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人抗手(第一更)
    故意恶心人的话,自己首先抓着这一坨东西,不是自己先恶心么?

    而且谁会因为想恶心人,就随身带着这样一坨东西?

    顾白鹤满脑子的问号,他的神识不断的朝着王离手中的这一坨东西扫去。

    但扫来扫去,狗屎就是狗屎。

    他的神识不停的告诉他,这根本就是一坨毫无灵气的狗屎。

    唰!

    就在此时,一辆色泽晦暗的破车出现在林意的身下。

    何灵秀已经提醒自己一定要低调,但看着这辆破车显化,她还是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上次王离用欺天古经改变血红战车的模样时,好歹还是把它变成了一辆牛车。

    但现在王离身下的这一辆车,却是更加稀烂,就是一辆腐朽得不行的破板车,连扶手把都掉了一个。

    实在是太夸张。

    浮夸!

    这他妈|的是在斗法吗?

    孤峰外的那些外宗修士也全部愣住了。

    他们一个个有匪夷所思之感。

    谁斗法会直接手抓一坨狗屎,然后还要幻化出一辆也没有什么灵气波动的破板车?

    “恶心!”

    顾白鹤有种被侮辱智商的感觉,在王离幻化出破板车的刹那,他体内真元狂涌,手中的竹扇朝着王离扇去,一片如实质般的竹林生成,在虚空之中蔓延,澎湃的威能直接朝着王离碾压过去。

    王离身下战车飞出,依旧毫无灵气波动,也毫无灵光,就像是普普通通的破板车。

    轰!

    但这破车和竹林的威能撞击,发出巨大轰鸣,破板车无法前进,但竹林也是片片破碎,绿色的竹影在虚空之中乱飞,顷刻间又化为滚滚的元气,变成无数道巨索一般的罡风在四周乱抽。

    “怎么可能!”

    顾白鹤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声来。

    他手中法宝挥动不灵,就连他整个身体都似乎被无形的巨山挤压住,对方的这辆破车,竟似威能还隐隐压过他这件法宝的威能。

    “大道异相果然就像是本命法宝,我现在的真元力量几乎相当于筑基二层,这大道异相果然就像是真元功法的终极演化,比我寻常施法的威能还要强大一些,若是我用出日月皇华万战诀,这顾白鹤恐怕直接就被我轰飞了。”王离初试大道异相的对敌功效,心中惊喜不已。

    他对敌经验远超人想象,此时根本不给顾白鹤反应的机会,悬浮于他身前的那道玄天剑罡已经狠狠冲击在顾白鹤身前的竹林之中。

    “唰!”

    凛冽的剑气爆发,竹林彻底破碎。

    顾白鹤骇然,他身外那条白色锦帕状的法宝马上卷住冲到身前的剑光,但与此同时,王离手中的那坨“狗屎”已经飞出,砸到他的身前。

    顾白鹤堪堪来得及施展一门防御法术,数朵白色灵芝状的灵光在他身前显现。

    然而让孤峰之外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噗的一声轻响,王离的这坨“狗屎”竟是轻而易举的击破了这数朵灵光,直接击在顾白鹤的身上。

    轰!

    顾白鹤身外的灵光崩碎。

    他整个人口中鲜血狂喷,直接就被击飞出去,飞得比李道七还要远。

    “什么!”

    “怎么可能!”

    “顾兄已经是筑基二层的修为,他竟然….竟然被一狗屎砸飞?”

    “狗屎啊!”

    “这到底什么狗屎!”

    那些外宗的年轻修士全部抓狂了。

    有几个修士头发都几乎竖了起来,就如同被天雷击到一般。

    他们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画面。

    天资绝艳的问仙宗顾白鹤,竟然被一名玄天宗的弃徒一狗屎砸飞,直接重创。

    “血腰子还是血莽苍?”

