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太羞耻了
    “这么说,阴雷伞也….”王离感觉自己好像突然破解了一个不解之谜。

    阴雷伞肯定是不在他体内的。

    那到底去了哪里,这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肯定去了师姐体内啊!

    那自己炼化了的阴雷,应该也是去了师姐的体内,那自己体内多出来的那些碎片,应该是来自师姐?

    “.…..”

    王离破解了这个迷案,但怎么好像自己和师姐这关系有点混乱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又想到个事,他便马上谄媚的转头看向何灵秀,“呵呵道友,我和你商量个事呗?”

    何灵秀此时心中正乱,她正想若是王离真的和姜雪璃所说的一样,对自己有非分之想,那该如何?想想自己除了的确没有长成,还没有奇峰突起之外,的确各方面也挺优秀的。如果王离必定已经成为道子级的人物,那自己也必定是紧随其后,也必定能够成为道子级的人物,而且自己的神智慧觉寻找灵材的手段和他的炼器手段简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如此说来,要是她和王离结成道侣,还真的是强强联合,真是天作之合。

    但自己还这么小,而且这个王离和师姐似乎又纠缠不清,还经常被师姐那种刑讯逼供。

    万一他和自己结成道侣,也要玩那样的游戏呢?

    不行不行,太羞耻了。

    “不行!绝对不行!”她心太乱,顿时羞恼的顿了顿足,道:“我还太小,而且和你相处时间太短,了解不够,绝对不能和你结成道侣的。而且你那特殊喜好,谁知道我今后长成了又大不大….”

    “.…..!”

    王离顿时目瞪口呆,五雷轰顶,“呵呵道友,我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既然你已经得了这诸天万兽图…之前我们说好的好处,比如说灵骨和那些纳宝囊里的东西,你能不能少拿两成。”

    “什么,你问的只是这个?”何灵秀顿时也五雷轰顶,她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道友和何道友….”叶玖月之前听到何灵秀的回答时,她心中怅然若失,但此时听到王离说的只是这个,她莫名的却又心跳快了一些,脸颊发热。

    “咳咳…”王离以干咳掩饰尴尬。

    “不行!”此时姜雪璃的脸色正常了,但何灵秀的脸却是反而黑沉了,“一成都不能少!”

    姜雪璃笑了笑,“你的她的不都一样,何必分得如此清楚?”

    王离无奈的看着她,他觉得姜脸黑的脾气是不错,怎么说都不会生气的样子,但真的是地主家的傻女儿,智商真的很成问题的样子。

    “哥,此次有你出手,可能免除我黑天圣地一场大祸,但诸天万兽图释放的妖元被这混乱洲域的妖兽吸纳,妖兽族群在接下来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有惊人的繁衍和实力的增长,酿成侵袭修士洲域的兽潮已成必然。”姜雪璃却又瞬间收敛了笑意,她极为严肃的看着王离道:“白骨洲既成兽潮演变的中心,你们东部边缘这四洲也必定首当其冲。再加上若是再有人暗中推波助澜,恐怕最短数月就会有妖兽开始朝着你们东部边缘四洲侵袭,你虽然拥有惊人手段,但也应该心中早有计量。”

    听着她如此说话,王离等人固然心情沉重,蔡毓灿和尹心缘两人则更是连呼吸都有些艰难。

    他们两人都是恶水洲的修士,恶水洲是距离白骨洲最近的修士洲域,兽潮一起,恶水洲更是首当其冲。

     “我等要尽快离开此地。”

    姜雪璃说话之间,解仙藤又演化藤宫,将他们包裹在内,与此同时,大千宝树上黑气垂落,在这藤宫外又紧紧包裹了一团黑色的华光。

    “先是元雷炼妖塔,后是诸天万兽图…前者让妖兽蜕变,更加暴戾,后者提升妖兽妖元,增强神魂,我们若是走的不快,说不定会有厉害大妖出世,我们难以应付。”

    藤宫开始飞掠,姜雪璃沉声接着说道:“我要尽快将此地发生的事情告知我父亲,让我父亲也早做准备。何道友,你沿途尽可能用诸天万兽图汲取妖兽残魂,你这诸天万兽图用于抵御兽潮再好不过,即便万兽图之中的炼魂被妖兽抹灭,只要能够不断杀死妖兽,诸天万兽图也能不断吸纳残魂,炼出新的魂兽。但你也应该清楚,这种法宝太过招惹是非,而且既然这设局者用这件法宝做文章,你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在别人面前显化。叶道友,苏道友,你们即便返回宗门,此间发生的事情,包括遭遇我和王道友、何道友,也一个字都不能吐露。我也不妨和你们明说,任何宗门都并非铁板一块,便是你们这些宗门之中,都有人可以和我们黑天圣地暗通消息,谁也不知道三圣这样的人物在诸多宗门里面安插了多少人。”

