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这么厉害?
    苏理恒脸色瞬间发白。

    他也不笨。

    若真是如此,那恐怕他们的身份早已暴露,说不定已经连累宗门。

    何灵秀此时也陷入了沉思,如果说苏理恒等人早已成为计划的一部分,那她自己会不会也早就被注意到?

    但她心中隐约觉得,不管如何,这王离是她临时起意特别邀请过来,应该是计划之外的部分。

    “如果….”她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来,缓缓的说道:“如果我们此行真的发现了诸天万兽图,又发现了当年带着诸天万兽图引起兽潮的人的确是三圣中某人指使,那我们恐怕也要先将这个秘密按死。因为这个所谓的秘密,有可能也是有人刻意作假。”

    一直最为拘谨的尹心缘此时脸色也特别苍白,他忍不住说道:“若是以诸天万兽图为代价,这刻意作假的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些。”

    “对于颠覆整个修真界格局的阴谋而言,一件这样的灵宝的代价也不大,更何况或许这件灵宝的归属早就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说不定在他们的计划之中,我们此行虽然能够得到诸天万兽图,也只不过是一时掌管,这诸天万兽图的最终归属那就不好说了。”姜雪璃淡淡一笑,道:“到时候诸天万兽图不算代价,你们的宗门和我黑天圣地首当其冲,我们便是首批的牺牲品。”

    苏理恒、尹心缘和蔡毓灿三人都是双手微微发颤,说不出话来。

    他们不惧生死的跑进这七宝古域中来,便是要牺牲自己的生命都要追寻真相。

    但此时,这真相或许也有可能出自别人的摆布,到时候自己的宗门,恐怕倒是要先承受无法承受的代价。

    这让他们的心中即是说不出的愤怒,又是说不出的悲痛和无力。

    何灵秀眯起了眼睛,她眼中闪烁着寒意,“不管是何人布局,但只要棋子不受他的摆布,他这布局便没有成功的可能,所以无论在这里发生什么,只要我们只当没有事情发生,他便掀不起想要的波澜。”

    王离点了点头。

    和姜雪璃相比,他真的是小地方的小修士,但那些大人物的手笔,他却是清楚的很。

    当年玄天宗那么多厉害的修士,说没有就没了。

    对于他而言,不管是谁的阴谋,他都不想被利用。

    “放心,既然你们今日都和我结拜,只要我不死,等到我们黑天圣地接应我的人来了,今后除非我黑天圣地自顾不暇,否则我保证不会有人轻易动得了你们和你们的宗门。”姜雪璃看得出苏理恒等人的心中沉重,但她只是傲然的一笑,说道。

    这相当于就是黑天圣地的承诺了,苏理恒等人心中顿时十分感激,但王离却是白了姜雪璃一眼,道:“脸黑妹不要一天天的吹牛,你这次差点连自己都保不住,还保住我们呢,鞭长莫及你知道么,哪怕黑天圣地想保住我们,到时候这边有个厉害人物把我们杀了,你们收尸都来不及。”

    “哥,这次我们是毫无防备,有防备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如此。”姜雪璃傲气的笑着。

    “不过这次…估计做局者也想不到会引发这样的兽潮?”王离却是不和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感知着外面的动静。

    何灵秀看了他一眼。

    她现在看着他说话就有点神烦。

    她现在也有点懒的多想,在她看来,此时过多的猜测也完全无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姜脸黑,你现在能动不能?”

