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嫂!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嫂!

    何灵秀胸部剧烈起伏起来,她看着王离,“你是用尸解经将全身都炼了一遍?”

    王离点了点头,他看着身下的战车,目光闪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突然之间,战车不断扭曲变化,他便惊喜的叫出了声来,“姜脸黑,欺天古经竟然还能改变大道异相?”

    “大道异相也是元气法则的自然演化,它当然可以。”姜雪璃笑道。

    王离身下的战车扭曲了半天,样子彻底变化,却是变成了一头老牛拉着的一辆破板车。

    他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姜脸黑,方才我觉得这战车太过血腥,不够好看,想要改个样子,让它变得更加好看威风一点,但似乎不成,我让它变得看上去破烂一点,却是一用就成,这是怎么回事?”

    姜雪璃道:“欺天古经,就是要欺瞒天道,让天道法则觉得你不厉害,它当然是不能朝着更厉害的方向演化,自然是只能朝着看起来更不厉害的方向演化,让外观显得更加不堪些。否则万一一个心念动错,演化得厉害,原本想要躲避劫数的修士就直接招来了劫数。”

    王离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树大招风。

    他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在一些幼稚的修士看来,若是一名天纵奇才身怀数门奇绝功法,到了哪里都会受追捧,被古宗圣宗争抢,但事实上是,争抢是不假,但抢回去之后恐怕就真的不是当亲生儿子培养,而是直接严刑逼供,压榨出他身上法门。

    “王道友。”这个时候何灵秀突然道:“你试试你的血扁桃能不能伪化成一颗象牙。”

    “这意思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王离呵呵一笑,心念一动,口中喷出一道白光,却是血扁桃出口时就已经变成了一根象牙,他顿时有些得意,道:“看来我祭炼的血扁桃至少比象牙要高级一些的。”

    看到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何灵秀顿时心生烦躁,道:“要不要索性试试万凰重生术能否演化出大道异相。”

    姜雪璃的眼睛顿时一亮,道:“哥,似乎的确可以试试,万凰重生术的品阶和日月皇华万战诀一个层次,严格而言,要比这尸解经的品阶还要高一些的。”

    “我……”王离原本是想说我看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反正这种法门是疗伤法门,顺其自然吧,但他才说出口一个字,何灵秀的剑已经扎到了他的身上。

    “嗯?”

    王离无语之下,倒是也逆来顺受没有刻意闪避,但何灵秀一剑刺入王离血肉,却只觉得身体一阵,自己的这柄骨剑上嗤嗤作响,有一种诡异的力量交缠切割,她的这一柄骨剑竟是无法深入。

    也不过略微迟疑片刻,她这柄骨剑竟是光芒迅速黯淡了下去。

    “这…?”王离有些吃痛,但瞬间反应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这柄骨剑居然是直接被他体内的化神血光弄得损毁了?

    何灵秀目光一闪,也瞬间反应过来王离此时身上任何一寸血肉都已经是化神血光炼过的血宝,但她也没有任何迟疑,数缕细细的黑色火光在她目光闪动间就已经贴着剑身涌进王离体内。

    “嗷…!”

    王离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几条火线也被他体内化神血光不断侵蚀,但何灵秀身上灵气波动剧烈,她居然是不惜耗费大量真元,硬生生维持这几缕火线的稳定,这几缕火线在他体内乱扫,虽不朝着心脉处涌去,但也瞬间将他腰子啊,大肠小肠啊之类的绞得一团糟。

    唰!

    四周天地元气再次震动。

    王离吃痛不住,疯狂施展万凰重生术。

    无数缕霞光围绕着他身体旋转,汩汩的灵气化为凰羽不断落入他的身体,与此同时,一株青色灵草在他胸口心脉前方显化出来,瞬间开花结果,一颗晶莹剔透的青色异果结在这株青色灵草的顶端。

    这株结果的青色灵草在虚空之中散发碧波,散发着蓬勃的生机和难言道韵。

    何灵秀拔剑收手。

    姜雪璃看着王离身前这一株灵果,惊喜的叫出声来,“果然又结出新的大道异相,而且这大道异相更具灵韵。”

    王离体内的痛楚尽去。

    他体内所有伤处全部瞬间长好,这一株青色灵果散发的碧波荡漾在他的身上,让他甚至有种浑身轻灵,飘飘欲仙之感。

    他此时是尚且不知道姜雪璃所说的这更具灵韵到底意味着什么,他只是直觉今后自己甚至可以在受伤之前便直接演化这万凰重生术的大道异相,到时若是受伤沉重,自己真元运转不灵时,这大道异相也能维系他的生机,助他疗伤。

