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初露獠牙(第二更)
    李道七皱眉,“吕师姐你认真的?你应该知道王离师弟不过只是炼气六层的修为,但我已是炼气九层的修为。”

    “咳咳…”王离干咳了两声,“其实我已经炼气七层的修为。”

    李道七微微一怔。

    他明明记得上次来时,王离还亲口对他说是炼气六层的修为。

    但让他更意外的是,王离会在此时出声。

    他一时没有回应,身后却顿时响起了一片嗤笑声。

    “真的是思路与正常人不同,原以为让师弟和李道友比剑,是师弟的修为占了便宜,没想到还隔着两层小境。”

    “这王离也是有趣,炼气六层和炼气七层在炼气九层的修士面前,又有什么不同,他还刻意跳出来纠正,难道是觉得自己炼气七层的修为能够挑战李道友,是赞同他师姐的决定?”

    “瞧,他还光着脚,是得了脚气要养脚么?”

    “哈哈,真的耶!”

    发出这一阵嗤笑声的是李道七身后不远处的一群年轻修士。

    这群年轻修士男男女女,一共有十余名,他们身上的法衣十分亮丽,和玄天宗的法衣截然不同,他们也是站在一道剑光之上,但这道剑光是一柄白玉剑,是飞遁法器,并非是玄天剑罡。

    “你们是什么人?”

    王离虽然一眼就看出这些年轻修士肯定不是玄天宗的弟子,但他故意说道:“你们都是新被纳入玄天宗的弟子么,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怎么一个个年纪这么大了,还好意思进入玄天宗修行,难道我们玄天宗真的连个像样点的合龄仙苗都找不到了么?”

    嗤笑声顿时停止。

    这一群法衣亮丽的年轻修士顿时都有些面孔僵硬。

    “胡说些什么!”一名看似比王离还要小了两岁,身穿翠绿色法衣的年轻男子回过神来之后,又是一声冷笑,“什么样的眼睛才能看出我们是玄天宗弟子?”

    “怎么,那你的意思是进入我们玄天宗很丢人了?”王离微微一笑,“看你的意思,好像觉得我们玄天宗很低等,不值一提?”

    “师弟,不要胡乱言语。”

    李道七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他低声呵斥了王离一句,道:“这些道友是广福洞天、含光洞天和问仙宗的修士,是到我们玄天宗做客。”

    “那也都是些不大的宗门啊,怎么这么牛气?还不如华阳宗呢!”王离若有所思的样子。

    听到王离的前半句,何灵秀还是嘴角微微翘起,忍不住想笑,但听到最后一句,她的额头上顿时多了几根黑线。

    什么叫做还不如华阳宗!

    “你!”

    “此人实在嚣张!”

    “李道友,你快应下这比剑之约,好好教训此人!”

    这些年轻修士顿时一片哗然,纷纷叫骂起来。

    “小宗门就是小宗门,连为客之道都不懂。哪有挑唆师兄弟打架的道理,这哪里是什么修士啊,简直是一群恶犬乱吠啊。”王离一本正经的对着剑罡上那些师叔师伯行了一礼,道:“诸位师叔师伯,有外宗修士在这里挑拨师兄弟关系,插手我们宗门内家务事,你们也不管管?”“王离,休得胡言乱语!”

    一名身穿乌金色法衣的老者声音如雷,“广福洞天、含光洞天和问仙宗三宗的修士是我们请来的贵客,原本是要商议和见证一桩极为重要的事情,结果被你们惊扰。此事事关我们玄天宗将来气运,你们若是还自认玄天宗弟子,便不要再设法生事!”

    “你是刘…李…甄师伯?”王离看着他,不能确定的样子。

    这名老者一滞,咬牙道:“我是你祁师伯!”

    “哦,好些年未见了,这些年你们也未给我一些灵砂或是修行典籍,所以连名字都记不太清了。”王离呵呵一笑,道:“祁师伯,什么大事能事关我们玄天宗将来气运?”

    “师尊,你不要动气。”一名玄天宗的年轻修士原本就在这名老者身后,此时他上前一步,对着这名身穿乌金色法衣的老者说了一句,接着又是满脸冷笑看着王离,“王离,你且听好了,李道七师兄和含光洞天沈莉师妹情投意合,不日即将真正结为道侣,今日沈师妹和广福洞天、问仙宗这些道友结伴前来玄天宗,便是确定此事……”

    王离一怔,“这是送上门来了呀….没别人要吗?”

