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放心了
    “什么假不假的,我只是个向导!”王离更加理智气壮的看着慕余等所有人,“既然我已经带到了地方,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和何道友就先走了啊,你们慢慢聊。”

    他现在倒是真的想直接走。

    他捞到的好处已经够多了,这一路过来,灵骨都真的挖了快一纳宝囊。

    而且他面对这个脸色特别黑的女修,还真的有点做贼心虚。

    关键这个女修还经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至于元雷炼妖塔啊什么的,这里情况太复杂,不要也就罢了。

    “走是恐怕没有这么容易走了。”辛明笑了起来,“好不容易把你们人都等齐了,而且你身边的道友,似乎也不想让你走。”

    “……”王离眼睛的余光果然扫到韩耀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己。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元雷炼妖塔?”在王离无语时,辛明接着出声。

    他看了一眼脸很黑的姜雪璃,然后又看向王离等人,“她应该听过,但你们这些小地方的修士,应该没有听过。”

    结果他刚说完这句话,却觉得他目光所至的所有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对。

    姜雪璃皱着眉头,费力思索的样子。

    而王离等人则是一副看着白痴的神色看着他。

    “你没有听过?”辛明不可置信的看着姜雪璃,然后又看着王离等人,“你们知道元雷炼妖塔?”

    姜雪璃摇了摇头:“没听过,什么东西?”

    王离道:“不就是七宝古域的七宝之一,你之前不就是通过此宝炼了妖虫来埋伏我们的?”

    韩耀冷笑道:“元雷炼妖塔果然在你身上。”

    辛明愣住了,一脸便秘的表情。

    “你们这些人…是专门设计好来打我的脸的吗?”

    “和你们也真的是没法聊天啊。”

    他实在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伸手一动,手中就出现了一尊耀眼的小塔。

    慕余和韩耀的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缝隙里全部都是贪婪的光。

    “这就是元雷炼妖塔?果然品相不俗啊。”

    王离却是瞪大了眼睛,心中生出这样的念头。

    辛明手中的这尊小塔看上去看不多一尺二寸长,表面雷液和电芒流动,看上去竟像是完全由金色的雷霆凝聚而成。

    感觉就像是没有胎体,只有雷霆。

    “你们且好好看着,这就是七宝古域的元雷炼妖塔,你们既然有些了解,那知不知道这元雷炼妖塔因何形成,因何出世?”辛明认真起来,有些傲然的说道。

    但让他瞬间面容发僵的是,他看到王离举了举手。

    “你知道?”他不可置信的问道。

    “不知道。”王离回答的异常干脆。

    “不知道你举什么手?”辛明觉得自己又难受起来。

    “你不是让我们好好看看,太远了我看不清楚,能不能凑近来让我看看?”王离道。

    辛明心中骤然一凛。

    “看来你就是凌七所说的那名剑罡极为奇特,直接就能损毁灵宝真源的修士?”

    辛明看着王离,一副看穿了王离的模样,“你是想到了近处,骤然发动剑罡一击,直接损毁我这元雷炼妖塔?”

    “什么?”王离有些懵。

    “难道之间他那剑罡一击,竟是毁了圣骨异炎的真源?”慕余等人心中顿时大震。

    “你…装疯卖傻,心机真是深沉!”

    辛明伸出一根手指点着王离,冷笑起来,其余人的神色,便让他确定王离便是那剑罡的拥有者,“且不论凌七伤重是否还能活,你毁了圣骨异炎,他就算能活,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王离顿时无语。

    他感觉好像自己这下变成众矢之的,好像所有人都盯上了自己。

    脸黑的女修盯上了自己。

    慕余和韩耀也绝对不放他先走。

    这名绝修也好像把他当成了首恶。

    “元雷炼妖塔在当年灵雨雷霆中化生,灵雨之中的雷霆凝聚惊人灵韵,自成真源。原本它是焕发万物生机的元雷,然而它在化生之时,也是诸多宗门和妖兽争夺灵雨最为剧烈之时,它生成时,便随着无数的杀戮,伴随着无数紊乱的暴戾情绪,所以它虽蕴含惊人灵力和生机,对于妖兽、妖虫而言,就像是最为甜美的灵气果实,甚至能够因为吞噬这种果实而突破原有的极限,但凝聚在元雷之中的暴戾紊乱的滔天杀意,却也会让绝大多数妖虫和妖兽迷失本性。”

    辛明看着王离,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他的脸色已经是一片肃然:“既然你都毁了凌七的圣骨异炎,那我便也毁了这元雷炼妖塔,让你看看毁坏这种灵宝好玩么?”

    “……!”王离彻底的无语了。

    他的心中真的像是有一万匹马在狂奔而过。

    我哪里有毁了凌七的圣骨异炎。

    他的圣骨异炎在我这里好好的呆着呢!

    而且你这什么毁了元雷炼妖塔,让我看毁坏灵宝好玩是什么意思?

    这有什么好玩的!

    慕余和韩耀面色瞬间大变。

    两个人对这元雷炼妖塔十分了解,而且是势在必得。

    辛明最后那“好玩么?”三个字的声音还未消散,两人的厉喝声已经同时响起:“不要!不好玩!”

    “……!”辛明的面容又僵住,他的心头也有一万匹马在狂奔而过。

    这些小地方的修士什么鬼?