    “那按姜道友你这么说,我等即便回到宗门,也不能和我们宗门的师长说兽潮将起,提醒他们早做准备。”苏理恒看着姜雪璃,他知道姜雪璃说的是事实,但越是清楚,他便越是难受。

    “的确如此。”姜雪璃看了他一眼,此时她也是对苏理恒等人的性情十分了解,在她看来,苏理恒和蔡毓灿、尹心缘这三人的实力实在是低微,和王离、何灵秀不可同日而语,但她知道这三人心智却是十分坚韧,所以她也不怕实话实说。

    “你们的身份太过低微,即便振臂一呼,也起不到多少作用,反而引起不少不可预知的后果,对我们这些人不利。”她认真的看着苏理恒说道:“至于你们所担心的宗门蒙在鼓里,我可以保证不会,我会动用我黑天圣地的力量,比你们告知宗门师长更为有用。”

    “多谢姜道友。”苏理恒等人都认真对着姜雪璃行了一礼,他知道这无异于黑天圣地的承诺。

    有着黑天圣地这样的至高宗门的承诺,即便是兽潮席卷整个东方边缘四洲,他们宗门也一定会得到最为妥善的照顾。

    “既已义结金兰,何须客气。”姜雪璃淡淡的说道,“相逢便已是机缘,我之前说过,等出了白骨洲,我们该补的还是要补,我要祭黑天生死贴和你们正式结拜的。”

    “王离!”何灵秀咬牙喝道。

    “呵呵道友你先喊我王必回道友吧,我们此时还不算安全。”王离苦笑道:“而且名字真的很重要的,你看或许就是因为之前多喊了几次王离,所以才有变故,一出去就要分离。”

    “好,王必回!”何灵秀寒声道:“方才你问我答应我的好处,能不能少分我一些,我回答是不能,但我现在改了主意了。”

    王离眼睛顿时亮起,“呵呵道友你…”

    “你也不要会错意。”何灵秀冷笑道:“我意思是,你将原本要给我的那几成好处,分给苏道友他们。”

    “.…..”

    王离反应过来,应该是她拿了诸天万兽图这样的好处,但反倒是苏理恒等人一点好处都没有拿到,她有些心中不安,所以才让他给苏理恒等人好处。

    “苏道友,那我就按何道友所说,我会将这沿途所得分你们一些,若是你们信得过我的话,我自然会尽可能挑选合适之物给你们。”他想了想,对着苏理恒等人说道。

    “多谢王道友。”苏理恒等人对王离即是尊敬,又是感激,顿时又都行了一礼。

    “你又鸡贼!”

    何灵秀却是恨得牙痒,她知道王离是故意搅浑概念。

    按照王离的说法那就是看着给,按照此人的做法,肯定是先将对他有用的东西全部坑了。

    只是如此一想,她体内就又生出怪异的感受。

    按照此人的小气和鸡贼程度,那他为什么会将诸天万兽图这样的法宝送给自己?

    若说他送元雷炼妖塔给叶玖月还是迷恋她那奇峰突起,那他又图自己什么?

    “变态!肯定没好事!”

    她目光落在自己平平的胸口,心中又不由得恨恨的骂了一句。

    王离也是十分欣慰的对苏理恒等人回了一礼。

    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这诸天万兽图他又没有捞到好处。

    而且苏理恒这些乖宝宝修士虽然有诸多可敬之处,但若是他们不能用的东西交到他们手里,也是浪费。

    他现在有圣骨异炎,有足够的时间肯定也能从灰衣修士身上压榨出更多的炼器法门,还不如先挑些可以现成使用的东西给这些修士,至于没有办法马上动用的灵材,那还是留在他身上比较安全。

    “对了,你们三个有没有眼下急缺的什么法门?”

