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可描述的变化
    这一刹那,他绝望的转头看向慕余。

    他体内五脏六腑全部被焚,生机彻底断绝,而且化神血光深入他的骨髓,他知道他马上就要毙命了。

    “啊!”

    慕余也歇斯底里般尖叫起来。

    唰!

    又一朵黑火凝成鬼爪,抓住了韩耀法衣内的那个丹炉。

    “啊!啊!啊!”

    慕余又是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尖叫。

    但与此同时,一道血光冲击在何灵秀凝出的煞火鬼爪上,硬生生将煞火鬼爪击溃。

    王离斗法经验极为丰富,此时自然是毫无停留的御使着自己的血莽苍直接向慕余击去,但也就在此时,那丹炉之中的丹光已然爆发。

    “啊!”

    王离下意识的收回血莽苍,但丹光涌起,他的血莽苍还是被扫落了一角,他瞬间觉得腹部剧痛,让很能吃痛的他都一声惨叫。

    解仙宗的尸解经虽然厉害,但是也有这样的缺陷,他祭炼的这血莽苍虽然离体了,但是受到损伤,这血莽苍原先所在的部位还是会传来剧痛。

    他瞬间有些庆幸,幸亏没有祭炼血包|皮,否则此时岂不痛得捂裆?

    “我丢!”

    也就在此时,眼前所见的画面让他又是头皮发麻。

    慕余已经控住了那个丹炉,与此同时,韩耀的身上却是涌起紫黑色的光芒,道道诡异的符纹缠绕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顿时干瘪,滚滚的精气似乎全部涌向他的头颅。

    在下一刹那,韩耀的身体就和他的头颅脱离。

    他的呼吸已经断绝,他的眼瞳之中,却是涌出绿色的光焰。

    “飞头!”

    王离反应了过来,“慕道友你不厚道,他都死不瞑目了,你居然还直接把他的头炼成飞头!”

    “啊!”

    慕余几乎要吐血,她异常凄厉的尖叫:“王小儿!你不得好死!”

    尖叫声中,围绕着她的藤蔓疯狂涌动,就像是无数触手扒开地面,她和韩耀的这颗飞头被这些藤蔓包裹着,瞬间没入地下。

    “……”

    王离无语,他只觉得韩耀这个死人头都已经被炼成飞头了,但就算是遁入地下时,一双绿油油的眼睛还在死死的瞪着他。

    “厉害。”

    姜雪璃对王离和何灵秀顿时刮目相看,“这两人是解仙宗的修士,想不到居然被你们两个直接反杀了一个,不过你是叫王离?你不是玄天宗的弟子,你怎么也会尸解经,而且你这血盲肠怎么好像比他们祭炼的都要厉害,而且他们的解仙藤怎么一开始就在你身上?”

    “王离,玄天宗弟子?”叶九月等人顿时一愣,他们不意外王离使用假名,只是第一时间觉得这名字极为耳熟。

    反倒是苏理恒等人之前刚刚被姜雪璃问过为什么不招揽王离和吕神靓入背经离道盟,所以此时瞬间反应了过来,“王离?那名和师姐一起被排挤在玄天宗孤峰的弟子?”

    “就是玄天宗孤峰的……”叶九月等人也马上反应过来,目瞪口呆,但心中却是有一份诡异的释然,都有种原来是传说中的那两人之一,怪不得对话如此鬼才,思路如此清奇。

    “.…..”王离看着这个脸黑无比的黑妹,他真的是欲哭无泪,连自己的脸都黑了,“我说你这个脸黑妹真的也不厚道,怎么一开口说话就直接揭人老底,而且你记住在这白骨洲里面我不叫王离,我叫王必回!你要是再喊我王离,可是别怪我翻脸。”

    姜雪璃笑了笑,道:“可以,你让我叫你什么都行。”

    王离气鼓鼓的,“让你叫我爹都行?”