    王离却比她心急,他看了姜雪璃和她头顶的那株黑树一眼,“夜长梦多,若是你行动无碍,我们就顶着解仙藤走,反正他们所说的位置我知道。”

    “哥,你真的厉害。”姜雪璃眼睛一亮,“我倒是只知守株待兔了。”

    她自觉思路到底的确不如王离宽广,此时这解仙藤虽然用于防御,但对于她而言,解仙藤现在就是她本命法宝,在大千宝树的木系灵气支持下,她御使这解仙藤丝毫不费力的。

    也就在她说话之间,地上解仙藤又是一阵扭动,却是在她和王离等每个人的身下结成了一张张藤椅。

    王离微微一怔,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等他收起所有灵骨坐上去之后,其余人也纷纷落座,这藤椅下方解仙藤扭动,他们这一行人却是稳稳当当的疾行起来,大团的解仙藤就始终在他们的身外形成一个巨大的藤球,护着他们前行。

    这巨大藤球一开始移动起来速度不快,因为周围妖兽还是不断涌来,有些体型巨大的妖兽甚至如同陨石一般不断撞击着这巨大藤球,但片刻之后,妖兽依旧无法真正深入藤球内里,这藤球又渐渐离开方才金色灵雨笼罩的中心地带,绝大多数妖兽也对这藤球失去了兴趣,冲击在藤球之上的妖兽便越来越稀疏。

    再过片刻,那兽潮虽然还在继续,妖兽和妖兽之间的绞杀依旧不断,但兽潮却已经被这个巨大藤球抛在了身后。

    零零星星的妖兽已经对这解仙藤起不到什么威胁,姜雪璃目光微微闪动,这藤球的外观不断扭曲变化,居然是慢慢变成了一座古朴的道殿。

    这样的变化让叶玖月等人叹为观止,但王离却是反而翻了个白眼,“姜脸黑你这个时候还玩这种花活,一堆章鱼似的藤蔓顶着一座道宫行走也不觉得怪异?”

    “哥,这倒不是什么没用的花活。”姜雪璃傲然一笑,“你看看小妹的手段,也不要觉得小妹是小地方来的修士,一点都没有傲人之处。”

    “.…..”王离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心想似乎自己好像没有说过她是小地方来的修士?

    北冥州有黑天圣地这样的存在,和小玉洲相比,怎么可能是小地方来的修士?

    但他的注意力旋即又被这座藤宫吸引。

    这座藤宫就在数个呼吸之间,便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灵韵。

    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解仙藤原本就是一件特别的木系法宝,但现在这座解仙藤形成的藤宫,气质却和解仙藤本身有些不一样了。

    “你这是什么门道?”他忍不住问道。

    “用解仙藤编织道韵。”姜雪璃带着一种与生俱来般的傲意,平静说道:“真正能够成就无上大道的修士,无一是仰仗前人留下的法宝,而是走出自己的道。厉害的修士得到厉害的法门,当修行到一定境界,便能自然形成各种大道异相,但真正能够走出自己的道的修士,却是要将平时修行的感悟,平时对自己所修法门的感悟,全部融合,创出自己独特的道。我从开始修行,便基于大千宝树和自己所修法门,不断演化自己的道。我修行到筑基七层时显形第一个大道异相,便是一座道宫。从此我便感悟这大道异相,不断用元气法则编织道宫。终有一日,我会演化一座独一无二的真正道宫,创出我自己的道。眼下我便先用这解仙藤编织出这座道宫,虽是过往修行一些浅薄的感悟,但好歹已经有些道韵。”

    何灵秀摇了摇头。

    王离和其余人摇了摇头。

    摇头不是不懂。

    是很无奈。

    同样修士,都是逆天而行,都是与天夺命,但起跑线真的太不一样了。

    像他们这种小玉洲的修士,宗门即便有些差距,但起跑的差距最多也不过就是山脚下和山脚上的差别,但姜雪璃这种黑天圣地的修士,而且又是黑天圣主之女,恐怕开始修行都已经拥有大千古树这样的法宝,她的起跑线就恐怕已经是在山巅上了。

    小玉洲的每个修士当然很清楚,要想成就无上大道就必须走出自己的道,但关键在于,若是小玉洲的年轻才俊在自己的师长面前,牛气哄哄的说要走出自己的道,要不断感悟自己手头的法宝和功法的元气法门,再结合自己的修行感悟,在日常的修行之中就开始不断演化自己的道时,绝对会被师长打得连屎都飞出来。

    打得轻了,都不能让你认清现实。

    演化自己的道?