    他心中骤然一动,问道。

    苏理恒、蔡毓灿、尹心缘顿时一呆。

    他们旋即都明白了王离的意思,瞬间都是大喜。

    一门补缺的法门,对于一名修士而言,比起一些适用的法器要更有价值。

    尤其王道友的法门,可都不是一般的厉害。

    他们三人之间也都没有什么虚伪的客套,当下又是苏理恒先行开口说话,道:“我太素宗的太素养心经其实更为偏重于延长寿元,配合的一些法门也较为柔和,诸多法门都是守强攻弱,如此说来,就是欠缺比较强悍的杀伐法门。”

    “比较强悍的杀伐法门,那雷法十分合适。”王离心念一闪,便想到了一门法门,道:“那我传你一门玉枢雷霆大法。”

    说完这句,他便直接问何灵秀和姜雪璃,“呵呵道友,姜脸黑,你们知不知道这玉枢雷霆大法是哪个宗门的雷法?”

    “哥,你真的有意思。你身具这么多法门,却又连出自哪个宗门都不知道。”姜雪璃顿时觉得王离有趣,哈哈一笑之后,却是接着道:“罢了罢了,我黑天圣地有一门黑天万法妙典,虽然记载各宗法门不如万法说秘、万世法典和法鉴等典籍完全,但好歹剔除了许多无用的法门记载,一些出名的强法也都有阐述,应该还算合用。”

    说话之间,她之间黑色晶光已经隐现。

    王离觉得自己应该感到惊喜,但明明他此时更多的是羡慕嫉妒恨,“你们黑天圣地,怎么什么都有。”“这种法典又不值钱,我们黑天圣地只要是入门弟子,就是人手一份。”姜雪璃原本还以为王离和自己开玩笑,她手指一点,黑色晶光落向王离,但看到王离此时的神色,她又觉得不像是开玩笑,便想明白了原委,脸上倒是出现了一层煞气,“哥,你们玄天宗其实也有惊人底蕴,也出过一些不得了的大人物,天下修真宗门那么多,迄今为止,至少有一半我都没有听说过,但玄天宗的名字,我刚刚开始修行时就听过。你们玄天宗没有那么简单的,那些玄天宗的人将你们隔绝在孤峰,我定要他们好看。”

    王离接纳了那点黑色的晶光,识海之中便又多了一本黑色典籍,他神识包裹过去,这本黑色典籍的内容便如同之前的欺天古经一般瞬间融入他脑海。

    他心中顿时一阵畅快,见识终于高明一些了啊。

    “姜脸黑,玄天宗是我们的家务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他心情大好,再加上玄天宗毕竟是师门,他虽然看那些人也形同陌路,但他知道师尊若是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他和玄天宗弄得无法收拾。

    “也对。”

    姜雪璃脸上煞气瞬间消失,她展颜一笑,“哥你也需要一个低调的身份掩饰,玄天宗此时在小玉洲风光不再,也很适合你隐匿修行。而且以哥你的手段,要想对玄天宗如何,也只是时间问题,根本不需要我帮倒忙。”

    “恩。”王离道:“你多给点东西,少说点话,就不会帮倒忙了。”

    姜雪璃哈哈一笑,反正王离在她的眼中就是亲哥,她怎么看都顺眼,王离此时这么说,她便只觉得小玉洲的修士真的是耿直豪爽,行事风格便是说不如做。

    “玉枢雷霆大法,这居然是仙蟾宫的雷法?”王离此时脑海之中搜寻玉枢雷霆大法,倒是吃了一惊。

    仙蟾宫在东部边缘四洲极为出名,它不只是实力要超过东部边缘四洲的绝大多数宗门,最为关键的是,在东部边缘四洲的修士眼中,仙蟾宫和仙都宗都是出了名的三圣狗腿子。

    三圣划定了道例,而仙蟾宫和仙都宗则是按照三圣授意,专门巡查有没有违反道例的宗门和修士。

    “玉枢雷霆大法,仙蟾宫就依靠着这种厉害雷法和一些御兽炼蛊的手段横行霸道。我学了他们的雷法正好,到时候万一和他们对敌,也可以打他们个出其不意。”王离还担心苏理恒因为这门功法是仙蟾宫的而有顾忌,但没有想到苏理恒反而欣然致谢。

