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呼啸山门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真呀真多呀……”

    要是黑天圣地这名道尊此时知道这个连身外法身到底能不能说话都不知道的修士还在兴高采烈的唱这种歌,他一定更加无语。

    何灵秀觉得王离简直有毒。

    她听王离唱这种歌唱多了几遍,哪怕王离不唱的时候,她脑子里也马上补上了这种旋律,“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王必回!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唱这种东西来荼毒我们的耳朵?”

    她此时虽然确定了的确就是大荒山附近,而且已经确定了方位,的确也不太心急,但听多了她实在还是有些按捺不住,“你在白骨洲已经一天到晚唱灵石哪里去挖,你就算实在要唱,不能唱点别的?”

    王离有些唏嘘,“我倒是也想啊,就是我只会唱这两首,我师姐就教了我这两首。”

    “……”何灵秀头皮发麻。

    她实在无奈,不愧是女神经带大的孩子,教的歌都与众不同。

    寻常的修士就算是唱歌,不也要唱真言三律,大道青天歌之类的么?

    “对了!”

    王离却是突然眼睛一亮,骤然想起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一般。“我师姐还教了我一首别的歌,很适合我现在的一种大道异相。”

    何灵秀毕竟是少女,瞬间就好奇起来,“什么歌?”

    唰!

    王离身上血色神光绽放,那辆血红战车瞬间显化。

    不过即便是在根本没有修士影迹的大荒山之中,王离也觉得这辆战车有些太过招摇,他马上运转欺天古经,这辆战车便显化成了一辆普通青色木车的样子。

    他清了清嗓子,唱道:“骑上我心爱的小车车,它永远不会……”

    “够了!”

    何灵秀脸都瞬间黑了,惊呼咆哮般直接打断了王离的歌声。

    她从未想过有人能够如此奇葩,唱如此奇葩的歌不说,竟然还要显化战车来应景!

    “……”王离被打断了歌声,还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自己唱的不好听吗?感觉唱的挺好的啊,而且这歌也不错啊,师姐以前用玄天剑罡带着他飞掠的时候,听这首歌真的很带劲啊。真的听了都不会从剑罡上掉下来。

    “王哥,既然我们已经确定在大荒山地界之中,我们不如就分头离开?”此时苏理恒的声音响起。

    王离的神色就有些尴尬了,他看着苏理恒:“你们该不是觉得我唱的不好听吧。”

    他这么一说,苏理恒反而尴尬了,连连摇头道:“当然不是,哥你唱得很好听,只是我们之前在白骨洲动静太大,而且我们三人说不定被仙蟾宫盯着,虽说现在有了黑天圣地这一层关系,但能不让人注意到你们和我们有关系,那便是最好。这大荒山地界内正好没有什么修士过往,在这里分开最好。”

    “也对。”王离脸上尴尬的神色这才消失。

    “那我们三人也分别行事。”苏理恒和蔡毓灿、尹心缘都商议好了,临分别时,三人又对王离认真行了一礼。

    “不要妄自菲薄,你看,这次你不就直接成了木灵根修士。”王离和这三人分别时,特意对着蔡毓灿认真道:“我应该很快就会帮你寻得一门合适法门。”

    “多谢王哥。”蔡毓灿遥遥停了下来,再次行了一礼。

    就如同有些歌听着听着就简直有毒一般,他们喊习惯了道友和师兄,改喊哥的时候诸多不习惯,但此时他们却真的是由心而发一般,彻底习惯了。

    “那我们也在这大荒山分头行事了。”叶霁心中也是不舍,但玄天宗和华阳宗还算是在同一方位,隔得比较近,明月斋却的确和他们不在同一个方位,所以此时也的确是要分头走了。

    “山高水长,王哥珍重。”叶菀也对着王离行礼,笑道:“我记住王道友的话,我叫叶不完。”

    叶玖月忸怩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脸上再次浮现绯红,她轻声道:“王师兄…再会。”

    她们三人和王离告别,身上便荡漾起奇异的灵气波动。

    “等等!”

    王离突然叫了起来,“你们是不是要用明月换花术。”

    三人都是一怔,都点了点头。

    “等脱了我视线再用吧。”王离苦笑道:“不然好不容易习惯过来,一会又不会习惯。”

    叶霁和叶菀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叶玖月却是羞涩得头都不敢抬起。

    三人正式和王离辞行,缓缓飞掠,离得远了之后,叶霁突然道:“叶夜行道友。”

    “怎么…”叶玖月下意识的应声,旋即满脸通红,“师姐,你故意喊这名字做什么?”

