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吉兆
    黑树在姜雪璃的头顶静寂不动。

    就连黑色的烟气都像是凝固在虚空之中。

    但它的色泽,比起苏理恒等人到来时,却似乎更加黑了一些。

    而且,姜雪璃的脸也黑了。

    苏理恒、蔡毓灿、尹心缘这三个背经离道盟的人原本心情已经有些平复了,但看着姜雪璃的脸,他们的脸色明显也越来越僵硬。

    苏理恒看着姜雪璃犹豫了很久,才终于鼓足勇气道:“停留在此处,真的没问题么?姜…姜道友,你的脸有点发黑。”

    “放心,是好事。”姜雪璃看着他们,傲然的淡淡一笑。

    绿树绿树,当然越绿越好。

    同理,黑树黑树,当然越黑越好。

    而且这大千宝树的神妙只有她知道,趋吉避凶,黑树越黑,便意味着气运越佳。

    她和大千宝树气息已经互通许多年,之前遭遇这三人之后,大千宝树的气机便隐隐有在此处落地生根的意味,她便觉得根本不需要离开此处。

    而此时,这大千宝树更是好像赖上了此地一般,那种和虚空连为一体的气息,都隐隐有种将她镇压此处的感觉。

    这大千宝树的意图便太明显了。

    就算你是个笨蛋,也应该清晰的感知到这种气机,屁股不要轻易挪窝了。

    这里是吉祥宝地,气运非凡!

    只是大千宝树的这种神妙,尚且属于黑天圣地的绝密,自然不能随意向这三个背经离道盟的人解释。

    她是稳坐如山,屁股如同生根。

    但苏理恒等人的脸色却越发古怪。

    又隔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苏理恒对着身旁的尹心缘使了个颜色,尹心缘便壮起了胆子,他都不喊姜道友了,直接喊“姜前辈”,然后道:“你的脸色黑成这样,真的没问题么,不是中了什么剧毒么?”

    姜雪璃看着这些人的神色,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道:“有多黑?”

    “真的是特别特别黑。”尹心缘犹豫了一下,取出了一片光滑的玉符对准了姜雪璃。

    姜雪璃一看之下,眼睛也顿时瞪得像铜铃。

    “……”

    她直接都无语了。

    她的脸简直比锅底灰还黑。

    此时照着这片玉符,她眼睛布灵布灵的,简直只有眼睛和牙齿才在夜色里看得出来。

    她有种又是震惊,又是看着自己的脸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感觉。

    竟然能黑成这样?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的双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了。

    照这么黑的程度,这意味着她此次不只是能够逢凶化吉,还能够拥有一场逆天的大气运?

    只要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将会有一场恐怖的造化!

    也就在此时,大千宝树似乎觉得她终于彻底感应到了一般,也微微的抖露了些更加异样的气息。

    这种气息,似乎是在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气运致敬,甚至还透露着隐隐的敬畏。

    是什么东西,什么样的气运,竟然能够让大千宝树都如此?

    姜雪璃是真的惊了。

    “姜前辈?”尹心缘手捏着玉符一动不动,他看着现在姜雪璃的样子,还以为姜雪璃都被自己的脸黑给吓傻了。

    “没事,黑的好。”姜雪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半是因为自己此时的脸色,一半是因为即将到来的一场大造化。

    “真的没事?哈哈哈……”

    将信将疑的这三个背经离道盟的人也终于忍不住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主要是这个时候姜雪璃一笑,眼睛眯起来了,他们的眼前就像是只剩下一副白牙在上下打架,他们实在是憋不住笑。

    “什么东西这么好笑?”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辛明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辛明一眼就扫见了这三个人,接着他才看清姜雪璃。

    “我艹!”

    他顿时就惊得倒退了一步。

    “你什么鬼,你不是北冥洲的修士,又一直在中神洲修行么?不是说你还长得不错么,怎么这么黑!”

    “到底是哪个洲的修士的血脉,能黑成这样?”

    ……

    看着直接把一名出现的绝修都骇成这样,姜雪璃也是无奈。

    “你们三个又是哪里冒出来捣浆糊的?”

    辛明退了一步,定了定神,皱着眉头看着苏理恒等人又问。

    “他们只是恰好路过。”

    姜雪璃此时心中镇定,傲然道:“你们绝修,难道还担心三名恰好路过的修士?”

    哪知辛明顿时苦笑,“还真的是被路过的修士给坑惨了。”

    姜雪璃顿时一怔。

    “等等吧。”辛明却是索性在她对面道殿上的一道残墙上坐了下来,“等等你就知道了。”

    姜雪璃心跳越发快了起来。

    这名绝修显然身份不低,但他竟然不直接出手?

    她越发确定这名绝修的不出手便印证了她的脸黑黑的有道理。

    肯定就有一场大气运。

    “你到底什么意思?”姜雪璃索性看着他,冷笑道:“你们绝修好不容易将我逼到此处,不惜代价的要杀死我,现在到了我的面前,要等什么?”

