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故意恶心人?(第三更)
    何灵秀悄悄的打量着吕神靓。

    吕神靓嗑瓜子是真嗑。

    她不得不承认,王离说的的确是事实,那名含光洞天叫做沈莉的女修,的确在容貌和气质上都是根本无法和吕神靓相比的。

    寻常的女修嗑瓜子起来恐怕很容易看起来像大妈,但吕神靓依旧是吕神靓,依旧是一副女神的美样。

    不过她怎么就放心王离和这个炼气九层的李道七比剑?

    她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王离在白骨洲里到底得了多少的好处。

    是对王离的实力有着她所不知的深刻了解,有着绝对的自信,还是因为她对王离的性格十分了解,知道王离只要敢这样主动挑衅,那就说明王离一定有必胜的把握?

    她觉得恐怕两者兼而有之。

    “你毕竟是我师弟,而且修为和我也差着两层小境,我胜了你也没有什么光彩。”李道七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先出剑吧。”

    “你确定?”

    王离看着李道七,认真道:“我先出剑你恐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说的的确是事实。

    他现在的灵毒剑罡之中的灵毒虽然对李道七这种级别的修士应该没有什么用,但他在白骨洲之中和绝修对战时,便已经确定,即便是他的剑罡不配合“金罡银雷”的法门,实际他经过体内那一个磨盘淬练之后的剑罡,至少也相当于玄天宗筑基两层修为的剑罡水准。

    玄天宗筑基两层的修士打玄天宗炼气九层的修士,那真的是哥哥打小朋友。

    他说的是事实,但李道七却是觉得他脑子有问题。

    那群外宗的年轻修士,顿时笑出了声来。

    “那我出手了。”王离也笑了笑,说道。

    “好!”李道七异常简单的吐出了一个字。

    他这个字刚刚出口,一道异常夺目的剑光便已经在王离的身前绽放。

    这一道剑光毫无花巧,只是笔直中正,一往无前,甚至带着一种肃穆的气息,带着一种沉隐许久,终于放肆一番的气息。

    这一剑,如山洪爆发,如山崩地裂,如火山喷涌,酣畅淋漓,又凌厉到了极点。

    所有人的笑声瞬间消失。

    “怎么…”

    李道七嘴角的那一丝不屑的神情在这一刹那凝固,他心中生出荒谬和不可置信的情绪,瞬间化为惊恐!

    在入门时,他的确和王离的关系还算不错,但随着王离不受门中师长待见,被排斥孤峰,他在王离面前彬彬有礼,也只是为了体现他的气度,他心中实则是瞧不起王离的。

    在他的眼中,王离这一生已经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上次来时,王离和他就已经隔了三个小境,这在炼气期就已经隔了三个小境,今后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大得无法想象。

    他当然觉得对付王离实在太过轻松,这便是他在宗门师长和外宗的那些好友面前表现的机会。

    他甚至很欣赏王离如此激怒那些外宗的修士。

    如此一来,他教训得王离越狠,那些人便越是高兴,对他便越是赞赏。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一剑犹如惊雷,不只是快得让他无法想象,而且其威能也远远的超过了他的预计。

    嗤!

    在他骇然的目光之中,他身前也涌出一道乌金色的剑罡。

    然而他这道剑罡和王离的剑罡一比,无论剑光剑意,都弱不可言,简直就是皓月和米粒之珠的差别。

    这道剑罡刚刚显现,剑光就黯淡得好像还未出剑完全,在下一刹那,王离的剑罡直直的刺击在这道剑罡上,喀嚓一声轻响,他的这道剑罡被王离的剑罡直接击碎。

    王离的剑罡直直刺在他的胸口,轻轻一点。

    只是轻轻一点,他的背后便出现一个红点,接着嗤的一声,他背后裂开一道剑口,鲜血从中狂涌而出。

    他整个人也如同一根被撞飞的朽木一般,朝着孤峰之外坠去。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王离!”

    数声厉叱声同时响起,数名玄天宗师长同时出手,救治坠落的李道七。

    王离无动于衷。

    他又不是傻子,上次李道七来孤峰时,他那番话语其实已经暗指李道七虚伪,他这一剑虽然重创李道七,但也没有直接废掉李道七的修为,在他看来,只是为师姐出气和给这些同门一点教训。

    师姐只要能够保持清醒,孤峰便不可欺,更何况他也已经今非昔比。

    若是真正尽出手段,别说是区区炼气九层的修士,便是所有玄天宗的筑基期修士,在他面前也不过就是弟弟。

    “王离,你竟不顾同门之谊,出手如此之重!”马飞境愤怒的叫骂出声。

    “有同门之谊就是让孤峰沐浴臭气之中?”王离哈哈一笑,“而且我之前都说了,我先出剑他估计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他非让我出剑,我哪里知道他是属鸭子的,嘴硬!马屁精,我看你嘴也挺硬,你要不要来和我比剑?”