    何灵秀忍不住暗笑,她用手捂着嘴,同时传音问王离。

    虽然这一战的结果并不意外,但这种破车狗屎的组合,也真的是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

    “血胆。”王离洋洋得意的传音,“此时豪情万丈,胆气充盈,血胆击人的威力超过血莽苍和血腰子。”

    他传音之时,那一坨“狗屎”便飞回他的身前,瞬间消失于法衣之中。

    这一幕的画面更是让那些外宗的修士崩溃。

    这毫无灵气波动可言的“狗屎”,竟然是一件法宝,竟然随他心意,瞬间收回?

    这到底是什么屎!

    什么屎能够炼制出威力如此惊人的法宝!

    “啊!啊!啊啊!”

    顾白鹤口中鲜血狂喷,尖叫声却是从他喉中不断响起。

    王离有所留手,虽然将他重创,但却不至于致命。

    此时他头脑也还清醒,但他此时却是清醒,却越是崩溃。

    我顾白鹤!

    堂堂筑基二层修士!

    竟然败在炼气七层的修士手中!竟然被他一屎击溃!“啊!啊!啊!我竟然还不如一坨屎!我….!”

    王离完成对何灵秀的传音,他挑衅的目光扫过所有那些外宗修士,“还有谁?”

    所有这些外宗修士都是一滞,连最强的顾白鹤都上去送了,他们还有谁能接住一屎?

    “我看也没谁了。”王离的声音响起,他很是遗憾般摇了摇头。

    “……!”所有这些外宗的修士不只是气得胸疼,连脑袋都疼了。

    这他妈|的还有自问自答的?

    那等下是不是还要玩抢答了?

    “师姐。”

    王离转过头去,看着静静嗑瓜子的吕神靓,“解气了没有?”

    “还没有。”吕神靓道:“这里还是臭烘烘的”

    “恒元师叔?”

    王离再转过头去,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宗恒元,道:“那劳烦恒元师叔赶紧回去调调护山法阵?”

    “你….”宗恒元和他目光一对,心生怒意的刹那,却瞬间又是不敢对视。

    “恒元师叔你若是没有空,那我便接着和这些广福洞天、问仙宗和含光洞天的修士继续切磋了?我到时候和他们切磋,若是下手有失轻重,他们在我们玄天宗山门之中出事,可能玄天宗前途不妙啊。”王离微笑着说道。

    宗恒元和许多玄天宗师长身体同时一震。

    他们当然清楚这些年轻才俊虽然都已经见识了王离的厉害,但年轻人气盛,若是王离接下来用恶毒的言语挑衅,说不定这些年轻人依旧按捺不住。

    若是这些年轻人和王离对决,下场可想而知。

    “这是我宗门家务事,你不要牵连他人。”宗恒元滞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咬牙道:“护山法阵出了些纰漏也是正常,我去调整便是。”

    说完他直接转身架着剑罡就走。

    他以前来孤峰都是耀武扬威,但此时却是走的有些仓皇。

    他其实心中隐隐觉得,若是他留在此处,恐怕接下来就有他的好果子吃了。

    “王离,你欺人太甚!”

    沈莉身旁一名身穿紫衫法衣的女修此时出声。

    这名女修最多和何灵秀差不多年纪,身体也未完全长开,有一张微胖的圆脸,平时这张带着些婴儿肥的脸应该显得可爱,但此时这张脸上却是阴沉得快要滴下水来,“你如此轻视羞辱我们,就算你有些诡异手段,难道欺我们宗门无人么?”

    “你哪个宗门的啊?”王离看着这名女修说道。

    这名女修道:“含光洞天,沈凉音。”

    “你们宗门有没有人我不知道。”王离呵呵一笑,他的目光扫过那些乘坐着师长的剑罡而来的玄天宗年轻修士,“我们玄天宗好像实在是无人。”

    “……!”所有玄天宗的年轻修士莫名躺剑,尽数无语。

    所有这些外宗的修士也是无语。

    这什么对话方式?