    天赋够不够另说,功法档次够不够,法宝档次够不够?

    而且编织道韵,就如同元气虚空炼器,这也是要逆天的法门的。

    稍有差池,也就是走火入魔,身死道消。

    小玉洲的年轻修士,根本不可能花费时间做这种根本不具备条件的事情。

    但现在,这姜脸黑用解仙藤编织藤宫,就已经有了些独特的道韵了。

    这也意味着,她在创出自己独特的道的这条道路上,已经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这一步,却几乎是所有小玉洲修士一生都迈不出去的。

    王离摇头也是无奈。

    但看到他摇头,姜雪璃却不这么想。

    因为她都觉得自己是小地方的人了,自信心都已经被一万匹马来回践踏了无数遍,她看着王离,莫名的有些自惭道:“我知道小妹的手段不入哥的法眼,但好歹也不能让哥瞧不起,毕竟你也清楚,像我们这种年轻一代的修士之中,还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一步的。”

    “……”王离脑门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

    平时只有别人觉得他是对话鬼才,只有别人才觉得和他没法交流。

    但这个脸黑妹是什么鬼?

    这脑回路怎么好像比他还清奇。

    “我哪里觉得你不入法眼了?”他无语了片刻之后,忍不住说道。

    姜雪璃叹息了一声,“那你都不正眼看我。”

    王离无语。

    不正眼看你,那是因为你太黑,看都看不到好不好!

    而且我现在有心理阴影,不看你的脸,更容易目光下滑看你的胸,养成不良习惯好不好!

    “日月皇华万战诀是一等一的古经,在万世法典之中,日月皇华古经之中的这门日月皇华万战诀也是古往今来位列前五十的强大战法,除去那些已经失传的,此时修真界也没有多少战法在你这门法门之上了。”姜雪璃却是又认真起来,看着他说道:“我看你才不过炼气七层的修为,但真元流速似乎比筑基三层的修士还要快,而且你所修功法必定也不凡,你平日修行自然也是极为注意,否则你的真元不至于纯净到了极点,在你炼气七层使用这日月皇华万战诀时,你便已经能够自然在身外引起天地元气共鸣,自然形成日月同升的天地异相。”

    叶玖月等人听的十分认真,听到此处时,她们的脑海之中很自然的浮现起之前王离身上神辉灿烂,日月同升时的景象,她们便不由得心弦颤动,她们便也下意识的点头,心想王道友真的太厉害了。

    何灵秀却是又呵呵的一笑,笑得王离肝颤。

    “玄天道诀哦?”何灵秀传音给王离,“用灵砂修炼哦,真元纯净到了极点哦?”

    “百分百真玄天道诀。”王离想这么回应的,但知道这么说还不如不说,所以他只能假装没听到。

    “哥,你炼气七层时便已经自然形成大道异相,比我还领先三个小境。我知道你自然觉得我这进境不算厉害,但你要知道,哪怕是在中部十三洲,统共所有年轻修士加起来,能够在筑基一层便自然形成大道异相的,恐怕几只手也就数得过来了。”姜雪璃接着说道。

    这么一说,叶玖月等人眼中的王离顿时更加光芒万丈。

    王离眼珠子一转,“你确定之前那日月同升已经是大道异相?”

    姜雪璃笑道:“在我判断自然是,不过哥你要是觉得不是,我也可以违心说不是。”

    王离道:“只是大道异相不是自成道韵,相当于自身元气附带威能,我怎么看典籍之中记载,大道异相一呈现出来,都是威能骇人,为什么我觉得我这大道异相并不怎么厉害?”

