己想要的宝物。

    有的秘境则很普通,内里就相当于有几座灵山,有些灵药,对于一些大宗门的修士而言,可能就是聊胜于无。

    此时这些人所说的隐境,就属于后面一种。

    这隐境每次开启的位置介于小玉洲和火雀洲之间,秘境开启之后,内里就只有一座名为隐山的巨山。

    这座巨山之中出产一些独特的灵材和灵药,但是很多灵药和灵材的品阶不算特别惊人,按照过往的经验,基本的认知是,金丹三层修为以上的修士,就很难在这座隐山之中找到能够让自己突飞猛进的东西了。

    基于此点,在数百年前,这东部边缘的洲域就已经自然形成了约定,金丹期的修士索性都不参与这种争夺,都将这隐境开启的气运让给筑基一层至筑基九层的修士。

    但那些修到垂垂暮年还想靠些灵药改变自己命运的筑基期修士,就也别想从中分一杯羹了。

    各宗门划定的年龄限制是在四旬以下。

    如此一来,这道甜点就变成了东边边缘洲域用来特别奖励各宗门精英弟子的特别气运。

    这隐境在修真界所有的秘境之中虽然属于下流气运水准,但三年一次,贵在量大啊。

    而且每次又来得准时,又不像有些充满空间裂缝的秘境那般步步惊心,到处都是可以让人陨落的危险。

    当然对于各宗门那些拥有很大抱负的天才修士而言,这种秘境开启也是一次难得的可以和其余宗门的年轻才俊一较长短的演武场。

    尤其现在三圣制定道例之后,现在东方边缘四洲对于直接就将隐境开启变成了一场盛会,在各宗门制定的试炼规则下最终胜出的修士,就能获得参加灵台试炼的名额。

    获得参加灵台试炼的名额,就意味着能够代表各自的洲域,争夺真正的道子称号,获得额外的三圣大赏。

    …….

    这些广福洞天、问仙宗的精英修士是想得甚远。

    但王离的脑海之中,却压根就没有什么隐境开启之内的字眼。

    以前的条件不容许他想那么远。

    现在则是,白骨洲的东西不香么,绝修的纳宝囊不香么,接下来让何呵呵道友贩卖法门不香么,还需要和那些筑基期修士去玩过家家?

    “师姐,我们发财了。”

    当玄天宗那三十一峰的所有人灰溜溜的离开,玄天宗的法阵都很快的做了调整,比以往更多一些的天地灵气落在玄天峰时,王离接下来对吕神靓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一句话。

    “我知道。”吕神靓丝毫没有意外的样子。

    王离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样子,简直和走路就捡了一堆灵源一样。”吕神靓道:“估计要不是方才那些人过来,你早就兴奋得乱唱歌了。”

    “……”王离想着自己好像表情管理得挺好的啊,怎么就被师姐一眼就看出来了。

    何灵秀看着吕神靓的目光就越发不同了。

    真的是知子莫若父,知王师弟者,莫若吕师姐也。

    一眼就看出了此人的本质啊。

    要不是自己的呵斥,此人真的是要一路唱歌唱过来啊。

    “[笔趣阁5200 www.bqg5200.xyz]师姐。”

    王离定了定神,道:“不过你不知道,这次惹的麻烦有些大,得到的宝物也真的有点多。”

    吕神靓点了点头,“麻烦越大,得到的宝物自然也越多。”

    王离愣愣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吕神靓,“师姐,你都没有个吃惊的时候,一直是这种风波不惊的前辈高人的风范,我有点不习惯啊。”

    吕神靓微微一笑,道:“我只要不犯病,便已是金丹真人,当然是前辈高人的风范。”

    王离苦笑,“师姐,你这么一说,感觉还是真的一点没毛病啊。”

    吕神靓再看了一眼极为低调的何灵秀,道:“看来你们现在的关系,似乎的确非同一般了。”

    “怎么说呢,的确是有些不一般,今后有些事情,离了呵呵道友还不行。”王离随手就弹出一片木樨道树的灵叶,豪气道:”“师姐,吃了这个再说话。你虽是天生仙灵根修士,但多一条灵根总不是坏事。”

    吕神靓神识刚刚触及这片灵叶,她的眉头就微微蹙了起来,“木樨道树灵叶?王离,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没什么。”

    王离呵呵一笑,“也就是不小心有了几个大道异相,杀了几个绝修,顺便和黑天圣地圣主之女结了个拜,送了两件灵宝出去。哎,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虽然在吕神靓的面前,何灵秀莫名的不敢造次,但她就是见不得王离如此嘚瑟的模样,她便忍不住冷笑着补充了一句,“顺便还形成了一场肯定要席卷我们东方边缘洲域的兽潮。”