    “师妹,方才我们都是喊哥,你犹豫了许久却是依旧喊师兄,这又是为何?”叶霁和叶菀看着她娇羞的样子,脸上的狡黠的笑意更浓,“兴许是兄妹不好成为道侣,师兄师妹却是…”

    “你们休要胡说!”叶玖月一怔,顿了顿足,顿时羞得脖子都红了。

    叶霁和叶菀抿嘴而笑,她们对自己的这个师妹极为了解,知道再说下去,她恐怕是直接要落荒而逃了。

     “呵呵道友,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啊。”

    王离有些感慨,但又似乎十分欣喜的看着何灵秀。

    何灵秀瞬间被他吓了一跳,“你要作甚!”

    “.…..”王离道:“我就是觉得反正我们应该是一路,现在也平安无事,连木樨道树的灵叶都炼化完了,不如呵呵道友你用飞遁法器带我回去,我正好抓紧时间再修炼修炼…..呵呵道友你以为我要作甚?”

    “我哪知道你!”何灵秀心虚,心想你要我飞遁法器带你就带你,一脸欣喜的好像终于等到两个人独处是什么意思!

    “谁说我和你应该就是一路?”她瞪了王离一眼,“我不能直接去别的地方?”

    “咳咳…”王离干咳数声,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但还是说道:“可是你这不是还欠我完成任务之后的灵砂么,还有…我们不是说好,我还要给你一些法门,你帮我顺便出售的么?”

    “我…”何灵秀都恨不得锤自己的头了。

    此人白骨洲一行得到了多少惊天的好处,没有自己力邀他白骨洲一行,他能够有这样惊天的际遇?

    但得了这样的惊天际遇,原来他此时居然死命惦记着的就是向导任务的尾款!

    要不是她直觉这人身上有很多有用的法门,她就直接翻脸了!

    “好。”

    她狠狠的咬了咬牙,心想这就送他回玄天宗孤峰,但到了孤峰之后,她一定要想办法让王离给她看看绝修纳宝囊之中的东西,她觉得好歹也要顺走一两样对她有用的东西,否则对不起这鸡贼!

    “呵呵道友果然是好妹子啊。”

    看着何灵秀激发的灵光将自己席卷在内,王离顿时赞叹一声,迅速的闭上了双目。

    “如此也好,至少不唱奇葩儿歌了。”

    何灵秀带着王离飞遁,只觉得耳畔清净,浑身舒爽,但飞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她觉得有些许冷清的同时,却是突然反应了过来,“真的鸡贼啊!”

    现在路途遥远,她一路恐怕也要消耗不少补充真元的灵药。

    不过她现在倒是真的错怪了王离。

    王离现在倒是没有刻意想着占她便宜。

    因为王离占到的便宜已经太多了啊。

    之前进入白骨洲时,他和何灵秀说好,沿途所得的收益都是要和何灵秀六|四分成。

    何灵秀得了诸天万兽图之后,觉得苏理恒等人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便将四成收益转给苏理恒等人。

    但接下来王离又相当于用功法换取了这四成收益。

    如此一来,那些灵骨和绝修的纳宝囊,都归了王离。

    见缝插针,精打细算起来,王离也是一把好手,但还欠了蔡毓灿一门法门,他自然是极不好意思。

    再加上那种顶级的法门就能形成大道异相,大道异相又相当于伴随自身修为而不断成长的大道灵宝。

    如此一来,他此时满脑子所想的自然就是尽快的压榨那些灰衣修士,找到适合蔡毓灿的法门,同时再看看有没有和日月皇华万战诀以及万凰重生经这样的至高法门,并设法再找出一些适合何灵秀等人的法门。

    兽潮的发生已是必然,随着他实力的增长,在他的眼中,现在叶玖月和苏理恒等人的实力就显得太弱了,多一些厉害的法门给他们,便说不定能够逃过这场劫数。

    他不知道姜雪璃和黑天圣地那名道尊也正在谈论他,但姜雪璃说他拥有三种大道异相,其实也是说错了。

    他此时至少应该有四种大道异相,因为叶玖月给他的那门九天踏星诀明显也要比尸解经高明一些。

    在外面他没法肆意的施展各种法门,但在灰殿里面,他却是可以肆无忌惮的。

    他在压榨灰衣修士之前,就已经将九天踏星诀施展到了极致。

    果然,他产生了第四种大道异相。

    灰气弥漫的灰殿顶端,骤然展开了一片星空。

    一颗颗无比璀璨的银色星辰,看似距离他的头顶很近,似乎伸手就可以采摘下来,但真正伸出手去时,却是根本触不可及,又像是在无比遥远的虚空之中。

    “群星璀璨,果然比区区战车要高阶得多!”