    姜雪璃哈哈一笑,“那你真的敢应也可以。”

    王离冷笑道:“我有什么不敢应的。”

    苏理恒等人此时的脸却瞬间白了,他们虽对王离并不太了解,但他们感觉得出叶九月等人和王离的关系也不一般,他们心中自然也将王离视为朋友,所以苏理恒马上就急切的出声,“王道友,这玩笑开不得,姜道友是黑天圣地圣主之女,若你真的应声,万一被黑天圣地知晓,必定有大祸。”

    “什么?”王离的眼睛顿时瞪得像铜铃,“她不是偷了大千宝树?她的脸这么黑,怎么可能是黑天圣主之女。”

    苏理恒苦笑。

    他还不能适应王离的对话方式,所以无法回答王离的问题。

    “要不要我喊你一声,你看你敢不敢应?”姜雪璃实在是憋不住笑,道:“我爹在这方面有些小气,他要是知道有人想占我和我娘便宜,恐怕应该要派人抓你去黑天圣地好好谈谈。”

    “你姓姜,叫什么名字来着?”王离苦了脸。面对黑天圣地圣主之女,脸这么黑的女修,他委实硬气不起来。

    姜雪璃抿嘴笑道:“姜雪璃。”

    王离叹息道:“我看应该叫姜黑璃,不只是脸黑,还心黑啊,想坑死我呢。”

    “快来了。”

    也就在此时,何灵秀的声音响起。

    王离的神色瞬间凝重起来。他和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何灵秀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天空之中金色灵雨即将消失。

    只要这些金色灵雨消失,所有这些妖兽失去了首要争夺的东西,接下来很快就会互相杀戮,同时大批大批的妖兽也会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他们的身上。

    只要有金色灵雨在,他们这些修士根本吸引不了这些妖兽的兴趣,就连方才他们和韩耀、慕余斗法,近处的妖兽都根本无动于衷,只是疯狂的涌向天空,但金色灵雨一消,他们就会马上变成许多妖兽眼中的香馍馍。

    “诸位道友,现在看来除了脸黑妹之外,我们都是自己人,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王离略一沉吟,道:“在下王必回,的确是玄天宗修士。不知诸位道友的真实身份到底如何?”

    “在下苏理恒,小玉洲太素宗弟子。”

    “在下蔡毓灿,恶水洲三炁宗弟子。”

    “在下尹心缘,恶水洲金阙宫弟子。”

    苏理恒等人已经在姜雪璃的面前报过了一遍家门,此时也没有什么犹豫的。

    “都是大宗啊。”王离顿时有自惭形秽之感,太素宗和三炁宗、金阙宫,可都是小玉洲和恶水洲位列前十的宗门。

    “叶道友,那你们呢?”他转头看向叶九月等人。

    “叶玖月,明月斋弟子。”叶九月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

    “我们也是明月斋弟子。”叶吉看着王离,苦笑道:“我叫叶霁。”

    叶完也神色有些古怪道:“我叫叶菀。”

     “你们在这白骨洲之中行走,尤其和慕道友、韩道友这样的人一起,居然连名字都不换一个的?”王离觉得这三名修士实在是乖宝宝,他忍不住一阵摇头,但突然之间又觉得不对,“明月斋不是我们小玉洲现今实力稳居前五的宗门么,而且明月斋不大多数都是女修,而且似乎也不擅长蛊道啊。叶道友你们是不是不老实?”

    他此言一出,叶吉和叶完都是神色尴尬,叶九月的脸上却是莫名的浮现出一团红晕。

    接下来,三个人都互望了一眼,都点了点头。

    一阵奇异的灵气波动从三个人身上散发出来。

    “我丢…!”

    王离彻底傻眼。

    他所熟悉的这三名叶道友瞬间起了不可描述的变化,骤然变得陌生起来。

    他们的胸部高耸起来,腰肢纤细起来,他们的身姿在宽松的法衣之中也骤然显得曼妙婀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