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额外甜点(第二更)
    数十片美丽粉红色晶石炼制而成的莲花花瓣飞舞在沈莉和沈凉音的身周。

    这些莲花花瓣上散发出淡淡的灵光,这些灵光虽然淡,却是牢牢的承托起沈莉和沈凉音的身子,让她们稳稳的在空中飞掠。

    抛开飞遁速度和其它附带功用不算,这件飞遁法宝自然是光凭外观就能博得绝大多数女修喜爱的。

    已经飞离玄天宗山门地界,沈莉脸上的寒意却并未消散,反而越来越浓烈,她胸中一口恶气无法消解,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厉啸。

    沈凉音微微蹙眉,她知道此时师姐心中极为难受,便出声开导道:“师姐,你不要太郁结,虽说我们都被人羞辱,但从李道七师兄对待孤峰中那王离的态度,便可知李道七师兄并非良配,现在想来他平时虽然温文尔雅,但似乎的确有些惺惺作态。”

    “我当然知道。”

    沈莉胸脯剧烈起伏,她厉声道:“只是这桩结为道侣之事被这王离破坏了不说,经此一役,恐怕整个小玉洲都会很快知道这件事,都知道我挑选的道侣竟然炼气九层都经不住炼气七层的同门师弟一剑!而且李道七越是显得不堪,就越是显得我无能,显得我之前挑选道侣瞎了眼睛!而且恐怕很多人也会觉得我是和李道七一样不堪,如此败我声名,全是拜这王离所赐。”

    沈凉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师姐,其实细细回想起来,也并非李道七师兄太弱,而是那王离强得有些匪夷所思,他那坨…那坨东西,以及他那破车,都应该是厉害法宝。他的剑罡威能也绝对是筑基期修士才能拥有的剑罡威能,所以就连顾白鹤都抵挡不住他一击。”

    “那师妹你是什么意思?”沈莉豁然转首看着她,森然道:“难道师妹你觉得我不如找他结为道侣不成?”

    沈凉音一呆,连忙摇手,道:“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此人太过怪异,我觉得师姐你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但如此一来,我便担心师姐你和他彻底结仇,今后…...”

    “今后什么?”沈莉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更加森然的冷笑起来:“难道今日他如此辱我,我就只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直接放过他?我若是不让他跪下来求我,我心难安,今后修行都要落下心魔。”

    沈凉音说不出话来。

    她以前从未觉得自己这师姐心胸狭隘,但此时她直觉自己再劝恐怕起到反效果,她直觉这样不对,但却是又根本没有办法。

    “筑基两层的修为不是此人对手,那筑基六层的修士,难道还不是他的对手?”她不说话,沈莉却是微微眯着眼睛说了下去,“我这便去请云师兄为我出气!”

    “云师兄,哪个云师兄?”沈凉音微微一怔,旋即面色大变,“师姐,你说是云青画?”

    ……

    “此人的剑罡为何如此威力绝伦?而且此人明明炼气七层的修为,施法速度却根本不是炼气期修士的水准。”

    “这李道七也真的是空有其表,连此人的实力都根本没有摸清楚,还如此托大。”

    在玄天宗的另外一侧,六名广福洞天、问仙宗的修士结伴而行,离开玄天宗。

    原本他们是都要停留在玄天宗数日的,毕竟在别宗山门内游玩的机会也不多,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连沈莉都已经直接气走,他们当然也不会再停留在玄天宗里无趣了。

    “顾白鹤师兄竟然不是他敌手,那不说小玉洲,这附近地界内,还有什么宗门比这王离更厉害的?”

    “长河教的刘青羽不知能否和王离抗衡?”

    “刘青羽?恐怕是不行,按我所知,其实华阳宗天才何灵秀倒是不俗,我晨阳师弟恰好见过她出手,我晨阳师弟说他都远远不如那何灵秀。”

    “华阳宗何灵秀?”

    这六名修士之中,正有那名身穿红色法衣,一直觉得何灵秀有些眼熟的年轻修士,他此时还在思索着哪里见过王离身后那名低调的女修,此时骤然听到华阳宗何灵秀的名字,他心中咯噔一声,瞬间惊呼出声,“是了,就是华阳宗何灵秀!”

    “宋师弟,怎么,你也知道这名女修?”其余五名修士全部惊讶的看着他。

    这名红衣年轻修士是广福洞天的天才修士宋觅云,他拥有天生火灵根,修行速度也是远超寻常修士,所以在这六名修士之中,他虽是最为年幼的一个,但修为却是比这其余五名修士要略高一线。

    这种天才修士,平时自然也是骄傲的不行。

    但此时,他的脸色却是莫名的苍白,然后苦笑起来,道:“你们知道方才王离和吕神靓那名如同侍女一样一声不吭的站着的女修是何人么?”