    王离现在至少已经清楚,越是恢弘的景象,就越意味着大道异相厉害。

    “灰衣修士们,我来了!好久不见!”

    接下来他便兴高采烈的挑选灰衣修士开始压榨法门了。

    ……

    白草市集被毁,黑天圣地圣主之女先被混沌血祭伏击,接着又被绝修截杀,诸天万兽图妖元崩走,一场侵袭修士洲域的兽潮只是时间问题。

    小玉洲、恶水洲、火雀洲、红山洲这东方边缘四洲已经在孕育着一场惊天大变,不过绝大多数混吃等死的修士或是按部就班堆积修为争夺寿元的修士,却是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何灵秀带着王离离开大荒山地界之后,也是平安无事,除了期间通过数个传送法阵中转,王离又极为心疼的消耗了巨额灵砂大肆收购了滋补神识的灵药之外,一路上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王离都得以安心的压制灰衣修士,从他们身上获取法门。

    “这灰殿之中的灰衣修士,难道也是和大千宝树的木系灵气一样,无穷无尽的么?”

    这一路上王离足足镇压了两千余名炼气两层和炼气三层的灰衣修士,他挑的都是炼气两层和炼气三层的灰衣修士之中最为年幼的,他赫然发现似乎被自己镇压了之后的灰衣修士虽然并未消失,还能看到熟悉面孔,但在炼气两层和炼气三层的灰衣修士之中,总是能够不断找到新的极为年幼的灰衣修士。

    就和他一开始进入灰色火光之中的感觉一样,他就真的像是置身于一条巨大无比的虚空长河之中,他在这条虚空长河之中行走,根本触及不到尽头,不管往何处走,这种灰衣修士始终充斥于他周身的天地。

    不过很显然,这些灰衣修士之中有不少也是出自同一宗门。

    随着他镇压的修士数量的越来越多,其中出现同一宗门的修士的概率越来越高。

    加起来一共两千余名的灰衣修士之中,他并没有仔细计数,但大致也有四百余名修士所修的功法有重合。

    这两千余名灰衣修士,他一共压榨出了八千余种不同的法门。

    虽然心中早有预计,但这种数量级数,还是让他自己都有些头皮发麻。

    加上之前的压榨所得,距离一万不同的法门,已经相距不远了。

    万法皆通,说的也是概数。

    修真史上很多被称为万法皆通的修士,也断然不可能真正的精通万法,小玉洲所有的仙门正统,算得上是真正法门的经藏,加起来可能也未必有他多。

    在这么多法门之中,要想找不出一两门适合蔡毓灿的法门都难。

    “太初神王古经,这门法门用来补三炁宗功法的缺,应该足够。”

    王离在这么多法门之中,找出了一门很诡吊的法门。

    这门古经在黑天圣地的黑天万法妙典之中都没有记载,但法门却是独特得让王离觉得只能用诡吊两个字形容。

    这门法门居然是以牺牲真元品质来极致追求修为进境的法门。

    用这种法门来辅助寻常功法修行,可以让修行速度提升至少五倍以上,但同样,真元的力量却削弱得只有同境修士的两成。

    但在王离看来,这无所谓啊。

    反正再小的金丹也是金丹。

    哪怕到时候蔡毓灿修成的金丹只有正常修士的两成大小和威能,那只要不去找同阶的金丹修士拼命就好。

    反正三炁宗的功法是越修到高处越厉害。

    若是蔡毓灿真的有际遇能够修到化神,那和他同年修行,哪怕际遇和同等的修士,恐怕最多刚刚突破到元婴期,甚至还有可能在金丹期沉浮。

    到时候他有三个身外法身,哪怕他每一个身外法身的威能都只有同阶修士的两成,他这三个身外法身也足够暴揍绝大多数元婴期修士。

    至于他自己,收获也是异常惊人。

    他直觉够品阶,有可能形成大道异相的法门都恐怕至少有数十门,只是因为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先帮蔡毓灿解决修行的问题,所以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甄别,更不用说仔细来想功法之间的配合问题。