    老子在绝修之中已经算是特立独行的异类了,怎么这些人比老子还怪异!

    老子是真的问你们好玩不好玩吗?有没有搞错啊!

    “杀!”

    慕余身前血光喷涌,一团梨形血宝直接从她体内冲出,朝着辛明洒落无数血光。

    与此同时,虚空巨震,韩耀已经祭出那个诡异丹炉,两道丹光以惊人的速度冲到辛明的身上。

    这件灵宝对两人极为重要,对于他们的意义,甚至和一开始他们进入七宝古域想要图谋的东西不相上下,所以此时他们出手简直就是直接搏命。

    “血胆!”

    王离现在对尸解经已经完全了解,尸解经被称为解仙宗三大奇术之一,除了这门功法用自身血肉和脏器炼宝,且威力非凡之外,关键在于用不同的部位炼宝还有不同的特殊功效。

    眼下慕余这祭出的梨形血宝他一眼看出就是“血胆”!

    胆、胃、小肠、大肠、膀胱、三焦合称六腑,也是修士肉身之中的重要脏器。

    胆又称“中精之府”,胆气越壮,勇气就壮。

    这尸解经炼制的血胆,煞气就最为浓烈,而且胆汁被化神血光所炼,淋洒上去,比起别的血宝污秽消解威能的能力更强。

    “我他妈…”

    辛明根本没有想到这两名修士竟然直接如此搏命,而且出手如此怪异。

    他体内真元剧烈涌动,身外瞬间出现一黑一白阴阳两气和冲击到身上的威能对抗。

    这一黑一白阴阳两气围绕着他的身体甚至隐然结成一扇黑白的大门,首先冲击到他身上的两道丹光竟是被这扇黑白的大门泄掉大半。但随即慕余的这血胆涌出的黏稠血光冲击上去,他这黑白两气瞬间就崩溃。轰!

    他的身体瞬间被击得飞坠出去,撞破数座残破的道殿,他口中和身上鲜血狂涌,浑身的伤口之中出现了一道道晶莹的血线。

    他的整个身体似乎马上就要崩解开来。

    “快夺下他的元雷炼妖塔!”

    韩耀一声咆哮,他口中喷出一条血光,卷向辛明,与此同时,慕余身上灵气不断翻涌,那颗血胆流淌出来的血气如瀑布一般垂向辛明。

    辛明却在此时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有些惨淡。

    但带着些快意,带着些解脱之感。

    “凌七,我给你报仇了…”

    他的心中响起这样的声音,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元雷炼妖塔瞬间散裂。

    “不要!”

    慕余疯狂的尖叫起来。

    韩耀喷出的血光已经卷住了元雷炼妖塔,然而元雷炼妖塔化为万千道雷光迸射出来,他喷出的这道血光根本无法卷住,一道道金色的雷霆穿过血光,在虚空之中蔓延。

    慕余那颗血胆的血光也已经狠狠镇压在辛明的身上。

    强大的血光将辛明的身体几乎瞬间压扁,然而无数金色的雷霆在爆发时穿过了辛明的身体,辛明的体内有强大的生机流转,他竟是生机不断。

    唰!

    在下一刹那,他砸入的那座残破道殿内里瞬间就像是出现了一团雷海。

    无数充满强大生机却又带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暴戾气息的金色雷光朝着空中涌去,散开,就像是一株巨大的金色花朵,在七宝古域的最核心地带绽放。

    轰隆!

    七宝古域上方的云层之中响起了轰鸣。

    金色的雷光之中,出现了金色的雨滴。

    四面八方,瞬间响起了无数妖兽的嘶鸣声。

    整个七宝古域的天空之中,瞬间出现了无数道急剧狂掠的阴影。

    “啊!”

    慕余近乎疯狂了,血梨从空中镇落,直接狠狠砸在辛明的身上。

    辛明硬生生弹飞而起,他的身体血色光丝弥漫,似乎就要彻底崩碎成无数片。

    但他体内金黄色雷光同样在穿刺,他的身体却就是没有彻底崩碎。

    他再次撞破一座道殿,随着一堆碎砾滚落道殿后方的地裂。

    “……”

    王离和何灵秀此时浑身冰冷,头皮发麻。

    天空的金色雨滴已经开始坠落。

    但只是这刹那时光,他们视线所及,四周的天空之中,都是密密麻麻的妖兽狂掠而来产生的影迹。

    无数速度惊人的妖兽在恶障灵毒之中穿行,带出了一道道翻滚的气浪。

    这元雷绽放的区域,已经变成了一片漩涡。

    而他们就在这漩涡的中心。

    这已经是一场真正的兽潮。

    他们就在兽潮的中心。

    王离和何灵秀此时都觉得这次真的是要交待在这里了,但也就在此时,王离眼睛的余光里却是出现了让他觉得辣眼睛的一幕。

    脸黑得跟黑炭似的姜雪璃,此时竟然拿着一片玉符当镜子照!

    “大姐,都这时候了,你还照镜子?”

    “而且你脸这么黑,照镜子能看得见吗?”

    王离转过头去,发现自己没有看错,他真的都快哭了。

    姜雪璃此时却是很高兴。

    她看到自己的脸还是那么黑,她就放心了。

    绝对是大气运,错不了,肯定死不了!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分外雪白的牙。

    王离顿时狂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