    “皆因路人太变态。”

    辛明叹息了一声,看了她一眼,但又马上不忍直视般转过头去,“我带来的所有部下都被路人杀死了,就连我的一个好兄弟此时都被打得生死不知,估计很难活得了。我想着既然总是要拼一次命,也至少看看杀了我那些部下和我好兄弟的人到底长啥模样。”

    “看来是想发动什么杀招,将这些人也笼盖在内。”姜雪璃笑了起来,道:“不过你们绝修不应该是毫无感情的杀器?为何我总觉得你此举是还想替你那位好兄弟报仇。”

    “你的脸虽然黑,但却真的独具慧眼,不愧是黑树。”辛明伸了个懒腰,将自己的筋骨都彻底伸展开来,“和我那一批成为绝修的修士,原本有四个活到现在,但有一个已经死在了七宝古域里,还有我那个好兄弟,此时估计也离死不远。再怎么绝情,也总会有些莫名的悲情吧?”

    “那你就等着吧。”姜雪璃索性拿过了那片玉符照着自己的脸。

    她看着自己的脸特别黑,顿时还忍不住喜滋滋的摸了一把。

    她有这大吉兆在身,心里有底,根本就不慌。

    ……

    她这喜滋滋的神色落在辛明和三名背经弃道盟的年轻修士眼中,则稍显变态。

    辛明有些头皮发麻。

    这第四圣之女,该不会有些特殊癖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浓厚的恶障灵毒之中,突然隐隐响起了歌声。

    “灵骨哪里去挖…灵骨七宝古域挖…灵骨挖多少…一挖一纳宝囊….”

    这歌声十分怪异,也透露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味道。

    辛明的脸色古怪起来。

    终于来了啊。

    姜雪璃豁然抬首。

    大千宝树此时在虚空之中摇曳。

    黑气如瀑而落,唰唰震响。

    她脸上的黑色浓厚得简直如粉要掉落。

    这一切意味着,大气运将至!

    “赞!大赞!”

    她忍不住傲然大笑。

    一场针对她的大阴谋,最终却变成一场大造化。

    她如何能不骄傲。

    修士身上的遁光也很快出现在他们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歌声戛然而止!

    “我艹…你什么洲的人,脸黑成这样!”

    一声惊呼响起,传入所有人的耳廓。

    “……”辛明无语的循声望去。

    简直是知音。

    这人的反应和他刚刚看见姜雪璃时一模一样。

    ……

    王离真的是惊了。

    脸怎么可能这么黑的。

    尤其姜雪璃定定的朝着他看的时候,他当场就和辛明一样吓了一跳。

    “是你们!”

    “你们没事?”

    叶九月等人看到苏理恒、蔡毓灿和尹心缘时,却顿时惊喜的叫出了声来。

    看他们的样子,如果不是苏理恒等人身边有姜雪璃这样一个黑妹,他们真的恐怕第一时间就冲上去拥抱了。

    “叶道友!”

    苏理恒等人看到叶九月、叶吉和叶完这三人,也是相当激动,眼睛里都快泛出泪光了。

    “嗯?”

    姜雪璃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突然又停顿在王离的身上。

    她顿时觉得王离眼熟起来。

    “这就是那三名背经离道盟的人?”

    王离现在是彻底回味了过来。

    叶九月这三人和这三名背经离道盟的人很明显关系不同寻常,或许叶九月等人也是背经离道盟的人?

    那这脸黑的女修又是谁?

    关键让他觉得诡异的是,这名女修脸虽然黑得吓人,但似乎很脸熟的样子。

    “你是?是你?”

    突然之间,他和姜雪璃都同时不可置信的叫出来声来。

    “不!”接着王离马上用力的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你肯定认错人了。”

    姜雪璃神色复杂的笑了起来,“想不到你居然会来这里,别以为你光着脚,我便认不出你来了。”

    “……”王离无奈道:“你脸太黑,我实在认不出你来。”

    他和姜雪璃这一对话,气氛便骤然有些诡异起来。

    别说是慕余和韩耀,就连何灵秀都是皱着眉头看着他。

    “她是谁?”何灵秀传音问道。

    王离道:“不知道。”

    何灵秀:“不知道?”

    “真不知道。”王离暗中解释道:“她就是当天追上来买了阴雷伞的人,但具体是谁,我真的不知道。”

    “居然你在这里面还有旧识?”辛明的声音感慨的响了起来。

    他目光复杂的扫过王离等人,道:“我那些部下都是被你们杀了的吧?还有我那个兄弟凌七。”

    “想什么呢?”王离顿时摇头,“我们好好的杀你的部下干什么,什么凌七,我们压根都不认识!”

    “…...!”一群人顿时无语。

    这当面说起谎居然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辛明明显也是不适应对话鬼才王离的对话风格,他足足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才苦笑道:“你这也太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