    吕神靓就像嗑瓜子一样随便的将这一片木樨道树的灵叶吃了下去,然后转身就走进了石庐,“你们进来说话。”

    进了石庐之中的静室,王离还想嘚瑟一下,但吕神靓看了他一眼,就道:“你不要说话,何灵秀,你说。”

    王离顿时就无奈了,“难受啊。”

    何灵秀顿时心中愉悦,飞快的将进入白骨洲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快速而详尽的说了一遍。

    同时她还刻意描绘了一下王离有何等鸡贼。

    王离直翻白眼。

    “弥罗道场的弥罗圣尊不会如此浅薄,挑起黑天圣地和其中某圣的战争对他并无好处,现在三圣鼎立,互相制衡,若是少了一圣,剩下那两圣反而必有一战。”听完这些,吕神靓眉头微蹙,道:“所以反而就像是有人要故意破坏三圣平衡,以彻底打破修真界的局势。”

    “可是那些是如假包换的绝修。”王离道:“这总不可能有错的。”

    “绝修是弥罗道场的修士,但平日里绝修的行动,自然也不会全部是由弥罗圣尊调遣。”吕神靓说道。

    何灵秀微微一怔,道:“你的意思是,恐怕弥罗圣地之中有人调动绝修,想要造成如此局面,只是这些绝修手持圣骨异炎,元雷炼妖塔这样的法宝,哪怕不是出于弥罗圣尊的安排,但能够将这样的法宝安排到他们的手中,让他们进入白骨洲截杀姜雪璃的,也必定是弥罗道场之中身份极为高绝之人。”

    “要想图谋三圣,必定要付出惊人代价,自然要有足够分量的牺牲。”吕神靓平静的说道,“与之相比,一场席卷东方边缘洲域的兽潮,也不算什么。”

    何灵秀点了点头。

    吕神靓看了一眼王离,接着道:“黑天圣地的圣主能够称为第四圣,自然也是隐然能够和三圣抗衡的人物,这样的人物,自然比我们聪明得多,现在姜雪璃非但不死,反而得了好处,他自然也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和弥罗圣地决裂,也应该不会以特别强硬的手段逼迫弥罗圣地。姜雪璃不死,不管这大局是谁所设,带来的破坏性后果就已经压到了最小。”

    王离叹了口气。

    现在他和姜雪璃自然是有很深的关系了,可是在进入白骨洲之中之前,他和姜雪璃也就是那一面之缘。

    若是他在白骨洲之中并未遭遇姜雪璃,姜雪璃要是死了,他可是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感觉的。

    要是姜雪璃真的死了,那弥罗道场和黑天圣地开战,三圣平衡破掉,接下来三圣之间打死打活,那他反而开心了,舒服了。

    所以说,还是姜脸黑命好。

    “叹什么气,真的是,看你的样子就恨不得姜雪璃死掉,三圣开战。她好歹给了你欺天古经。”何灵秀一眼就看穿了此时王离心中所想,冷笑道:“若不是如此,你怎么可能有一屎击败一名筑基期两层修士的战绩。”

    “那倒也是。”王离感慨道:“姜脸黑还是好好的活着吧。”

    “你倒是也不嫌事大。”何灵秀讥讽道:“幻化什么法器不好,幻化个破车和狗屎,顾白鹤是谁?你以为是和你们玄天宗的李道七一样没有什么名声么,你若是用什么厉害法器击败了他,即便传出去,别人也只以为不是你自身厉害,只是手中法器厉害,这下可好,不出数天,恐怕整个小玉洲就都知道你一屎击败问仙宗顾白鹤,接下来你不知道要惹来多少麻烦。”

    王离顿时苦了脸,“扔屎一时爽…当时只想出气,居然没有想到这样的后果,呵呵道友你也不提醒我。”

    “做都做了,怕什么。”

    吕神靓却是依旧风波不惊,不以为然,“虽然此次被你误打误撞,修真界大乱不成,但乱象已生,接下来兽潮一起,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先乱,哪里有多少平静的时间。你在白骨洲既然已经有如此际遇,又有黑天圣地在背后撑腰,接下来任何人要来找麻烦,你想扔什么扔什么。古往今来,修真界真正能够创出自己道的人,有哪一个不是战出自己的道。”

    “对!”王离豪气顿生,“我辈玄天宗修士,剑气冲天,便是要战出自己的道,呵呵道友,你倒是不同,你阴谋诡计多端,可以阴出自己的道!”

    “我他妈…”何灵秀满头黑线,要不是吕神靓在场,她肯定要给王离捅几个窟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