    而且眼下已经到了玄天宗的外围,看着玄天宗那群山,他就觉得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先做。

    首先便是确定阴雷伞是否真的在师姐体内,接着便是仔细想想要帮师姐弄些什么法门。

    他现在也是根本不知道吕神靓也已经有了惊天的变化,只道吕神靓还是要和平时一样时常犯病。

    此次从白骨洲回来,他只觉得连玄天宗山门外的空气都分外香甜一些,因为他内心对于治好吕神靓的神魂损伤已经充满了希望。

    到了罡风呼啸的山口,他对着何灵秀道:“多谢何道友送我回来,只是现在已经送到我宗山门前,我们是否也就此别过?反正我知道呵呵道友你的真实身份,接下来我要找你一点都不难,还有很多事情要你帮忙。比如帮我送一片传功玉符给蔡毓灿师弟。至于还要支付我的向导灵砂,若是方便,现在就给了吧。”

    “什么?”

    何灵秀顿时有点懵,“我送你到这里,你直接就让我回去,你当我是车夫?”

    “这……”王离犹豫道:“总是有些难以启齿的原因的嘛。”

    何灵秀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吕神靓刑讯逼供王离的一幕,她顿时真的也有些犹豫,万一吕神靓一个脑子不好用,也逼着她加入这种事情,的确实在是…..。

    她犹豫道:“你是担心你师姐对你我做出难以启齿的事情?”

    王离一怔,“那倒不是,主要是我怕你看我清点绝修纳宝囊,临时见财起意。”

    “王离!”何灵秀差点都崩溃了,“这就是你说的难以启齿的原因?”

    “是啊,这个说穿真的有点不好意思,难以启齿,难以启齿。”王离呵呵一笑。

    “我见过鸡贼的,真没有见过你这种鸡贼的!”何灵秀咬牙切齿,她不否认王离已经猜测到了她的小心思,但越是如此,她就越是不能轻易让王离得逞。

    王离看着明显有些恼羞成怒的她,说道:“那呵呵道友你的意思是你绝不会看我清点绝修纳宝囊见财起意了?”

    “不会!”何灵秀回答得异常干脆,但心中却是已经决定不把王离当人看,否则真的肯定要破坏掉自己一贯以来的交易原则。

    王离看到何灵秀如此坚决,便也不好在说什么,任凭何灵秀用灵光卷着自己,渡过前方的罡风乱流。

    现在他已经真正见识了何灵秀的实力,便很清楚玄天宗外围的这种罡风乱流对于何灵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嗯?”

    但就在何灵秀带着他穿过外围的罡风乱流的刹那,他便感觉到了异样。

    玄天宗山门之中的天地灵气,怎么都要比外面寻常地方的天地灵气要浓郁得多,但此时扑面而来的天地灵气却十分稀薄,而且还带着各种驳杂的元气,甚至有些极为难闻的气味。

    他只是愣了愣,看了一眼孤峰和玄天其余三十一峰,他便勃然色变,“这群人真的连脸面都不要了么,竟然如此龌龊!”

    何灵秀带着王离刚刚穿出罡风乱流时,她还是气鼓鼓的,但此时看清眼前景象,她也是脸色一变,心中生出一种荒谬之感,接着便也有一种怒意在胸口燃烧。

    她拥有神智慧觉,此时更多了一条木灵根,王离都看清楚了怎么回事,她当然看得更清楚。

    玄天宗那三十一峰,竟是用宗门大阵强行汲取了孤峰这一带的天地灵气不说,甚至还将不知何处的污浊元气都抽引了过来,强行灌入这孤峰。

    若只是抽引走天地灵气,让此地的天地灵气变得更为稀薄,她恐怕身为局外人也不至于顿时心生愤怒,但玄天宗那三十一峰这种做法,简直和凡夫俗子不断的朝着别人的房顶浇灌粪水差不多。

    她都忍不了,王离如何能忍得了。

    王离气得身体都有些发凉,双手微微颤抖。

    但他此时只是生怕吕神靓出什么事情,身影一动,他直接动用九天踏星术,他脚下银光闪烁,便不断瞬移一般,直接落在了他和吕神靓平时修行的石庐前方平台。

    “师姐!”

