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幼稚的烛火
    辛明收起了传音法螺。

    他知道接下来凌七肯定不会再和他对话了。

    老五死了,凌七重伤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得下来。

    那他在这七宝古域里,也再没有可以用传音法螺对话的人。

    “真的难受啊。”

    他忍不住又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看向七宝古域最中心的方位。

    越是中心的地带,恶障灵毒越是浓厚。

    再加上那条干涸的灵脉地裂之中涌出的阴风,一股股浓稠的恶障灵毒就像是巨大的鬼怪在跳舞。

    他此时依旧没有那名被他们称为“黑树”的女修的线索,迄今为止,凌七的那些部下也同样没有发现这名女修的踪迹,但他有种强烈的直觉,这名被他们称为“黑树”的女修,或许就在七宝古域那条干涸灵脉的某处地裂深处。

    ……

    轰!

    七宝古域的最中心地带,一座倒置在地的残破古殿骤然失去了平衡,轰然倒塌。

    它的倒塌激起了无数股燃烧着的烟气一般的恶障灵毒的喷涌,但它本身却在地面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它的旁边是一道悬崖般的地裂。

    残破的道殿顺着地裂的崖壁一路滚动,一路解体,最终变成无数的碎砾跌入深邃的阴影里,许久才响起真正坠地的轰鸣声。

    三名修士的身影却在距离这座残破古殿不远处的阴影里显现出来。

    这是三名很年轻的修士,他们的面容显得很稚嫩。

    他们身上的法衣都已经有些残破,身上都有些血迹。

    面对着这座骤然倒塌的残破古殿,他们有些惊慌,但他们的眼睛里,却时不时的闪过倔强和坚毅。

    突然之间,他们三个又伏低了身影,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身体贴近地面,让落下的尘土覆盖在自己的身上。

    天空里划过巨大的阴影。

    那似乎是一头身躯异常庞大的妖兽。

    它身上的妖气甚至将附近的恶障灵毒都远远的逼开,这三名年轻修士周围的景物骤然清晰了起来。

    距离他们很近的这条地裂里,到处都是残破的道殿。

    这些残破的道殿大多都以倒栽葱的姿态填充在这条地裂里,数量之多,甚至使得这条地裂的很多地方都被填满了。

    很多大小不一的倒挂着的道殿就像是通往地裂底部的台阶,有些则像是卡在其中的悬空殿。

    这些道殿残破却宏大,和这些道殿相比,这三名年轻修士的身影渺小得就像是阴影里的沙砾。

    地裂的两边,地表上,也到处都是倒坠的道殿。

    当年在争夺灵雨最为激烈时,诸多大能的恐怖空间法术撕裂了虚空,其中有些位面搬运的恐怖法术甚至造成了天地倾覆的结果。

    很多道殿甚至如倒挂的悬空山峰在这条灵脉的上方悬浮多年,直至这些大能的恐怖威能彻底消散,这些道殿才纷纷坠落,以各种各样的姿态撞击着这片已经被蹂|躏到极点的土地。

    这三名年轻修士显然并非是空中那头庞大妖兽的猎食目标。

    巨大的阴影从他们头顶掠过之后,在南方很远处涌起一阵强烈的妖气震荡,数种不同妖兽的嘶吼声同时响起,然后很快消失。

    感受到远处的妖气波动之后,这三名年轻修士才慢慢的从尘埃之中爬起来。

    他们稚嫩但闪耀着某种说不出的光辉的脸上,再次浮现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然而这种庆幸的神色在他们的脸上也只持续了数个呼吸的时间。

    数道长长的阴影就像是残破道殿上滋生的青苔,缓缓的出现,然后清晰的落入他们的视线。

    这是四名身穿着暗金色法衣的修士。

    他们分别在四栋道殿上露出了身影,隔着百丈的落差,居高令下的看着他们。

    他们身上的暗金色法衣上不断涌出奇异的光晕,就像是一个个暗黄色的漩涡。

    这些漩涡里发出奇特的咕咕呱呱的鸣声,就像是有很多蟾蜍在鸣叫。

    “还要跑么?”

    其中一名修士右手抚摸着自己的左手手腕,充满嘲弄的问道。

    他的左手手腕上有一个金色的镯子,镯子由四块扁扁的奇特金色玉石拼接而成,每一块玉石上都雕刻着很复杂的花纹,就像是一座宫殿上长满了长长的异草,草尖上都长着金色的圆果。

    “早知有今日如丧家之犬般的姿态,又何必折腾什么背经离道盟?”

    他看着三名并没有马上言语的年轻修士,脸上嘲讽的神色越加浓烈,“你们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妄谈背经离道。”

    “那你们呢?”

    三名年轻修士知道已经无法逃脱,其中一名背上鲜血隐隐沁出的修士毫不畏惧的挺直身体,冷笑起来,“视我们为丧家之犬,殊不知谁是真正的犬。”

    “世上那么多山,即便掀翻了一座,终究还有更高的一座。对于智者而言,自然选最高的一座作为靠山。”那名身穿暗金色法衣的修士依旧把玩着自己左手的金色镯子,笑道:“就算是犬,也要做追杀猎物的犬,而不要做被当做猎物的犬。”

    “我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人不做要做犬,而且就算是追杀猎物的犬,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三名年轻修士之中,另外一名修士鄙夷的说道:“谁都会死,从古至今,哪一个大能能够真正永生?谁会在意一名修士能活多长,在意的,只是这名修士一生中做过什么事情。”

    “那我也不明白了,你们做过什么?”身穿暗金色法衣的修士笑了起来,“所谓的背经离道盟,在所有人看来,难道不是孩子过家家般的玩意?”

    “我们抗争过,我们不屈过,即便这漫天都是黑暗和强权,即便我们的生命只是风中随时吹熄的烛火,但我们的存在,至少也可以照亮黑暗一刹。”三名年轻修士之中,最先出声的那名修士肃穆的说道。

    他说这些话没有任何思索,所以发出这些声音时,没有任何的停顿,显然这样的话语,已经在他们的心中回荡无数遍。

    “照亮黑暗的烛火么?”

    “即便漫天都是黑暗,都要让人看到一丝光亮,让人记住曾有光亮?”

    “太幼稚了。”

    身穿暗金色法衣的修士用看着弱智孩童一般的目光看着这三名年轻修士,道:“千百年后,谁记得谁的抗争?谁活着不是要想想自己的将来,不想想自己宗门的将来?”

    在这三名年轻修士再次出声之前,这名身穿暗金色法衣的修士接着说道:“等我们将你们杀死,将你们的尸身运送到你们宗门的山门时,在让你们背经离道盟的其余人,来考虑值不值得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