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血莽苍
    慕余有些奇怪的转头看着王离:“王道友,什么事?”

    王离讨好的赔笑:“我就实话实说了,其实我对慕道友和韩道友的尸解经很是仰慕,不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韩耀冷笑打断,“怎么,难道还打我们的尸解经的主意?”

    “目前的形势是这样的,韩道友你看,就我们这些人,前去找那个拥有元雷炼妖塔的绝修的麻烦。不管慕道友和韩道友多有信心,但我总觉得,多一分实力当然更多一分保障。”

    王离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若是没有些厉害的东西,便是想帮忙都帮不上,你看若是将这尸解经传给我,到时对敌时,我说不定也可以祭出个血腰…哦不,血月来对敌。那对我们而言,总是有益无害。更何况我当然也明白规矩,不会让慕道友和韩道友白送这法门给我,我也可以给出一定的法门来交换,必定不让两位道友吃亏。”

    韩耀顿时冷笑,他下意识的就出声道:“你有什么法门可以比得上尸解经?”

    但这句话才出口,他自己却微微一僵,骤然觉得自己说的不对。

    不说别的,光是王离的看宝光神术就好像比尸解经强出很多,还有之前王离用的人皇宗的霹雳无极消雷法,也是不错的法门。

    他反应也是极快,虽然又是重重的哼了一声,但同时转头求救般看向慕余。

    慕余便是和气的一笑,道:“那按王道友这么说,王道友是可以用何种法门来交换这尸解经,若是用王道友的看宝光神术来换,我倒是没什么意见。”

    王离呵呵一笑,道:“看宝光神术是交换不了,因为我即便教给你们,你们也用不了,因为你们没有先天明识灵根。”

    “先天明识灵根?”

    慕余和韩耀微微一怔,旋即两人都反应过来,“想不到王道友竟然还是先天灵根修士。”

    “也没什么用,就只能看个宝光之类,不值一提。”

    王离道:“倒是有些可能适合两位道友的法门,可以用来一换。”

    “哦?”慕余正色道:“王道友有什么法门,可以说来听听,若是合适,自然可以交换。”

    王离目光微微闪动,他决定直接选一门一定能够打动这两人的法门,否则到时候他连说几门法门,这两人又不满意,他就更加和何灵秀解释不清了。

    对敌的手段,这两人目前似乎不缺。这两人元气大伤,体内受损,万凰重生经显然是最适合这两人的,但他当然不可能将这样惊人的法门交换给这两人。

    次一点的疗伤法门,似乎倒是有。

    他顿时有了主意。

    “枯木逢春诀,如何?”他笑眯眯的说道。

    “枯木逢春诀?”

    慕余和韩耀都是吃了一惊,“大榕山宗的枯木逢春诀?”

    “你竟然有枯木逢春诀的法门?”王离的耳廓之中顿时响起何灵秀的传音,“你用这样的疗伤法门去换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杀伐法门,你觉得划算?”

    “放心,吃亏不了。”王离先给何灵秀传音,接着再道:“这门法门是我无意中所得,至于是不是慕道友你所说的大榕山宗的枯木逢春诀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以施术给你们看看的。”

    说话间,王离的身上就马上涌起一阵柔和的灵气波动。

    一层若有若无的晶莹绿光马上就将他整个身体包裹在内。

    王离随手抓了一把灵砂,只见他手上的灵砂不断涌出丝丝缕缕的灵气,和他身上散发的这层晶莹绿光融合,竟是在他的头顶上方形成了星星点点的绿色灵雨。

    一滴滴灵雨不断的落在王离的身上,瞬间又被王离的身体吸收。

    一股难言的灵韵和生机,随着那些雨滴的凝成不断的散发出来。

    慕余和韩耀的面色顿时大变。

    “若是用这门法门,自然是可以的。”慕余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做出了决定,她看着王离说道。

    何灵秀此时只是冷眼旁观。

    说实话她实在想不明白王离这种交易有什么可赚的。

    尤其按照此时的状况,慕余和韩耀到手一门这样的疗伤法门,伤势越轻,对她和王离越是不利。

    但既然王离都已经和他说了吃亏不了,她便知道王离一定有交换的理由。

    “那就以这门法门交换道友的尸解经。我身上没有传功玉符,道友若是有的话,不妨给我一片。”王离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顿时冷眼变成了翻白眼。

    见缝插针占便宜是真厉害,居然这种时候还要赚一片传功玉符。

    “好。”慕余也不多说,弹给王离一片传功玉符,自己则直接握了一片传功玉符在手中,用神识灌入尸解经的法门。

    王离很轻松的就灌好了传功玉符,不过等着慕余先将记录尸解经的传功玉符交给他之后,他才将记载枯木逢春诀的传功玉符交给了慕余。

    他很快就参悟透了这门法门。

    尸解经、万凰重生经,日月皇华万战诀,原本这三门奇经同时到手时,他还忍不住有些小激动,但等到他参悟透了这门法门时,他更是有意外的惊喜,有种捡了大便宜的感觉。

    这尸解经委实有些凶的。

    他原本就只是以为这尸解经就是相当于燃烧自己的真元和血肉,释放出威能的功法,但事实上,这尸解经比燃血术之类的法门厉害得多了。

    这尸解经的法门一运转,竟是能够用真元催生出化神血光,然后再用化血神光祭炼体内的某个脏器或是某一团血肉,将之炼为法宝。

    这法宝离体对敌之后,法宝发出的化神血光,便有持续污秽对方生机和真元的功效。

    怪不得当时何灵秀和他说这尸解经之时,她便将尸解经炼制的血肉称为法宝。

    这种用尸解经祭炼出来的东西,就如之前慕余和韩耀的血腰子,的确就是血肉胎体的法宝,对敌时祭出来,就和祭出法宝没什么区别。

    “你好不容易换了这样一门奇经,你不练一练?”何灵秀的声音阴恻恻的响起。

    炼当然要炼。

    王离此时也正想试试。

    不过他当然没有直接炼自己一个腰子的勇气。

    那不直接肾虚了么?

    他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决定先拿自己那一段盲肠试试。

    随着他的真元流动,一缕缕的血红色光芒就在他体内化生出来。

    他的真元流动速度比一般的修士惊人得多,这些化神血光产生的速度也是极快。

    随着他的心念涌动,这些血光便不断的落在他那一截肠子上。

    很快,王离就有种想笑也笑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他那一截肠子在他的感知里,顿时变得血红血红的,而且卖相也很奇特,就像是一个血红的号角。

    “你炼的是什么?”何灵秀敏锐的感知到王离真的开始炼了,但她想要看的时候,却又再次被王离体内的古怪气机阻挡,看不真切。

    “血莽苍!”王离呵呵一笑,他发现自己随机应变说出的这三个字还挺霸气好听的。

    “血莽苍?”

    但何灵秀实在是聪明,她下一刹那便又好气又好笑的嗤笑出声,“我以为你炼个什么,原来炼了个盲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