    “气出完了,元雷炼妖塔你给叶玖月我也不计较了。”

    何灵秀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耳廓之中响起,“你也不要怨我,不多试炼两次,你如何及时运转万凰重生经。”

    王离一怔,心中顿生暖意,感慨道:“呵呵道友你真好。”

    “滚!”何灵秀道。

    “哥,我果然远不如你。”姜雪璃真诚赞叹。

    大道异相皆不凡,但自有高下。

    一般而言,大道异相演化出的是呆板死物,就要次等一些,演化出的景象越是宏大,越是灵动,就越是厉害。

    她随着修行演化而出的是道宫,比起一般的呆板死物就已经强出很多,比如王离尸解经演化的战车,虽然看上去也十分惊人,但比她的庞大道宫,就略显小家子气。

    这也是尸解经品阶略显不足的原因。

    但日月皇华万战诀的日月同升,在所有的大道异相之中便已经足够气势恢宏。

    至于这一株青色灵果,虽然小小一株,但却已经是演化生灵,比起恢宏的画面和宏大死物,还要道韵更高一阶了。

    炼气期就已经连续演化三种不同的大道异相,她可以肯定王离今后还会演化更多的大道异相,随着道韵的累积,今后演化出来的大道异相,恐怕会越来越强大。

    “倒是也不亏。”王离试了试收放异相,同时在心中打了打小算盘。虽然莫名奇妙的丢了解仙藤,但得了欺天古经,又一路连续演化了三种大道异相,倒是的确不算亏。毕竟解仙藤在他的手中,没有足够的木系灵气支持,也发挥不出多大的威力。

    “哥,等到出了七宝古域,我也不能和你走得太近,要保持距离,恐怕只能暗中来往。”姜雪璃突然有些惆怅起来。

    王离眉头大皱,“姜脸黑你什么意思,出了这里就翻脸不认人了吗?”

    “当然不是。”姜脸黑看着王离,无比认真道:“你一定能够创出自己的道,你的成就肯定不可限量,但你需要时间成长,若是太早纠缠于我们黑天圣地和其余圣地的纷争,恐怕会早夭。”

    “你才早夭!姜脸黑你会不会说话。”王离极度无语,但他知道姜雪璃说的是事实。

    纵观修真史上无数真正成圣成帝的存在,他们有一大半倒是寻常宗门的修士或是散修出身,看他们的修行之路,总结出来的经验无非就是猥琐发育,不要浪。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到了元婴期之上,都甚至有着“某跑跑”“某看戏”的称号,平日里都是低调看戏捡漏,往往一见苗头不对就跑路。

    他们跑路的足迹往往都跑遍所有的修真洲域了,他们在整个修真界都还没有什么名气。

    那些惊才绝艳,冠绝一时的早早出名的俊才,却往往就死得快了。

    他现在炼气期,过早和黑天圣地以及中神洲的这些顶级势力纠缠,那应该真的会死得快。

    “哥,你明白我说的是事实的。”姜雪璃看着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并没有真正发怒,她便接着说道:“不过我知道哥你喜欢什么,该有的好处,我一定会设法不间断送到。”

    王离眼睛一亮,顿时笑了起来,“好妹子你虽然脸黑,但真的是个明白人啊。”

    “只是想着今后无法长在哥的身边,不能时刻沾染气运了。”姜雪璃叹息了一声。

    每个修士的气运自有高低。

    像她这种出生在黑天圣地的修士,气运当然已经逆天。

    只是她此时隐然觉得,王离的气运还在她之上。

    “你们三个也是背经离道盟的人么?”何灵秀看着叶玖月等人问了一句。

    她看着王离不爽,但对叶玖月等人却没有什么不爽的。

    只是问这句话的时候,她忍不住也看了叶玖月的胸部一眼,她的呼吸就顿时不自觉的沉重了[文学馆 www.wxguan.xyz]些。

    叶玖月霞飞双颊,她想要回答,却是又好像有些难以启齿,一时更显娇羞。

    叶霁和叶菀互望了一眼,也是突然有些羞愧起来。

    倒是苏理恒反而是一副有什么说什么的耿直模样,他点了点头,道:“她们也都是背经离道盟的人,叶玖月道友,是我们背经离道盟推举出来的盟主。”

    “什么?”何灵秀和王离顿时有点懵。

    盟主?