    姜雪璃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哪怕是天赋非凡的厉害修士,得到足以显化大道异相的法门,一般也要到金丹期才能显化大道异相,那时候的大道异相自然威力非凡,但你现在炼气七层就已经显化大道异相,你的大道异相显化威能自然还不够,不过你要是到了金丹,你的大道异相肯定比那些到了金丹之后才显化的大道异相强大不知多少倍。不过还有一点,你方才也并未刻意去沟通和利用大道异相,你只是显化出来,却并未将它用来对敌。”

    王离讪讪一笑。

    之前那战况紧急,他其实的确连自己身外神辉日月同升是大道异相显化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去使用了。

    “这大道异相怎么沟通使用的?”他暗中传音给何灵秀。

    何灵秀呵呵一笑,“你怎么不问她?或者问你的叶玖月?”

    “什么叫我的叶玖月啊?”

    王离欲哭无泪,道:“呵呵道友,我这不是也为了保全我们小玉洲修士的面子么,不要因为我,显得小玉洲的修士都如此无知浅薄。”

    “哼。”

    何灵秀冷哼了一声,但还是说道:“大道异相是法门最高形式的显化,它就像是道韵天成的道图,你只要心神相系,就可以像御使法宝一样施展,不同法门形成的大道异相有不同的功用,你这日月皇华万战诀是纯粹的战法,显化的日月异相,便是能够和攻击法宝一般轰出对敌。”

    “原来如此。”

    王离听明白了,同时就将见缝插针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他顿时满脸堆笑的看着姜雪璃,“好妹子,话不用说那么多,不如将你感悟道韵和编织道韵的法门也传给我?”

    “我没有这种法门,我们黑天圣地也没有这法门。”姜雪璃说了这一句,看着王离的脸色有点不对了,她便马上解释道:“我父亲和我都有些独特天赋灵根,再加上我父亲认为感悟道韵需要靠先天之气,便是所谓直觉,不依靠法门,才得最真实道韵。所以我的感悟道韵是没有用什么法门的。”

    又一个先天灵根修士!

    王离大受打击,郁闷道:“你是什么先天灵根?”

    “我是先天无色灵根。”姜雪璃道:“对于不可具象之元气法则有更高的直觉。”

    “……”王离完全无语,因为他听都没有听过。

    反正应该在感悟元气法则方面很厉害就对了。

    他倒不是什么好高骛远之人,既然暂时没有这样的法门也就算了,而且黑天圣主这种级别的修士说出来的话和寻常修士说出来的话意义截然不同。

    既然黑天圣主说最好不依靠法门,依靠直觉来演化自己的道,那或许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的目光落在眼下的这座藤宫上。

    这座藤宫此时气质便真的完全不同了。

    他之前觉得这座藤宫形成之后,依靠下方无数藤蔓在地上爬行,十分违和,索性还不如藤蔓演化一只大蚂蚁啊什么的把他们驮背上算了,但眼下看来,的确是他见的世面太少。

    这座藤宫自然散发很有灵韵的黑气,黑气流转之间,底部就自然黑色祥云升起,竟似稳稳的托住这座藤宫凌空而行。

    虽然速度不快,但这座藤宫此时真像是一件大型的飞遁法宝似的。

    他隐隐有种预感,有朝一日若是这姜脸黑真的能够走出自己的道,这座藤宫演化起来,恐怕威力难以想象。

    他是这种预感,姜雪璃却也同是如此预感。

    她直觉这座藤宫将来会有非凡演化。

    一番对话下来,又到了各自出神的平心静气赶路时间。

    但有王离这样擅长见缝插针的修士在,这种平和的时候注定不会长久。

    毫无征兆,噗的一声轻响,王离的口中骤然喷出一道血光。

    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余人都是被他吓了一跳。

    血光骤停,却是一个晶莹剔透的血红扁桃。

    “这是?”

    何灵秀眉头微微一皱,顿时反应过来,冷笑道:“除了盲肠,又炼了个扁桃,你有了尸解经,也只会祭炼这种细碎小玩意?”

    “我只是试试法门。”

    王离笑了笑,他运转万凰重生术,他是满心希望这扁桃离体之后,喉中再生出一颗扁桃,但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这万凰重生术却是不起作用,似乎认定他现在身体并无残损。

    也就是说,这颗扁桃和那血莽苍一样,是要受损之后,才有可能复生。

    但如此一来,他却是又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呵呵道友,你刺这扁桃一剑?”