    不过旋即他也想明白了,若不是恰好遇到姜雪璃,他们这三个人说不定已经死在仙蟾宫的人手中,连尸体都说不定会被仙蟾宫的人作为证据,按上罪名。

    “那就玉枢雷霆大法,你们有没有传功玉符?”王离看着蔡毓灿和尹心缘,脑海之中倒是已经自然出现了这两人所在宗门的法门大致的介绍。

    三炁宗和金阙宫不愧是恶水洲的强宗,功法的确有些厉害的。

    姜雪璃给他的这门黑天万法妙典之中对于各宗各派的法门,还带有黑天圣地制作这本典籍的修士的一些评价。

    对于三炁宗的功法,这部经典之中的评价就是修行的前提太弱,后期倒是很强,但后期是指要到化神期。

    到了化神期,能够凝聚身外法身时,别宗的功法都只能自然凝出一尊身外法身,但三炁宗的这门功法却是能够凝出三尊身外法身,几乎是寻常功法的三倍战力。

    但在化神期之前,这门功法反而不如一般宗门的功法强横。

    至于金阙宫,倒是攻伐的法门比较强横,诸多金系法门也很有特色,只是金阙宫的法门最大的不足,却是淬炼真元和肉身的不足。

    金阙宫的修士体内的驳杂元气比一般仙门正统的修士要多一些,如此一来,在炼气晋升筑基,在筑基晋升金丹时,所遇到的劫数都比一般仙门正统的要凶险得多。

    按照王离的理解,那三炁宗的修士和金阙宫的修士,其实都需要一门真元辅助修行的法门。

    所不同的是,三炁宗的修士应该是配备一门辅助真元修行,可以让境界提升特别快的法门,而金阙宫则是需要一门可以洗炼肉身和真元的辅助法门。

    基于此点,在蔡毓灿和尹心缘开口之前,他就已经微蹙着眉头在脑海里搜索了开来。

    “传功玉符我们有。”苏理恒等人互相看看,似乎身上都没有传功玉符,此时叶菀的声音响起,她直接弹出了三片传功玉符。

    王离接过了三片传功玉符,目光微微闪动,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却是又道:“还有没有,至少再给我一片。”

    “有。”叶菀马上又点了一片传功玉符到王离身前。

    “王道友。”蔡毓灿此时出声,他话到口边,却又微微犹豫了一下,似乎在做权衡,“我想…不知王道友是否有神识杀伐法门。”

    “神识杀伐法门?”王离一怔,他倒是没有想到蔡毓灿想要的居然是这种法门。

    “我三炁宗在恶水洲而言,拥有数条灵气极佳的灵脉,但因为我三炁宗的功法实在是前期偏弱,所以这千百年来,我三炁宗也只能说勉强安居一隅。”蔡毓灿看着王离,微微苦笑道:“我很有自知之明,我没有任何灵根,不属于天赋惊人的修士,若是能够成就金丹,已经算是际遇不错,要修到化神,那根本不可能。与其面对仙蟾宫、仙都宗这种宗门的修士都无能为力,任其杀戮,还不如修炼一门至少可以和他们同归于尽的神识杀伐法门。”

    “原来如此。”王离看着他的模样,莫名想到了灰色道殿之中的那些灰衣修士。

    那些灰衣修士即便不是他的对手,其中大部分也都会在即将被杀死时采[笔趣阁 www.biqugex.co]用玉石俱焚的手段。

    那些灰衣修士虽然一个个外观可怖,但最初就是因为他们这种不屈的战意,却也让他油然而生敬意。

    “你的这法门我暂时不给了。”他微微沉吟片刻之后,看着蔡毓灿说道:“若论宗门,我玄天宗此时的境况还远不如你们三炁宗,若说灵根,其实我也没有任何灵根,但若说一定不能成就化神,我却觉得未必,你给我些时日,我一定给你设法找到大大加快你修为进境的法门。”

    蔡毓灿呆了呆,他潜意识里当然觉得那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元婴他都未必敢想,更何况是化神,但此时姜雪璃充满傲意的笑声却响了起来,“既然我哥都和你这么说了,他便一定会有合适你的辅助真元修行之法给你,而且你说气运和际遇,你在此处遇到我哥和我,难道还不能算惊天的际遇?”

    蔡毓灿脑袋之中轰的一声震响,他就像是直接被姜雪璃的这些话震醒了,他浑身都涌出汗珠,当下便又对王离行了一礼,道:“是我太小家子气了,多谢王道友。”

    王离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落在尹心缘身上。

    尹心缘一向少话,性情沉稳,但他行事也绝不拖泥带水,他直接颔首道:“王道友,我想要一门淬炼真元和肉身的法门。”

    “好!”

