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用收尸
    对于这还没有确定的元雷炼妖塔,王离倒是没有什么势在必得的心思。

    反正他已经得到了圣骨异炎,能够得到元雷炼妖塔当然最好,但就算得不到,这次白骨洲之行也已经不枉此行了。

    更何况现在还有解仙藤。

    慕余倒也没有什么废话,她直接取出了一片传功玉符,将控制解仙藤的法门灌入其中,然后直接交给了王离。

    王离神识探入这传功玉符,也不过十数个呼吸的时间,他手指一点,一道灵光落在那解仙藤上,那株此时已经长成参天巨木的解仙藤顿时奇异的缩小下来,变成一尺来长。

    王离真元一裹,这解仙藤顿时落入了他袖中。

    “叶道友,我先收了这解仙藤,但你们不必着急,到时候绝对有你们好处。”与此同时,他对何灵秀使了个眼色,还对叶九月等人说了这样一句。

    他这句话倒不是敷衍,他本身就有无数的法门可以取用,再加上有了圣骨异炎,只要叶九月等人的确是他所想的实诚乖宝宝,他绝对会给予足够的好处。

    何灵秀心领神会,直接便收取了那已经缩小大半的帝沼魔君。

    “王道友,不必客气。”叶九月回应了一句,他有些蜡黄的脸上突然微微一红,道:“不过王道友若是不觉得太过麻烦,若是能够用看宝光神术帮我们寻觅些适合做防御法器的灵骨,我们倒是感激不尽,若是能顺利出了白骨洲,我们也可以帮王道友寻找一些滋补神识的灵药来回馈王道友。”

    “没问题。”王离哈哈一笑,这些话倒是真说到了他心坎上。

    他现在觉得最紧迫的,就是找机会试试圣骨异炎,找机会偷偷掏出那些绝修纳宝囊里面的东西,还有就是尽快的压榨灰色道殿之中更多的灰衣修士,好得到更多的法术典籍。不过压榨灰衣修士,就要以损耗神识为代价,那滋补神识的灵药真的是多多益善。

    “既然如此,那就请叶道友施法,我们尽快追击那名拥有元雷炼妖塔的绝修,毕竟夜长梦多。”慕余淡淡的一笑,她的面色已经十分和气,但眼底里却有一抹无法察觉的杀意一闪而过。

    叶九月抬起头来,欲言又止,又随即点了点头。

    他心中是觉得此行原本的首要目的本来是解救那三名背经离道盟的修士,现在却似乎首要目的变成了抢夺绝修身上的灵宝,但事已至此,似乎也只有先行对付了那名绝修再说。

    “呵呵道友,等会你带着我飞遁,我先看一下玄天道诀的变化,若有变故,你便马上将我唤醒。”王离传音给何灵秀。

    现在他手上还有些滋补神识的灵药,既然暂时还没有机会试一下圣骨异炎和掏取那些绝修身上纳宝囊的机会,他便觉得赶紧再从那些灰衣修士身上多压榨些法门出来。

    “好!”何灵秀毫无废话的点了点头,但心中却是又忍不住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神他妈的玄天道诀。”

    叶九月取出了一颗灵丹吞入腹中,接着他也没有任何废话,目光闪动间,一只潜隐在他身后的妖虫便飞了出去。

    ……

    凌七在破空而行。

    他的身下有一条白骨小舟。

    白骨小舟下方白色灵气翻滚,就像是小舟在水面上急行时激起的水浪。

    凌七的嘴角不断溢出鲜血。

    他身上有数十道纵横交错的伤口,伤口之中不再流出鲜血,但是有数十道血红色的光线始终不散,似乎一直在朝着他体内切割。

    此时他这白骨小舟是朝着七宝古域的外围逃遁,是要直接逃出七宝古域去。

    “难受,辛明。”

    确定身后慕余等人没有能够追踪上来,他激发了传音法螺,说道。

    “.…..”传音法螺的那一头一阵罕见的沉默。

    “吃大亏了?”

    辛明的声音在数个呼吸之后响起,声音前所未有的凝重。

    “两个解仙宗的修士,有三个厉害的蛊修,还有两个似乎还没有动用真正厉害的手段。”凌七缓慢而清晰的说道。

    “知道了。”

    辛明凝重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怎么样,要死么?”

    “离死也不远了,我要直接出七宝古域,如果地藏大华术都治愈不了我的伤势,你应该知道怎么找到我的尸身。”凌七说道。

    他说这些的时候,面色依旧是冷峻和平静。

    就像他要面对的不是死亡,而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真的难受啊,凌七。”辛明在那头说了这样一句,然后道:“我知道了。”

    凌七手中的传音法螺灵光黯淡下去。

    凌七的眼瞳有些黯淡,但依旧没有绝望和惊恐的神色。

    死亡原本就是他们绝修最多要面对的事情。

    从他和辛明被挑选成为弥罗道场的绝修的那一日起,他们就在不断面对死亡。

    他们看到了太多的死亡,他们甚至在试炼中结束过自己伙伴的生命。

    所以对于凌七和辛明而言,生命是宝贵的,但死亡亦不过是归途,是赎罪。

    他们不害怕死亡,只会努力的求存。

    白骨小舟继续向前,在接近七宝古域的边界时,白骨小舟的威能近乎耗尽。

    凌七又换了件飞遁法器。

    一片微黄的骨片载着他冲出了恶障灵毒笼罩的范围。

    他还在不断的咳血,异常鲜艳而诡异的红光已经深入了他的血肉,开始切割他的骨骼。

    他的神色并没有因为伤势的恶化而有所变化,但是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剧变。

    那个白色丹炉浮现在了他身前。

    白色丹炉之中的火光似乎没有什么异样,然而在他的感知里,白色丹炉之中火光的灵韵开始消失。

    “那人的是什么剑罡?”

    “他的剑罡,竟然连圣骨异炎的真源都能损毁?”

    他震骇的看着这个白色丹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没有将这白色丹炉之中的圣骨异炎的真源消失和王离的真元联系在一起,只是将之和那道剑罡联系在一起。

    因为之前在面对王离的那道剑罡时,他直觉王离的剑罡之中有一股让他都感到恐惧的力量。

    他再次激发了传音法螺,道:“辛明,如果我疗伤失败死了,你不用来帮我收尸了。圣骨异炎毁了,若是你遭遇这些人,你要小心其中一名修士的剑罡,他的剑罡只是击中我这异炎丹炉,圣骨异炎就毁了。”

    “好。”

    辛明又沉默了片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