    何灵秀手里本来还抓着一根骨剑,此时想都没想,直接就狠狠刺了一剑。

    王离怪叫一声,感觉自己的喉咙里好像真的中了一剑。

    那颗血扁桃受损不多,但也血光淋漓。

    他再运转万凰重生术,果然那颗血扁桃迅速的复原。

    “果然如此啊!”

    他瞪大眼睛,顿时彻底明白了这尸解经为何能够位列解仙宗三大奇经之一。

    在此之前,他只觉得这尸解经化神血光厉害,可以侵蚀对方的真元和神识,但这法门委实有点杀敌八百,自伤却好像一千,直接拿自己的血肉、甚至脏器砸人,总是有些自残的味道。

    但现在他是想明白了。

    这尸解经炼制的血宝,即便是飞出体外,都完全和在体内一样,那就算没有万凰重生术这种强大的法门,只要找得到品阶惊人的疗伤灵丹,那在对敌之时,这血宝就像是胎体可以快速修补的本命法宝,而且这种血宝还可以祭炼多个,同时飞出。

    一念之此,他目光再次微微闪动,那颗已经完全复原的晶莹剔透的血扁桃,此时突然色泽和形状一变,变成了一张灰不溜丢的灰色道符。

    其余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姜雪璃却是笑了出来,“哥你这欺天古经运用不错,看来你是已经设想好了这门古经如何配合你的法门运用。”

    王离眼睛放光,这血扁桃形状再变,居然变成了一块不起眼的青石。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心中恶寒,“王道友,看来以后阴尊反而是非你莫属了。”

    以她的神智慧觉,此时也看不透这块青石的虚实,若是没有亲眼见到这变化过程,此时她也觉得这只是一块平平无奇的青石而已。

    试想王离的手段原本就诸多古怪,今后他再和人对敌,用欺天古经伪装之后阴人,恐怕再小心的修士都有可能一不留神就被他阴了。

    “哈哈!”王离心中得意,暗中传音道:“呵呵道友,我岂能抢你的尊号,不如这样,若是接下来你没有足够好处,我便偷偷将这门古经也传给你,到时候你料敌先机,阴人起来更加方便。”

    他此时是一番好意,完全是想拍何灵秀的马屁。

    因为方才所有情形紧急时,他已经确定何灵秀虽然对他不爽,但到关键时候的确是个靠得住的暖妹子。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次拍马屁又拍到了马脚上。

    “我岂敢。”何灵秀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王道友你心机也太深沉了,黑天圣地是吃素的么,既然只说了这法门传于你一人,到时候我又得了,到时候被黑天圣地所知,我说不定要被捉去黑天圣地,一身修为和法门都被剥夺了。”

    “……”王离突然醒觉按照这些万古强宗的做派,的确是有可能。

    他顿时暴汗,道:“呵呵道友你不要把我想得这么坏,我只是未想完全,我真的是好心。”

    何灵秀微笑不语,轻弹剑锋,目光落在他身上,往下移去:“王道友,还有哪里要我帮你刺上一剑?”

    王离的双腿下意识夹紧。

    呵呵道友关键时候是个靠得住的暖妹子,但对自己的误解实在是太深了啊。

    看到何灵秀对王离这副样子,叶玖月刚刚红晕褪去的脸上就又多了两片红晕。

    她心中只觉得最大问题就是王离给了自己元雷炼妖塔。

    在她看来,何灵秀和王离结伴而来,而且斗法时极有默契,关系应该非同一般的,按理而言,王离的确应该将元雷炼妖塔给她。

    但现在王离却偏偏将元雷炼妖塔给了自己。

    真的只是因为元雷炼妖塔和自己所修的法门更为相合吗?