    他厉声喝道。

    “你回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顿时让他紧绷的身体一松。

    “怎么耗费这么多时间?”

    当第二句声音响起时,吕神靓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

    “师姐!”王离看着吕神靓,看着无比熟悉的面容和身影,他一时居然不知何等的情绪,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可以进来。”

    吕神靓却是微微抬首,对着他身后说了一句。

    “哦。”

    已经到了平台外天空之中的何灵秀这才有些拘谨的掠了过来,落在王离身侧不远处。

    不知为何,她见的各种奇形怪状凶神恶煞的修士也算多了,但面对吕神靓的时候,她却总是有种心虚和胆怯的感觉。

    “我们在白骨洲之中有很大的变故,出白骨洲时,我们横渡虚空到了大荒山之中,所以赶回来才花费了不少时间。”王离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说出了这一句话。

    其实他心中明白,去白骨洲这种地方做向导,多费些时间很正常,他这次进入七宝古域之中有惊无险,其实回来也真不算晚。但他和师姐常年相伴修行,他却很能感受清醒时的吕神靓的心境。

    他离开的时间其实不长。

    但关键在于,他师姐真的等他等得很久了。

    她明显受这气受了很久了,但又一直憋着,一直要等他回来再说。

    “鸡贼看来是玄天宗的特色啊,不是王离独有。这玄天宗三十一峰的人竟然鸡贼龌龊到这种程度?”

    何灵秀侧转身体,她看向玄天宗三十一峰的方向,心中隐隐觉得,恐怕有一场好戏要开场,隐忍了这么多年的王离和吕神靓,恐怕是忍不住要做出些什么事情了。

    “师姐,对暗号!”王离看着吕神靓,喝道。

    他首先要确定自己的师姐现在是很清醒的状态对不对?

    因为在白骨洲有了惊天际遇,他现在这一喝都有种意气风发的味道。

    “对什么暗号,不对暗号了。”他直觉师姐很清醒,然而让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吕神靓却是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今后都不对暗号了。”

    “师姐,你又犯病了?”王离顿时头疼,“我看你挺正常的啊。”

    “我没事。”吕神靓淡淡一笑,“今后都不太可能会有事。”

    “你以前犯病的时候也都是这么说的。”王离欲哭无泪。

    吕神靓倒是也不生气,安静的看着他,“那我和你对最后一次暗号,对完你应该就相信了。”

    王离愣了愣。

    吕神靓道:“暗号,我不服。”

    王离的眼睛瞪大了,他盯着吕神靓左看右看,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道:“师姐,要不我再给你做个题,你答得上来,我就彻底相信你。”

    吕神靓好看的眉毛微微挑起,道:“好啊。”

    王离顿时唱了起来,“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接下来一句是什么?”

    吕神靓道:“不就是二四六七八?”

    何灵秀的嘴角一阵抽搐。

    这一对师姐弟,真的不一般啊。

    王离震惊了,“师姐你真的没犯病,你方才说今后不太可能会有事,到底是什么意思?”

    吕神靓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离,“那就要问你了啊,师弟。”

    “问我?师姐你没病吧!我都不在孤峰,问我干吗?”但王离同时又有点心虚,“该不会是阴雷伞的问题?”

    “看来你也猜出来是阴雷伞的问题了。”吕神靓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么问题来了,阴雷伞的真源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和我的剑罡融合,现在我的玄天剑罡就变成了本命阴雷剑罡,这是为什么呢?”

    王离浑身一震,脸上顿时就瀑布汗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要被刑讯逼供了。

    “再问也是玄天道诀。”何灵秀顿时幸灾乐祸,出言补了一刀。

    “嗯?”吕神靓看了何灵秀一眼,笑了起来,“看来你们白骨洲此行很有收获,关系进展很不一般啊。”

    “怎么可能!”

    何灵秀脸上也顿时瀑布汗了。

    不知为何,她发现吕神靓好像清醒的时候比不清醒的时候还要可怕,难道这就是先天仙灵根修士天生的气质?

    而且她发现正是因为自己的多嘴,她现在陷入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境地之中,万一接下来吕神靓就将她连带一起刑讯逼供了,那怎么办?