    王离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他强行将目光集中在她脖子以上,只看到她白皙的脖子都因为娇羞变成了粉红,他便不由得想到,盟主…恐怕是萌主还差不多。

    “我等手段在王道友看来的确不值一提。”苏理恒却是依旧没有什么羞怯,就事论事道:“但我们这东部边缘四洲的大多数年轻修士便都是此等水准,叶玖月道友在我们背经离道盟已经手段不俗,而且她行事公允,又有人缘,我们都服气的很,之前倒是有几个师兄争做盟主,互不服气,反而伤了和气。”

    看着他如此认真作答,王离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我倒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我原以为,这种盟会的盟主应该是那种心机深沉,诡计多端的枭雄似的人物,我哪里知道是叶道友这样…”

    他说到此处,下意识的想说这样的乖宝宝修士,但却又觉得不太好,便不由得顿住。

    何灵秀呵呵一笑,传音道:“哪里知道是这样一个奇峰凸起的美人儿,真是我见犹怜呢。”

    “……”王离只能假装没听到。

    也就在此时,何灵秀突然脸色大变,她豁然抬首,眼中异芒不断闪动。

    “怎么了?”王离瞬时觉得不对,马上问道。

    何灵秀没有回答,她的眼瞳之中,却是很罕有的出现了深深的恐惧神色。

    唰!

    虚空之中突然传出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悸动。

    一种完全凌驾于他们此时境界,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恐怖气息,似乎突然在藤宫外出现了一瞬,又像是在空间之中穿行。

    接着,又一股完全不同但同等可怕的气机也出现在虚空之中。

    他们所有人都觉得上方的虚空在抖动,整片虚空都像是一张脆弱的布片要被撕开一般,但实质上,却又根本没有任何剧烈的元气波动传来。

    那两股气息,似乎在不同的虚空之中变幻,在杀伐。

    这种感觉也只持续了短短的一个呼吸时间,接着,这种气机便完全消失。

    何灵秀的背心瞬间全部湿透。

    她的双手十指,也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

    “有恐怖的力量在虚空之中杀伐,不知道是针对我们,还是和我们无关,但现在应该结束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难道是三圣中人出手要杀你,被你父亲阻挡?”王离脸色也很苍白,他直觉方才只要有一丝气机真正镇落在他们身上,他们恐怕顿时化为飞灰。那种力量太过可怕,以他们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想象。

    “不知道。”姜雪璃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我感觉并不像。”

    “其中有一股气机不像是我们修士。”

    何灵秀的声音响起,她寒声说道,“倒像是某一个修士和某种不知名的强大妖兽|交手,也像是一名修士在阻止某种气机爆发,或是在封印一个位面。”

    王离震撼无言。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理恒等人更是说不出话来,他们许多志同道合的热血年轻修士暗中组成这背经离道盟,不惜以生命寻找真相,然而进入七宝古域之后遭遇的一切都在不断彻底改变他们的认知。

    方才那种气机,强大到令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似乎任何真相本身在这种绝对的力量面前都反而变得渺小,都像是微不足道的尘埃。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

    他的神色却是不自觉的肃然。

    他想到了玄天宗的那些前辈,在三圣之所以成为三圣的过程之中,陨落在混乱洲域的那些玄天宗的修士。

    他的心中骤然对那些前辈生出更大的敬意。

    那些玄天宗的修士在混乱洲域征战不知道多少年,他们对于修真界那种真正顶阶的力量不会陌生。

    但即便面对这样的力量,那些前辈还是选择了抗争。

    那是何等的傲气和勇气。

    “此地不宜久留。”

    姜雪璃催动藤宫,全速朝着王离和苏理恒等人之前指点的方位前行。

    唰!

    也不过就数十个呼吸的时间,虚空突然再次震颤。

    不远处翻滚的恶障灵毒之中,骤然涌现一片幕布般的灵光。

    灵光在恶障灵毒之中不断变幻色彩,层层叠叠的幻光之中,不断出现诸多巨兽的狰狞身影。

    “诸天万兽旗灵光显化!”

    苏理恒、蔡毓灿、尹心缘三人瞬间激动的叫出了声来,他们的身体都不断的颤抖起来。

    他们因为这诸天万兽旗而不畏生死的进入七宝古域的深处,现在亲眼见到了诸天万兽旗的灵光显化,顿时觉得之前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

    “看我明火指引!”