    她越想脸越发烫,越是不敢往下想了。

    王离此时却已经又在见缝插针的思索尸解经的问题了。

    之前就算是慕余和韩耀此种心狠手辣的修士,在用尸解经祭炼血宝时,也都是祭炼一些可有可无或是不会让自己受沉重伤势的脏器。

    比如血莽苍,韩耀也祭炼了一个。

    血腰子,韩耀有两个,少一个也无伤大雅,最多有点肾虚。

    血胆…血扁桃…缺了也不会形成什么致命的伤害。

    他之前也只敢拿个血莽苍练练手,一是他当然不想自己身体残缺,少个腰子少个胆囊啊啥的,二是他怕疼啊。

    看韩耀那血腰子损毁的时候就挺疼的。

    但现在不一样。

    日月皇华万战诀运转时,不仅不疼,而且疼痛似乎直接就燃烧成战意了。

    再加上这欺天古经,目前的状况,很显然用尸解经多炼几个血宝就像是多件本命法宝,对敌的威力必然大增的。

    那心肝脾肺肾之流….好像除了心脉这种被毁很有可能直接造成自己生机直接断绝的致命脏器之外,其余都炼一炼也没什么事情?

    只要注意不直接将自己的真元彻底耗光,只要及时运转万凰重生经就可以了。

    不过心念电转之间,他突然觉得将心脉彻底炼一炼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似乎之前自己无意中又忽略了尸解经的防御属性。

    这尸解经的本源还是化神血光,这化神血光有污秽对方真元和神识的功效,用来淬炼出的血宝才威力不俗。

    但如此说来,若是将自身血肉和脏器都祭炼一遍,体内都蕴含这化神血光,对方若是一些真元和神识的杀伐之法冲击到自己的肉身,那自己肉身之中的化神血光也自然有消解对方真元和神识的防御属性的。

    如此一想,这尸解经果然不愧奇经之名。

    反正此时已经指明的行进方位,而且苏理恒等人之前也已经规划了路线,他暂时也无事,所以心中打定主意之后,他便直接默默运转尸解经。

    尸解经的化神血光主要是消耗真元和修士自身的鲜血,他有万凰重生经,鲜血重生不是什么问题,至于真元消耗,他现在手头上补充真元的灵丹倒是也不缺,所以接下来他只是默默的吞服了数颗补充真元的灵丹。

    他的“玄天道诀”进阶到炼气七层之后,体内具体气机变化就是连何灵秀也看不穿了,看着他吞服补充真元的灵丹,就是连他身侧的何灵秀都未多想,只道是他虽然法门诸多且惊人,但毕竟是炼气七层的修为,真元损耗剧烈,此时是抓紧时间补充一些真元。

    但等到王离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又明显运转了一次万凰重生经时,她便觉得有些不对了,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出声问话,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就又将她们所有人震住了。

    王离的整个身体都开始绽放出一层妖异的血光。

    这层血光绽放的同时,王离目光闪动,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的头发突然也是缭绕起一层浓厚的血色光华,接着他原本乌黑的头发直接就变成了晶莹的血红。

    王离的模样在她们的眼中,一下子就显得妖异起来。

    “你用尸解经炼毛发?”接下来看着王离浑身的汗毛和眉毛、睫毛之类的都化为妖异的晶莹血红时,何灵秀便彻底的反应了过来,她忍不住就鄙夷的冷笑,“这尸解经是祭炼的东西越重要,起的威能就越大,这门奇经到了你的手中也算是残废了,你居然不是炼个盲肠就是炼几根毛,到时候你对敌拔毛对敌么?”

    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全身的毛发都转化为妖异的血红色,他的肌肤上也荡漾起一层晶莹的血色光华,接下来一刹那,轰的一声,王离身外的气息一震。

    这气息并非来自于他的体内,不是来自于他自身灵气的震动,而是来自天地元气的共鸣,有奇异的元气法则在编织,有惊人的道韵在流转!

    “哥!”

    姜雪璃的眼睛瞬间就瞪成了铜铃。

    “.…..”何灵秀的整张脸也瞬间僵硬了。

    “又是大道异相?”

