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强大战法
    “你们这背经离道盟,可真的是背经离道,是大逆啊。”

    姜雪璃看着他们,都忍不住有些佩服起来,“三圣并立是借了混乱之潮的大势,虽然三圣本身是修为逆天,但没有这混乱之潮,他们也无法借势抢夺气运,无法借势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更不可能让诸多的宗门接受他们的统御。所以修真界对三圣一直颇有微词,一直有人怀疑混乱之潮的起始和停止对混乱洲域的征伐本身就是一场特别大的阴谋,现在可好,你们要是真的发现了诸天万兽图,真的发现当年携诸天万兽图引起兽潮的人就是三圣之中某人指使,那这恐怕直接会颠覆现在修真界的格局,你们这些人,真的会掀翻一个时代啊。”

    “我们不在意名利,不在意生死,我们要的便是事实的真相,不管是单独某圣还是三圣一起的谋划,我们要的只是真相水落石出!”苏理恒握紧了拳头,愤慨道:“当年的兽潮乃至后来的混乱之潮,让整个东极洲、檀香洲被兽潮吞噬,多少人无辜死去,又有多少修士战死!”

    真的是慷慨激昂,真的是热血澎湃啊。

    姜雪璃看着他们,甚至有些失神。

    可能是不是北冥洲太冷,所以北冥洲的修士的血都有点太冷,性格也有些太冷?

    她最近十余年一直都在中部十三洲修行,中神洲为首的中部十三洲的那些年轻修士虽然都高傲无比,悍不畏死的也多的去了,也是随时战意燃烧,热血澎湃。

    但那种骨子里的味道却都或多或少带着一些基于天赋和出身的恃强凌弱的味道,和这些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修士的骨子里的味道,却又截然不同。

    她之前在小玉洲行走时,也是下意识的一种修士大城里的人看乡下人的感觉。

    但现在这些人骨子里的味道,却是让她有了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只是刮目相看。

    甚至是令她有些自愧不如。

    她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我是在白草市集遇袭,有人牺牲了整个白草市集,用混沌血祭的手段想要直接杀死我。如何侥幸生还和逃到此处暂且不说,但在白骨洲围杀我的,却是弥罗道场的绝修。我原本觉得绝修设计杀我,应该是想借机挑起我们黑天圣地和无因圣宗或是洞神圣域之间的战争。但你们和仙蟾宫这些人的出现,却让我觉得恐怕这阴谋没有这么简单,我便要仔细理一理。”

    牺牲整个白草市集?

    混沌血祭?

    这一个个的字眼如同天劫的雷罡一样令人震骇。

    这三名背经离道盟的年轻修士脑门里嗡嗡作响,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似乎容纳不了这样大的事情。

    但是他们心中的理智却一直在提醒着他们,此处已经变得很危险。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苏理恒看着她说道:“既然有绝修在追杀你,或许他们会遭遇到仙蟾宫的修士,会很快确定你的所在,我们现在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如果你们真的想帮我,就什么都不要做,就在这里和我一起等着。”姜雪璃看着他和其余两名年轻修士,认真说道。

    ……

    王离这个时候正在十分勤勉的镇压灰衣修士。

    之前和何灵秀有关法门的交易给他带来了通往灵砂自由的道路。

    这是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但同时何灵秀对于那些法门的认知,也让他清晰的意识到了一点,这些灰衣修士不只是来自各宗各派,而且很多都来自于不俗的强大宗门。

    那还不赶紧的镇压啊?

    王离直接就化为了莫得感情的镇压器。

    炼气二层的修士之中,那种越是年轻,看上去越是修行时间短的修士,就越是被他第一时间挑出来镇压。

    他的挑选原则很简单。

    那种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能到炼气二层的修士,肯定比花了很长时间才到炼气二层的修士要厉害。

    他们的天赋可能更高,出身的宗门应该更厉害。

    如此一来,从他们身上压榨出来的法门可能更多,品阶也可能更高。

    “我镇!我压!我再压!”

    若是有人能够看到灰色道殿里王离勤勉镇压的画面,简直就会觉得他在虐待小朋友。

    灰衣修士的数量实在太多,可挑选的余地也太大。

    被他一个个首先挑出来镇压的灰衣修士,看上去最小的不过八九岁,最大的也不过十来岁。

    这些灰衣修士一个个凄凉的被他用各种手段镇压,然后在神识的交锋失败之后,被他搜刮出所修的法门。

    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王离的小聪明和勤勉结合,总能收到奇效。

    “日月皇华万战诀,这是什么宗门的秘法,这么厉害的?”

    在连续镇压了十几名这样年幼的修士之后,王离从一名看上去最多只有八九岁的男童身上搜刮出了一门似乎远远超出寻常法门的真元战法。

    这门真元战法害得他直接就停止了镇压灰衣修士,他张开眼的第一时间就传音给何灵秀,“呵呵道友,你有没有听说过一门厉害的真元战法叫做日月皇华万战诀?”

    “日月皇华万战诀?”何灵秀完全被王离这样突然诈尸一般醒过来的一问给问懵了。

    她愣了愣之后才恢复了思索的能力,道:“那不就是中神洲日月圣宗日月皇华古经里的斗战圣法?”

    “是不是就是那种所受的伤越重,反而越战越勇,施法的威能反而越厉害的真元战法?”王离传音接着问道。

    “是啊,怎么了?”何灵秀被问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王离直接就闭上了眼睛。

    “…….”何灵秀无语。

    发了!

    这下真发了!

    王离的见识虽然不高,但日月圣宗,真的是他都听过的宗门。

    由此可见,这宗门的确有名!

    日月圣宗……修真界的惯例,能够在宗门之中带上一个圣字的,就是历史上这个宗门出现过真正大乘期的圣尊级人物的宗门!

    至于能够在宗门和典籍里加个“古”字的,就意味着是传承万年的万古宗门和万古典籍。

    日月皇华古经,这显然是日月圣宗的古典啊!

    这日月皇华万战诀是这篇古经之中的斗战圣法,的确是有些骇人的。

    寻常的任何真元战法,一名修士受伤越是厉害,当然对敌起来就越弱。

    但是这篇真元战法却不一样,使用这种战法的修士,若是受伤厉害,反而能够发挥更高的战力。

    因为他通过这种压制灰衣修士所得的法门根本无需参悟,直接就是领悟了,所以在闭上眼睛之后,他只是心念一动,他体内的真元就很自然的流动起来。

    只是刹那之间,他体内的七颗白色星辰和那个白色磨盘的两侧,就出现了两团内视起来都甚至显得有些耀眼的辉光。

    一团就像烈日,一团就像弯月。

    “…….”

    王离一时无言。

    日月星辰都有了,还有一个磨盘。

    接下来功法再多,他觉得自己体内这浑身窍位之中…会不会就像是个杂货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