    何灵秀一声低喝,她手指朝着前方点去,一朵明亮的红火飘荡在前方的空中,明火不断亮起,姜雪璃御使藤宫不断追逐明火,藤宫很快进入地裂深处。

    一座座倒悬的道殿都渐渐消失,有无数断裂的巨碑坠落在地裂之中。

    无数断裂的巨碑之中,有一座残破的古石塔。

    石塔的周围都是修士的骸骨。

    这是大名鼎鼎的埋骨塔,也叫祭骨塔,是当年白骨洲的这条灵脉的最中心,当年争夺灵雨,惨烈的绞杀过后,此处灵脉彻底断绝,无数修士陨落其中,后来有这些修士的后人不断前来败祭,甚至有修士宗门想以此为中心,掌控白骨洲,但后来灵毒渐成,白骨洲还是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修士无法控制的混乱洲域。

    明火不停,藤宫继续向前。

    明火直接冲入前方阴影之中,落向一面看似毫无缝隙的崖壁。

    轰!

    姜雪璃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藤宫没有任何停顿的直接追逐明火,撞入那处崖壁之中,气浪汹涌,所有人只觉得耳畔如惊雷般轰鸣,但藤宫本身却并没有遭受什么真正的冲击。

    两侧巨大的石笋不断倒退,澎湃的气浪和灵光显化不断从藤宫周围涌过。

    他们是直接冲入了另一处天然地裂之中,这处地裂似乎原先是地下暗河,到处都是被河水冲刷形成的奇特石笋柱。

    往前疾行了片刻,这种石笋柱更是多得密密麻麻,姜雪璃都被迫将藤宫缩小,再继续前行就如同进入巨大的迷宫,但明火不断亮起,何灵秀显然已是牢牢的锁定了诸天万兽图的所在。

    轰!

    或许是被何灵秀的这道明火或是藤宫的灵气所激,毫无征兆,前方突然灵光爆发,猛烈喷涌的灵光虽然毫无实质的威能,但却如一方明亮的世界瞬间将他们吞噬。

    明亮的光线尽头,隐约有一张古卷散发着难言的凶戾气息,似乎它本身就是一头荒古巨兽,要将这座藤宫和他们一起吞噬。

    何灵秀停止了施术。

    她静静的看着这张古卷。

    藤宫在灵光之中静静滑行。

    王离眯起了眼睛。

    他看到光亮的尽头有一具修士的骸骨,这名修士的身前地上放置着一张古卷。

    藤宫渐渐变化,最终结成一座道台,落在修士骸骨前方。

    “没有什么特别禁制。”

    何灵秀淡淡的说了一句。

    但所有人都并未马上上前。

    因为这名修士的骸骨本身就足够令人震撼。

    这名修士身上的法衣都已经彻底朽化了。

    按他陨落在此的时间,哪怕是低阶的法衣都不至于腐朽得化灰,然而他身上的法衣却被一种可怕的力量侵袭得如同已经风化了数万年。

    他浑身的血肉也早已消失,但他浑身的骨骸却是犹如神铁,雪白而闪耀着精金般的森寒光芒。

    他每一寸如雪白精金的骸骨表面,都是凝有自然的符纹,哪怕此时没有任何灵气的流动,这些符纹给人的感觉都有不可摧毁和磨灭之感。

    即便是姜雪璃都感到了强烈的压迫感。

    这名修士当年一定很强大,是此时的她根本无法企及的强大。

    但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具骸骨上的伤痕。

    这具骸骨上有两种不同的伤痕。

    一种伤痕就像是岁月的侵蚀,使得他很多骨骼如新,但很多伤痕处却已经就像是饱经了风霜的墙粉。

    还有一种伤痕像是剑痕,每一道剑痕此时也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但那些细细的剑痕,每一道给人的感觉,却依旧像是一座座小山镇压在这骨骸之上。

    苏理恒的心情渐渐平复起来。

    他眼看着这具骸骨和诸天万兽图,心中却涌起失望的情绪。

    他当然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这名修士当年肯定是被恐怖的秘术镇杀,现在除了骸骨和诸天万兽图之外,这名修士什么随身的东西都没有留下来。

    真相,需要许多证据的支持。

    留下的东西越少,便越是没有证据可言。

    只是一具骸骨和诸天万兽图,哪怕是在这里发现,又能证明什么?