    这名玄天宗年轻修士呼吸顿时一滞,旋即大怒,道:“王离,你胡说什么,沈莉师妹不只是各方面极为优秀,而且含光洞天比我们玄天宗只高不低的。”

    王离豁然大悟的样子,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李道七,“那李道七师兄真是深明大义,为了我们玄天宗牺牲太多。”

    “你!”这名玄天宗年轻修士直觉王离这句话有太大问题,但他又不知道从哪里入手辩驳,一时一口气憋在胸口,脸色都憋成了猪肝色。

    “你是姓马?”王离突然想起来这名年轻修士的名字似的。

    这名玄天宗年轻修士点了点头,心头倒是有些意外,这王离连自己师尊的名字都不记得了,竟然还能记得自己的名字。看来自己在玄天宗,也的确也算惹人瞩目。

    “你是叫马…马屁精?”王离的声音再次响起。

    “噗…”

    这下就连何灵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

    这名马姓玄天宗年轻修士原本叫做马飞境,平时溜须拍马的确很擅长,此时被王离这么一说,他气得差点直接闭过气去。

    “王离师弟。”

    李道七在平时都是一副温文尔雅,云淡风轻的俊逸模样,此时脸色却是也渐渐阴沉了下来,“言多必失,而且很容易引来大祸,听我一句劝,不该你出声的时候,就不要出声了。”

    王离神色却是没有什么变化,他看着李道七,平静的说道:“李师兄,我上次也已经劝过你,孤峰,你是不要再来了。”

    李道七面色骤然一变,他目光闪动,一时并不言语。

    王离却是已经看着那些对他怒目而视,而且依旧在不断喝骂的广福洞天、含光洞天和问仙宗修士,微笑道:“那按方才马屁精师兄所说,即将成为我师兄的道侣也应该在你们之中?”

    “我便是。”一名满脸冰寒,身材高挑的女修出声说道。

    这名女修身穿鹅黄色法衣,肤色雪白,瓜子儿脸,有一种冷艳姿态,此时一双美目之中,却尽是煞气。

    “各方面极为优秀?”王离却是有些失望的样子,“我看也不怎么样啊…长得比师姐都差了不知道多少,修为看上去也是连筑基期都没有到。”

    平心而论,王离这样的评价在何灵秀看来极为中肯。

    这名女修论长相,论身材,论修为,别说比叶玖月,就是和叶霁、叶菀相比都有差距。

    若比她自己,长相和身材不能算,因为她自己还未长开,但修为,那当然是差远了。

    她现在还比这名女修要年幼一些,但她可是在筑基期都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这名女修她一眼看去,也不过是炼气九层中阶。

    “你!”

    这名含光洞天的女修平时都是受人追捧,哪受过这种气,一时之间,她脸色气得发白,浑身都是有些微微的颤抖。

    “而且名字也很一般啊。”王离轻声嘀咕了一句。

    “住口!”

    李道七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他此时的眼中也尽是煞气!

    他也不再正眼看王离,看向吕神靓。

    此时他心中也尽是杀机,但一眼看到吕神靓,他却也是一口气上不来,憋在了胸口。

    此时他身后那些年轻修士也是才注意到吕神靓现在的样子,顿时就瞠目结舌。

    吕神靓竟然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把瓜子,已经嗑了起来。

    她完全就像是一幅事不关己,看戏的样子了!

    “这他妈|的……”

    李道七完全没有了平时温雅的样子,额头上青筋都暴了起来。

    “吕师姐!你方才说的可是认真?”

    他好不容易憋出完整的话,“若是认真,我这便上孤峰和王离比剑!”

    吕神靓用看着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看着他,“我都已经嗑瓜子准备看你们比剑了,你还问这样的话,简直画蛇添足。”

    何灵秀很灵性的马上后退。

    她觉得方才自己忍不住嗤笑做声就不低调。

    现在她必须更好的保持低调。

    “李师兄,此人实在可恶,你务必为师妹好好教训此人!”李道七的身后,沈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寒声说道。

    李道七点了点头,他也不再说话,身影一动,便掠到了孤峰的这片石台上。

    “我们玄天宗孤峰比剑的规矩你们都应该懂,若是不按门规……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吕神靓慢慢磕着瓜子,走回修行所用的石庐前方。

    “此人是谁,怎么有些眼熟?”

    广福洞天、含光洞天和问仙宗的那批十余名年轻修士之中,此时却是有一个身穿火红色道袍的年轻道士装束的男修有些疑惑的看着何灵秀。

    何灵秀虽然很是低调,而且她也用法门改变了身材和容貌,但这名男修也有些特别的望气手段,他直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何灵秀。

    “王离师弟,剑罡无眼,你且小心了。”李道七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王离说道。

    王离笑了笑,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