    他们也终于也开始觉得王离是对话鬼才。

    “很好。”

    沈莉的胸脯也剧烈的起伏起来,如果她的目光能杀人,那此时的王离显然已经死了无数次。

    她看着王离,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接着她的目光又落在身侧不远处的李道七身上,“想不到玄天宗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名修士,今日首次到玄天宗做客,却是遭受我人生中最大的羞辱,既然如此,那这结为道侣之事,就此作罢!”

    “什么?”

    此语一出,那些剑罡上的玄天宗修士都是大吃一惊。

    李道七此时才刚刚醒转,他目光和沈莉的目光刚刚交汇,原本还想听一两句安慰之词,但没有想到却是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这明显是嫌弃他太窝囊,根本没法帮她出气,直接就是不要他了啊。

    “不要!”

    他惊呼出声,原本此时他内气已经平静,但心情太过激荡之下,随着这一声惊呼,却是伤口再次崩裂,口中鲜血狂涌,又是晕厥了过去。

    “无用!”沈莉嫌恶的看着晕死过去的李道七,心中的恶气反而稍微出了一些。她此时只想着此人平时风度翩翩,为人温雅,又交友广阔,应该算是良配,但没有想到如此不堪,之前心心念念的要和他结为道侣,想来真是瞎了眼睛。

    “不要!”就在这个时候,王离突然叫出了声。

    他诚恳的看着沈莉,道:“沈师妹你怎么能做如此错误的决定,你应该明白,除了我这李师兄,以你的天资,恐怕也再难找到比他好的人了啊。”

    “……!”一群人瞬间就又彻底头皮发麻了。

    这是什么逻辑?

    沈莉顿时脸色铁青,她气得胸部高高鼓起,浑身哆嗦却完全说不出话来。

    王离的目光却是又转到了她身旁的沈凉音身上,“沈师妹,我看你倒是比你这个师姐要好得多,你将来可挑选的道侣一定大把。”

    沈凉音也是浑身发冷。

    她都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高兴。

    因为她直觉王离似乎倒是很真诚的在夸赞她。

    但此时这种夸赞,不就是直接挑拨她和沈莉师姐的关系?

    “无耻之徒!”

    她深吸了一口气,冲着王离叫了起来。

    “走!”沈莉根本不想在此处停留片刻,她转身就走。

    “真的还是有些臭。”

    就在此时,吕神靓的声音却是响起。

    她将手中没吃完的瓜子也随意一丢,抬头朝着天空望去。

    在她仰头的这一刹那,她身上涌起惊人的剑意,她头顶上方的天空,都像是被她这一眼直接望穿,然后被刺天戮地的剑意划城两半。

    一道速度完全超过了这些年轻修士感知的剑罡直冲上天。

    轰!

    这道剑光将上方云层刺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剑上威能喷涌,竟令无数云气剧烈的旋转起来。

    在这座孤峰的顶端,云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无数阴沉的雷光从这道剑罡上散发而出。

    瞬间阴雷密布,乌云沉沉。

    无数黄豆大小的雨珠坠落。

    一场滂沱大雨,就此形成。

    所有剑罡上的玄天宗修士都是摇摇欲坠。

    滂沱大雨中,虽然所有的雨珠也都被他们身外的剑光全部逼开。

    但雨珠崩飞之中,暗中灰沉的色彩却是仿佛深深的染在了他们的脸上。

    他们所有人都心神震颤,都面如死灰。

    他们修的是玄天剑罡,所以他们比这些外宗修士更能清楚的感知吕神靓这一剑之中的威能。

    这一剑,刺破了云层,也刺破了他们的脸面,然后再狠狠的扎在他们的心肺。

    他们原本以为宗主若是能够炼化青木异源,修成真正的青木剑罡之后,便足以对付吕神靓。

    但此时,他们却明白,即便是青木剑罡,也根本无法和吕神靓的这阴雷剑罡抗衡。

    她在玄天宗之中,已无人可以抗手。

    (来点月票啊啥的不,如此酣畅淋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