    他之前当然已经听明白了姜雪璃所说的道理,在不合适的时候强求真相,或许便是成为某些人的棋子,反而为自己和自己的宗门招来灭顶之灾。

    但他内心深处想着的,却是最好能够找出真相,哪怕深藏于心,或许也会有一天就机会让人知道这个真相。

    相比他们这些人,王离却是更为现实。

    他微皱着眉头,轻声问何灵秀,“呵呵道友,此人的骸骨算不算灵骨?”

    何灵秀很清楚他现在想什么,直接道:“你的圣骨异炎应该可以炼此人的骸骨,但此人骸骨已经灵气尽失,你即便用圣骨异炎炼了,最多也像是一些顶级的火炉炼制顶级精金一般,炼制出法宝胎体,你还必须要有更强的炼器手段,篆刻合适的灵纹或是加入辅材,才能让这法宝胎体不断汲取灵气,内蕴威能。”

    姜雪璃点了点头,道:“若是我黑天圣地的最强炼器师,也不可能利用此人的骸骨炼器,但你有圣骨异炎可以直接炼制法宝胎体,今后只要有合适的炼器手段,还是有机会炼成厉害骨器。此人的骨骸你可以先行收着,今后或许追究往事,也有用处。”

    “好。”

    王离也颇为心动,他只觉得之前虽然收了无数灵骨,但在他感知里,光是这灵骨的坚韧程度,便没有任何一块可以和这名修士的骸骨相比。

    这名修士的骸骨也算是仅有的证据,而且按照苏理恒等人的推断,这人也算是当年促成混乱之潮的始作俑者,若是用别人的遗骨炼器,他或许心里有些障碍,但若是用这人的骸骨炼器,他却是心中一点障碍都没有。

    毕竟这名修士,也的确和他有血海深仇。

    “呵呵道友,不如你先帮我收这骸骨。”他看着这具骸骨,又忍不住苦笑起来,“我生怕到时候接近这骸骨和诸天万兽图,又直接出了什么岔子。”

    “是么?怕自己一下子就将这诸天万兽图的真源也炼化进了某人体内?”何灵秀的目光扫过姜雪璃和叶霁、叶菀等人,她呵呵一笑,“若是按你平时喜好,这诸天万兽图若是由你指派,恐怕应该是直接给了叶菀道友?”

    王离一愣,旋即他的目光不由得扫过这几名道友的胸口,他便顿时明白了何灵秀的意思。很显然,除了叶玖月之外,这几名女修之中,当属叶菀最为奇峰凸起了。

    他顿时头疼了,“呵呵道友我真的不是你所想的这样,你这样做,不是要让我养成可怕的习惯么?你老是诱导我,下次我不要见谁都先看不该看的地方。”

    何灵秀只当没有听见王离这几句话,她身影一动,直接收取这名修士的骸骨。

    她收完这具骸骨时,突然苏理恒、蔡毓灿、尹心缘三人眼睛的余光都扫到姜雪璃的脸突然白了起来。

    他们三人全部下意识的转过头去。

    姜雪璃一怔,“怎么?”

    这个时候王离也看了她一眼,顿时就愣住了,“姜脸黑…你怎么突然又白了,比我第一次看见你还白。”

    “什么!”姜雪璃脸色剧变。

    她当然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不好!”

    她骤然发出了一声厉喝,催动身下解仙藤编织成的道台就要全速往后退去。

    但也就在这道台气息一炸时,前方的诸天万兽图却是突然再次灵光喷涌!

    它似乎主动汲取了姜雪璃身上和这座道台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接着就像是沉寂了无数年的死火山骤然变成了活火山一样,瞬间爆发。

    真正的威能,瞬间就将这座道台往后掀飞出去!

    轰!

    王离的血色战车骤然显化。

    王离和这战车阻挡在前方,挡住迎面而来的狂风。

    唰!

