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腰子疼
    “杀!”

    韩耀再次狂吼。

    如瀑的血光如条条蛟龙拍向战车。

    凌七手中灵光不断闪动,一道道不同的法器不断阻挡在血光之前。

    轰!轰!轰!……

    战车上方如有真正的巨浪拍击,虚空不断巨震。

    整辆战车不断下沉,被轰入下方如一锅乱粥般的解仙藤翻涌的区域。

    王离此时不只是觉得自己腰子疼,还觉得心疼。

    这凌七手中的法器简直如同取之不尽,这种法器的消耗也实在令人心疼。

    若是这些法器不用掉,都落在他手中多好。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可以确定,即便这凌七真的是法器战士,激发各种法器信手拈来,但若论激发法器的速度,恐怕是大不如自己。

    他直觉若是换了自己的激发法器速度,若是和这名绝修一样有充足的法器,他根本就不会被这血腰子压入解仙藤肆虐的区域,这个血腰子恐怕早就被他打烂了。

    战车被张牙舞爪的藤蔓完全包裹。

    解仙藤在空中肆意的生长,就像是一片深紫色的海般将这辆战车淹没。

    轰!轰!轰!……

    但其中爆鸣声比起之前还要剧烈,无数团不同色泽的华光不断爆开,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如流星般的光华不断激射出来,虽然解仙藤生长的速度依旧同样惊人,但一阵狂轰乱炸之下,解仙藤反而显得稀疏了些。

    “杀!”

    韩耀双眼血红,似乎已经疯魔,空中那轮血月的血光不断垂落,就像一片汪洋般将战车困锁其中。

    轰!

    但是无数白色骨片突然就像是一场暴风雪一般从那辆战车中席卷出来。

    这些白色骨片形成一座七层宝塔,不断爆发的威能将血光和缠绕上去的解仙藤全部击碎。

    战车碾压着虚空,硬生生从汪洋一般的血光之中冲出,解仙藤不断涌去,却不断支离破碎。

    帝沼魔君木化的身躯源源不断的为解仙藤提供着灵气,但顷刻之间就已经干瘪了一圈。

    “这人所用的几乎都是骨器。”

    何灵秀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中,“或许之前我们沿途见到被挖走的灵骨,说不定就是落在此人的手中。”

    “很有可能。”王离死死的盯着那辆战车,“我总感觉这人身上的那件灵宝可能和灵骨炼器有关。”

    “难道是圣骨异炎?”何灵秀陡然大吃一惊。

    她的见知远超王离,但有时候思维却不如王离欢脱,而且这种时候,往往两个聪明的人互相点醒,便能让两个人都联想更多。

    “圣骨异炎是什么东东?”王离有些羞惭,厚着脸皮问道。

    “七宝古域之所以称为七宝古域,便是因为这里曾经流出过七件惊人的异宝。”何灵秀此时也没有鄙视王离的心思,她快速说道:“圣骨异炎便是其中之一。这件异宝据说是某位陨落在这里的圣尊的灵骨之中化生,就像是这名圣尊自己的大道碎片。它可以迅速融冶一切灵骨,可以让炼器师迅速将灵骨随心所欲的化为法器或是法宝胎体。”

    “是七宝古域的七件异宝之一?”王离听到何灵秀的第一句话便已经倒吸了一口冷气。等到听完何灵秀所有的话语,他的眼睛都瞪得像铜铃,“这么逆天?”

    何灵秀点了点头。

    她丝毫没有觉得王离夸张。

    就以炼制一面最普通不过的玄铁法盾为例,首先便要用地火炉淬练玄铁,等到玄铁的品质足够,便需用独特的法模或是用真元控型的炼器手段将之炼成合适的胎体。

    接下来便需要用更高等阶的真火篆刻符纹。

    即便只是一级一品的这样一面玄铁法盾,这诸多环节里任何一环稍有差池,便有可能炼制不成。

    但哪怕是运用地火炉或是用真元控型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练习才能熟练的掌控,更不用说真火篆刻符纹这种更为精细的手段了。

    所以哪怕是最为粗浅的法器或是法宝胎体,寻常修士没有几年的苦工侵淫,也绝对炼制不好。

    但最为关键的是,不同的法宝胎体不同,越是高阶的法宝炼制越为复杂。

    地火炉之上各种粗炼的法炉都是三十余种,光是熟练的控制这些法炉要花费多少时间?

    这也是修真界之中炼器师很少,而厉害的炼器师就是各个宗门追捧的香馍馍的原因。

    “若真的是这样的异宝,若是能够夺过来,那我本身又有白骨真君的炼器法门,那岂不是根本不需要再去寻觅合适的炼骨火炉,直接就可以用这个圣骨异炎来炼器了?”王离很自然的联想到了白骨真君的炼器法门。

    但是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浑身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还是不自觉的有些狭隘了。

    白骨真君的炼器法门的确是现成的,成套法剑的威力也的确不俗。但关键在于,自己灰殿里有着无数的灰衣修士等着自己镇压。那些灰衣修士的身上,肯定也会有一些炼器的手段。

    那除了成套法剑之外,只要有灵骨,自己也应该能够找得到合适的炼器法门将它炼成法器!

    眼下这名叫做凌七的绝修肯定精通很多炼器手段,说不定之前他所用的那些骨器就是他依靠这圣骨异炎炼制出来,那若真是如此,如果真的能够从他手中抢夺到圣骨异炎,自己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压榨灰衣修士,自己的炼器手段肯定比凌七只多不少的。

    这身上法器取之不尽的好处现在何灵秀也肯定有了深刻的体会,所以真的能够得到圣骨异炎,王离相信何灵秀肯定有兴趣帮自己在这白骨洲之中多搜刮灵骨。

    “呵呵道友。”

    他浑身鸡皮疙瘩的传音给何灵秀,“如果他身上的灵宝就是这圣骨异炎,那若是我们能够抢到这件异宝的话,我们就真的一飞冲天了。实不相瞒,除了白骨真君的炼器法门之外,我还有不少其它的炼器法门的。”

    何灵秀转头看了他一眼。

    她之前看出不少灵符是王离自制,她便下意识觉得王离所说的炼器法门就是炼制这些粗浅东西的法门,但等她转头看见王离的脸色时,她的心中却又瞬间涌起荒谬的感觉。

    因为王离的眼神让她意识到,王离所说的炼器法门,恐怕不只是炼制那些粗浅的符箓。

    “你什么都会?”她不可置信。

    王离道:“也不是,我不会唱歌,我不会画画……”

    面对这样的谈话鬼才,何灵秀只有翻了翻白眼继续看慕余和韩耀与凌七的厮杀。

    很显然,如果她和王离一直袖手旁观,那这名绝修要是被慕余和韩耀杀死,那慕余和韩耀恐怕也绝对不会让她和王离取这名绝修身上的东西。

    但哪怕她和王离抓住机会出手,在击杀这名绝修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只要慕余和韩耀发现这名绝修身上的灵宝,他们也绝对不会将灵宝给她和王离。

    所以对于她和王离而言,要得到这件灵宝似乎只有寄希望于这名绝修和慕余、韩耀两败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