    王离大喜,这倒是完全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他脑海之中已经有了一门合适的法门,“我有一门九鼎抱火化玄经,正合适你。”

    “这是哪个宗的法门?”姜雪璃和何灵秀两个人却是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这门法门,却是连她们都没有听说过。

    其实天下修行法门太多,便是之前何灵秀所说的那数门经典加起来,也不能说涵盖绝大部分,最简单而言,绝大多数散修的法门,便不可了解。

    王离将苏理恒和尹心缘所需的法门顷刻间灌入传功玉符,交给两人,接下来,他目光闪动,却是将多余的两片传功玉符之中也灌入了法门,然后点到叶菀的身前。

    “叶道友你们遁法惊人、蛊道手段也是厉害,不过似乎防御法门和其它对敌手段不足,我这便也自作主张给你们挑选了两门法门。”

    “哥,你果然大气!”姜雪璃感慨。

    “多谢王道友!”叶菀等人惊喜至极。尤其等她接住这两片传功玉符,神识读取到其中的内容时,她瞬间都有些失神,“离尘仙经、地引真经。”

    姜雪璃和何灵秀额头上顿时见汗!

    两个人心中也同时有一万匹马呼啸而过!

    “离尘古宗和不空山的这两门主要经典你也有?”姜雪璃再次觉得自己是小地方来的修士,忍不住连连摇头,“哥,我之前以为你只是杀人越货,对付了一些修士,从他们身上获得了一些法门而已,看来你在过往的修行之中已经有惊天大际遇,是已经得了某名大能遗留的经藏库?”

    “呵呵。”

    王离也是无奈,索性道:“反正就是玄天道诀异变。”

    “呵呵。”何灵秀反正是觉得王离现在都不掩饰了,只要是他不想回答的问题,答案就是四个字:“玄天道诀”。

    她也懒得和王离废话,此时姜雪璃御使的这座藤宫已经朝着地裂上方升腾而去,她身前诸天万兽图展开,不断吸纳周遭天地之中的残魂。

    神魂原本是比天地元气更为玄妙之物,连她的神智慧觉都不可察觉,但诸天万兽图展开,她便也提前感知到了气机异动,她心跳便瞬间剧烈了些,明白这诸天万兽图竟像是提升了她神智慧觉的能力,今后她对神魂都或许能够有所提前感应。

    随着诸天万兽图的牵引,茫茫的恶障灵毒之中显现出许多狰狞的残魂影迹,化为缕缕黑色光焰,不断流水般落入诸天万兽图中。

    在她的感知之中,这些黑色光焰在诸天万兽图中瞬间就化为一头头魂兽,原本已经空空荡荡的诸天万兽图,瞬间就变得热闹起来。

    她看着王离倒是突然有点顺眼起来了。

    毕竟不管王离如何心机深沉,如何见缝插针,如何鸡贼,他给的好处是实打实的。

    诸天万兽图这种级别的法宝炼为本命法器,凭此一点,她就足以跻身诸洲道子之列。

    黑影婆娑,藤宫静静的在七宝古域的浓厚灵毒之中穿行。

    姜雪璃并未刻意去思索离开这七宝古域和白骨洲的路线,大千古树最神妙之处就是趋吉避凶,所以她只是让这藤宫按她的直觉而行。

    等到东边透出鱼肚白,曙光渐起时,这座藤宫才缓缓的穿出了恶障灵毒笼罩的范围,算是正式脱离了七宝古域。

    藤宫漂浮在离地数丈的高度,依旧朝着白骨洲的边界行去,即便是漂浮的高度不高,但沿途所见的妖兽数量明显已经大大的增多。

    一夜的时间,七宝古域之中妖兽陨落的数量也是极多,何灵秀的诸天万兽图吸纳的残魂早已超过万数,此时那些残魂在诸天万兽图之中已经纷纷凝形,已经开始厮杀吞噬。

    许多妖兽的繁殖能力十分惊人,而许多妖兽陨落之后,它们的血肉甚至都能够成为别的妖兽急需的养分。

    限制妖兽族群滋长的最大原因,其实就和限制所有低阶修士逆天之路的最大原因一样,都是资源。

    元雷炼妖塔和诸天万兽图释放出的妖元,对于这白骨洲一带的所有妖兽族群,也同样是一场惊天的大气运。

    许多妖兽在这次劫数之中死去,但总体而言,资源的增多,便会让更多的妖兽族群获益,然后许多妖兽族群的规模增长,便会突破一些修士宗门镇守的界限,兽潮便不可遏制的形成。

    天道法则是公平的,这无数的修士洲域和混乱洲域就是一块大饼,所有的气运如芝麻黏附在这大饼之上,修士可以吃,妖兽也可以吃。天道法则同时又是残酷的,所有的生灵,都是要抢夺这张大饼而你吃我,我吃你。