    地上的诸天万兽图悬浮起来,无数道恐怖的气机流转。

    王离的眼瞳急剧的缩小。

    何灵秀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侧,和他并肩而立。

    但此时,她却是第一次流露出了和她这个年龄相符的小儿女姿态,她脸色煞白,一只手死死抓住了王离的衣角。

    她的神智慧觉告诉她,这是她和王离根本无法抵御的威能。

    哪怕王离的诸多秘术运转到极致,都不可能阻挡这诸天万兽图接下来喷涌的威能。

    她下意识和王离并肩御敌,但她更深层的潜意识却让她感到无比真实的死亡笼罩,让她陷入另外无法抵御的恐惧。

    她觉得自己和王离就要直接死在这里。

    无数庞大的身躯瞬间出现。

    一头头她和王离根本没有见过的魂兽瞬间从诸天万兽图中冲出。

    她和王离的身前,瞬间就像是多了一片兽海。

    这些魂兽的体型和身上荡漾的威能和她相比,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根脆弱的稻草。

    这一瞬间,王离的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的光影。

    从他刚刚开始记事起,跟着师尊修行的画面,到他在孤峰之中跟着师姐的许多片段,他的心中有着强烈的不甘,有着说不出的懊恼,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之中响起拷问自己的声音,难道我真的就这么倒霉,刚刚才觉得自己已经大气运加身,今后可能有惊人成就,但就要直接这样死在这里?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狂暴的腥风将他的战车也往后掀飞出去,那些从诸天万兽图之中冲出的魂兽,却是并没有直冲过来将他们撕碎,吞噬,而是在一阵阵疯狂的咆哮之中,身体化为无数的流光,朝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去。

    这些玄奥而强大的流光撞击着石笋,撞击着地面,撞击着上方的石壁,它们和这些东西撞击的表面化开玄奥的光晕,然后直接透了过去。

    王离的战车还在往后飞去,他们所有人的身影,在这些流光之中显得缓慢而迟滞。

    但没有实质性的威能冲击到他们的身上,在方才那一刻,甚至连何灵秀都预感到了自己即将被杀死,但诸天万兽图中涌出的所有巨兽,却在一瞬间在他们的身前消失。

    没死?

    活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

    王离此时的脑袋有些迟钝,他只是感觉有些不太真实,甚至都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

    “唰!”

    诸天万兽图在此时突然化为流光,就往上方冲起!

    “哥,拦住它!”

    也就在此时,姜雪璃尖叫了起来。

    王离反应不过来。

    但近乎直觉,他身前发出凄厉的爆鸣,剑罡和数道血光同时激射而出,冲向诸天万兽图所化的流光。

    轰!

    这处地裂之中一声沉闷巨响,乱石激飞,无数石笋瞬间断裂。

    王离一声闷哼,他体内日月皇华万战诀已经流转,身后日月同升。

    他剑罡和那数道血光全部崩碎,他身后同升的日月也毫无停留的朝着诸天万兽图所化的流光冲去。

    但那道流光骤然加速,瞬间一路破石而上,王离日月皇华万战诀演化出的这一轮烈日和一轮皓月击去,只将众人头顶击出一个穹顶般的孔洞,那道流光却是已经不知去向。

    王离的身体不停的颤抖,他身前演化出青色道果,体内的血肉开始重生。

    这一击让他损耗剧烈,同时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也开始弥漫他的身体。

    “完蛋了。”

    姜雪璃看着诸天万兽图消失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的肤色如同白玉。

    其余叶玖月等人兀自惊魂未定,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

    “原来最大的阴谋算计就在此处。”

    何灵秀不露声色的放开了抓着王离的衣角,她的脸色最先恢复平静,她看着有些失神的姜雪璃,眉头深深皱了起来,“现在你变成了激发诸天万兽图,引起混乱洲域妖兽异变,引发强大兽潮的人。”

    “什么!”苏理恒、蔡毓灿、尹心缘这三人同时骇然出声。

    王离显化的大道异相逐一收隐,他的脸色也有些微微发白,即便已经镇定下来,但他浑身还是有些发寒。

    “有人设计,以你的气息引动诸天万兽图,而且令诸天万兽图之中收纳的兽魂威能释放,让这白骨洲的妖兽吸纳。”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而且七宝古域里现在兽潮未消,妖兽密集程度惊人,这些妖兽吸纳了诸天万兽图释放的妖元,不久之后,附近混乱洲域的妖兽族群就像是骤然多了无数灵药,哪怕互相厮杀必不可少,但终究各妖兽族群实力大涨,便真的会形成朝着修士洲域侵袭的兽潮。”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的面色依旧没有多少改变,但是说话却似乎都变得有些艰难起来,她慢动作一般点了点头,道:“这人手段太过强大,我之前也根本看不出有什么隐匿的气机。”

