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五十章 无端躺剑(第一更)
    “郑羡仙…你过来啊,你过来啊….”

    随着这样的声音的不断回荡,一道荡漾着恐怖威压的剑光在三十一峰顶端掠过。

    这道剑罡虽然细小,但却像真正的彗星划过一般,那种森冷的星辰元气的气焰,甚至使得玄天三十一峰之中的温度都急剧的下降。

    它的飞临,直接就激起了玄天宗护山法阵的灵气反应,一道道灵光在空中不断的闪现,一个个平时隐于虚空之中的光穹,骤然显现出轮廓。

    “何人如此可怕的剑罡?”

    “郑羡仙是谁,怎么名字如此熟悉?”

    “你要死么,宗主的名讳你也不记得。”

    “何人敢如此叫阵,难道是宗主的仇人?”

    玄天宗三十一峰震动,诸多弟子震骇色变。

    即便是在修真界动荡的时候,诸多宗门之中还是有许多修士是混吃等死之辈,更不用说三圣制定道例之后,这十几年里许多宗门的修士都甚至已经忘记了斗法的滋味。

    “实在张狂!”

    数声暴喝震动天地。

    下一刹那,便有道道凛冽的剑光破空而起,一阵阵凛冽的剑意更是让玄天宗之中许多碌碌无为的修士浑身冷汗直流。

    “是孤峰?”

    “这道剑光是孤峰飞过来的,是那个女疯子的剑罡?”

    “她要做什么?”

    随着剑光不断升空,茫茫的剑气连成一片,那聚集的剑光开始朝着孤峰的方向涌动时,玄天宗之中许多修士才反应了过来。

    数百道剑光形成了一片光幕,浩浩荡荡的朝着孤峰压来。

    吕神靓和王离站在正对着这三十一峰的石台边缘,静静的看着这些剑光。

    何灵秀很是低调的站在两人身后。

    玄天宗寻常修士的剑罡在她眼中自然乏善可陈,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宗门如此之多的修士驾驭剑罡而来,这气势的确还是有些凶悍。

    那道道剑光逼射而来,似乎要将这整座孤峰都刺得支离破碎。

    “吕神靓,你又失心疯了么,在此大呼小叫不说,竟敢剑刺护山法阵!”一道厉喝声隔着数里的距离响起,发出这厉喝声的人脚踏一道巨大的乌金色剑罡,正是不久前拜访过孤峰一次,被王离称为恒元师叔的宗恒元。

    如此多的剑罡压至孤峰,吕神靓却是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面对宗恒元的这一次喝问,她眉头微皱,“剑刺护山法阵,我刺到了么?”

    宗恒元一愣。

    “刺到了没有?”吕神靓认真再问。

    宗恒元一时还是跟不上她的节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一句话。

    “刚刚你声音不是还很大,现在不会说话了?”吕神靓奇怪道。

    宗恒元呼吸骤然一顿,眼底浮出怒意,“刺是没刺到,但…..”

    “但什么但,没刺到就说明我根本没有想剑刺护山法阵,你乱喊什么!”吕神靓冷笑起来,“我要刺护山法阵,难道诺大一个护山法阵我刺不到,难道和你的剑罡一样差劲?”

    “我…...”宗恒元一滞,旋即大怒,“你说什么!”

    “耳朵也聋了?”吕神靓伸出一根手指点着他,一字一顿道:“我…说…你…剑…罡…差…劲!””

    “你!”宗恒元面色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

    “你什么你,你又不敢和我比剑罡,你整天脚踏着那么大的剑罡飞来飞去,唬一下低阶弟子也就算了,难道还能唬得了别人,难道整天唬了别人,连自己都唬得信了,觉得自己真的很厉害?”吕神靓收回点着他的手指,微讽道:“我喊的又不是你,你跳上来做什么。”

    何灵秀虽然默不作声,但心中却是大为赞叹。

    同样是对话鬼才,但王离是真的鸡贼,吕神靓却是显然霸气十足,完全不同风格。

    “宗师弟,你且退下!”

    一声显得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

    “柳师叔,你也别说话。”但这声苍老的声音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第二句话,吕神靓的声音却是已经响起,“你不要倚老卖老,我喊的也不是你。”

    那是一名脚踏着银色剑罡的老者。

    他脚下的剑罡银色光芒十分璀璨,就像是剑罡之中镶嵌了无数透明的宝石。

    这名老者原本面孔紫红,此时被吕神靓这样一说,他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你这小辈,不识好歹!”

    “是,我不识好歹。”吕神靓淡淡一笑,“不过灵气和臭气,还是分得出来。难道屎都浇到你头上了,你还要喊好不成?”

    “你!”

    这名老者气得浑身都有些哆嗦,“你直接呼啸山门,以下犯上,直呼宗主名讳,对师长不敬,你要知道,我可治你的罪!”

