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放进你身体
    “谁要比这个!”

    何灵秀都几乎咆哮起来,脸都要黑了。

    王离被她吼得心中发毛,顿时不敢再说什么,否则方才她只是背后插刀,下次就不知道拿刀做什么了。

    “这…是?”

    也就在此时,已经娇羞无比的叶玖月突然身体一僵。

    她只觉得体内突然多了一丝说不明道不清的气机。

    她接下来呼吸都不由得停顿了,再强行镇定心神内视时,她的身体都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她体内气海之中,陡然多了一团金色的雷光!

    这团金色的雷光充满灵韵,不断在一张道图和一尊宝塔的形态之间变幻。

    她此时对这充满灵韵的雷光没有丝毫的了解,但不知道为何,她却下意识的直觉,她可以控制这团雷光停留在道图的形态,或是停留在宝塔的形态。

    “师妹,怎么了?”

    叶霁和叶菀瞬间就感觉到了她的异样。

    她们都只比叶玖月入门早了一年,年纪也相差不多,但叶玖月在明月斋一直被寄予厚望,她们平时也对这师妹关心得紧。

    “我…...”

    叶玖月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她一时都不知该怎么说。

    “叶道友,怎么了?”

    王离也直觉叶玖月的身体很不对劲。

    只是他都只敢用眼睛的余光扫,不敢正面对着叶玖月看。

    “我…..”叶玖月对王离敬佩的很,她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咬了咬牙,说道:“我体内莫名多了个东西。”

    “不会吧?”王离目瞪口呆,他心中第一时间浮现的念头就是,这该不会和自己有关吧?我这不过就是盯着她的胸部看了一会。

    “什么!”

    叶玖月如此一说,周围其余人便都是吃了一惊。

    尤其何灵秀看着王离的目光瞬间就又不对了。

    她已经下意识的将各种诡异事件第一时间和王离联系在一起。

    “什么东西?”她马上问了一句,然后极为警惕的看着王离,“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在她体内放了个什么东西?”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王离欲哭无泪,“我要是放什么东西进她身体,她肯定会有感觉的吧?”

    何灵秀冷笑,“别人要是想放什么东西进她身体,她肯定有感觉,但你放东西进她身体,她未必感觉得到。”

    “.…..”王离彻底无语。

    “是这个。”这个时候叶玖月的脸色也依旧娇羞得如同开满了桃花,她直觉体内的那团雷光能够像本命法宝一般动用,于是她心念动间,便将这团雷光祭了出来。

    众人眼前顿时一亮。

    只见一团金色的雷光在不断变化,一会变成一张金色的道图,一会变成一尊金色的宝塔。

    “元雷!”

    姜雪璃额头上又出汗了。

    她浑身都湿了。

    小玉洲这些修士都是什么人?

    这元雷的气息如此熟悉,不就是方才的元雷炼妖塔?

    “元雷炼妖塔?”

    王离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团雷光,“这是元雷炼妖塔的真源?”

    “怎么回事?”叶霁和叶菀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玖月。

    叶玖月不断的摇头,这明明是很惊人的际遇,但她此时实在是想不明白,急的都快哭了。

    “你说的你体内莫名多出来的东西,就是这?”王离看着她,又忍不住倒吸冷气,“你竟然剥夺了元雷炼妖塔的真源,竟然将它炼化成了本命法宝?”

    “我…我没有。”叶玖月只觉得自己怎么都说不清了。

    “装!你再装。”何灵秀一脸冷笑的看着王离。

    “这…”王离顿时觉得不对味起来,他也欲哭无泪了,“呵呵道友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情,这元雷炼妖塔你方才都看得清清楚楚,它被那名绝修自爆了好不好。而且我就算真的能够剥夺这真源,我凭什么不自己用啊?”

    “那谁知道?”

    何灵秀冷笑,她此时和王离对话也都不用传音,“之前炼化圣骨异炎你也说根本不知道的,现在这种情况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够在元雷炼妖塔自爆的情形下还能在元气暴走的虚空之中再收拾它的真源?”

