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咬他啊
    “我丑话说在前头,谁也不要想走。”

    韩耀祭出这颗飞头,冷笑道:“此时我们若是分崩离析,恐怕谁也没有幸理。谁要是想先逃,我和慕道友便先对付谁。”

    说完这句话,他身前这颗白发苍苍的飞头化为一道流光,在众人的周围飞绕了数圈。

    等到这颗飞头重新在他身侧停顿下来时,这颗飞头在空中留下的光痕还未消失,白色和绿色的光弧还在众人周围停留了一瞬。

    这飞头的速度,委实有点骇人。

    他御使这颗飞头时,充满凶焰的目光一直落在王离的身上,明显他是针对王离所说。

    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王离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恐惧的神色,反而骤然兴奋起来的样子,“韩道友,你这颗死人头厉害啊,速度如此惊人,快放出去咬他啊!”

    他这话一出口,现场的气氛便顿时又有些不对了。

    就连叶九月等人脸上的神色都古怪起来。

    这是解仙宗的飞头。

    解仙宗三门绝术之一。

    它是飞头又不是狗。

    但王离这话都好像它就是一条狗一样,可以放出去咬人。

    韩耀的脸顿时有些黑。

    就连那颗飞头眼中的绿光也是一阵闪烁。

    “够了。”

    这个时候慕余却是阴冷的低喝了一声,“王道友,明人也不说暗话,若是此番我们能够活着离开七宝古域,这帝沼魔君我自然会按价给你灵砂,但若是……”

    “看你说的。”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王离打断,“哈哈,我不就是想要这帝沼魔君能换的灵砂吗,既然慕道友你这么说,那我还有什么意见,慕道友你们尽管放心施为对付此人。我等绝对不拖慕道友你们的后腿。”

    何灵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时候王离这种死不要脸的劲还真的挺让人欣赏的。

    慕余和韩耀的脸色微僵。

    这说了半天,反正王离就是纯粹当吃瓜看客在一旁喊加油。

    不过战车上那名叫做凌七的绝修此时很有耐心的也在看戏,就是想看他们先行内乱。

    他们现在当然不想先和王离、何灵秀战上一场。

    这个时候慕余甚至有点淡淡的悔意。

    可能是之前韩耀和王离一直不对付,所以她也无形之中受了些影响,现在她细想起来,在这种时候即便王离不想出力,和他撕破脸似乎也极为不理智。

     “叶夜行道友,看情况方才和这凌七对话的,应该就是原先留在这里用那种妖虫对付我们的绝修。”王离此时已经对叶九月说道:“听他们的意思,他们似乎是在追踪某个对他们而言很重要的人物,那你手上还有三只妖虫,等会可要保护好了。说不定接下来会有大用。”

    叶九月苦笑点头。

    他只觉得能不能活着离开此处还是问题。

    王离这个时候却是又已经笑眯眯的看着慕余和韩耀,道:“慕道友,韩道友,我觉得拖下去不是个事啊,他根本都不急。但一会他的帮手回来了我们就更不妙了,听上去他们还有不少人的。”

    慕余此时情绪还好,但韩耀却是有点牙痒。

    王离的话说的是没错,但他这种光吆喝不出力,就像是酒桌上自己不喝,却狂劝别人多喝,这真的有点可恨。

    关键王离还在这个时候嘀咕了一句,“这个飞头到底能不能飞出去咬人,能飞出去咬人的话,那赶紧的啊。”

    慕余明明都已经平静下来,但此时听着王离这样的话语,她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涌出一股燥意。

    “凌七道友,真的一定要逼我等和你分出个生死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仰起头来,看着依旧平静等待着的凌七,缓慢而充满杀气的说道。

    凌七只是点了点头。

    作为回应,他的身前又浮现出了十余点灵光。

    “……”王离第一次觉得沉默就是最好的回应。

    那十余点灵光竟然全部都是法盾。

    凌七的身外,除了那些令人发指的灵光光罩,又多了三层法盾。

    “杀!”

    慕余的面色骤然变得森寒无比,一声厉喝从她的唇齿间迸发而出。

    随着她这一声厉喝,她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流转,那株原先已经静寂不动的解仙藤瞬间往上狂舞。

    它明明是在生长,但这种速度,却使得它给人一种火山爆发般的感觉。

    无数藤蔓在虚空之中延伸的速度,完全不亚于之前叶吉和叶完放出的蛊虫。

    “杀!”

    韩耀也是一声厉喝。

    他的身体巨震,一道弯月般的血光从他的体内崩射而出,疯狂汲取着他体内的真元和四周虚空之中的元气。

    转瞬之间,一轮巨大的血月出现在凌七头顶上方的空中,丝丝缕缕的血色元气就像是粘稠的鲜血一样不断的流淌下来。

    “呵呵。”

    何灵秀的笑声随即传入王离的耳中。

    王离传音道:“呵呵道友你笑什么?”

    何灵秀道:“解仙宗的三大奇术算是齐全了。”

    王离顿时反应过来,“呵呵道友,你的意思是他现在用的这法门是尸解经的法门?”

    “那你以为呢?”何灵秀戏谑道:“你看那轮血月像什么?”

    “我艹,是个腰子?”王离目瞪口呆,“这么狠的?”

    战车上方那轮血月,果然就像是一个扩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血淋淋的腰子。

    虽然明知道解仙宗的尸解经是可以将身体某些部分炼成威力惊人的法宝,但这祭出自己的一个腰子在王离看来还是有点狠,换做他哪怕得了这法门,真要炼些什么,他估计最多要么炼个血盲肠?或者血包|皮?

    战车上的凌七此时面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解仙宗在修真界的历史上不是泛泛之辈。

    此时尸植经、飞头术、尸解经三大奇经已经齐全,便是他也感到巨大的压力,只觉得滔天的凶煞气息从上方的天空和下方的地面滚滚而来。

    即便顶着三层法盾和十三层灵光光罩,他也不敢再采取和之前一样的你打任你打的战法。

    嗤!

    他的身前又是出现一个灵光闪闪的丝囊。

    这又是一个法幔囊。

    顷刻间无数道白气缭绕的白色骨矛出现在他身前。

    一阵阵可怕的爆鸣声中,这些白色骨矛密密麻麻的朝着狂涌而来的解仙藤激射而去。

    就像是无数看不见的军士在持矛和无数巨蟒厮杀一般,天空之中瞬间气浪翻滚,无数骨矛的碎屑和无数解仙藤的断茎残叶在空中飞洒如雨。

    轰!

    天空之中那轮血月血气翻腾,狠狠镇压在凌七的这辆战车上。

    顷刻间三层法盾和十三层灵光光罩逐一爆碎,凌七的战车从空中被直压下来。

    与此同时,韩耀也是怒吼连连。

    天空那一轮血月上也是裂开数十道伤口,鲜血如瀑般涌落。

    王离看得都觉得自己腰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