    此时一名师长已经将李道七卷在自己的面前,连施灵药,李道七虽然伤重,还算清醒,但此时听着王离的这几句话,他顿时眼前一黑,一口鲜血从口中激射而出,顿时晕厥了过去。

    他此次是有心在自己未来道侣和一众好友之前表现,然而如此不济事的一招就败,此时真的是让他无法承受。

    马飞境听着王离最后一句话,浑身都颤抖起来。

    他说不出话来。

    他的修为比起李道七都不如,如何敢和王离比剑。

    “原本孤峰和你们也已经井水不犯河水,同时玄天宗修士,多少还有些过往的情分,你们若是头脑还清醒,就不要再弄这种无耻的手段。”

    王离丝毫不畏惧那些师长的怒视,冷冷的说道:“如若不然,我和师姐可以天天找你们比剑,你们老的,我师姐打,小的,我打。我们玄天宗,是靠剑罡打出来的宗门,不是二四六七八,养了一群嘴硬的鸭!”

    所有在场的玄天宗修士都是一滞。

    整个玄天宗,真正能够和吕神靓一较长短的也只有宗主郑羡仙,其余人真的应该不是吕神靓的对手。

    至于年轻一辈的修士,看今日王离的剑罡,恐怕年轻一辈中,真的也没有人能够战胜得了王离。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这样想,却还是小看了王离。

    “什么时候,我们玄天宗的修士要视这种小小的联姻为决定宗门命运的大事了?”王离的目光扫向那些外宗修士,“不羞耻么?”

    “你!”沈莉的嘴唇都气得青了,她整个身体不断颤抖起来。

    “竟是如此嚣张?”

    一名身穿墨绿色法衣的年轻修士冷笑起来。

    这名年轻修士剑眉星目,面容极为英俊,他脑后黑色长发用一个白玉环箍住,发丝在空中随风飘动,“不知这种比剑,我们这些外宗人是否能够参加?”

    “筑基二层。”何灵秀极为干脆的传音到王离的耳中。

    她平时虽然看王离诸多不爽,但这种时候,她却是看得十分解气,可惜连核桃都吃完了,也没有瓜子可以嗑。

    筑基二层的修士,她是丝毫不为王离担心的。

    “按照我们玄天宗的规矩,孤峰比剑,外宗修士无法参与,但若是不是比剑,只是公平约斗,只要有宗门师长见证公平,却是在哪里都可以。”一名玄天宗的师长寒声说道:“仙门正统之间修士在师长见证之下切磋,这是连道例都允许的事情。”

    “呵呵。”

    王离静静的看向那名年轻修士,“你想和我公平一战?”

    “好说好说。”

    这名英俊的年轻修士微微一笑,手中灵光一闪,多了一柄黄玉色的竹扇,他轻抚竹扇,道:“问仙宗顾白鹤,想要领教道友高招。”

    “顾白鹤,这名字可以,白鹤的嘴比鸭子的还要硬的。”王离微微一笑,“你想挨揍,没有人拦得住你。”

    “伶牙俐齿,待会我打落满嘴狗牙。”

    顾白鹤冷冷一笑,他完全不觉得王离是自己对等的对手,所以并不怎么生气。

    李道七在玄天宗虽说已经是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但也只是在玄天宗之中有名气,但他不同,他在整个小玉洲年轻一代的修士之中也有名气。

    许多宗门的年轻修士都知道,他顾白鹤是问仙宗数百年来,修行进境第一人。

    我乃顾白鹤,筑基二层修士。

    还对付不了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

    即便方才那玄天剑罡威能惊人,但真正的斗法,却是诸多法门并用,而且可以尽发身上的随身法宝。

    他觉得自己光凭身上法器和法宝,就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他也懒得废话,身影一动,便掠入孤峰,落在石台之上。

    “诸位玄天宗前辈见证,我顾白鹤和王离公平对决。”他清越的声音响起,几乎同时,唰的一声,他身外灵气震荡,一条白色锦帕状的法宝已经祭了出来。

    这条白色锦帕状的法宝不断纠缠着他的真元和周围天地间的元气,不断变大,就像是一条半透明的丝光云气在他身旁不断旋转。

    与此同时,他展开手中的竹扇,微微摇动间,无数翠绿色的竹影摇曳,就像是有一片望不到尽头的竹林从他这柄竹扇之中生出。

    “女里女气的。”

    王离看着他祭出的两件法宝呵呵一笑,他伸手一点,一道剑罡悬浮在他身前,与此同时,他伸手朝着怀中一掏。

    一股怪异的灵气从他体内涌出。

    所有人看着出现在他手中的东西,都是目瞪口呆,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他的手中一坨东西干干硬硬,灰中带白,看上去竟然像是一坨…干狗屎?

    “…….”

    顾白鹤也是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故意恶心人么?

    (诸位应该可以猜出这坨到底是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