    何灵秀在凝神感知着诸天万兽图的变化时,叶玖月、叶霁、叶菀三人却在不断的窃窃私语,三人时不时的还偷偷看一眼王离,叶霁和叶菀的面色还没有多少特别的变化,但叶玖月的目光落在王离的身上,她的目光却也不由得落向自己的胸口,然后脸上便瞬间又浮起绯红。

    又过了小半日,等到藤宫已经飘到白骨洲西北侧边界时,三人才彻底停止了窃窃私语,终于商议定了某件重要事情般,然后之前因为名字原因和王离说话最多的叶霁便鼓足勇气,从袖中取出了一片传功玉符,道:“王道友….”

    “嗯?”

    王离一怔,旋即道:“叶道友你们是还急需某种法门么?”

    “不是。”叶霁见王离会错了意,她一边有些心急的将传功玉符递给王离,一边飞快的解释道:“不是我们还急需某种法门,只是王道友你赠予我家师妹元雷炼妖塔,又赐予我们两门强大的法门,我们实在无以为报,我们原本想着此事若是能够禀报我们师尊,我们师尊也一定会设法回礼,但我们知道姜道友说的是事实,既然出了白骨洲之后,我们要严守秘密,此事我们便根本不能让师尊知晓,我们甚至不能让人知道我们来过白骨洲,如此一来,我们如何能够回报王道友的这份厚礼,所以我们三个便十分为难。”

    王离下意识的接住传功玉符,听着她这番话语,他便微微一怔,道:“既然我们都已经义结金兰,也不用如此客气,倒显得见外。”

    “我们知道王道友你非常人,你不在意,但我们却是有些过意不去。”叶霁嫣然一笑,道:“虽然这对于王道友而言不算什么,但这也算我们的一份心意。我们暗自商议了一阵,觉得我们的法门对于王道友而言太过粗陋,恐怕入得了王道友法眼的,便只有我们明月斋的明月换花术和我们的遁法九天踏星诀,但我们明月斋的明月换花术虽然是隐匿真实身份的奇术,但要王道友施展化为女身,似乎有些不妥,而且这法门是我们明月斋严令外传的禁术,恐怕连我们师尊也做不了主传给外人,倒是这九天踏星诀是我们之前在某处古迹中所得,我们想若是师尊知道王道友赐给我们如此多惊人之物,她也不会不同意我们将这门遁术传给王道友。”

    “你们的遁术!九天踏星诀?”王离倒吸了一口冷气,手顿时死死的抓住了这片传功玉符,满脸堆笑:“回不回报没事,主要是不能辜负你们的心意。”

    “呸!”何灵秀鄙夷的传音了一个字。

    王离呵呵一笑,老脸微红。

    但他可是没有半分犹豫,神识马上进入这片传功玉符。

    开玩笑,这门遁术虽然在黑天万法妙典之中都没有记载,但这门遁术比他从灰衣修士身上压榨出来的所有遁术都要高明,甚至可以说,这门遁术稳稳的压过黑天万法妙典之中的绝大多数遁术。

    这种遁术,也足以位列古经奇经一流。

    果不其然。

    他读取了这门遁术的内容之后,便又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门遁术真的能够引聚星光,随着修为的精进,只是到了金丹境,就真的能够步步生星,踏星而行,等到元婴境,这门遁术便能够破碎虚空,在虚空之中穿行。

    寻常的遁术根本没有破碎虚空的法门,而按照黑天万法妙典的记载,即便是弥罗道场这种以虚空法门为主的至高宗门的遁法,也要到化神期才能破碎虚空。

    这种级别的遁术,似乎又注定要给他增添一种大道异相。

    因为这种法门的元气法则级别,肯定是凌驾于尸解经之上的。

    叶霁、叶菀和叶玖月看着他的神色变化,也是齐齐松了一口气。

    她们当然知道这门遁术厉害,只是王离此时在她们心中的形象是光辉万丈,她们甚至还担心王离坚持不受,此时看到王离极为满意,她们心中也是高兴。

    看着她们眼中和脸上的光彩,何灵秀也是真的无奈。

    此时她正的有点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味道。

    这些人简直就被王离洗脑了。

    怎么看王离都觉得王离是修真界的清流,万中无一的奇男子,怎么看都觉得王离顺眼,都觉得王离哪怕占她们便宜都是为了她们好。

    就只有她觉得王离又小气,又鸡贼,又会乘机揩油。

    简直了!