    “王道友又自然形成了新的大道异相?”

    叶玖月等人呆呆的看着王离,她们只见惊人的道韵纠缠着奇妙的元气法则,不断的流转,瞬间汇于王离的身下。

    轰!

    王离的身体被骤然抬高。

    他的身下,出现了一辆浑身缠绕着异样血光的战车!

    战车的前方,有七头妖魔模样的血仆身上缠绕着血光拖着战车,古朴的战车车身上,血光就像血海一样涌动,内里不断浮现出尸山血海,浮现出许多破碎的脏器,浮现出许多扭曲的鬼怪身影。

    “这是大道异相?”

    “这是尸解经形成的大道异相?”

    “这么狰狞恐怖的?”

    王离自己也是大吃了一惊。

    他也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用化神血光祭炼全身,竟是会直接又凝成一副新的大道异相。

    因为之前的交谈,他对这大道异相也有了些了解,所以吃惊归吃惊,下一刻,他就直觉的确和姜雪璃所说的一样,自己和这尸解经的大道异相有些微妙的心神相系。

    轰!

    他心念一动,身下的这辆战车果然随他心念御使,驾着他凌空飞起。

    战车飞起时,通体化神血光暴涌,尤其战车经过处化神血光居然长久不散,形成一条红彤彤的近乎凝固般的血浪。

    “真的厉害。”姜雪璃忍不住赞叹,“这尸解经虽是奇经,但尚不属于至高法门,哥你都能直接形成大道异相,显见你过往修行已经道体天成,你的真元无比洁净,等你真元修为稍高,恐怕你所修功法的大道异相也会显现出来。”

    “这大道异相如此神妙?”王离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这辆战车虽是大道异相显化,但和他心意相通,极为轻灵,除了飞遁速度似乎惊人之外,这辆战车散发出的化神血光隐隐将他全身护住。

    此时这辆战车周围血浪翻滚,他身上的血光却反而缓缓消隐,他的肤色和毛发恢复如常,但在这辆战车的血光映衬下,他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妖异俊逸之感。

    叶玖月胸脯微微起伏,她看着王离,只觉得脸上又开始发烫。

    此时的王离在她的眼中,真是神姿英发,如明月熠熠生辉。

    何灵秀却是恨得牙痒,总觉得要找机会再捅王离一剑。

    她很赞同姜雪璃的说法。

    尸解经本身档次略微有些不够,王离直接在炼气期却让它的元气法则交织到极致,引起天地元气共鸣,演化大道异相,这便只能说明接受王离本身功法的加持太多。

    王离此时的肉身,简直就不是拥有什么什么灵根,简直就和通体无暇,不留杂气的先天道体差不多。

    神他妈的玄天道诀!

    “小玉洲这些年似乎都没有出过道子?”姜雪璃的赞叹声再次响起,“但绝大多数洲域的道子级人物,能够在筑基三层演化出一个大道异相就已经顶天了。哥你真是神人,竟然在炼气期就已经连续演化出两个大道异相,小妹真是远不如你。”

    “怎么,演化大道异相越多,就越厉害么?”王离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

    “那是自然。”姜雪璃现在对王离已经有些盲目崇拜,若是别人这般问她,她肯定嗤之以鼻,觉得这人见识太过浅薄,但现在王离问她,她却只觉得王离还是一块尚未开始雕琢的美玉,今后更是有着无尽的成长空间。

    她认真解释道:“大道异相就像是法门自带的本命法宝,大道异相的叠加,就像是本命法宝上篆刻法阵,强上加强,尤其到了化神期,演化身外法身时,大道异相越多,身外化身加持的法器就越多,自然越是厉害。”

    “是么?”

    王离听得一愣一愣的,“意思是我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厉害了?”

    “王道友当然厉害,你自己还不知道么?”叶霁忍不住出声说道。

    姜雪璃笑了笑,道:“哥,恐怕也就你自己不觉得你自己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