    噗的一声。

    苏理恒骤然喷出一口鲜血,他本身伤势不轻,全凭一口意气支持,他只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即便是付出生命都是值得,但此时醒悟过来自己这些还是成了某人的棋子,他便再也支持不住。

    他颓然跌坐在地。

    他脑海之中不断嗡鸣,无数的杂乱的声音就像是无数鬼怪的手撕扯着他的神识,同时所有的声音都在不断的提醒着他,他们千辛万苦到了这诸天万兽图所在之地,但引发的后果,却恐怕是形成和当年侵灭东极洲、檀香洲一样的兽潮,甚至再引起这一带的彻底动荡,形成混乱之潮,不知道要多少的人因此而死。

    他们想要找出当年这名修士的真正身份,找出他背后的指使者,但此时,他却清晰的意识到,他们反而变成了这名修士一样的存在。

    而且他不由得想到,或许当年这名修士,也只是被利用的对象,或许也是蒙受了不白之冤。

    “你不用自责。”

    王离缓缓的抬起了头来,他心中开始燃烧冰冷的怒火,他看着何灵秀说了这一句,然后道:“恐怕这诸天万兽图最早的灵光显化都是出自这人的手笔,但不管这人到底是何等的身份,这人是何等通天的手段,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总有一天能将这笔账算回来。东极洲、檀香洲…我们这东方边缘四洲…所有的账,总会有人讨回来。”

    何灵秀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点了点头。

    “这诸天万兽图上肯定缠绕了我的气息,不久之后,这里爆发兽潮,这安排之人便会以此做文章。”姜雪璃咬了咬牙,“必定会有很多针对我黑天圣地的事情出现。”

    “弥罗道场的绝修想要杀死你,那这里的事情或许并非弥罗道场的设计,但到底如何,谁又说得清楚。”王离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里充满着说不出的味道,“谁又知道,除了三圣之外,又有哪些大人物在暗中谋划,想要再借混乱来重新划定修真界的秩序。诸多阴谋纠缠,说不定我们不来触发这诸天万兽图的妖力流散,也会有其余人来触发,时间的问题而已。”

    以前他虽然心中一直对三圣和中神洲那些大人物不爽,但很清楚自己在小玉洲而言都是细小的蝼蚁,他根本无法想太远,但现在,他却是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触。

    新仇旧恨全部涌上心头。

    哪怕那些大人物是天,他只要能够走出自己的道,有朝一日,也要将这天捅出一个窟窿。

    “王离…..”

    就在此时,何灵秀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她的声音,此时在王离听来就显得有些怪异。

    他转过头去,只以为何灵秀到此时还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

    毕竟听方才的话语,他便明白何灵秀觉得若是她能够看出一丝诡异的气机,便或许有可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何灵秀苍白的双颊上,此时竟然有着罕见的一丝红晕。

    她此时的脸色,竟然似乎有些扭捏。

    “不会吧?”

    他眼皮狂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身体里也多了个东西?”

    “我….我方才没感觉。”何灵秀有着平时完全没有的情绪,她忍不住顿了顿足,身前灵光一闪,一张古卷却是在她身前展现开来。

    “诸天万兽图!”

    一群人异口同声!

    “哥!”姜雪璃都几乎尖叫了起来。

    王离发懵,头疼。

    他脑海之中只响起一个声音。

    自己的玄天道诀和灰色道殿是不是有病?

    为什么如此大方,什么东西都不知会自己一声,直接放进别人的身体?

    “哥,你果然豪爽。”

    姜雪璃看着王离说了这一句,突然轻声对着何灵秀喊了一声,“大嫂!”

    “.…..”何灵秀一愣,“你胡乱说些什么!”

    “你看哥明显喜爱奇峰突起,但他平时明显对你诸多关怀,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而且此时将这种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显然是真爱。”姜雪璃传音道,“而且你也别装了,方才你都要和他同生共死,而且我还看见你拉他衣服!”

    “.…..”何灵秀头皮发麻,她竟是被说得无言以对。

    姜雪璃方才心情极差,但眼下却是心情极好,“哥,虽然不知是何人设计,但此人诸天万兽图真源被你夺取,这诸天万兽图即便回到他手中,也是彻底的废了,能否留下我的气机都不一定。而且我黑天圣地可是没有剥夺真源的法门,此人即便拿着纠缠我气息的废品,恐怕也难以说明将来的兽潮就是被我引动。此人恐怕要和我当时被你坑一样,吃个大大的哑巴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