    “是啊是啊!”姜雪璃一边擦汗一边点头,“哥你真的厉害。”

    “姜脸黑你不要捣乱,你知道什么!”王离郁闷的叫了起来,他哪里想到边上还有一个帮腔的。

    何灵秀继续冷笑道:“至于你为什么帮叶玖月收炼这元雷炼妖塔,我们怎么弄得清楚,反正你刚才看得也挺起劲的,说不定就是因为人家特别好看。”

    听到她这么一说,叶玖月顿时抬不起头来,脸红得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王离无语,但下一刹那他有些醒悟过来,这呵呵道友还有另外一层深意。

    呵呵道友可是一开始就和自己一起进入白骨洲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怎么说,她和自己的关系都要更近一层的,但是现在这元雷炼妖塔却在叶玖月那里,却没有给她。

    “呵呵道友,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情。”王离真的是欲哭无泪,“如果真的是我搞的鬼,如果我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哪怕我真的不想留给自己,一定要送人,那我肯定也应该炼化了给我师姐。”

    “那是当然。”何灵秀冷笑道:“你师姐的确还要更加高耸入云一些,更加好看一些的,只可惜你师姐不在这里。更何况绝大多数宗门修士一般只会找师妹做道侣,一般都不会找比自己大的师姐做道侣。”

    叶玖月的头瞬间垂得更低了,连白皙的脖子都是一片粉红。

    “你这…”王离顿足道:“怎么就说不清了呢。”

    “原来哥你喜欢…大的,奇峰险峻一些的。”这个时候姜雪璃又忍不住插嘴道。

    “姜脸黑你给我闭嘴!说不定就是你搞的鬼。”王离忍不住想锤这个脸黑妹的头,但想着对方的身份实在是有些惹不起。

    “我哪里有哥你这么大的本事,我们黑天圣地可是没有这种剥夺真源的法门,而且现在恐怕是小妹我自己承认,我看大家也都不信啊。”姜雪璃抿着嘴笑道,一边还对着他挑起大拇指,不知道是说他法门厉害,还是暗示他品味不错,撩妹厉害。

    何灵秀只是冷冷的看了王离一眼,给了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王离的冷汗滚滚而落,这下说不定已经将呵呵道友得罪厉害了,今后这生意好像不太好做了啊。

    “王道友,快收拾这些妖兽的残魂吧,否则一会可能就收不成了。”叶玖月的声音在此时响起。

    其实她收了换花术之后,声音一直也很轻柔的,但此时她的声音却显得分外轻柔一些。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便转过了身去,不敢再看王离和何灵秀等人。

    “不错,哥有眼光。”姜雪璃顿时又对王离暗中使了个眼色,竖了竖拇指。

    王离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不过他此时也十分清楚,叶玖月方才出声又是提醒,又是刻意岔开话题,他便也不再出声,祭出了那个黑色魂瓶。

    这黑色魂瓶使用也极为简单,他的一缕真元流淌在瓶身上,这黑色魂瓶前方阴风呼啸,一头头魂兽冲出来的同时,一股独特的威能也随之在四周的空中乱扫。

    空气里骤然出现了许多扭曲的影迹。

    除了那羽焰魔君特别醒目的残魂之外,还有五道十分醒目的白色残魂。

    前三后二,这些都是之前死在这里的白骨妖的残魂。

    王离倒是没有想到之前被杀死的三头白骨妖的残魂还能收敛得到,他顿时有些喜出望外。

    哧溜一声,随着他的心念驱使,这黑色魂瓶顿时将羽焰魔君和这五道白骨妖的残魂吸入瓶中,接着王离再用这魂器收敛起其余死在解仙藤之下的妖兽残魂。

    对于王离而言,这魂器已经很高端了,但在姜雪璃眼中却是特别普通。

    她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个王哥神秘莫测,一身诡异的法门让她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但用这种低端的法器却还是喜不自胜的样子,就让她再次陷入了深深的不解之中。

    这是刻意伪装成普通的低阶修士,还是和喜欢奇峰突起一样,有着特殊的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