    “是么?”吕神靓身上丹光骤然涌现。

    轰!

    这一群驾着剑罡而来的修士瞬间浑身气息一炸,都仓皇往后退去。

    “你们做什么?我又不要自爆金丹。”吕神靓收敛笑意,平静的说道。

    何灵秀目瞪口呆,她只觉得吕神靓真的是女神,而不是女神经。

    “那你看看,我这是在哪里?”吕神靓直接又不让那名老者说话,她原本就是玄天宗天赋第一人,此时头脑清晰,这些人便是斗嘴也根本无法和她相比,“我这是在孤峰,你们身为玄天宗弟子,应该知道孤峰是我玄天宗祖师划定的试剑峰,同时也是比剑台。”

    她此言一出,那些剑罡上怒声不已的玄天宗修士顿时一静。

    “什么意思?”何灵秀心中不解,她觉得这些玄天宗修士面色都有些诡异,便忍不住传音问王离。

    “我师姐真是天才。”王离忍不住先夸赞了吕神靓一句,这才解释道:“孤峰远离其余玄天三十一峰,以往这里原本就是玄天宗的试剑峰,在这里激发剑罡合乎宗门规矩,之前要是有玄天宗弟子能够在这里激发剑罡,能够威胁到三十一峰,那宗门之中的师长说不定还特别高兴,宗门里出了不世之才。除此之外,孤峰也是玄天宗的比剑台,按照玄天宗的门规,在这里可以公平的比剑,约战宗门之中其余修士,不分地位高低。那师姐要是在别处叫骂宗主,自然是大不敬,但在这里,要约宗主比剑,直呼名讳也不违背门规。”

    “厉害。”何灵秀顿时就觉得更是不能惹王离这个师姐。

    修为厉害是一回事,能够合理利用规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两者兼备的人,便真的很容易玩死人。

    “郑羡仙,你来不来?”吕神靓又喝道:“敢将浊气冲刷孤峰,就不敢按照门规和我比剑么?”

    “住口!”

    一名三十余岁的女修厉喝,“宗主在闭关修炼青木剑罡,岂有工夫和你置气!”

    “那他不来你来?”吕神靓也不恼怒,只是静静的看着这名女修:“你叫什么名字?”

    这名女修骤然一滞。

    只是被吕神靓这正眼一看,她脚下的剑罡便自然畏缩般往后退去。

    她此时也不回答吕神靓的话,却是厉声道:“吕神靓,你只知凭借自爆金丹骇人,要比剑我们也只和正常修士比剑,如何能与神智不清的修士比剑?”

    “我玄天宗祖师定立的规矩之中可是没有阻止人自爆金丹这一条,也没有说神魂受损的门人弟子就不能在这里比剑。”吕神靓不屑的看了一眼这名女修,道:“你若是不敢和我比剑,就不要来自取其辱。烦扰别人比剑,门规可是也自有惩治之法。”

    “吕师姐,只是我玄天宗的门规之中,也没有邀人比剑,别人就一定要应这一说。”就在此时,一名白衫年轻修士却是认真对着吕神靓行了一礼,道:“宗主还在闭关修炼剑罡,应是不应,那也该由他定夺,吕师姐你不断呼喝邀战,也是不妥。即便宗主不应你,你也不应蛮横无理。更何况按吕师姐你这意思,你随意邀人比剑,那我们宗主之中年轻修士,岂非也可以随意邀请王离师弟比剑?”

    “……”王离顿时头疼。

    这也能躺剑?

    他都明知吕神靓有一口恶气要出,已经很低调的在一旁不说一句话,但这火居然还能烧到他的身上。

    “你们玄天宗干啥啥不行,内斗第一名啊。”何灵秀顿时幸灾乐祸,“而且你的这个师哥,好像心机比你还要深沉。”

    “你们想要找王离比剑?”

    吕神靓却是反而来了兴致一般,看着这名白衫年轻修士,“你们的意思是,若是郑羡仙这次龟缩着不出来和我比剑,我还不就此罢休的话,你们就马上找王离比剑?”

    白衫年轻修士微微挑眉,他又是认真的行了一礼,道:“都是玄天宗弟子,总不想弄得这么难堪的,吕师姐你是仗势压人,我只是同理让师姐你想想而已。”

    “这同理挺好啊。”吕神靓若有所思,“如果我记得不错,你是叫李道七?上次你似乎和宗恒元来过孤峰一次,你之前和王离一同入门,似乎在同时入门的修士之中,你们还是关系最佳?”

    这名白衫年轻修士颔首,道:“吕师姐说的不错。”

    吕神靓便也笑了,“那郑羡仙不出来和我比剑就算了,就按你的意思同理,就由你们这些差不多同龄的修士比剑,王离,你和他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