    不过按目前的情况,哪怕她真的一件件举例王离此人之前的算计和鸡贼小事,肯定也会被这些已经被洗脑完成的迷弟迷妹一顿猛批。

    “连诸天万兽图这样的传说法宝都直接一声不吭的给你炼了做本命法宝,你想什么呢!”

    一句话就直接可以噎死她了吧?

    说不定这些人会觉得之前王离对她的那些鸡贼算计,小便宜占占,只是特殊的情趣?

    “.……”她突然有些恶寒。

    ……

    “啊!啊!啊!……这个小贼,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此时的七宝古域里,响起凄厉的叫声。

    随着这样凄厉的尖叫声,许多朽骨从地上如泉水般涌起,接着许多诡异的藤条如活物般探出来,慕余便在这些藤条的中央显现出来。

    韩耀那颗飞头,悬浮在她身前。

    她每看到这颗飞头,面孔便不由得扭曲起来,便忍不住想要尖叫,想要咆哮。

    她真是恨死了王离。

    韩耀虽然看上去比她年纪略轻,但实则却是她道侣!

    她和韩耀得了消息,知道背经离道盟三人进入七宝古域可能和某件奇宝出世有关,他们精心设计进入七宝古域,便是想放手一搏争夺这大气运。

    在进入七宝古域之前,他们既遭遇圣骨异炎,又遭遇元雷炼妖塔。

    那对于她和韩耀而言,便真的是有一场惊天的大气运在等待着他们。

    只要能够入手到其中任何一件异宝,她和韩耀注定一飞冲天,甚至凭借着解仙宗的完整法门,他们再开山立宗,重新成就解仙宗也不一定。

    但现在呢?

    她和韩耀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

    韩耀反而被杀死,变成了她身前的一颗飞头!

    她的尸解经被王离骗去了!

    她的解仙藤也反而落到了王离手中。

    她如何能不恨!

    她恨不得生食王离的血肉!

    报仇!一定要报仇!

    她此时脑海之中,回荡的都是这样的念头。

    然而就在此时,她的呼吸骤然一滞,停留在她身前的飞头朝着前方左侧疾飞出去。

    一名青衣修士的身影,就在那处翻卷的恶障灵毒中显现出来。

    嗤!

    这颗飞头直接就朝着这名青衣修士喷出一道血光。

    血光还未真正冲击到这名青衣修士的身前,这名青衣修士的脚下却是已经有诡异的藤蔓冲了出来。

    这名青衣修士身上涌出一圈灵光,挡住了这些藤蔓,与此同时,飞头喷出的血光冲击在他身上,将他击得往后连连倒退。

    突然之间,慕余心生寒意,她身前丹光涌现,那个奇异的丹炉被她祭了出来。

    噗!

    两股不同的丹光瞬间化形,朝着她身后击去。

    一名刚刚显现出来的青衣修士顿时被她击中。

    这名青衣修士的身体直接崩裂,被她这两股丹光打成数段。

    然而慕余的脸上却是瞬间充满了震骇的神色。

    她感知出了这名修士并非活物。

    一个念头才刚刚在她脑海之中闪过,她的头顶上方便已经落下了一名青衫修士,直接镇落在她的身上。

    这名青衣修士落在她背后,双膝狠狠顶在她背上的同时,双手瞬间将她的整个头颅都扭动,转了一转。

    咔嚓….

    她身上涌起的灵光没有能够将这名青衣修士震开,她的颈骨瞬间碎裂,整个头都被扭得转了起来。

    没有任何的停留,这名青衣修士的双掌又猛击在她的头顶,将她还在旋转的头颅都直接拍了下去,几乎完全砸入了她的胸腔之中。

    慕余原本还未生机断绝,但此时体内脏器受巨力挤压,全部破碎,她的生机瞬间断绝,连惨叫都没有能够发出一声。

    啪!

    她身前的丹炉依旧光华闪动,但却失去了支持,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