    “那名侍女模样的女修?”

    五名修士有点懵,但他们也不笨,旋即其中一人便震惊道:“宋师弟,难道说,那名女修就是华阳宗的何灵秀?”

    “正是。”宋觅云点了点头,苦笑更浓。

    其余五名修士顿时面面相觑。

    “宋师弟,怎么回事,你是认得这何灵秀?”一人忍不住问道。

    “我三年前自持所修的望气术特别,所以隐匿了真正身份,到了一处散修坊市。结果和一名修士因为同时看中了一件灵材而起了争端,当时我只觉对方修为远不如我,便和对方赌斗,胜者便可得那件灵材。”宋觅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艰难道:“但没有想到一动手便是一败涂地,此人无论是任何方面都远胜于我,我到现在想来,若是再遇上此人,恐怕都根本无法和此人相比。”

    “所以那人就是何灵秀?”这五名修士之前从未听宋觅云提及此时,宋觅云的真正实力他们也清楚得很,此时听到宋觅云说出如此的话语,他们心中都有匪夷所思之感。

    宋觅云点了点头,“败于她之手后,我花了很多气力才知道了她真正身份,我这些年更为勤勉的修行,想着便是有朝一日能够击败她…但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见到,而且我现在对于战胜她,还是依旧没有任何的信心。”

    “此女如此厉害?”五名修士看着宋觅云,心中更为震惊。

    “她的施法并不快,但法门运用极为得当,而且每每料敌先机,我的诸多法术变化根本无用,反而自己倒是被她轻易破法。”宋觅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神色有些颓然。

    “华阳宗的天才修士,据说很有可能问鼎元婴…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和王离他们在一起?”

    “这王离,到底是何等人物?”

    五名修士想着当时的画面,背上都是不由得发寒。

    这些修士都是本门之中的精英弟子,他们自然都不笨。

    越是天才的修士,越不可能屈尊结交毫无价值可言的修士。

    何灵秀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天才修士,那如此看来,王离当然也是。

    “那今年隐境开启,恐怕很有看头,就是不知这王离会不会参加。”

    一名最为年长的修士目光骤然剧烈一闪,说道。

    “他参加不了。”广福洞天的一名修士摇了摇头,道:“隐境盛会玄天宗根本未分配到名额,之前我听闻李道七若是真正和沈莉结为道侣,含光洞天或许让出一个名额给李道七,但也要李道七晋升筑基期。”

    “对哦,隐境盛会即便分配到名额,也有年龄和修为限制。玄天宗此次根本未分配到名额,便是因为他们上次隐境盛会连一个合龄的筑基期修士都没有。”

    “沈莉既然和李道七已经无法结为道侣,含光洞天也绝对不会再让一个名额给玄天宗,即便华阳宗因为何灵秀的关系而想给王离一个名额,也不是想给就给的,宗门和宗门之间,也无法直接越过宗门,直接将一个名额赐予其它宗门之中的某个弟子。”

    “那倒的确是如此,否则此人炼气七层就已经如此厉害,若是能到筑基,到说不定能够在隐境盛会之中大放异彩,为我小玉洲修士增光。”

    ……

    无论是修士洲域还是混乱洲域,都会存在一些因为各种位面法则而平时不会暴露在修士面前的小千世界。

    这些小千世界有些属于位面碎片,有些属于修真界历史之中修为逆天的修士的元气法则创造的特有空间,有些则因为逆天修士的战斗而导致……不管基于何种原因形成,按照修真界那些真正到达了大乘境的圣尊级修士的推断,小千世界的数量和天空的星辰一样,无穷无尽的。

    关键在于,修士能够发现多少,能够利用多少。

    事实就是,即便是对空间法则有着很深了解,甚至可以创造出自己的小千世界的大乘期修士,一生也发现不了几个有用的小千世界。

    因为一个小千世界本身就有可能牵扯无数个小千世界的元气法则。

    对于修为足够的修士而言,不是不能解读,而是实在太过繁琐,实在需要消耗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尤其是这种消耗太多精力和时间的行为,未必有丰厚的回报。

    历史上发现那种内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片荒漠的小千世界的例子比比皆是。

    与其如此,还不如设法多征服几个拥有惊人出产的混乱洲域。

    所以在修真界的历史中,许多出现在修士视线之中的小千世界,往往是在某种特殊条件下,不因为修士的手段而自己出现。

    很多被修士称为秘境的小千世界,就是出现会按照一定的时间规律。

    修真界所说的秘境开启,就是这种小千世界出现的时间。

    各修士洲域的各种秘境开启,就像是天道法则给修士的额外奖励,平淡无奇的一日三餐之外的额外甜点。

    这些修士谈论的隐境开启,也是东方边缘四洲修真界之中的一道额外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