    那真的是羞耻了啊。

    一念至此,她的目光却是不由得落在了吕神靓的胸口。

    她的心神就顿时一阵激荡。

    不愧是王离的师姐啊,果然比叶玖月还要奇峰突起。

    “你眼睛看哪里?眼神飘忽,鬼鬼祟祟。”吕神靓皱了皱眉头。

    何灵秀无语,她只觉得被王离又坑了一次。

    “师姐,阴雷伞的真源真的在你体内?”王离连忙岔开话题,“那我在白骨洲之中修行,炼化内蕴阴雷的灵骨时,那炼化的阴雷是跑到你这里来了,那我体内出现的内蕴惊人灵气的碎片是什么?”

    “是金丹之中析出的碎片。”吕神靓平静的说道。

    “.…..”王离无语。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那些碎片之中为何灵气惊人,为何能够让他直接提升了一个半小境。

    毕竟是同样修玄天道诀的金丹的碎片。

    但这种碎片和他炼化的阴雷竟然能够直接虚空交换,这就真的是太过玄奥,根本无法理解了。

    吕神靓静静的看了他一眼,出乎王离预料的是,她一时居然没有多问。

    她接下来认真的沉吟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才转头看着何灵秀,“有些宗门家事要处理一下,你要不要回避一下?”

    “要刑讯逼供王离吗?”此时何灵秀脑海之中全部都是刑讯逼供,她下意识的就叫出了声来。

    “.…..”吕神靓一怔。

    “.….”王离无语。

    “不是。”吕神靓摇了摇头,道:“之前既已答应师弟在他返回之前不出乱子,我便硬生生的忍气吞声,现在他既已回来,这口恶气便是忍不住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圣尊一怒,伏尸百万,匹夫一怒….”

    “匹夫一怒,放了个屁?”王离疑惑道:“还是匹夫一怒,脱裤子放屁?”

    “是血溅五步!”何灵秀鄙夷的看了王离一眼,觉得王离能够活这么大真是奇迹。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有没有情商。”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反而也鄙夷的看了她一眼,“我这不是在安抚我师姐么?我师姐明显是要揍三十一峰中人了,你还煽风点火。”

    “.…..”何灵秀这次被批倒是哑口无言。

    “师姐,若是我师尊在天有灵,他绝对也不想我和玄天宗弄得无法收拾。我知道你现在心中都是火气,但若是真不开心,我们要么索性一走了之?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王离看着吕神靓,认真说道。

    “放心,你师尊早已身死道消,在天没灵的。”然而他也没有想到,吕神靓一句话就直接把他噎死了。

    何灵秀看着吕神靓,眼中顿时又多了几分敬畏。

    王离的对话鬼才,似乎和吕神靓的对话鬼才还差着一个大境的差距。

    “师弟,你也修玄天剑罡,自然知道我们玄天剑罡最重的是什么。”此时吕神靓淡淡的说道。

    王离一呆,他明白了吕神靓的心意,并不作答,只是苦笑起来。

    “剑者,锐器也。无畏为锋,意气为神。”吕神靓平静道:“若为玄天宗思量,我便是要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剑罡算不算已是误入歧途。若为我自己思量,我神识受损,若是心念再不通达,这口气抑郁其中,更是不可能彻底修复神识。”

    “这口气不出,真有可能让你再次犯病?”王离一惊,顿时叫了起来,“那肯定要揍他们,揍得轻了都不算。”

    “.…..”何灵秀看着王离,传音道:“你这见风使舵的能力也太强大了些。”

    “看来你是不需要回避?”吕神靓却是看了她一眼,问道。

    “不用。”何灵秀道:“我只是旁观,他们又会拿我如何,这些人哪敢违反道例。”

    “好!”

    吕神靓点了点头。

    她看向玄天三十一峰,直接一道剑罡便点了出去,“郑羡仙,你过来啊!”

    轰!

    这一道剑光带着恐怖的音爆,如同刺破虚空般直冲三十一峰,与此同时,她的声音滚滚如雷,混入剑鸣之中,就如她当年的声音在玄天宗之中回荡。

    “你过来啊!…你过来啊!…”

    只是这声音,带着强大的威压,不知比当年的声音凛冽了多少,强大了多少。

    (我看很多书友喜欢大章,这些天就发大章,就是大章很多人又说会看得不仔细。那我两边建议都采纳,有时候大章,有时候切章,但切章之后也尽量保证一天三更的量,保证早上也尽可能有两章连发,这样相当于早上至少能看两章连起来的一个大章,下午和晚上就还有一章。先试着看看,不行再听意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