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飞头
    看到骤然出现的帝沼魔君的庞大身躯,战车上的绝修双瞳也是微微一缩。

    慕余根本不理王离,她张口一吐,喉中竟是涌出一道晶光。

    这是一颗晶丸,内里隐约像是有一根细藤。

    “解仙藤?”

    王离和何灵秀的脑海之中刚刚浮现出这个名字,喀嚓一声,那颗晶丸已经直接爆碎,那根细藤伴随着晶粒落在帝沼魔君的身上,瞬间就落地生根。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这根细藤疯狂的生长,竟已是数丈高度,成人大腿般粗细。

    它通体也是紫黑色,藤条表皮十分光滑,就像是鲜血凝成的凝胶一般。

    它主茎上生出的恻茎带着长长的卷须,叶片和寻常的葡萄叶片相似。

    但叶片上的花纹却是如同一只只鬼眼一般,每一张叶片上都像是密密麻麻挤满了眼睛,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

    “解仙藤?”

    战车上的绝修出声。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也没有任何心境波动的感觉,“解仙血婴也就罢了,解仙藤这样的宝物都出现了,看来你是得了解仙宗真传,那飞头术和尸解术是否也让我开开眼界?”

    王离和何灵秀互望了一眼,顿时又觉得果然之前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

    慕余此时也不否认,她死死的盯着战车上的绝修,寒声道:“我等只是路过,和你们所图毫不相干,对于你们绝修在此间所图什么,我们也一概不知,毫无兴趣,我们完全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你若是金丹期的绝修,我现在便不做抵抗,任凭你屠戮,但你也不过筑基期的修为,你一定要逼我和你分出生死么?”

    战车上的绝修静静的看着慕余。

    厉害的人物,就是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也让人觉得厉害。

    但就在此时,一个和此时气氛极不协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难受啊,凌七,那人隐匿气机的手段也实在太好了,我到现在还没一丝头绪。”

    战车上这名绝修眉梢微挑,“我座下那些人已经全部过去帮你了。”

    “哈哈哈,凌七,突然不怎么难受了呢。”那个和此时气氛极不协调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想让那几个感气厉害的来帮我。”

    “.…..”王离清晰的听到了这番对话,他有些无语的转头看了一眼何灵秀。

    何灵秀面无表情的传音道:“那人的无耻有你几分神采。”

    “是吗?”王离道:“他只有我几分神采啊,看来我的确还是蛮厉害的啊。”

    “凌七,你那边什么情况了啊?”那个声音又再次响起:“我那些弟兄们呢?”

    战车上的绝修平静道:“都已经死了。”

    “这群脑子有坑的傻蛋蛋啊,就是不听我的话呗。”那个声音道:“让他们只要拖延时间就够了,肯定要想着把别人一口吃掉,有那么好吃的话我干嘛不直接留下来吃…这些人现在可好,吃了屎把自己臭死了吧。不过凌七你去了就好,那交给你了啊。”

    慕余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她知道周围的人只要不是真正的傻子,就能听得出这几句对话之中的重点。

    这个战车上叫凌七的绝修,以及和他对话的那个绝修,的确和寻常的绝修不同,很显然是这些绝修的头目。

    这些绝修是在七宝古域之中追踪某个人。

    这名叫凌七的绝修还有不少部下在七宝古域之中活动。

    “相逢便已成因果。”

    这个时候,战车上的凌七已经和辛明结束对话,他的目光扫过慕余等人,道:“你们不管何种出身,不管来这七宝古域是要做什么,和我们要做的这件事情相比,你们的生死,你们的宗门,都根本不算什么,所以要想不牵扯你们的宗门,不拖累更多人,你们自戮吧。你们按我所说的做,我保证不会再追究你们的宗门。”

    听到凌七的这番说话,王离的心里是没有丝毫的波澜。

    但他生怕三个乖宝宝修士被凌七这么一说真的自尽了,那就真的搞笑了。

    他转头过去时,只见到叶九月等人的身体果然不断颤抖,思想斗争很剧烈的样子。

    “叶夜行道友,你们可别想不开。”

    他马上说道:“你们要是真想不开了,你们的身体就成了解仙藤的肥料,你们的头说不定还被炼成飞头,到时候慕道友拿你们的头对敌,你们逃得了命逃不了头。”

    何灵秀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她只觉得王离现在越来越用词鬼才,什么叫做逃得了命逃不了头。“王道友,你什么意思?”

    慕余冷笑起来,看着王离:“之前我等出力,你便是藏私根本不动,怎么,现在还想风言风语不成?”

    王离也冷笑道:“怎么了,我们不就是向导,向导还负责打架的么?向导不就是带你们到这里,而且向导和你们所收的灵砂数目本来就不同的吧。更何况现在这帝沼魔君好歹是我的东西吧,慕道友你说用就用?”

    不可否认,王离这些话的确很有道理。

    但慕余此时根本就没有兴趣和王离讲道理。

    她的脸上再也没有那种和气的神色,一副赤裸裸的凶相:“此时的情形难道你还看不明白么?若不依靠这解仙藤,如何和此人对敌,王道友,我平时对你也算客气,但若是此时你再看不清形势,别怪我先对你不客气。”

    她说话之间,韩耀也是看着王离不断的冷笑。

    王离顿时呵呵一笑。

    这形势还看不清楚?

    这两人是彻底撕破脸了。

    “叶道友,你们也真的是手段尽出了,你们遁速不错,不如就先离开,我们和慕道友他们留下来对付这名绝修便是。”他也不再和慕余理论,对着叶九月等人说道。

    叶九月、叶吉和叶完三人此时心情略微平静,他们看着王离,眼中顿时流露出感激之色,但让王离根本没有想到的是,这三人接着眼中同时闪现出决然的神色,“王道友,多谢你的好意,但我等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如此情形,我们自然和王道友同生共死,怎么能让王道友留在这里帮我们断后。”

    “.…..”王离看着这三个乖宝宝修士,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我这是准备要鱼死网破。

    你们三个留下来,帮不到忙还有可能是累赘好不好。

    这个时候让他更为无语的一幕出现了。

    韩耀似乎是赤裸裸的威胁他一般,冷笑之中,他的衣袖之中一声呼啸,一个死人头飞了出来。

    “**”王离真的是头皮发麻。

    果然是一个飞头。

    这个飞头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头,面上的肌肤却是很红润,看上去和活人无异,但最为关键的是,这个飞头的一双眼睛,却是闪着幽幽的绿光。