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命运的变数
    三名年轻修士面色苍白无比。

    他们的确没有这些仙蟾宫修士见多识广,他们也并不知道这株黑色巨树代表的是什么。

    但能够让这些仙蟾宫修士如此亡命逃窜,只能说明这名女修比这些仙蟾宫修士要可怕无数倍。

    “你们过来。”

    女修的声音响起,这声音里充斥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不容拒绝的意味。

    和之前不同的是,此次声音响起之后,这三名年轻修士都清晰的感知到了她的方位。

    这名女修,竟似就在他们身侧不远处一座倒悬在地裂边缘的道殿之中!

    三名年轻修士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们的情绪波动很厉害,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朝着那名女修的所在掠了过去。

    在倒悬着的残破道殿的中间层,数根交错的巨大石梁上的一角,他们轻易的看到了这名女修。

    在看清这名女修的刹那,这三名年轻修士的呼吸都是一顿。

    这是一名年纪和他们十分相近的年轻女修。

    这名女修身穿黑衣,但是她的浑身有十余道从身体内里透露出来的银色光纹。

    这些光纹就像是她身上的裂纹,甚至给他们一种始终将她的肉身分离成很多段的感觉。

    她的头顶悬浮着一株黑树。

    这株黑树有七根树枝,每根树枝的顶端都生长着浓密的枝叶,形成一个天然的宝座模样。

    这名女修此时的面上也没有丝毫的血色,那株黑树和她的身体气息似乎连成一体,同时也在镇压着那些银色光纹的力量。

    这三名年轻修士不知道这名女修是谁,他们也根本感知不清楚这名女修体内的气机,但他们直觉这名女修所受的伤极为严重,若是没有这株奇特黑树的镇压,恐怕此时这名女修早已身体爆裂成无数片。

    “你们身上有什么法宝或是法器,先取出来让我看看。”

    这名黑衣女修面色却是很镇定,她面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看着这三名年轻修士很直接的说道。

    这三名年轻修士也没有什么犹豫,都默默的将身上的法器取了出来。

    这名黑衣女修目光扫过他们取出的所有法器,然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前辈…”那名背上有伤的年轻修士想要出声。

    但是他刚出口,就已经被这名黑衣女修直接打断:“你们的疗伤药物帮不了我,而且我看你们自身恐怕也没有什么厉害的疗伤药物。”

    “那前辈您是需要?”背上有伤的年轻修士点了点头,马上说道。

    他们虽然并不明白这名黑衣女修的身份,但这名黑衣女修直接骇走了仙蟾宫的人,救了他们一命,而且此时他们也感觉这名黑衣女修没有什么恶意。

    “小玉洲有些特殊的灵材,对我的修行和疗伤倒是有些用处。”黑衣女修平静道:“譬如火蚬玉,比如暗玉,若是你们身上的法器正好有用这些灵材炼制的,对我还有些用处,但眼下看来,却是没有这样逆天的运气。”

    三名年轻修士都是深吸了一口气,他们都尽可能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我们身上的确没有此种灵材炼制的法器或是法宝。”依旧是那名背上有伤的年轻修士出声,“火蚬玉小玉洲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出产,至于暗玉,原本品阶就不高,产量也极少,现在即便有出产,好像各宗门和各市集也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出售。也没有什么修士会去特别采集此类东西了。”

    “看你们的样子,你们认不出我的来历?”黑衣女修也没有什么失望的神色,反而只是觉得好玩般问了这一句。

    “我等见识不足,不知前辈身份。”三名年轻修士都是点了点头。

    他们不卑不亢的姿态,此时倒是让黑衣女修又有些微微出神。

    她沉吟了有一两个呼吸的时间,道:“北冥洲,黑天圣地,大千宝树,你们应该知道?”

    “……”

    三名年轻修士差点都要直接晕厥的样子。

    “第四圣!”

    背上有伤的年轻修士身体拨浪鼓一般连晃了五六下,才终于站稳,骇然道:“前辈你是黑天圣地的修士?”

    黑衣女修看着他,没有回答,只是傲然的笑了笑。

    这名年轻修士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她头顶的黑树上,他瞬间失声:“这….这便是传说中的…大千宝树?”

    黑衣女修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三名年轻修士看着她点头,全部都震惊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三圣之下,便有黑天。

    北冥洲黑天圣地也是真正的异类。

    不在中神洲,地处北方边缘洲域,却是独占一方逆天气运,是传承万年的万古强宗。

    它曾经出过拥有圣尊封号的修士,而现在黑天圣地的宗主也是修为逆天,已经隐然成为继三圣之后最有可能大乘期修为的修士,或者说已经是半步大乘。

    所以整个修真界之中,已经将他称为第四圣。

    还无法和三圣并列,但却已经是公认其余人无法企及的第四圣。

    大千宝树便是黑天圣地的传承圣物之一,据说这是汲取一个位面气运而生的法宝,妙用无方。

    这三名年轻修士并不知道这大千宝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妙用,但他们至少听过这株宝树的名字,听过第四圣的名号,他们此时也终于真正明白,为何仙蟾宫的人会那样亡命的逃窜。

    能够带着黑天圣地传承圣物在外行走的修士,必定不是黑天圣地普通的真传弟子。

    “你们说的第四圣,是我的父亲。”

    黑衣女修看着这三名根本说不出话来的年轻修士,却是很直接的说道,“现在有仙蟾宫的人在追杀你们,但我也在被绝修追杀。”

    “绝修?”

    这三名年轻修士都已经彻底丧失了思考能力。

    绝修,弥罗道场…弥罗圣尊…只有这样的字眼在他们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划过。

    看着他们的模样,这名黑衣女修叹息了一声。

    她原本在这里躲的好好的,但却来了这样三名年轻修士。

    即便她不出手,她知道这三名年轻修士和那些仙蟾宫的人交手,也必定会让她受到波及。

    所以她被迫直接骇走这些仙蟾宫的修士。

    因此,绝修可能会更快的发现她的藏身之处。

    不过她此时倒是并不怨恨这三名年轻修士。

    因为命运原本就是充满无端的变数,充满无数未知的可能。

    大千宝树最大的玄妙,不是它具有的威能,不是它对于修行的辅助功效,而是它趋吉避凶的神妙。

    运势是连大乘期的圣尊都无法言明的东西,似乎根本毫无道理可言。

    但是唯有黑天圣地像她这样级别之上的修士才清楚,大千宝树似乎真的拥有毫无道理可言的带来好运的能力。

    它似乎真的有趋吉避凶的能力。

    它总是能够带来好运。

    现在这三名年轻修士似乎对她任何作用都没有,反而有可能让她更容易被绝修追踪到。

    但她却觉得这可能便是某种转机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